说秦桧

作者:苏诚忠  于 2020-5-2 17:1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文史杂谈|已有3评论

千百年来,中国人几乎一面倒地认为秦桧就是不折不扣的卖国贼。为了把这个印象推向极致,不知道谁在岳飞墓前铸了几个下跪的铁人。还有好事者提对联: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铁无辜铸佞臣。一个基本的问题是,如何定义汉奸?假设,我们可以把汉奸定义为:身为某个民族的成员,却做了有利于外族的事情。那么,问题来了,耶律楚材是契丹人,他为元朝人做事,应该是契丹奸。范文程为努尔哈赤做事,应该是汉奸。可他们却得到史学家的认可。因为,他们的努力,使得许多残暴的事情,没有发生,促进了各族的和解,得到一种双赢的结果。再有就是班禅与达赖,按照上述定义,班禅应该是藏奸,达赖却应该是藏人的英雄。但是,中共的宣传正好相反。所以,我们应该把上面的定义修改一下。凡是做了对外族有利的事情,又失去权力的人,就是X奸。这才是关键的问题,是中国的劣根性--强权就是真理。不管你出生在哪个族群,也不管你为哪个族群工作,只要你有权利,你就不是X奸。秦桧掌权的时候,没人敢说他是汉奸,等到皇帝问罪后。一群阿Q才一拥而上,骂他汉奸,而且越骂越升级。到此,汉奸的定义,已经变成了现代社会中,强权与真理的矛盾,而不是民族矛盾了。换句话说,中国人被儒家文化洗脑,已经不会思考了,皇帝说什么,就是什么。一旦皇帝本人也被这种文化洗脑,那就没人会思考了。于是我们看到,在汉朝独尊儒术前,经常出现暴君。而此后,常常是昏君当道。
儒家的中心思想由孔子的一段话代表,“天下有道的时候,制作礼乐和出兵打仗都由天子作主决定;天下无道的时候,制作礼乐和出兵打仗,由诸侯作主决定。由诸侯作主决定,大概经过十代很少有不垮台的;由大夫决定,经过五代很少有不垮台的;由陪臣执掌国家政权,经过三代很少有不垮台的。天下有道,国家政权就不会落在大夫手中。天下有道,老百姓也就不会议论国家政治了。”孔子从来没说,也不敢说的是,如果遇到暴君,昏君,需要推翻他们,由一个明君取代的时候,该怎么办?孔子的解答就是,“其人存,则其政举;其人亡,则其政息。”和没说一样。
在儒家的理论中,天子不能有错,有错也要掩盖。因此,后人造反时,修改一下旗号变成清君侧。而骂人的口号就变成了,骂君侧。赵构是天子,他有错就是秦桧等人代罪,毛泽东有错,四人帮代罪。这种狡猾的做法,注定了中国人永远不会有真像真相,或者说永远不会有科学。科学的基础就是说实话。试想,现代技术,一投资就是几百个亿,开发者有一句假话,这些钱就全打水漂了。所以,中国人即使赚了钱也只能私分。不会形成一种科技事业,因为,谁要是认真,那只有吃亏上当,还得被人耻笑。因此,每个人都必须变成乡愿,有点钱,赶紧分,过了这村没这店。根据我们最初的定义,这种使本民族受到最大伤害的制度和思潮,以及不说真话的传统,才是最大的汉奸。它比一两个个人起到的伤害作用大了不知道多少倍。而一群愚笨的利己主义者,每次重复骂某人汉奸的时候,其实就是将这种愚昧的狡猾向前推进了一步。这里,我们再次发现,由于思想的麻木,国人永远是窃钩者诛,窃国者侯。放过了那个最大的制度汉奸,却死盯着一个个微不足道的小汉奸,甚至不是汉奸的人。就在这种对别人随意的谩骂中,人们自己变成了一根筋的生物。所以说,这是一个巨婴国。儿童在看电影的时候,不停地问,那是好人还是坏人?有人做过实验,发现,儿童在过马路的时候,眼睛只看对面,对于过往车辆却没有反应,这是同样的道理。
所有的问题,其实就来自于一个世袭的独裁者。它像鸦片一样,腐蚀了独裁者本人。也造成了对百姓和国家的伤害。民主法治,其实是即解放了人民,也解放了独裁者。这就是为什么发达国家都是民主法治社会,而落后国家,都是专制独裁社会的原因。独裁者看似风光,却并不幸福。如果当年的宋代是民主制,赵构不是独裁者,那么他不必为了害怕徽钦二帝回来抢夺皇位而担心。岳飞和秦桧不过就是两个党派的斗争而已。两派都对人民直接负责,那就来一个公民投票,看看是战还是和。如果主和,那么,岳飞根本就不该出兵(类似古罗马)。既然全民负责,而金国人真的打到临安,那么全民将以一个个独立的人格,拧成一股绳奋起抗战。就像抗日战争中表现的气概。集权制度则不然,只有独裁者是主人。到了抵御外患的时候,只有他一人担心。这就是为什么萨达姆的军队,一触即溃。这也是为什么鲁肃对孙权说,“主公,我和别人都可以投降曹操,唯独您不能。” 而到了明朝末年,崇祯皇帝在亲手杀女儿时,流着泪说,“你不该生在帝王家。”最近,网传金正恩的心脏手术,因为医生手抖而耽误了抢救时间。但无论如何,伴随他的生死,都会出现电影《斯大林之死》中的情节,各方面争夺权力,外加独裁者本人的诈尸,构成一幕幕小说情节。这都说明的作为独裁者的无奈。如果中国是个民主国家,那么,毛泽东不会因为抓权而弄死刘少奇和林彪。毛本人在临终的时候,也不会郁郁寡欢,甚至,他还能多活十年。因此说,民主法治是使所有人都得到安全感的制度。但是,奇怪的中国人,一旦钻进了独裁的圈套中就再也出不来了。这个圈套适应了受虐狂的需求,被人称所站在镰刀刃上指点江山的韭菜。如今还发展出来什么‘集权办大事。’,‘让民主国家抄作业。’等狗屁理论。
说完了独裁者,再说说人民。如果宋代的中国是个民主国家,那么,绝对不会是一派非要杀掉另一派,也没有必要在谁的墓前铸造几个铁人在那里下跪。秦桧与岳飞的斗争,类似当年英国的张伯伦与丘吉尔的斗争,同样是面对希特勒,同样是为了国家好。双方都向人民表达自己的观点,最后人民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如今,台湾实行了民主制,也像当年的英国,同样是面对纳粹一样的中共,国民党的政策就类似秦桧、张伯伦的政策,主和;而民进党的政策类似岳飞和丘吉尔的政策,主战。选举结果后,没有谁被杀头,也用不着把谁铸成跪像。
相信如果岳飞懂得了民主法治的话,他也只把秦桧当作政治对手,而非不共戴天的仇敌看待。 现代人逐渐明白了,没有皇帝的许可,秦桧有再大的权利,他也不敢杀岳飞。我们退一步讲,就算是秦桧的责任那也只能是封建统治下的斗争结果。想一想,毛泽东,当年通过潘汉年与日本特工岩井勾结,陷害国民政府,为抗战造成巨大损失。但是,他凭借各种政治手段,没有失去权利,反而变成了抗日英雄。这就是独裁政权的最大特色--没有真相。同样是汉奸,一个失去了权利,其铜像就跪倒在别人的墓前,另一个没失去权力的,却躺在纪念堂中受人膜拜。由此,不难发现,在这种强权即真理的制度下,受到侮辱的未必是小人,受到追捧的也不见得是君子。而受愚弄的却一定是人民。民主国家是真理治国,权利服从真理。专制国家是权利治国,不顾真相。正是这个原因,独裁体制下,为了维护谎言,对于本族人的迫害往往比外族人更加残酷,因为,本族人知道真相。而这种残害对于本族整体的伤害,远大于某个汉奸的作用。所以,在独裁统治下,没有汉奸和英雄。人人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更不知道别人在做什么,真正的矛盾在于制度。
据说,秦桧像被人打来打去,损坏得很厉害,先是用黄铜铸,后来改成铁铸;人和金属对打而不觉的痛,一定是信仰的力量。这种做法让人想到川普的画像让人打来打去,但美国人民依然投他的票。日本很多大公司的总裁在职工休息室中安装自己的塑料像目的让他们出气。出气后,能够更好的工作。这也许就是民主与独裁在制度上的差异。民主制度,人人有选票,不喜欢谁,就投他的反对票,让他直接下台。而独裁统治下,有气憋着,又不敢拿独裁者的画像出气,于是,看谁都像是坏人,随便给别人扣帽子,以为殴打他的画像就真能起什么作用。就好象古代的人,恨谁,就做一个布人,写上他的名字(因为布人做得不像那个人),每天扎针一样。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2

拍砖
1

支持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9 回复 ohmygoodness 2020-5-3 03:30
好文章
10 回复 汴梁东京 2020-5-3 05:08
不论什么制度中国盛产汉奸是不幸的事实,給汉奸卖国賊洗白是啥意思,还嫌中国汉奸少吗?
1 回复 來美六十年 2020-5-4 08:48
出賣國家民族利益者才是漢奸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9 06:1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