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创造力的道德

作者:苏诚忠  于 2021-1-23 09:5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文史杂谈|已有1评论

创造力和想象力不是胡思乱,它有两个特点,第一别人没想到,第二是逻辑上讲得通。因此,所谓有想象力的人,一定是有着与众不同的思维方式或奇特经历的人。那么,什么是别人没想到?举例来说,1958年钱学森说,太阳照射到地面的能量,可以使亩产过万斤。他说话时,就没想一想,这么简单的道理,难道别人都不知道吗?那么,什么是逻辑上讲不通?目前,主流学界对北半球冰雪天气的解释,说是因为北极上空出现了一个高温的气旋,所以北半球变冷。这要是真的,那么,地球变暖就不是问题。以后,世界各地,再出现热浪的时候,就在它的上空,引爆一排炸弹,人工制造一个高温气旋,下面就会突然变冷。

左派其实就是靠意识形态吃饭的人,在古代,用神鬼意识表现的形态就是祭司。后来君主的地位巩固了,维护君权意识的人,就是国师。现在,民主国家中,没有了君主,于是这群人就寻找各种时髦的话题吹。地球变暖就是因此被炒热的;反正是用一些别人看不懂的理论,掩盖自己的思想贫乏。这让我想起当年的一段相声:一瘸子,找媒婆说媳妇,媒婆告诉女方家长,这位先生,能用脚写蝌蚪文。相亲那天,就开车到女方家,下车在大家面前,表演了一番。这里先要声明,我不是挖苦残疾人,而是反对他不该骗人。它比喻左派为了掩饰自己的思想贫乏而装出来的嬉皮士。

真正的创新精神是能够振奋人心的,而不是让人变得颓废的。左派从骨子里就不肯创新。因为,左派的固有理念是:世界上一切革命斗争都是为着夺取政权,巩固政权。却不知道拿到权力以后为人民办事。孔子总结了巩固政权的最高境界,就是循而不作。换句话说,创新本来就是要颠覆权威。一个整天想着独裁的政体,怎么会有创新?但是,当世界认识到创新才是人类的出路时,左派立刻来一个东施效颦,未赋新词强说愁。这就是没有思想,没有灵魂的创新’—嬉皮士。其实,左派的道德观才是最保守,未开化的。下面举一个国际交往的例子:左派的理想是,在国际间进行君子之交。

《庄子·山木》中引用了桑雽的话,君子之交淡若水,小人之交甘若醴君子淡以亲,小人甘以绝。翻译成白话就是君子之交淡如水,日久则深;小人之交甜如蜜,日久则仇。这话道出了社会主义国家之间的窘境。两国之间的关系,本来就是小人之间的利益关系。如果站在左派的立场上,用君子的关系解决,那就根本不必有什么贸易了。非要即有贸易,又不承认是小人关系,最后翻脸的时候,比小人绝交时还狠。比如,纳粹与苏共都是社会主义国家。苏共与中共,苏共与南斯拉夫,捷克,中共与南斯拉夫,越南,都是这种情况。还有就是,在川普以前的美国,就想在中美之间玩君子之交。可两个伪君子之间打起来,还不如小人与小人之间有分寸。资本主义国家之间从来都认为是小人之交,不过,根据法律与条约办事,日久反而关系更加密切。这好像打脸庄子,但也不尽然,关键的问题是,庄子那个年代还不明白什么是创造力。只有资本主义发展以后,人们才看清创造力的作用。有了它,小人之交的资本主义国家不但能深交,而且日久情更深。可是,社会主义国家之间的君子之交,实际上是意识形态之交;只能在两条轨道上跑车,老死不相往来。否则就会大打出手。因为,资本主义国家之间,只算经济账。可社会主义国家之间,即算经济账更算意识形态账,类似宗教战争,目的是要比高低。两个有修养的学者之间,也许可以只谈意识形态,不谈经济。可两国,两党之间不成。推广一下就知道,这种意识形态的统治之下,省与省,公司与公司之间的关系,都有类似的问题。所以,资本主义要求,亲兄弟,明算账。由此可见,即使中共拿到拜登的短,但两党之间的意识形态分歧也难抹平。

既然创新这么重要,那当代的前沿科技在哪里?由于很多年没有重大的科学理论的突破,因此,能够引领世界道德与士气的,只有技术上的进步。总体上讲,欧美国家适合理论突破;比如,牛顿力学,带动了流体力学,电力学,材料力学,结构力学等等一大堆进展,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力学也有类似的作用等。亚洲国家适合技术创新,所谓工匠精神。正是这个原因,当今的创新,已经从欧美国家转移到亚洲。主要代表是日本的机器人,机械加工,无人机,无人潜艇,低轨道卫星,太空垃圾清扫等等。再有就是以台积电为代表的芯片技术。日本近年来,在医学上不断夺得诺奖也不容小觑。还有一些技术突破落到了以色列的手里。而印度可能是最有潜力的国家。在美国能算得上技术创新的,也许只有特斯拉的星链计划,维珍公司在波音飞机上发射卫星,以及苹果无人汽车。不过,我绝对不敢买苹果的汽车。因为,它也玩起了意识形态,它今天不高兴,就能把手机上的某某app下架,明天,你开车路上跑,它一个不高兴,把你撂在那里,你怎么办?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LaoQian 2021-1-24 01:29
有才!左派就好像是嬉皮士,也可以说是痞子。极左派,从东方到西方,都是极端的痞子。他们在人类历史上的地位,以及一再被事实证明了,就是一伙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痞子。
他们的逻辑都是貌似有理,实为荒谬。他们的想象力,好像创新,貌似大爱,实为巨恶。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1-24 01:3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