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两种信用体系看左派之危害

作者:苏诚忠  于 2020-7-4 16:3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文史杂谈|已有5评论

人与人之间,没有绝对的平等。这个原则,反应在经济学上,就是基尼系数。所有人都懂得,当基尼系数为零的时候,社会财富达到了绝对的平均,但一切经济活动停止;而当它超过0.4的时候,社会发生动乱。也就是说,健康的社会是在0与0.4之间运行。人类的整部历史,其实,就是解决这个问题。共产党的理想与白左的初衷,就是把社会的基尼系数拉到零。但是,一个最简单的道理是,人必须吃饭。当经济活动停止后,就吃不上饭了。于是,为了生存,相互杀戮开始了。从最简单的肢体冲突到格斗术,从集团作战到《孙子兵法》。所有这些,其实都是为了一个简单的目的,生存。
1930年凯恩斯写过一篇小文,他说在100年内人类将彻底解决它的生产问题。生产问题的确是解决了,但生存问题却更加复杂了。本该使人人不挨饿的粮食,没有均匀的分到所有人手中,反而使一部分人得到不该得到的权利,变本加厉的压榨穷人。另一方面,很多不劳而获的穷人,也学会了各种无耻的手段,用不正当的方法获取利益。
我们不厌其烦地反复讨论太公望与周公旦的辩论《淮南子.齐俗训》说的其实就是这个问题。只不过,周公旦耍了一个小花招,告诉人们,只要大家相亲相爱,又有我这样的好人来管理国家,咱们就能够获得幸福。共产党与白左都是这种论调。美国左派的民主党,以及自称左派的中共高层,他们手里的财产远超很多右派人士。绝对平等的宣传与欺骗,造成了经济崩溃,而经济崩溃导致了人人都冲破基本的道德底线,结果杀戮,盗窃,贪污盛行。就是这种宣传摧毁前苏联,毛时代的中国,索马里,海地,利比里亚,津巴韦布,南非以及美国的底特律等地的经济。由于三千年前,人们还不懂得什么是‘平等’,因此,周公旦用“尊尊亲亲”也就是尊敬长者,爱护弱者的言辞来表达这一概念。结果就是,中国在后来的三千年中,一直不能产生科学的思维方法。周公旦可以说是世界黑社会的祖师爷。所有的黑社会都是用这种“尊尊亲亲”方式建立起来的。周朝本身就如此;后世较明显的是汉朝,宋朝和明朝。《水浒》描写了,由“尊尊亲亲”导致的快意恩仇、暴力美学特别吸引人。这也解释了,当年很多美欧国家,叛逆期青年,为何投奔伊斯兰国。简单的动作比事实更容易被接受。习总也有这个情结。
“尊尊亲亲”思潮,到了今天,就是左派思维;绝对平均主义。而太公望的“举贤尚功”政策就是右派思维;资本主义的法治就是建立在这个基础之上的。因此,这个法律系统看待极左的行为方式,就是恐怖主义。恐怖主义不能长久生存,关键的因素是他们没有给所有的人以平等的上升机会。这是天下最大的吊诡事情。他们在一个资本主义,或者右派的社会中,能够吸引百姓的就是平等,而在他们内部则是绝对的不平等。原则上,资本主义是把基尼系数推高。而左派既然企图把基尼系数推向零,那么左派就不能自己生产利润。没有利润怎么生活?答案是,在内部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争夺生存资源,在外部坑蒙拐骗,掠夺资源。所谓,人不得外财不富,马不吃夜草不肥。这种国家必须有一个强大的外财,才能活下去。比如,前苏联,开始,依靠美国的经援。后来,美国与它切割,不久便土崩瓦解。古巴,在前苏联不断的经济援助中,过得非常惬意,一旦苏联倒台,它也混不下去了。北朝鲜和越南也有类似的现象。而阿尔巴尼亚,失去中国的援助,立刻现原形。
中、美矛盾的根本对立就在这里。资本主义的分配原则是太公望的原则“举贤尚功”,非常容易理解,就是奖勤罚懒。它并非无懈可击,当一切被富人所垄断,也会出事,中国的古代的田氏代齐就是富人篡夺国家权力的例证。吕不韦也差点买下了秦国。现代民主国家更容易被财团操控,这种时刻才是左派应该挺身而出的时刻。但当言论自由被取消后,什么都免谈。目前的世界,社会主义国家,或者说左派极权的分配原则是什么呢?随着时代不同,说法不同,可原则不变,古代人说得直白就是“尊尊亲亲”,现代人绕了一个弯,说是“平等”但没有了言论自由就更加不平等。北韩如今已经不用绕弯子了。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左派集权后都是说一套,做一套。根本的原因是他们不能创造财富,必须依靠偷和抢获得财富。左派和右派的根本区别是,一个生产组织与一个分配组织的差异。左派原则上是一个不生产,只分配的组织。右派原则上是一个自己生产,按劳分配的组织。左派代表的社会主义国家,既然自己不会生产,就要想邪招弄钱。
孔子说,“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从这里看出,孔子所说的君子,只知道义,不知利益。他们就是左派。而小人当然就是右派。左派既然自诩是一切以道义为中心的“礼仪之邦”那么就有一套自己的分级体系。这套体系就是“忠义”。左派虽然口头上说要财富均分。但总要有老大、老二、老三等,说得好听就是“梁山泊英雄排座次”。按照左派的理论,应该是,谁最“忠义”谁当老大,差一点的当老二,更差一点的当老三...。可是,“忠义”多和少,怎么来决定?打仗的时候,跑在前面的,应该是最“忠义”的,可是,往往这种人先死。人死了,还是找不到最“忠义”的当老大。于是,“礼仪之邦”就逐渐形成了一种以斗狠为荣的解决办法。比如,战国时代,出现了杀自己老婆,儿子,甚至割自己身上肉来表达忠义的事情。这种做法一直流传到近代。三十年代,北京天桥,有一位出名的流氓,他是一位瘫痪。外出的时候,总要有人抬着。但是,大家就是认他做老大。因为,在他十几岁的时候,一次和别人斗狠,躺在对方的大车前面说,“有本事,你从我身上压过去。”对方二话没说,真的就压过去了。他的双腿当时被压断。他爬起身子,面不改色,申出大拇指说,“你有种!”接着就晕了过去。醒来以后,便被天桥的黑帮尊为老大。《野火春风斗古城》里面描写高大成,和一位女土匪斗狠,将一个烧红的煤球放到自己的大腿上,谈笑风生。礼仪之邦沦落到最后,往往就是这样证明自己。目的是告诉世人,只有我,无论忍受什么痛苦,都能够保持自己的体面。我连这种事情都不怕,还有什么力量能动摇我的人格?这就是“礼仪之邦”的信用。因为,没有其他的方式来划分等级,就只能用这种手段;要的就是这种面子。但是,凡这样干的人,心里想的都是最后骑到别人头上,不是什么“忠义”。到了最高级别的竞争时,一定是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因此,火拼就是左派组织内部的常事。由此证明,没有一个合理的,源于普世价值的评级机制,人们只好使用邪恶的办法来解决。干完坏事后,或者灭口,或者强迫别人忘记。而被这套理论洗脑后的人,也认为,既然没有其他的解决办法,只能接受。就这样,当所有的人都在这个最关键的问题上采取模糊态度以后,中国就失去真实的历史,中国的科学就死了。
美国与中共的矛盾,实际上就是这两种不同的信任体系的矛盾。满脑子传统文化的中共当初加入世贸的时候,就是那位割自己肉的混混,认为自己今天割肉,就是为了有一天骑到别人头上,美其名曰,韬光养晦。当时中共有权割的是百姓的肉,是少数民族的肉,是香港人民的肉。在中共内部也一样,上级割下级的肉,下级不肯对百姓动手,那就让他变成百姓,由别人来割他的肉。但面对世界的时候,中共依然认为那块被割的肉是自己身上的。所以,美国就应该为此付出代价。因此,盗窃知识产权是合乎“忠义原则”是“礼仪之邦”应得的。美国的信用体系其实就是我们说过的,太公望的信用体系。它的出发点是,必须先把蛋糕做大,才能使更多的人,按照比例受益。多劳多得,不劳的只能混个吃饱饭。没有蛋糕,分配就无从谈起。比起左派的,挣不到钱的人先去死要文明一些。但是,左派掩盖了他们制造的最残酷的现实,以至于人民只看到他们“尊尊亲亲”的一面。最近,我看了一部奥巴马时代的纪录片。用一句话来形容它就是:他得到了人民疯狂的拥护,因为他给了人民一个没有蛋糕的分配方案。而目前的德国总理默克尔也在推行这条路线,她引进了数十万的难民,却没有给他们工作,只能分德国人民过去积攒下来的蛋糕。她自己拿不出军费,就把防务交给美国。相反,右派也有一套信用体系。它基本上根据人类的欲望的层级,逐步实现。马斯洛把人类欲望分成五个层次;生理需要、安全需要、社交需要、尊重和自我实现。根据财富的多寡,逐渐达到最高的层次以后,低端人口的生活问题就容易解决了。因为,向富人征税就比较容易,分配给穷人的时候,就有蛋糕了。因此,资本主义的评级是根据你财富的多少来判断,而不是根据你割几块肉来评价。由此,我们看出左派和右派,或者说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信用体系是不一样的。
中国历史上,这两种信用体系第一次相撞,也许要属明朝的倭寇之乱。徽州人汪直,原本在海上过得好好的。为什么要去杭州慷慨赴死?因为他认为,自己没有杀过明朝的人。自己的财富来自海上的贸易。明朝没有理由杀我。我已经有了好日子,皇帝怎么会疑心我反叛?为什么要反叛?这就是右派的信任体系。但他就是没有想到,随着自己财富的增加,追随者越来越多,大明皇帝已经感到不安了。老大只有一个,你死我活,当然要杀你(左派)。
最近披露出来,一位参加过孟良崮战役,原国民党74师的老兵说,74师当年的失败,不是因为弹尽粮绝。而是因为,看着一排排冲过来送死的人,实在不忍心继续杀下去了。共军要的不就是一个胜利的荣誉吗?只要不死人,大家都能活下去,国民党士兵宁愿投降。无独有偶,当年韩战,美军也遇到了同样的情况。他们发现中共的士兵真的就不怕死,用肉体去消耗美军的子弹,这使得开枪的美国士兵都手软了。他们害怕这种气势,不得不后退。这些都是资本主义右派思维。他们无法理解左派的思维方式。正如左派不理解他们一样。同理,二战时,美国人不能理解,日本人为什么会因为政府打了败仗而自杀。
中、美之间的误判,实际上就是两种信任体系的误判。中共一直把美国描绘成一个尔虞我诈,唯利是图的社会,最终,久假不归。 连中共自己也相信了这套鬼话。他们认为,资本主义赖以生存的法治系统是虚伪靠不住的,一旦中共当了老大,世界还是离不开丛林法则。因此,中共相信三十六计,还想用同样的方法,战胜美帝。美、中冲突以来,他们还是用老大忌惮老二的丛林法则来解释一切。另一方面,美国则认为,人类的普世价值是绝对真理,不可能有哪个政权会傻到违背这个原则。当经济问题解决了,任何国家都会按照欲望的层次不断提高的。他们的误判在于不懂得中国传统文化。但也正是如此,才得到使得所有尊重普世价值的国家,不断向美国靠拢。
分析了太公与周公的对话后,我们可以知道,左派在中国的根基非常牢固。商鞅是世界上,黑社会理论的创始人,他把极左社会中,治理百姓的手法归结为五个方面;愚民、弱民、疲民、辱民、贫民(左派的平等)。换句话说,就是让人民在政治,文化,经济上永远处于弱势群体,政府永远占有绝对权力,只有这样,才能绝对的独裁。目前,中共就是根据这个原则,在疫情监测上面大做文章,一方面,消耗百姓手中资产,以达到便于控制的目的。另一方面是要告诉人民,别乱动,你们的一切都在我的监控之争。在民主社会中,左派最有力的武器就是搅乱天下,让人民感觉到分配不公平,以此推翻右派政府。最好把世界拖回到丛林时代,他们才能如鱼得水。因此,美国的BLM实际上是被白左利用的运动。黑人都是一些没有文化的人。
就中国人民而言,最要命的问题是,清朝是家天下,五亿人供养皇帝一家子。到了中共是党天下,14亿人供养9千万党员,百姓负担加重了千万倍。因此有:

四十年来党国,九兆六百千山河。楼塔崛起如春笋,钢桥高铁怎了得,几曾会没辙?
一旦美帝封锁,维而不稳奈何?最是地摊铺街日,公帑还往非洲挪,百姓怎么活?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3 回复 vector 2020-7-5 03:14
So互相尊重,各美其美不好吗
2 回复 慈林 2020-7-5 04:51
中、美之间的误判,实际上就是两种信任体系的误判。中共一直把美国描绘成一个尔虞我诈,唯利是图的社会,最终,久假不归。 连中共自己也相信了这套鬼话。

中共可不会信,心中清楚得很。丑化美国只是愚民,巩固自己的江山。
2 回复 慈林 2020-7-5 04:55
中国人还拥护中共,并非信什么马列教,而是人民生活确有提高。
2 回复 NO_meansNO 2020-7-5 05:56
好文!有横向对比(中西之间),也有纵向比较,(今古例子)。论据说服力强。大赞。
2 回复 11nn93n9 2020-7-5 10:45
和体系没关系。沙特什么体系?意识形态是骗人的鬼话。再说,中国比美国还资本主义。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4 06:0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