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赖

作者:苏诚忠  于 2020-8-8 17:0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文史杂谈|已有3评论

人常说,好有好报,恶有恶报。但当善恶标准没有确定的时候,这种说法就失去了意义。《淮南子.道应训》上有这样一个故事,翻译成白话文是:“从前,司城子罕辅佐宋君。一次他对宋君说:“国家的安危,百姓的治理,均取决于君王施行赏罚。爵禄与赏赐,是人民所喜爱的,就请大王您亲自执掌;那诛杀刑罚,是人民所怨恨的,就由我来干这个赃活。”宋君听后说:“好。我受百姓赞美,你受百姓怨恨,这样一来诸侯面前就特别有面子。”但当宋国人知道生杀大权掌握在子罕手里后,大臣们就亲附子罕,百姓们都畏惧子罕,不到一年时间,子罕就将大权旁落的宋君杀掉而篡夺了宋国的政权。”
从这件事中,我们能够体会到,很多时候,恶人也有好报。但进一步的思考,还会发现,在儒家的作品中,所谓的好人和坏人,都是站在君王的立场上进行评论。而现代社会的善恶标准是对人民而言。标准不一样,记录的侧重点也不一样。对于要求平等的人民来说,司城子罕的夺权表明,那个时代,儒家的洗脑还没有完全,君主的权力并不是绝对的。任何人,只要有能力让百姓依附自己,就能够得到这个权力;田氏代齐也是类似道理。事实上,没有儒家洗脑的春秋时代,君权也并非后世那种只占便宜,不吃亏的权力。传说,商汤曾经希望以自焚来换取久旱的甘露。从此看出,那时的人还懂得权与责是绑在一起的道理。古希腊也有类似情况,遇到重大灾难,国王的子女,甚至国王本人要成为祭品。随着时代的进步,西方国家通过科学分析,弄清楚责、权、利、法,以及各种自然现象的关系,于是民主与科学在西方蓬勃发展。而中国,由于儒家的关系,混淆责任、权利、法律的关系,遇到无法解释的自然现象就来一个“子不语怪力乱神”和你打哑谜,最终走向反民主,反科学。
很多古书上记载:春秋二百四十年中,弑君事件出现了三十六次。儒家的作品把弑君说成是天大的坏事,但当百姓被儒家洗脑后,君主的权力得到巩固,而百姓死了多少人,却只字不提。不仅如此,孔子还埋怨百姓不听话,“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说与女人、小人最难相处,你对他亲近,他就跟你蹬鼻子上脸,你和他疏远,他就抱怨你。儒家这种,只为君主利益着想的做法,使得春秋结束以后,出现了战国时代。在这个时代中,弑君的事情少了,因为,各国君主逐渐懂得了利用宣传手段,掌握绝对的权利。接着叼盘的法家跑出来为君主们制定法律。法律本该是为弱者服务的,一旦它为强者服务,那么法律就被篡改成了盘剥弱势群体的记事本,每当君主们忘记了如何欺压百姓的时候,看到它就想起来了。但与此同时,由于权贵们的盘剥,低端人口越来越多。他们不知道下半生怎样生活,无依无靠,无所依赖,这就是无赖这个词的来源。《唐睢不辱使命》就说的就是弱势群体,如何面对这样的王法:安陵是个只有五十里土地的小国,秦王派人对安陵君说,以五百里的土地与他交换;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情,摆明会有阴谋。安陵君派唐睢去见秦王说,这是祖传的地,不能随便交换。
秦王大怒说,“你知道天子发怒会怎么样吗?”(当时他还不是天子)
唐睢说,“不知道。”
秦王:“天子发怒,就有上百万的人会死,流血千里。”
唐雎:“大王知道平民发怒会怎么样吗?”
秦王:“平民发怒,不过摘掉帽子光着脚,用头撞地而已。”
唐雎:“那是无能的人发怒,...有志之士发怒,就有两个人会死,流血五步。”说完,站起身,拔出了剑。
秦王收起得意的表情,向唐睢跪下道歉:“先生请坐!不必如此!我明白了,虽然我灭了好几个国家,但灭不了区区五十里的安陵,就因为有先生这样的人在。”
从这里,我们看出,古代的刺客是受到人们尊敬的英雄。他们代表弱势群体,向专横的独裁者挑战。这与现代的恐怖主义不是一回事。古代的独裁者是不与民众商量,遇事我行我素。所以只能用刺杀来解决问题。现代的恐怖主义是,别人已经与你商量,可是你还是我行我素非要使用杀人的手段。人类文明之所以能够战胜野蛮,就是因为有了科学技术的发展。在民主国家,由于人人都能安心工作,遇事好商量。所以,他们的科技水平与日俱增。这些技术,就是民主国家的法宝。而在独裁国家,由于人人不能安心工作,那么,他们的科技水平就无法提高。另一方面,从这个故事中,我们看出:无论是君王、大臣还是贱民,每个人最关心的都是自己的生死。独裁统治下,只能有一个人来掌握所有人的生命。这就是所有问题的焦点。当民众都惶惶不可终日,无法安心工作的时候,国力怎么会增强?
儒家虽然把天子神化,但同时,依然指明两点,第一,天子要有自知之明,干不了就隐退,具体事例是尧舜禹之间的禅让。第二,责任与权利同在,具体的事例就是上面说的,商汤为了祈雨自焚。而中共的特色是把上述儒家的两种观点,反过来总结成理论,作为执政的原则。也就是,一、没有自知之明,绝不下台,二、只抓权利,不负责任。此外,没有严格法律,而‘共产’又使得人人没有‘恒产’谁也没有‘恒心’。有希望拿到的就只有权利,有了权利,就可支配一切,(全有),没有权利就一切不能支配;包括自己的身体,(全无)。所以,争权必须全力以赴,你死我活。每个人为了权利,用尽了各种手段。每个人都在不断斗争中生存,没有一天安宁,没有安宁就没有心情做任何工作。西方世界在古希腊时代,以及法国革命时期,都曾经出现过类似的人心浮动局面。西方思想家经过反复的思考后,发现,唯有将各种利益分开,才能使得大家都安心。世界上,最重要的利益只有两种,一是权利,二是财富,权利是不能分割的,否则会出现九龙治水的现象。而财产却可以分割,因此,必须把‘私有财产神圣不容侵犯’作为一切工作的底线,才能使所有的人安心工作。宪法是一种公正的约束,财产则是更加根本的约束。他们把这个研究结果归纳为:“权利不能私有,财富不能公有。否则,人类将堕入地狱之门。”这种思想,最终成为民主国家,治理无赖的手法。就是让你‘有赖’;保障你的衣食住行。在这种国家里,没有死刑。因为,既然人人都条件不必犯罪,也能生活,那么,在监狱中度过一辈子已经是最大的惩罚了。习总说2020年要解决贫困人口问题。光说没用,要看看此后是否会取消死刑?这才是检验贫困现象的决定性指标。
马克思是一个不懂实业的书生,如果没有别人资助,他连生存都成问题。而且,他也不知道,在他死后,资本主义世界会变成福利政权;说他是个无赖,并不过分。这种人却非要反对西方文明的成果,非要把财产‘公有’。他那本不考虑如何执行,不计后果的神话经济学,最终造成所有的财产都被某个个人所掌控。如果说,儒家把权利集中到君王手中的做法是一种无奈的选择,那么,幼稚的共运则演变成一种,为了破坏稳定的民主秩序,达到篡权目的的有意图谋。更糟糕的是,在封建制度内的所有无赖中,至少君主本人‘有赖’。可没有法治约束的共运,在权斗的时候,没有任何保障,人人都是无赖。
中共在刚刚建党时,之所以能够纠集一群人,是因为这些人头脑简单,他们只是愚笨的利己主义者。只知道零和博弈,不懂得非零和博弈能够得到更大的利益;只相信表面口号,却不懂得其背后的阴谋。中共内的明白人(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利用了这种幼稚心理,以极小的成本,拉起自己的山头。但遗憾的是,这种做法只适用于黑社会,不适用于政府。黑社会捣乱就是为了捞点生活费。可独裁政党则随着矛盾的激化,消耗的成本越来越高,最终动摇国本。所以说,独裁国家中,最大的卖国贼就是决策者本人。也可以说,比起民主政体来说,这些‘明白人’还是不够‘精致’。
毛天天叫嚷自己要‘无法无天’,把玩命当游戏,不管后人评说。了解一下他的历史就知道,他一辈子从来就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法治社会。毛本人就像“水浒”中描写的史进,卢俊义,把自己的产业散尽,先成为无赖,再去打天下。因此,他非常欣赏无赖的命运。见到进口的无赖理论,一拍即合。无赖为他带来了绝对的权利,用《孙子兵法》的话来说是“置于死地而后生。”这种论调,在于冷兵器时代,也许有些道理。而在现代战争中,却落伍了。况且,战争毕竟不是生活,人不能永远的置于死地,拼命不是为了更好的生活吗?毛主观上的想法是,用一群无赖,把所有的人都变成无赖,让所有的人都赖在自己身上,对自己俯首帖耳,甚至对非洲的政策也是如此。但是,客观上讲,当所有的人都赖在他身上以后,所有的人也就失去了创造力。失去创造力,国民经济就无法发展。没钱,拿什么养活这群无赖?他倒是绝对的‘有赖’了,可那些被置于死地的无赖,怎么办?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5 回复 慈林 2020-8-9 03:24
寫得好。
2 回复 Brigade 2020-8-9 07:50
春秋二百四十年中,弑君事件出现了三十六次。儒家的作品把弑君说成是天大的坏事.

这些事跟百姓无关。都是诸侯家族内部争权的结果,顶多是诸侯和大贵族之间的纷争。
回复 苏诚忠 2020-8-15 16:51
Brigade: 春秋二百四十年中,弑君事件出现了三十六次。儒家的作品把弑君说成是天大的坏事.

这些事跟百姓无关。都是诸侯家族内部争权的结果,顶多是诸侯和大贵族之间的纷
当大夫可经常推翻诸侯的时候,百姓就有条件推翻大夫。接下来就是,谁能得到别人拥护,谁就可以执政。或者说,诸侯是依靠一种思维习惯执掌政权的,当这种习惯消失了以后,那不就是民主了吗?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5 17:4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