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乐园》

作者:苏诚忠  于 2020-8-29 18:0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文史杂谈|已有1评论

意大利作家卡洛·科洛迪的童话,《木偶奇遇记》第31章描写了这样一段故事:皮诺曹被朋友劝说,去了儿童乐园。上驴车的时候,他看到那位笑容可掬的车夫,因为驴不听话而咬掉了它的耳朵。皮诺曹对此视而不见,继续奔向儿童乐园。在那里,不用读书,没有老师,没有作业,每天就是玩。这样的快乐日子过了五个月以后,他发现自己长出了一对驴耳朵和一个驴尾巴。连叫声都像驴。
马克思死于1883年,而这部童话出版于1880年,因此,作者生活的年代,几乎与马克思同时。有理由相信,作者的目的就是为了反对马克思的神话经济主义而写的。神话经济学的要害在于,宣扬一种,没有人创造价值,只有人享受价值的社会。古今中外都有人做这种黄粱美梦,而马克思是集大成者。这种以理想代替现实的做法,最能迷惑不懂生活的年轻人。凡是宣扬这种社会形态的,不是失败,就是使用了不可告人的阴谋诡计,就如那位笑容可掬的车夫。据传,《木偶奇遇记》曾经多次被出版商拒绝。大概,当时就像今天的美国,白左势力横行,闹得一般人不得安宁,青年一代,动不动就上街惹事。
当年,中共在延安的时候,就是用这套方法欺瞒外来者。开始,欺骗了张学良,得到资金帮助。然后是,一手,种大烟,卖鸦片,杀害了敢于说话的,王实味等一万多人。另一手却宣传自己要学习美国民主。掌权后,中共把美国大使司徒雷登踢出中国与苏联建交。因为,他们相信,苏联的力量比美国更加强大。而事实上,他们也是受到了苏联的欺骗,苏联把美国援助的技术和物资说成是自己创造的,就如今天中共所宣传的一样。苏共的宣传(驴叫)让当年的毛信以为真。共产党之间骗来骗去根本不当一回事,反正都在编织各自的神话,动动嘴皮子,不需要任何成本。江湖义气本是黑社会能够存在的纽带,可是中共,自从有了‘马列’的尚方宝剑,自封‘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党以后,认为自己就是正义的代词,真理的化身,任何邪恶(包括不讲江湖道义)都有了正当的依据。和孔圣人一样,可以“从心所欲不逾矩”了,这才是所有问题的关键。中美建交后,中共还是利用同样的手法骗取美方信任。在中共眼中,骗取信任是阳谋,是为了正义。就如越王勾践的卧薪尝胆。六四事件以后,中共再次用同样的手法加入世贸等等。直到他们有了一些资本,就露出狰狞的面目,在香港问题上,首先撕毁中英联合声明。凭着这样的手段,他们取得一次又一次的胜利。而一些小国,吃了亏的不敢说话,没吃亏的他就用各种手段谄媚,拉拢。幸亏出了一群忘形的文人,胡鞍钢,胡锡进,张维为,金灿荣之流,外加习总的昏庸,把事情挑明(驴叫),让美国人民认识到中共的初心和本质。
《儿童乐园》代表了左派党的政策,他们不去创造就业机会,一天到晚想入非非哦,总以为有一种什么神奇的政策能大发横财,然后,用各种福利,拉拢人心。中共在这方面可是行家。他们当年的经济神话,其实就是把地主的地,富人的钱抢来分给穷人,让穷人感觉天上掉馅饼,所以,有些人一时冲动听信中共。待到中共拿到权利以后,一翻脸,就把那些地、钱收走,这些人傻眼也晚了。因为,他们的说话权利被中共夺走了。失去话语权,人们只能成为中共的驴。就像那位笑容可掬的车夫,笑里藏刀,把敢说真话的人一个个弄死。目前,美国的民主党正在走着中共的老路,目的也是把美国人民变成驴。这是一个发达的福利社会,最大的隐患。无忧无虑的生活,导致了美国人的情绪化。马斯洛需求层次的理论发现,人类欲望是不断提高的。这个过程利用得好,就会使社会不断繁荣,反过来,如果这种过程被坏人利用了,就会导致灾难性的后果。当下,左派的领导者,正在破坏性地利用这个过程的人。而美国的青年人也出现情绪化的倾向。据说,杰克逊演唱会:昏迷376人,精神失常281人,2人当场身亡。这便是美国最大的隐忧。
不过,以这种方式起家的中共,也不是无懈可击。仔细研究一下中共党史就知道,自从毛参与了党的决策以后,就从来没有正规做过战。人说,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中共其实就是一群有文化的流氓。他们懂得,集权只有在发生动荡的时代,才有机会。所以,要想集权,就要先弄得民不聊生,然后内部互掐。这就是他们在江西苏维埃干的事情。商君书与苏联经验为他们提供了理论依据。土匪抢劫是为了求生存,抢了以后,尽量不伤害人民的生活,让当地经济继续发展,好给下次抢劫留下基础。可是,共产党抢劫则是为了扰乱社会治安,让百姓变得一贫如洗,这样才能被迫加入他们的队伍,使之壮大。这种政策,使他们能在江西人民经过一场浩劫之后,拉出一支三十万人的部队。全世界所有的人民都知道,任何活动的目的是为了幸福。而中共的目的却是扩大权利。为了权力,可以牺牲幸福,比土匪更可恶。
以牺牲幸福为代价的军队是没有战斗力的,那顶多是一群恐怖主义者。江西苏维埃造成的动荡破坏了经济。生活物资越抢越少,杀鸡取卵,难以为继。后来,几乎被蒋介石剿灭。日本人来了,蒋介石抽身抗日,才有了中共逃跑的机会。所以说,江西红军,并没有打过什么硬仗,只不过是扩大了人数而已。此后,躲在陕北,逐渐学会了土匪的做法,靠种大烟发展队伍,并且不与日军正面冲突,以至于在日本靖国神社中,几乎找不到中共与日本交战的痕迹。这就是中共一天到晚和靖国神社没完没了的原因。接下来,中共称为解放战争,其实是驱赶老百姓上战场当人盾,蒋军不忍对百姓下手,宁愿投降,结果被中共得手。这个现象就像是六四事件的时候,一些将军,宁愿丢官,不肯对学生下手一样。但毕竟中共里面流氓多,所以,六四还是对学生开枪了。再说抗美援朝,还是这么回事,他们让国民党投降部队冲在前面,不计死亡,所谓的人海战术。美国人不愿意这样杀人,所以后退。即使如此,也打了一个手平。越南战争也还是这样,美国顾忌百姓死亡,没有轰炸河内。说到这里读者会明白,中共历史上从来都没打过真正的战争,从来都是邪门歪道,至今,中共的想法依然是,利用阴谋诡计,抢遍全世界;生命不息,抢、偷不止。
全世界人民都是为了幸福而奋斗,只有中共为了权力而奋斗,这就是全世界人民无法理解中共的原因。即使得到了权利,没有幸福,有什么意义吗?阴谋诡计中,最为中共津津乐道的,就是:卧薪尝胆,暗渡陈仓等等。而这就显露出中共的一个最大缺点--从来没考虑过,遇到了在力量上绝对优势,又不被你的宣传(驴叫)所诱惑的对手,怎么办?人家根本没有给你留出反击的余地,连你说话的机会都不给,更不理你的三十六计;从根本上就铲除了你还击的力量,那么,你还有什么办法?这就是美国人最近摸索出的经验。8月25日,美国U2型飞机擅自闯入解放军设定的黄海演习区域。中方并没有发射导弹,却向南海发威。
极左势力的最佳土壤是穷山恶水出刁民。但是,当世界经济逐渐发展以后,极左势力失去了土壤,他们转向了两个方面,一个是挑起种族矛盾,比如BLM运动,另外一个就是破坏正常的婚姻。马克思就是淫乱的专家。搞乱了性爱关系以后,人们就对后代的不负责任。接下来,生育率低下。而失去家庭温暖的新一代,也造成了美国社会的幼稚化。使底层民众不尊重知识,永远长不大。其实,在父母成长过程中,儿女也是一个重要因素。儿女往往使父母回忆自己童年时犯下的错误,重新认识人生。因此,在适当的年龄生育,可以看作是一次重生,是一种继续成长的过程。对于儿女来说,保持与父母的接触,也能早早预知自己的晚年。所以,很多为了种种原因不肯生育,又不肯收养儿女的人容易走上偏执狂。一两个人是这样也许无妨,如果这种现象成为社会的主流,那么问题就大了。极左人士摆弄的大理论,大政府,以及各种害人听闻的两性主张,其实就是故弄玄虚,哗众取宠。一个人,能够弄清楚这一点,今生就没有白活。《少年维特之烦恼》的五月九日上说过这样一句话,“人只要一小块土地便可在上面安居乐业了,而用来安息的,一抔黄土就够了。”我相信,建造《儿童乐园》的人,迟早会后悔。可怕的是,新一代的《儿童乐园》又以不同的形式出现。


高兴

感动

同情
2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qxw66 2020-8-30 11:12
没有人逼你乱杀人吧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30 11:1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