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派右派,来龙去脉

作者:苏诚忠  于 2020-5-23 16:2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文史杂谈

一提到右派,尤其是国外的右派,中国人立刻将它与种族主义联系起来。这其实是中共多年灌输的一种错误思维。中共建政之初,全世界都在反对德国纳粹的种族主义,于是,左派就把自己的对立面‘右派’与种族主义强行拉到一起。从大陆出来的人,都有这种条件反射。此外,还有一个错得更离谱的观点;亲中共就是左派,反中共就是右派。这些思维上的缺陷导致了很多误会,正在将这个国家推向深渊,它才是最大的卖国骗局。
我们曾经讨论过,左派与右派的划分,来自法国大革命中,崇尚自由的一派人坐在议会的右侧,而崇尚平等的一派人坐在左侧。其实,这两思维方式能够从远古时代找到端倪。在原始社会中,人们从事各种个体生产,像是狩猎,种地,交换等等。大家都是平等的,因此,平等概念就是不言而喻的共识。直到特殊的灾难使得有些人无法生存。向别人借贷,但还不上,于是,就用劳动力来偿还。这在当时,应该是一种进步。因为,原本无法生存的人,现在可以活了。可是,物极必反,一旦这种事情发展起来,又没有法律约束,就出现了奴隶,因为如果有些债,一辈子都还不完,只好当奴隶。或者说,当一个社会,一味按照市场规律办事,把人的身体也当所商品进行交换,又没有纠正机制,就会出问题。时间一长,人们发现成为奴隶的人无法翻身,而且人数越来越多,其他的人就产生了恐惧心理,害怕自己沦为奴隶。另一些已经沦为奴隶的人认为生活没有希望,干脆铤而走险。为了解决这个矛盾,就有人站出来说话,提出这样不公平,自己要伸张正义。人不能用对待牲畜的方式对待另外一个人。这种主张得到大多数人的认可后,大家就推举这个人主持公道,让财富多的不敢过分的贪婪,留给活不下去的人一些生路。由于他使用了一种非市场的,‘博爱’的心理来衡量问题。人民就感觉他公平,时间长了,他就成了公平的裁判,最后成为王。比如中国夏朝以前的几位部落首领,圣经中的大卫王等等。但当时人类的认识还不完全,这种被别人推上王位的人,往往在拿到一定的权利以后,开始腐化,尤其是经过几代人以后,他们对百姓的盘剥,往往比过去那些奴隶主更加厉害。因为百姓的从众效应,迫使他们不敢发言。这就有人想到,应该有一种叫做道德的东西来约束所有的人。于是,我们看到就在同一时期,东西方都出现了各种宗教的圣人,他们要求建立一种公平分配的秩序。但是,不久,人们发现这些说教一旦被大多数人接受之后,很容易被统治者利用变成了宣传工具。结果,穷人的境况更加悲惨。
从这里能够看出,人类自从有了社会开始,就是一派人为了创造财富而罔顾他人,而另一派人,为了拿到分配财富的权力而由公正走向腐败。前者就是日后的右派,后者就是日后的左派。不难看出,封建帝王都是依靠掌控分配权力而生存的,原则上更接近左派。而商人,业主更注重创造财富,因此,他们更接近右派。左派骂右派为富不仁,右派说左派不懂经营。左派是依靠枪杆子获得政权,以及维稳。右派基本上依靠财力参与政治。孔子的,“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就是典型的左派思想。左派依靠权力,有能力瞬间改变分配方式,因此给人印象深刻。所以,很多艺术家是左派,比如李白的,“千金随手快意尽,昨日破产今朝贫。”但由于,左派只知道花钱,不会挣钱,所以在当代社会,左派往往是突然掌控一笔横财,在分钱的过程中,建立自己的威信。比如,委内瑞拉前总统查韦斯,因为抓到了石油而大发横财,在这个基础上,他可以任意地分给人民。再比如,好莱坞,以及硅谷的明星,得到一笔意外的横财以后,就喜欢做慈善以满足一种救世主的感觉。还有就是毛泽东,把整个中国揣进自己的腰包以后,以大救星的姿态撒钱。但是,当钱撒完了以后,左派就原形毕露了,1959年,毛在撒完钱以后,竟然饿死三千六百万农民。查韦斯的委内瑞拉也是这么回事,当石油价格下跌以后,百姓便落入水深火热之中。幸亏美国的宪法不允许救世主存在,否则好莱坞与硅谷的明星们,下场也和他们差不多。莎士比亚的剧作雅典的泰门Timon of Athens就详细地描写了这种人的心路历程。
还有一些稍微聪明的左派,他们能够巧妙地利用人民的心理,统治得久远一些。他们的做法可以用一个童话故事来总结。两只狗熊得到一块糖饼,他俩都想归为己有,于是发生了争吵。这时一只狐狸经过,它问明了原因后,就说,让我来分吧,我是最公正的动物。于是,它将糖饼一分为二,一块大,一块小。两只狗熊都不肯要那块小的,于是狐狸在大块上,重重地咬了一口说,这样就好了,你们挑吧。狐狸这一口将原本大块的糖饼,咬得比另一块小了一些。两只狗熊都不肯要咬过的那块小的。于是,狐狸将另一块也重重的咬了一口,咬得比第一次咬过的那块更小,于是...。
这种投机取巧虽然能够蒙混一时,但是不能蒙混一世,人民迟早会觉醒的。
我们多次用《淮南子·齐俗训》上周公与太公的对话来解释左派与右派。周公的治国政策是“尊尊亲亲”。根据上述的讨论,这绝对是左派的做法。君王的只会分配,人手不够就用自己的亲属参加分配工作。他们本身并不参与生产,并不懂得如何将财富增加,蛋糕做大。随着参与分配的人数逐渐增加,蛋糕越来越不够分,矛盾不断转嫁到人民头上,结果导致底层民众食不果腹。整个国家越来越弱,直至灭亡。查韦斯就是典型的代表,帮助他参与分配的人,都是他的亲属。这些人不但不创造财富,而且多吃多占。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左派当政时期,大政府不可避免。因为,右派是按照功绩来划分等级,而左派既然不擅长创造财富,因此,无法用这个方法划分等级。左派划分等级的方法只有一个,就是按照亲疏来划分。于是,我们看到了北朝鲜,一个原本以左派发家的政党,最后沦为了封建主义国家。中共的用人之道也是如此,只不过,它懂得用各种方法加以掩盖,目前还没有那么明显而已。但从他们用人按亲疏来分等级的做法,可以看出,他们才是种族主义的罪魁祸首,对待本族人都是唯亲是举,其他地区,则更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明显的例子就是斯大林时代对少数民族的压迫。以及中共对维族,藏族,蒙族人民的迫害。中共一天到晚爱国、卖国的叫嚷。要求所有的国人,只爱中国,憎恨所有的非中国人。要求每个中国人成为,打倒全世界,拥护现代秦始皇的模范。这不是种族主义是什么?
再看《齐俗训》中太公的政策是“举贤而尚功”,也就是说,谁做的好,就由谁来做。明显的右派政策,只要将蛋糕做大,六亲不认。类似,达尔文的进化论中适者生存,物竞天择,这是典型的右派理论。当一些人将进化论移植到社会学,主张不讲情面,只讲功利以后,一些左派人士找到了机会,将一顶种族主义的帽子扣在右派头上。但历史不断的前进,在当代,由于右派的不断发展,他们已经有条件自己创造财富,不需要计较领土的大小,也不必太多的帮手。倒是左派的后裔,需要大片的领土,以及其上的草民为自己提供生活必需品。
在历史上,能够与封建政权较量的,就是商人。比如齐国的田氏代齐,就是由于商人讨好民众,最后篡夺了国君的权利。而吕不韦也是商人,他运用自己的财富,几乎得到了秦国的政权。正是这个原因,封建统治者必须狠狠地打压商人。因为他们本身没有创造财富的能力。害怕对手的力量。为了蛊惑人心,左派就必须塑造出一个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圣人。他们需要人们的感恩,需要把自己装扮成救世主。比如,孟子就描绘的一种叫做‘士’的超人,所谓:“无恒产而有恒心者,惟士为能。”其他宗教也塑造了各种的圣人。而文革中,中共塑造了一个个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典范。这其实标志着左派到了理屈词穷阶段的最后挣扎。好比历朝历代的贞洁牌坊,号召人们学习一个不能说话的死人,而统治者从中得到自己的利益。目的不过是想让人们忘掉,世上只有两种人,一种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另一种是愚蠢的利己主义者。忘掉这一切的人,就成为了韭菜。左派的初始是用平均分配的谎言欺骗人民,一旦得到多数人的拥护便无限膨胀,从每个人身上榨取一点点,就能获得比右派创造的多得多的利益。或者说,左派利用了人民的精神来获得自己的物质利益。右派则是利用自己的创造力来获得利益。
从以上的讨论中,我们能够知道,无论是左派还是右派,都有正面和反面的作用,宪法其实就是帮助正面作用得以发挥,并抑制其反面作用。右派在历史上长期被压抑,因为,它更多的是考虑国家的长远发展。而左派更注重眼前的效果,所以,左派容易被接受。但也正是由于左派不考虑长远利益,一旦经济周转不灵,便会出现残酷的独裁统治。尤其,封建政权的丑闻,总是被掩盖,而民主国家的丑闻则可以畅通无阻。结果,很多人把封建主义想成了童话中只有公主、王子的天国。民主国家是否还会沦落到封建时代,取决于民众是否能够看到长远的利益。如果大多数人都只顾眼前,那么,有一天,回到一种变相的封建统治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9 08:0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