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在于细节中

作者:苏诚忠  于 2021-4-10 08:1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文史杂谈|已有2评论

标题的英语是The devil is in the details。注重细节与粗枝大叶是右派与左派的一个巨大差异。也是这个原因,注重细节的右派才是推动科技发展的真正动力,左派喜欢的是大秤分金,大块吃若,大块文章,大政府,大折腾。比如老毛说的:路线是个纲,纲举目张。为什么要这样说?因为他们是靠枪杆子,或者阴谋得到政权,不懂得具体工作,不懂生活。总认为打天下是不世之功,别的都是小事。所有的工作以夺权为目标,为此,人性可以改变,也可以践踏。而科学,恰恰是用他们眼中的小事,为了能从各个角度理解各种细节,就必须发挥和观察人性中的各种反应。就人性的角度讲,中国的统治者,从古到今,都没有合法性。所以才有了成王败寇之说;齐宣王曾经问孟子:“汤放逐桀,武王伐纣,这是以下犯上的事情,为什么却被儒家津津乐道?” 孟子回答:“危害仁的人叫做贼,危害义的人叫做残,这种残、贼的人,统称为一夫。我只知道杀的是一夫纣,没听说有谁弑君。”这里孟子玩的就是文字游戏。按照儒家的观点,一日为君,终身为君,纣自从当了国君之后,什么时候变成了‘一夫’的?是谁来主持的“断代工程”说他从某年、某月、某日、某时起就从国君变成了一夫?如果纣生来就是一夫,那么立的他,就是他爹的责任;接着往上推,直到商汤,没一个好人,继续推,从桀到尧,也都有责任。最后,吹捧这些人的儒家是啥?
正是儒家学说经不起推敲,所以当孔子得知郑国与晋国铸刑书后说,这是亡国的政策。刑书就是成文法,把成文法铸在鼎上表示这些是不能改变的条文,类似古罗马的十二铜表法。这与儒家的做法大相径庭。儒家推崇的‘礼法’是一种不成文法,既然没有明确的文字,只能是贵族之间,依靠揣摩来决定一切。这就给了独裁者一意孤行的空间。后来中共以文件治国的原因就在这里,如果制定了明文的法律。任何百姓都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万一抓住了统治者的短处,你要怎样惩处最高元首?正是这个原因,孔子坚持不要成文法,禁止追求细节。遇到奇怪的现象,就来一个:“子不语怪力乱神。”可是,古今中外,所有的科技创新,都来自对于细节的捕捉。孔子也知道这一点,他最害怕的也是这一点,因此提出,“循而不作”的观点,坚持不要创新,大家不去创新,就没人追求细节。
如果继续推敲儒家的学说,就会发现,他们最推崇的尧舜禹禅让也是大有问题。天下不是尧的,他凭什么给了舜?照这样的话,普京不必进行选举,把总统位置送给梅德韦杰夫,过几年,再让梅德韦杰夫把这个位置还给他,这样交替玩禅让,岂不是不必选举,却是千古美谈?所以,《礼运》认为,理想的社会应该采用选举制。并且,在福利和工作机会上面人人平等称为‘大同’。由于这个理想无法实现,才有了,以禅让为代表的,次一等的理想‘小康’;既然不是理想社会,不求甚解也就可以容忍了;结果造成中国数千年的沉了。商品经济追求的是细节,并由细节达到‘大同’;只要这个世界是所有人通力合作的结果,那么,每个人的能力就保证了他的人权。商人主要根据细节的计算获得利润,而非辛苦的劳作。这使得儒家无法容忍,因此,儒家不遗余力地贬低商人。也正是儒家禁止追究细节,才使得儒家在中国长期存活。相反,天主教不懂这个道理,而是将原有的许多科学知识与宗教结合,导致越来越多的人追求细节,最后,这些人的追求把天主教的政治势力搞垮,只剩下精神层面的影响。中共的做法,其历史根源就是儒家的模糊政策。它不适合科学研究,凡是科学上的有志之士,都希望从细节入手,解决大问题。但当体制模糊,他们碰了几个钉子后,最后都发现,问题是体制,但体制不能变,研究一辈子都是白费。
儒家文化不遗余力地把商人与小人划等号。所以,古人说,君子之交淡如水,日久则亲,小人之交甜如蜜,日久则仇。但是当世界进入现代化以后,人们发现相反的事情,过去的君子之交,往往甜如蜜,日久则仇。而过去所说的小人却是,淡如水,日久则深。原因是,亲情需要用物质做基础;过去的商人,经过计算获得财富后,需要精神的寄托(亲情)。相反,过去的君子,不懂经济,不认真计算,像中共这样,结交了一群狐朋狗友,打着‘友谊’的旗号,违背经济规律,相互玩潜规则。企图用儒家的礼法取代普世价值。可巧,美国人也弱点,也会上当;奥巴马的确吃这一套。但碰上一个不讲面子的川普,矛盾就立刻激化。由此看出,无论是法西斯主义、种族主义还是社会主义,其实都经不起对于细节的推敲。因此,我认为这些主义都是粗制滥造的情绪主义,把它们统一划为左派。而真正的右派正好相反,是尊重商品经济,追求细节,认真计算的人。他们没有改天换地的想法,唯一的目的就是过好日子。
商品经济的发达使得古希腊人民生活富足;外加没有王权的压力,这就使某些人思考与实际无关的东西。比如,一条直线上的每一个点,是否对应一个数字?这个问题实际上是在思考,我们使用的语言符号,是否与现实世界之间存在一种客观的,不以个人情绪所左右的联系?由此开启了对于极限理论的研究。相反,中国人常说的刘徽割圆则是出于一种解决现实问题的需要。我曾经呆过的工厂,有一位老钳工,小时候上过私塾,没有什么现代知识。有一天,他告诉我,螺栓的周长,差不多是螺栓直径的三倍多一点,不到三倍半。这当然是他多年经验积累的结果。但也说明,正是无处不在的需要,导致刘徽计算圆周率。而晋朝人,已经不会思考符号与客观世界的关系了(道德经曾经考虑过这个问题)。这说明,中国的思想,实际上一直在退化。
当今的热门话题“芯片光刻技术”其实就是对于细节无限追求。由于光刻的分辨率和光的波长有关,波长短,造成的衍射就小,衍射会导致光刻时,切口不齐的现象。因此,寻找波长更短的光源就代表光刻技术的精确程度。可见光中,波长最短的是紫色,380–450nm,紫外光的波长在400—10nm,而制造3nm芯片的光刻机使用的极紫外光是121-10nm。接下来的光是x光的波长在,10-0.01nm,在它的后面是伽玛射线(γ射线)波长在0.01nm以下。这些光源从理论上讲,都可以使用,但是真的变成现实,却需要各式各样的创新、艰苦的工作以及大笔的投资。还有可能在这些探索的过程中,又出现了新的现象,产生新的想法。但无论如何,这些工作需要在方方面面都至臻完善的条件下,才有可能产生结果。其中关键的一点就是一个合乎人性的体制。所以,中共想要做出尖端的芯片,先要回顾一下,自己的体制可曾追求完美?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当前只显示与您操作相关的单个评论,点击此处查看全部评论
1 回复 法道济 2021-4-11 21:15
好文章!强大的思想,完善的逻辑,丰富的阅历
回复 苏诚忠 2021-4-17 07:57
法道济: 好文章!强大的思想,完善的逻辑,丰富的阅历
谢谢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4-17 08:0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