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沈:中国经济神仙也救不了

作者:公子沈  于 2016-4-3 05:1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政经军事|已有7评论

关键词:中国, 经济, 股市, 房价

路透社3月21日报道,去年中国股市暴跌时,央行罕见地向美联储发邮件求助,请教美国应对股灾的策略和经验。报道说,中国人民银行美洲首席代表宋湘燕于华盛顿时间2015年7月27日上午11点,给美联储国际金融部主管史蒂夫卡明(Steven Kamin)发了一封电子邮件,标题是:如蒙紧急协助,不胜感激!(Your urgent assistance is greatly appreciated!)


路透社公布了邮件部分内容,宋湘燕提到中国股市一天内暴跌8.5%,并对美国人说:“我们行长希望借鉴你们很好的经验。”(My Governor would like to draw from your good experience.)她还表示,此事非常紧急,“是否能请您尽快告知你们当时的主要举措”(Could you please inform us ASAP about the major measures you took at the time.)卡明通过他的黑莓手机回复道:“我们将很快给你一些东西。”(We’ll try to get you something soon.)


路透社报道说:“五个小时后发送了一份259个单词的概要,概述了在1987年10月19日标准普尔500指数.SPX暴跌20%后,美联储如何安抚市场,以及如何防止经济陷入衰退。(What followed five hours later was a 259-word summary of how the Fed worked to calm markets and prevent a recession after the S&P 500 stock index tumbled 20 percent on Oct. 19, 1987.)卡明还在邮件中附上长达几十页的美联储文字记录、声明和报告作为注解来指导中国央行官员。(Kamin also sent notes to guide PBOC officials through the many dozens of pages of Fed trans***s, statements and reports that were attached to the email.)”


美联储人士曾经透露过,一般情况下,中国方面在国际会议上并不怎么愿意与美联储接触,可是现在他们为什么突然自降身段,要写邮件向美国佬求助?这件事暴露出中国政府内人才短缺严重,缺少真正懂经济的能人。在中国经济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不得不向老美紧急求救。


中国当年宣布改革开放后,可以说,是美国大哥带着中国小弟进入了资本主义全球市场。美国对中国进行了大量的投资,也培养了一批批民间海归人才,支撑起改革开放的风帆,帮助中国达到外汇储备世界第一。美国人是中国领导层一直以来最信赖、最亲密的伙伴,没有之一。


中国年轻人从小就接受爱国主义教育,听到很多讲美帝的坏话。在《环球日报》等官媒上,宣传机构不停地煽动“美帝忘我之心不死”、“中美必有一战”,故意挑起民间仇恨。其实,中国政府私下跟美国大哥亲亲热热,把权贵子弟都送到美国接受真正的教育。


美国前财政部长保尔森在他的新书《与中国往来》(Dealing with China)里,详尽地讲述了他如何在朱镕基时代与中国官员亲密默契地合作。他认为,中国官员在各类商务谈判上非常灵活和友善,可以做出任何意想不到的让步,但是唯一的条件就是美国人必须要保证他们有面子,尤其是他们在中国老百姓眼里的面子和权威。


自从朱镕基退下以后,经济领域的高层就出现了人才真空,“日多事变少人才”,无法将改革坚持下去。懂经济的人要不然留在美国华尔街投行,要不然就回国创业,很少人愿意进入官僚机构。基层缺少经济人才的问题更严重。畅销书《货币战争》宣扬“阴谋论”,观点荒谬,漏洞百出,毫无常识,居然被不少地方政府拿来当作行政机关公务员的经济学教科书,要求人手一本!难怪最近有一个叫罗斯柴尔德(Rothschild)的英国骗子能在中国各地参加商务学术活动,把清华大学校长邱勇都骗得团团转。


除了政府官员把小说当教材的无知,直到现在,中学和大学课本里也还死守着早已落后的马克思主义学说,误人子弟。令人不得不对中国的人文学科教育,尤其是经济学领域扼腕惋惜。受这种教育的学生,怎么可能有真知灼见?读这种书的官员,怎么可能有解决问题的能力?


十几年来,改革停滞不前,温家宝只能靠“四万亿救市”解一时之急,但是产能过剩和债务积压的问题愈发严重,到现在已经积重难返,神仙难救。当局最懂经济的王岐山聪明的选择了“锦衣卫”,不愿意趟经济这个浑水。最终,所谓的“供给侧改革”匆匆上马,试图扭转经济败局。但是他们心里清楚,也许远水解不了近渴,也许为时已晚,最管用的还是放水撑股市或楼市。他们也知道,这种做法也不能长久,所以两会上才出现了各种各样耐人寻味的状况。总之,李克强总理在最后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希望明年再见!”


大家都知道,计划往往赶不上变化,希望经常会落空。在刚刚结束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应邀出席会议的经济学家,包括诺贝尔奖得主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哈佛教授肯尼斯‧罗格夫(Kenneth Rogoff)甚至世界银行常务副行长英卓华,都没有给在座的中国官员多少面子,直接指出了经济问题的严峻形势,也没有像其他发言的中国官员那样,表达对政策盲目的乐观。笔者相信,在座的经济部门官员们一定都认同经济学家们的“负能量”观点,心里也忐忑不安,但是表面上还要装出若无其事、对中国改革充满信心的模样。可真是难为他们了!


官员们虽说已经坐立难安,他们手上还是有几张最后的牌可以打。股市的牌出了之后,熔断失败,效果很快淡去,他们被迫打出了一张王牌——地产牌。一线城市房价在最近几个月飙升,效果明显。不过眼看局面难以控制,金融风险加大,又开始了新一轮调控。房价一稳住,又可以打股市的牌了。两张牌交替着打,期待着在打完之前,供给侧改革能够有所成效。如果两张牌都打到不起作用之时,供给侧改革却雷声大雨点小,那就是真正玩儿完的时候了。以目前的改革进程和节奏来看,过不了几年经济末日就会降临。


末日的到来是不可避免,但是严重性有待评估,最好的案例就是90年代的日本。中国更严重的问题在于城市与农村差距、沿海与内陆差距、一线城市的贫富差距都太过悬殊,远超90年代的日本。中国未来的危机可能是金融和房地产泡沫日本化,政治上苏共化,社会上拉丁美洲化。


中国某种程度的拉丁美洲化,二三四线城市中类似底特律的鬼城越来越多,资金和人才全面退守北上广深一线城市群。由于人民币贬值,通胀严重,物价高涨,再加上金融泡沫爆破,创新企业资金断裂出现倒闭潮,社会阶层进一步撕裂。


权贵阶层先知先觉,吸纳社会资本后出逃海外,外企大量撤资,中产阶层不堪重负沦为赤贫。一线大城市的贫民区与豪宅区只有一墙之隔,豪车与乞丐在一条路上穿梭,人们见怪不怪。


贫民区因收入锐减、失业率高、消费低迷而残破不堪,只有街头小商小贩的叫卖,黄赌毒泛滥开来;防爆警察持枪在富人区街头维持治安,豪宅全部24小时保安监控;制造业凋零,工业区经常出现示威和罢工,外地人进城必须严格限制层层审查。中国唯一兴旺的只剩下娱乐行业,包括线上的电影、网络游戏、女主播和线下的色情行业。


这不是中国梦,而是已经开始显现迹象的残酷现实。



公子沈(首发于我的原创微信公众号:gongzifantang)

3月27日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1

支持
8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9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7 个评论)

5 回复 jinren 2016-4-3 06:39
必须要保证他们有面子,尤其是他们在中国老百姓眼里的面子和权威, 里子吗,就无所谓了
4 回复 也和谐 2016-4-3 09:11
呵呵,不单中国病了,全世界都差不多。
4 回复 SAGFS 2017-6-17 01:10
===她去问他, 根本就讲不出个道道来, 却还牵扯出朱熔基来. 中国股市" 内外鬼 "各自需要...而美国股市大跌,反而机会来啦....而现在根本就盼不到啦, 被耶伦控制啦, 她说要改变" 华尔街文化 ". 如今股市不下无人敢入...  二个不同市场, 根本就缺乏可比性.
4 回复 绿野仙踪 2017-6-27 16:43
我也一直觉得《货币战争》那本书根本就是胡诌,连一些历史信息都错得离谱。不过书名的概念提得不错,正好应了“忘我之心不死”的迫害妄想狂心理。。
4 回复 springchina 2018-3-19 08:37
你懂经济吗?做过几年的经济管理工作(宏观或微观)?中国经济改革开放是美国带领的?你有没有搞错?所谓的改开总设计师邓小平这个称号都是剽窃的。真正的改革开放是毛泽东时代,一九七一年九月中国取代蒋伪政权进入联合国 ,打破了二十多年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利益集团对中国的围堵、封锁,使中国从政治上真正进入大国行列。当时,美国深陷越战泥潭,把美国经济搞得千疮百孔,社会矛盾日益恶化,黑人争取民权的斗争,这些让美国的内政外交都'处于手忙脚乱之中。美国为了越战脱身,在和苏联的世界争霸中摆脱困境,不得不上门求救于毛泽东。中美关系的改善使中国的外部发展环境有了明显的改善,西方对中国的经济和政治封锁才云散雾开。一九七三到一九七四年中国搞得433计划后,是中国建国后计第一个五年计划大规模接受苏联援助引进156个现代化工业项目后,第二次从西方引进中国工业现代化和农业现代化所需的大型设备以加速中国经济的发展,从此中国经济开始了与西方技术大规模交流的开始。
4 回复 springchina 2018-3-19 09:10
毛泽东去世后,华国锋在经济上是全面改革开放的倡导者,他叫古牧在76-77年带队考察西欧市场,提出引进先进技术、设备,进行人才交流(公派留学生),并开展以科技为主导的工业革命,大规模的引进大型成套设备,开始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初步实践,那时邓小平还没有被解放,还写信给华国锋要求出来工作。所以吹嘘邓是改开总设计师的人挣着眼睛说瞎话。邓出来工作后,为了剽窃改开总设计师的名头,污蔑华国锋搞得改革开放是洋跃进,而他却贪天之功据自留,把错误都归于他人,功劳和成绩都被他垄断的荒诞年代。
3 回复 springchina 2018-3-19 11:18
从七八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始到89年六四前为止,中国改革开放中外资的比例并不高,西方资本很少进入中国市场,他们对中国的改革开放并不相信,一直处于观望之中。那时所谓的外资都是港澳爱国资本家和东南亚先知先觉的华人华侨资本,做的也都是“三来一补的贸易加工业,都是规模极小。有的港澳老板本就是内地逃港人员,却借了几千元钱到内地办合资企业,利用国内设备、人力资源和银行资金成就了老板的第一桶金,完成了原始资金的积累。这十几年有一批有上层背景官二代却利用他们的信息和手中权力开始价格双规制下的疯狂敛财之路。倒卖批文,倒卖钢材、倒卖彩电,批租一线城市商业用地、空手套白狼的与外资(港资)合资,用银行资金贷出做资本金。这其中最出彩的是邓家大公子的康华公司,邓家二公子与香港地产大王李嘉诚批租上海南京路的商业用地、与新加坡李家独裁朝廷的商业合作计划,赵紫阳大公子倒卖进口日本彩电,胡乱(耀)邦女儿进入外资银行这种阳光下的灰色交易,等等。价格双规制造成物价飞涨,老百姓存款贬值,生活困难,而以邓、赵两家为代表的官二代却利用父辈的权力大势敛财,中饱私囊。凡此种种,终于引爆人民的极端不满和愤怒,反官倒、清腐败是六四学生运动的起源。腐败是从邓、赵两家开始的,上梁不正下梁歪,从此中国开启了大面积的道德沦丧,和官场的大面积腐败。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4 05:4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