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步主义的落后性与僵尸科学

作者:苏诚忠  于 2020-11-28 12:3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文史杂谈|已有2评论

进步主义教育Progressive education是一个开始于19世纪后期的教育运动,它是一种信仰:教育依据的原则是,人类是社会性动物,最好的学习是在与他人真实的生活中学习。进步主义宣称有最好的学习科学理论支持。1957年10月,苏联成功发射人造地球卫星后,美国和欧洲对教育理论进行了反思,进步主义教育运动走向衰落。然而,今天仍有许多学校使用进步主义教育方法,许多学校认同进步主义的教育哲学。同时,由于左派的理论越来越贫乏,进步主义也成了左派的救命稻草。不断的听到他们质问对手,“你相信科学吗?”遇到这种情况,对手就不说话了。因为这个议题太大,很难用几句话回答。久而久之,这种提问就成了左派在辩论中的杀手锏。
那么,应该怎样认识科学呢?回顾一下科学的历史,一般人把西方科学的起源归功于古希腊的泰勒斯,他发现了圆直径的两端与圆上一点形成的三角形恒为直角三角形。但我认为,影响更大的人,应该是毕达哥拉斯,他提出了‘万物皆数’因为,整个科学史似乎在不断的证明这四个字,却又很难达到;直到今天,电脑都在企图用数字来表达整个宇宙。解不开的难题,唤起了科学家无限的兴趣,召唤着他们不断的追求。这种追求才是科学发展的动力。科学探索出现过无数次危机,最明显的就是芝诺悖论Zeno's paradox它曾经使人们怀疑数学的真实性达数百年之久,但当它最终被解决以后,催生了微积分。从这里也许能够看出。科学是一种从主观上要求严谨的思维方法,但是,什么是‘严谨’本身就无法定义。因此,只能说,科学是在不断‘严谨’的过程中,成长起来的思维方法。直到今天,依然如此,比如,爱因斯坦与哥本哈根学派对于量子力学的认识,就大相径庭。而这种分歧,正好推动了物理学的不断发展。这个认识催生了进步主义,但是,他们的做法却破坏了这个规律。
进步主义是怎样破坏科学规律的呢?了解一下中国的历史,我们才能看清科学是怎样被消灭的?中国历史上,最早,最大的科学家应该是周公旦。为什么这样说呢。看看他在科学上的贡献,首先,他通过对日影的测量,找到了天地中心的位置在河南登封。这种‘科学’一旦成为不可更改的‘礼’那么,后世就不允许再有什么数学和几何了。其次,周公主持制定的《礼记.曲礼下》,国君生病吃药,臣子要先尝。父亲生病吃药,儿子要先尝。不是世代相传的医生,由于其医术不精,所以不服其药。有了现代西医,人们才懂得,君与父得的病不见得和臣与子一样,后者先尝,如果病好了,前者再服同样的药,可能病情反而加重。而现代西医也告诉人们,爹是好医生,儿子却未必。但周礼既然是这样规定的,那么,后世的君臣父子就只能得一种病,不是一种病,只要宣传到位,那就是一种病。你爹不是医生,那么,你的医术再高也没用。就音乐方面,周礼把‘宫、商、角、徵、羽’(相当与现代音乐中的1、2、3、5、6)与人的七情六欲,善恶美丑联系起来,并固定为习惯法,由此,国乐就只能有五种声音,其他的都是杂音,不是杂音,也要说成是杂音。所以说,当周礼有了这些规定后,医学和音乐就再也无法突破了。从这里我们能够看出,用任何科学来巩固政治基础的做法,最后都拖了科学的后腿。就西方国家而言,‘地心说’实际上是古希腊托勒密Claudius Ptolemy的观点,被基督教拿来解释人类是上帝的宠儿,此后,经过各种宣传它就不能更改了。
从上面的内容,我们能够总结出一个规律:任何政治势力,一旦把科学拿来压制不同的声音,科学就死了。因此,我们看到的是,基督教的‘科学’仅仅是在他们兴起以前那些死了的科学。而在中国,‘周礼’所代表的‘科学’仅仅是它出现之前的科学死尸而已。同样的道理,当进步主义把自己当作科学的化身后,人们今后再看到的只有科学的僵尸了。
所以说,科学是通过每个个人的感官与生活经历总结出来的思维方法,它可以通过各种各样的信息,不断地完善,但绝对不可能有一种简单的方法表达。更确切地说,科学没有绝对真理,如果说有的话,那么也许只有一个,那就是,任何人说自己代表了科学,那他一定是个骗子。没有真正的言论自由,就没有科学。所以,当你听到有人问你是否相信科学,你应该反问一句:“你指的是科学,还是科学僵尸?”进步主义,只能当作一种思潮来看待,一旦掌握了政权,那么,科学将死亡,人类不得不回到丛林时代。因为,迄今为止,人类的绝大多数科学成就,都来自保守主义的环境。的确,绝大多数的天才,接受的真正教育不是来自学校,比如达尔文,爱伊斯坦,爱迪生等等。但是,不能说学校教育对他们没有影响。真正让这些人想到常人没有想到的东西,是发现了课堂教育的弊病。试想,当初如果没有一个有问题的课堂,他们怎么会凭空想象出课堂的问题。因此,现代的教育绝对不应该是像进步主义所想的那样放任自流,而是继续传统教育,教师继续按照教材的要求授课,但同时要学会发现人才,甘为人梯。这是更加困难的教育,更加技巧的教育,并不是不教育。换句话说,就是把传统教育当作一个问题的的源泉,就像是古人企图用数学表达一切,以及古人面对芝诺悖论一样。人类的大脑是逐步复杂起来的,最初的教育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没有关系,真正重要的是,让学生学会批判。学会批判,学会自主思考才是真正的目的。如果放任自流,等于让学生们失去思辨的目标。古希腊的学习方法就是辩论。失去了辩论,不论灌输给学生的是保守派的知识,还是放任自流都无济于事。语言的成长来自不断的辩论。发达国家,由于生存压力小。想要了解什么是生存压力,最好到第三世界国家去体验生活。所以,进步主义可以指导科学,但不要干涉政治。因为,进步主义的要害就是想用简单的语言表达完整的世界,当这种简单的语言被灌输给很多人以后,进步主义自己就成为了科学僵尸的制造者。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当前只显示与您操作相关的单个评论,点击此处查看全部评论
2 回复 borninheaven 2020-11-28 13:17
从二战开始都是“科学”在作怪,掀起腥风血雨!在基因科学的“真理”下, 纳粹要净化人类;在社会科学的“真理”下,共产红流要血洗全球;如今我们要在地球气候物理科学的“二氧化碳暖化真理”下,不知道推向哪里?希望不是腥风血雨
回复 苏诚忠 2020-12-5 15:15
科学在几百年前,一直被哲学嘲笑。如今,一反常态,被吹上天。这些人其实没有什么科学头脑,就是为了哗众取宠而已。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12-5 15:1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