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摆渡人

作者:ftl  于 2016-4-20 12:1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日常|通用分类:网络文摘

  01#

  这个世界上有千奇百怪的死法,而自杀是唯一能够自主选择的。

  一了百了这件事儿,刘瞳想过无数次。自从父母以极其残忍的方式离开这个世界之后,她就不止一次动过这样的念头。

  小学的时候,有一次体育课上,刘瞳有个同学跑着跑着就倒在地上断了气儿,医生说她是脑袋里有一颗肿瘤突然爆炸了。还有一个同学,把铁丝捅进了电源插座里,当场触电身亡。

  有一次,刘瞳在路上走着走着,忽听恶风不善,赶忙向前快跑两步,只听身后一声闷响,回头看,距离她一步之遥的人被高空掉落的玻璃削掉了半个脑袋,场面血腥程度不亚于惊悚片。

  众人横穿马路,一辆超速超载的砂土车紧急刹车,失去平衡侧翻,一车砂石倾泻而下。电视新闻播出的时候,打上了马赛克,因为挖出来的尸体都变成了肉泥,惨不忍睹。

  死亡似乎比活着容易多了,不过一秒钟的事情。

  刚刚在那家高级餐厅里,刘瞳故意让丈夫撞见自己和别的男人玩暧昧,为此她计划了很久。她这么做的目的,是想让丈夫彻底死心,这样她即使从二十层楼高的地方一跃而下,丈夫也不至于太难过。说到底,不过是一个道德败坏的女人做自我了断,实在是没什么值得伤心的。

  跨过栏杆,双腿悬空,楼顶的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坐在二十层楼的高度上,俯瞰远处灯火阑珊,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惬意。

  刘瞳想,这生与死的距离,不过是屁股向前再挪两寸。

  突然,一个烟头从刘瞳的头顶掠过,那火光一头扎进了车水马龙的深渊里。

  “这样的高度,跳下去不会有任何痛苦,的确是最高级的自杀方法。”背后一个声音幽幽地说道。

  刘瞳吓了一跳,猛一回头,一个高个子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身后。

  男人看着远处林立的高楼,吐了个烟圈,意味深长地说:“从这里跳下去,没有疼痛,没有不安,更没有恐怖,不仅如此,甚至还可以算得上痛快,简直是一了百了。”

  刘瞳的心思竟然被一个陌生人看穿了,不禁有些心虚,她强装镇定问男人:“你怎么知道,难不成你跳过?”

  男子一条腿先跨过护栏,又拎起另外一条腿也跨过来,一屁股坐在了刘瞳身边。

  “不瞒你说,我准备跳来着。之前研究了好几个月的《完全自杀手册》,书里面说如果人真的想死,跳楼是最完美的方法,毫无痛感且必死无疑。”男人一脸认真。

  刘瞳没想到,连自杀都能找个伴儿,她突然觉得这件事儿有点喜感,于是问男人:“那你是打算今天跳喽?”

  男人哈哈笑了一声,声音爽朗,他说:“你也看见了,我这条左腿基本上是个摆设,难得爬上来一次,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这么说,我是打扰到你了。”刘瞳抱歉地冲他笑了笑。

  “怎么会呢,你多虑了,人死之前能有人陪着说说话实在是再好不过了。”男人停顿了一秒钟,突然话锋一转,“可是,我看得出你情绪也不对。不会和我一样,也是来一了百了的吧?”

  刘瞳并没有打算完全坦露心迹,说:“我只不过是上来吹吹风,看看要不要随便跳一下。所以不必担心,我是不会劝你的,你跳你的就是了,我也不会和你一起跳下去的,以免被人误会是殉情。你要有什么遗言也可以告诉我,我愿意帮你转达。”

  “不怕被连累?”

  “没什么好怕的。我可以先走,给你留下个独处的空间。我去楼下等着,第一时间叫警察和救护车。”

  “你这人倒是很体贴。”

  “当然,你要是反悔不想跳了,我们还能一起去喝个酒。”

  说完,两人相视一笑。男人学着刘瞳的样子,惬意地晃动着自己的那条好腿。

  “为什么想死?”两人几乎异口同声地问对方。

  男人比了个女士优先的手势。

  “不要脸的老婆因为搞婚外情而负罪自杀,这是一个能让全世界都满意的答案吧?”刘瞳自嘲道,“那你又是为什么呢?”

  “我没有活下去的必要了,死了是一种解脱。”男人回答,“都说时间会带走一切,可是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时间带不走任何东西,它只能把回忆变成一把枷锁,死死地卡住你的咽喉,让人生不如死。”

  “虽然我不知道你经历过什么,可是,今天能相识也是缘分,为了一了百了,干一杯!”刘瞳的手停在空中,假装拿起酒杯斟满酒,和男子的手碰了一下,仰头一饮而尽。

  02#

  男人叫高迪,一年前的今天,他骑电动车接女朋友下班,路上被一辆路虎连人带车撞飞数米远。

  高迪左腿粉碎性骨折,肋骨几乎全断,颅脑骨折。等到意识恢复,已经过去了整整三天。他醒过来之后,第一时间就问女朋友怎么样了,医生告诉他女孩被撞之后头部先着地,颅内大出血,手术之后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

  高迪想去重症病房看看女朋友,但在麻醉药物的作用下,怎样都站不起来。他像个疯子一样,声嘶力竭地喊着女朋友的名字。他有一种强烈的直觉,这辈子再也见不到她了。可是,家人都以为他把脑袋撞坏了,不仅不让他去看女朋友,还让大夫给他注射镇静剂,让他安静下来。

  近一个月的时间里,高迪大部分时间都处于昏睡状态。女朋友则被判定为脑死亡,靠着呼吸机勉强维持着一口气,每天需要花掉上万元的医疗费。肇事司机一看这是个无底洞,就和女孩家属提出私了。司机声泪俱下地道歉,愿意赔偿比走正常程序多一倍的赔偿金,唯一的条件就是撤掉呼吸机,停止抢救。

  女孩的父母权衡之后,竟然同意和肇事司机和解。赔偿款到账的当天下午,呼吸机停止运转,女孩撒手人寰。此时,高迪依然在镇静剂的作用下昏迷不醒,毫不知情。如他所预感的一样,他最终没能见到女孩最后一面。

  等高迪赶到殡仪馆,女朋友已经被推进了炼炉。曾经那么鲜活的一个人,不过十几分钟的工夫就烧成了一堆白骨。大块儿装不进骨灰盒,只能用棍子敲碎。高迪就那么远远地看着,心和女朋友一起碎成了粉末。

  就从那一刻开始,他对美好生活的希冀全部破灭了。高迪想,唯一能够解脱的办法就是干掉自己。

  火葬场的外面有一条狭窄的水渠,女孩父亲走到水渠边上,把骨灰一股脑地倒了进去。女朋友的母亲跪在水渠边上大声地哀号着。

  高迪被这一幕惊呆了,他想阻止,可是根本来不及了。他从轮椅上滚落到地上,挣扎着往水渠的方向爬,父亲拉他,他执拗地在地上扭动着身体,满脸都是土和泥巴。女朋友的骨灰竟然被倒进了臭水沟,高迪不明白女孩的父母为什么要这么做,他趴在地上失声痛哭起来。

  后来,水渠边上的人渐渐散去,高迪的父亲用矿泉水瓶子装了满满一瓶水,递给儿子。高迪把瓶子紧紧地抱在怀里,失声痛哭。

  高迪在医院躺了整整三个月,左腿彻底残废。他并不在意这件事,因为他想要干掉自己。反正早晚要死,一条废腿又算得了什么。

  “她家人为什么要把骨灰倒进臭水沟里?”刘瞳知道这么问很煞风景,但还是忍不住问了。

  “因为他们相信,枉死的人要葬在河里,只有这样灵魂才能得以解脱,才不会再回来连累家人。”

  刘瞳没想到现在还有这么愚昧的陋习,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往下接茬儿。

  过了一会儿,高迪从挎包里拿出一个矿泉水瓶,里面的水看起来十分浑浊。

  “喏,这就是我女朋友,她叫韩雪。”高迪郑重其事地介绍道。

  “Hi,我是刘瞳,很高兴认识你。”刘瞳对着水瓶做了个握手的姿势。

  03#

  高迪出院之后收到了法院的传票。韩雪的父母认为,高迪对女儿的死负有连带责任,他们觉得是高迪间接害死了韩雪,所以要把高迪获得的那部分赔偿金也要过来。

  法院当然没有支持向高迪索赔的诉求。但高迪觉得,一切都是自己的错,应该由自己去赎罪。于是他背着父母,用赔偿金加上之前的储蓄,凑了五十万元,送给了韩雪的父母。钱对于一个要死的人来说是一种负担,但如果能让韩雪的父母释怀,他也不至于走得不安心。

  高迪把银行卡送到韩雪父母家,刚一开门,韩雪妈妈就破口大骂,骂他是个扫把星,害死了自己女儿。骂着不解气,干脆上来抽了高迪几个耳光。高迪跪在地上,任由她连打带骂地发泄着情绪。

  除了卡里的钱,韩雪父母跟高迪又开口要了一百万元,高迪觉得这个要求一点儿都不过分。他给韩雪父母打了张欠条,承诺一年之内还清。

  有了这个并不合理也不合法的契约,高迪没有办法立刻自行了断了。他要在一年之内赚够一百万元,让韩雪的父母老有所依,才有资格去死,这是他能为韩雪做的最后一件事儿。死刑立即执行,变成了缓刑一年,失去至爱的那种疼痛,还需要忍耐一段时间。

  拖着一条残腿,很多工作都做不了,想要做生意也没有本钱,唯一会的一门手艺就是曾经学过美容美发。但想要靠这个赚钱,除非自己开店当老板,给人打工的话恐怕三年五载也赚不到一百万元。

  一个偶然的机会,朋友家的泰迪狗想要剃毛,预约了一个上门的宠物美容师。那时候上门服务刚刚兴起,从事这个职业的人凤毛麟角,市场需求又很大,所以价格很高,给宠物做个美容动辄好几百块。

  高迪一想,这是一条门路,于是报名成为市场上第一批网络预约上门的宠物美容师之一。

  疯狂地工作,赚钱,不是为了自己活得更好,而是为了能够早点去死,早点见到韩雪。高迪时时刻刻都保持着这样的信念,这让他没有那么悲痛,反倒是充满希望。

  “我一天最多洗过十只猫、三条金毛,还给六只泰迪做了美容,从早上六点一直干到次日凌晨两点。”高迪掰着手指头算道。

  “现在上门服务真是不得了,我看新闻说,上门做美甲的小妹月入七万,一度以为是假新闻呢。”刘瞳咂了咂嘴,表示震惊。

  “每天工作十五个小时以上的话,月入七万不难。每天多洗几只大狗,多做几个美容,基本上就能达标了。”

  “这么大的劳动强度,简直是在拿命换钱啊!”刘瞳感慨道,“那你挣到一百万了?”

  高迪点了点头,如释重负:“罪已经赎完了,所以我也没什么放不下的事儿了。”

  “那个,如果今天可以不跳的话,我能不能预约你的宠物美容服务呢,我的猫也该洗澡了。”刘瞳突然冲他俏皮地笑了一下。“我家猫昨天偷偷跑出去了,今天早上回来弄得浑身脏兮兮的。我挺舍不得它的,至少帮它洗干净了,我再想一了百了的事儿吧。要不你就当帮我个忙,先跟我回家把猫洗了,我再送你上天台?”

  “你家猫凶吗?”

  “不凶,但是爱咬人!”

  “那我要多收钱的。”

  “多少钱都没问题!哎,不对,你一个预备要死的人了,还要钱有什么用?”

  “没办法,金牛座,爱财如命,有钱不赚,容易死不瞑目。”

  “还开上玩笑了,看来现在心情不错!”

  “走吧,老板,最后一单!”

  04#

  刘瞳突然想起,父亲从高楼跌落在地上的模样。他趴在地上,双腿摆出一个诡异的角度,眼睛睁着,身体并没有大量的血流出……

  跳楼真的是一种感觉不到疼痛的死法吗?

  从父母去世的那天开始,刘瞳无数次动过自杀的念头。有一次连安眠药都买好了,准备和男朋友吃完最后一顿饭,当作告别。没想到在那顿饭的尾声,男朋友突然向她求婚,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婚戒就已经套在了无名指上。周围的看客欢呼雀跃,男朋友满脸幸福地等着她给个回答,她只能点头应允。

  要不是王小强在那天求了婚,说不定刘瞳早就走上不归路了。其实何止是那一天,刘瞳前三十年的人生中,王小强似乎从来不曾缺席过。每当生命遇到重要转折,一回头就能看见他。父母发生意外的那一天,王小强也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父母没了,王小强却形影不离,就像是爸妈派来的管家,一步不离地看着自己。只要她需要,王小强什么都肯为她做。每当她对生活失去信心,王小强总会有办法让她回心转意。

  刘瞳偶尔也会觉得很烦,但王小强的锲而不舍慢慢地变成了一种习惯。

  王小强是个完美的丈夫,他事业有成,温柔体贴,细心包容,什么事儿都能想到前头。可是,时间越久,刘瞳越觉得不对劲儿。王小强太完美了,完美到把所有事情都做到极致,他们两个甚至连架都没吵过,即使刘瞳故意挑衅,王小强也能马上使出对策化解危机,就像在经营一家公司。每次亲热的时候,王小强都无时无刻地关照着刘瞳的情绪,生怕哪里做得不对而让对方反感,以至于每次都让刘瞳丢了兴致。难以启齿的是,刘瞳从来没有在王小强那里获得过生理上的高潮,一次都没有。

  一个人如果能对另外一个人毫无保留地好,那一定不是因为爱情,因为爱情绝对不是百分之百完美、毫无瑕疵的,爱情有好有坏,有甜蜜有争吵。一个男人全心全意地爱一个女人,就会变成一个没心没肺的小孩子,好的坏的展露无遗,而绝不是王小强这个样子。

  随着王小强的事业越来越忙碌,回家的时间越来越少,渐渐开始忽略自己的感受的时候,她变得焦躁不安,一股巨大的空虚感把她整个人吞没。

  直到有个年轻的同事开始大胆地追求她,生活在不知不觉间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刚开始的时候,她害怕极了,生怕被人看出端倪,说三道四。然而,她内心又充满了好奇,期待着能有人给她不一样的东西,哪怕是丑陋的、不被世俗认可的东西,但至少它是真实炽烈的。

  刘瞳试着和那个男孩接触,她渐渐发现了他身上有一股年轻男人特有的活力,并对这种活力着了迷。小男生带她去年轻人聚会的小酒吧,去胡同里看不知所云的实验话剧,参加在垃圾村里举行的变装派对,在工体门路的小摊子上喝三块钱一瓶的北冰洋,喝完了杀进舞池随着强烈的音乐扭动身体。

  刘瞳觉得这才是生活,自己一直以来被老王保护得太好了,竟然把本应放肆躁动的青春都给浪费了。

  在男生跟人合住的出租屋里,刘瞳和他激烈亲吻。年轻的男人脱掉她的内裤,她甚至感受到了少女般的娇羞感,心里扑通扑通地狂跳不止。

  然而过程进行得却不如预期那般顺利,她一闭上眼睛就看见老王在对自己微笑,于是所有的生理反应戛然而止。年轻男人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他使出浑身解数,身体下面的女人始终紧绷干涸,终究兴致全无,只好作罢。

  就是在那一天,刘瞳第一次来到了顶楼。两个声音在脑海里发生了激烈的争吵,一个声音恶狠狠地说,做错了事就没法回头了,跳下去吧,跳下去就一了百了了。另一个声音明显是老王的,瞳,别闹了,快回家吧,无论你做了什么事情,我都会原谅你的,快回家。

  生和死的距离不过是屁股往前再挪两寸。

  刘瞳没有跳,她首先得让王小强死心。就这么跳下去了,自己是一了百了了,但是不知内情的王小强估计会背负一辈子的遗憾。不过,不要脸的老婆因为搞婚外情而负罪自杀,这个就另当别论了,王小强肯定会因此恨她,而恨一个人总是会渐渐淡忘的。

  回到家里,刘瞳径直走进了卧室,王小强感觉到了她的异常。刘瞳不知道怎么开口,怎么开口都像个浑蛋。王小强从背后轻轻抱住了她,拨开她的头发,说:“瞳,我们生个孩子吧。”

  我们生个孩子吧,这话让刘瞳心底最后一道防线彻底崩溃。这个男人悉心呵护了自己这么多年,没有一点儿心机和算计,而自己却轻描淡写地背叛了他,连一丁点儿负罪感都没有。

  刘瞳带着一个新认识的男人去了王小强经常去的餐厅,故意让他看见自己和别的男人卿卿我我,以这样的方式宣告出轨。

  05#

  洗完猫之后,刘瞳开车回到了大厦楼下。两个人又坐到了大厦的顶楼,坐在栏杆外面,晃着腿。

  “《完全自杀手册》上说,百分之九十选择自杀的人都会在自杀进行过程中后悔,但是从四层以上的高度跳下来,根本来不及后悔,所以真正想自杀的人才会选择在这么高的地方跳下去。”高迪说道。

  “所以这是个悖论,不跳下去就不知道会不会后悔,而跳下去之后,即使后悔也来不及了,是不是这样?”刘瞳问。

  “所以,才会犹豫不决吧。”高迪耸了耸肩。

  刘瞳歪着头看着楼下,突然一拍脑袋说:“其实有办法,在跳下去之前就知道自己是否会后悔。”

  “是什么?”

  “不如我们再下去一次,反正时间还很多。”刘瞳提议。

  于是两个人再次翻过栏杆,下楼。

  在大厦的正前方,刘瞳用手比画着对高迪说:“你躺下,这个位置刚好是你跳下来的地方。”

  高迪躺在地上,刘瞳躺在他身边,两个人一起看着楼顶的方向。周围不时有行人路过,看见两个人躺在地上,有好事者围过来看热闹。刘瞳告诉他们今晚有狮子座流星雨,他们躺在这里是在等流星雨。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竟然也真的有人学着刘瞳和高迪的样子躺在地上等流星雨。

  “哎,死的感觉怎么样?”刘瞳问高迪。

  “不太好,如果真的跳下来了,也会被这么多人围观吧,跟看杂耍的一样。”高迪轻轻摇了摇头。

  “我也觉得不好,这姿势不太舒服。”刘瞳补充道。

  “不同的姿势落地,死法是不一样的,”高迪说,“想死得漂亮就不能头着地,脑袋摔碎了,是最恐怖的死法。最好的办法是腿先着地,或者胸部着地,这样既能保留下一张完整的脸,还不会出太多的血,但缺点是可能不会一下子死去,意识还能停留一阵子。”

  “我肯定是想美美地死去,所以我选择屁股着地。但我屁股太大,会不会影响效果?”刘瞳问高迪。两人相继对视一眼,扑哧笑出了声。

  聚拢过来的人越来越多,天上忽然闪过一颗硕大的流星,众人惊呼:“流星雨来了,快许愿,快许愿!”还有人说:“许完愿别忘记打一个结。”

  高迪用自己帽衫的松紧绳打了个结,刘瞳问他许了什么愿望,高迪说:“希望你能够幸福地活下去。”

  刘瞳一下子湿润了眼眶,在高迪衣服的另一根松紧绳上也打了个结。刘瞳说:“高迪,你做什么样的选择都好,但一定要原谅自己,这些并不是你的错。”

  又一颗流星从天上掠过。

  “高迪,我们都闭上眼睛好好再想想,如果就这么跳了,还有没有遗憾。”

  两人闭上眼睛,周围欢呼声的频率越来越高,天上真的下起了流星雨。

  不知道过了多久,周围渐渐安静了下来。刘瞳睁开眼睛,流星雨已经结束了,她知道自己的闹剧也该结束了。她拨通了王小强的号码,说,老王,我们俩彼此都是感激多过爱情,这样过一辈子不会幸福,你配得上更爱你的人,我们离婚吧。

  刘瞳挂断了电话,本以为会后悔,会失落,没想到心里却是从未有过的轻松,就像卸掉了一个负重已久的包袱。

  她转头问高迪:“怎么样,你想到不死的理由了吗?”

  高迪睁开眼睛,看着漫天的星星说:“我刚刚看见了我的女朋友,她一直在对我微笑,她说她不怪我,让我带着她的爱好好地活下去。她说,高迪,我一直看着你,永远也不会离开你。”

  06#

  我曾经想过一了百了,那是因为我遗失了你给我的温暖。

  我会带着你的微笑好好地活下去,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我爱你。

  本文摘自小说集《人长大了,开心都想哭》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6-25 22:2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