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日云:俄乌战争的爆发与欧美政策的失败

作者:文森  于 2022-4-8 13:2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8评论

关键词:丛日云, 俄乌, 战争, 普京, 拜登

丛日云 发表于2022-04-06 02:23:28

    

丛日云:这是一个系列,直接谈的是目前正在发生的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大事——俄乌战争。我本人不是俄罗斯专家,不是乌克兰专家,也不是战争和国际关系领域的专家。本来没有资格谈这个话题。这个系列只是以这次战争为例,借助于本人有限的历史知识和浅薄的政治学理论,试着从宏观历史背景和几个不同的理论视角来认识和理解当代世界的战争危险与消解因素。

1、俄乌之战:谁是胜利者?

我们都是俄乌战争的目击者和当事人。现代战争能够在全球范围内现场直播,同时代的人哪怕相距万里,也是这场战争的现场围观者。这次现场直播又增加了一个因素,就是自媒体广泛地参与了进来。许多战场上的普通乌克兰人将他们用手机拍到的场面传播到我们的电脑和手机上,使我们仿佛亲临现场。我们从中看到战争给人类带来的灾难,感受到了音频视频信号给我们的心灵带来的巨大震撼。

战争是人类最严重的人为灾难之一。中国有一句古语就叫“宁为太平犬,莫作离乱人”,由此可见古代中国人经历和感受到的那种战乱之苦。战争带来生命的损失、身体的伤残、人权和人的尊严受到侵犯、家庭破碎、物质财产遭受毁灭、人之间种下刻骨的仇恨。这就是乌克兰人此刻正在经历的。

对这次俄乌之战,主流舆论已经在讨论俄罗斯的失败和西方的胜利,甚至西方的“不战而胜”,因为他们自己不流一滴血而严重地挫败和消耗了俄罗斯。

仗打到今天,俄罗斯的失败似成定局,后边是它败到什么程度,以什么方式来结束的问题。但是,俄罗斯在局部战场上的失败,不等于欧美的胜利,也不等于文明人类的胜利。我们必须记住,从根本意义上说,现代战争没有胜利者。

即使俄罗斯人民遭受的苦难也是人类的苦难,更不要说无辜的乌克兰人承受的沉重代价。何况,这场战争最终会导致什么样的后果,还有许多不可预测的地方。比如曾经让世人惊出一身冷汗的核电站事故的可能性,俄罗斯使用化学武器和战术核武器的可能性,导致北约深度介入而普京采取自杀式行为的可能性……没人保证这种情况不会发生。

即使俄罗斯在这场战争中被挫败,欧美也有它的失败。

首先,它使欧美经济受到了严重打击。它对俄罗斯这种全面的高强度的制裁,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行为。在有的场合、有的领域甚至是倒过来的。在制裁措施一个个宣布出来的时候,许多人觉得很痛快、很解气,似乎受伤的只是俄罗斯。其实西方的经济已不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它已经没有那样的底气。

西方国家在达到高度发达的水平后,开始转向后现代社会,内部发展动力下降,成本高企,经济陷入困境。欧洲一些国家的经济非常困难,美国的债务已经超过30万亿了。这次疫情又雪上加霜。为应对疫情,动不动就抛出几万亿的开支。他们是债多不愁,可债总是要还的。看起来,强大的欧美联手围殴虚弱的俄罗斯经济,但它的自伤其实也是伤不起的。

西方还失去了优质廉价的能源供应,失去了一个巨大的市场并且把它让给了竞争者。光是提高油气价格,对他们来说就是一个沉重的负担。想想当年法国的黄马甲运动,仅仅是把汽油价格提高了一点点,法国人就受不了了,大闹巴黎。而这次油价高得离谱,还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

另外,乌克兰战后经济重建,他们还得背上一个大包袱。

第二,它可能将俄罗斯彻底推向了敌对一方。多年来,普京通过不断地说“不”和耍横来显示自己的存在,充当了国际秩序的破坏者。但是,如果通过这次战争把俄罗斯完全推向敌对的一方,将它变成了大号的朝鲜或伊朗,死心塌地和那些国家搞到一起,这种前景也令人忧心。战败的俄罗斯除非发生内部政治转轨,否则它与西方的敌意可能更难化解了。

俄罗斯国力下降,影响力下降是注定的,军事大国的泡泡已经破灭了。但它毕竟还有巨大的国土面积、丰富的资源、一亿多人口、高度现代化的技术尤其是军工技术水平。它还是核大国,其核武器的数量世界第一。这意味着什么?一个有着核弹和超高音速导弹的朝鲜,你怎么对付他呢?

第三,对欧美来说,把俄罗斯作为头号敌人本身就是战略方向的错误,这次战争可能加剧了这个错误。俄罗斯制造麻烦的能量足够大,但作为西方的头号敌人,份量显然又不够。如果处理得好,俄罗斯可以不构成对世界秩序的重大威胁。它的经济总量低于我国的广东或者江苏,在国际上大概低于韩国,比西班牙高一点儿。占全世界GDP总量不到百分之二。这有限的经济总量,也主要是靠卖资源获得的,自身经济和技术发展的动力严重不足。有人把俄罗斯比喻为有核武器的沙特。用不了多久,他维持核武库都会力不从心,目前的核武库严重老化,有多少还真好用都不好说。并且,它还存在人口老龄化、人口严重问题萎缩的问题。再过一两代人,它的人口就在一亿以下了。所以,对走在下行轨道、日益衰弱的俄罗斯身上用力过猛、消耗太多,以后欧美会后悔的。

当然,我们可以不关心欧美政策的得失,仅仅是乌克兰人遭受的灾难,也足以证明,战争爆发本身,就是失败。文明人类没能阻止战争爆发,就是一个失败。

2、既无胡萝卜也无大棒为哪般?

每次战争灾难之后,人们都会反思,战争怎么就会发生?都要检讨一下,战争是不可避免的吗?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人们就有许多反思。在第一次大战之后,英国和法国对德国过分索取和压榨,甚至让德国人没有了出路和活路,使其产生了深深的怨恨。这种怨恨就被纳粹进一步煽动和利用。在希特勒重整军备和开始扩张的时候,他们又因害怕战争而采取绥靖政策,这无异于鼓励希特勒冒险。

欧美在对俄罗斯的政策上,其实也犯了类似的错误。

欧美政府,特别是左派政府,在俄罗斯改弦更张、真诚希望加入西方阵营时,对它过分苛求,对它的诉求过于傲慢,没有认真对待,也没有关注俄罗斯国内滋长的激进民族主义情绪可能带来的后果。

俄罗斯具有漫长的沙皇专制传统,接着几代人生活在Stalin模式之下,它走上现代民主道路必然是曲折漫长的。它的国情和波兰、捷克、匈牙利、波罗的海沿岸几国不一样,不能标准太高。要给他成长的空间。其实欧盟国家对波兰和匈牙利都极为不满,何况对俄罗斯呢?

但是,当普京近些年一次次违规、越轨行为出现的时候,欧美政府又实行软弱的绥靖政策,不能坚决地予以制止和回击,没有表现出实力和敢于使用实力的意志,用普京听得懂的语言跟他说话,坚决地予以制止。结果让普京一次次得手,野心也越来越膨胀。他们在小事上过分计较,在大事上反倒软弱应对、无计可施。既不能用胡萝卜拉拢和软化普京,也不能用大棒有效威慑使其不敢妄动,但却用烧火棍子没完没了地捅。炫耀道德的大棒,是他们的特长。

他们骨子里的软弱,普京看得很清楚,这刺激了他的过分膨胀。包括前不久阿富汗可耻的溃败,无疑也让普京受到了鼓励。

欧洲国家虽然痛恨和害怕普京,但又不切断和俄罗斯的利益勾连,不断地给普京输血。当年川普就面对面地指责过他们:“我们保护着你们,你们却买俄罗斯的石油和天然气,把能源命脉交给他们。”结果招来他们对川普的怨恨,而对俄罗斯的能源政策却依然如故。

川普明确认识到,美国不能依赖敌对国家的能源,要实现能源自主。这个政策非常成功,使美国成为石油和天然气生产第一大国,将石油价格压到三四十美元一桶。仅这一点,就让俄罗斯经济陷入困境。而拜登政府为了抢夺生态主义的道德制高点,无情地甚至不可理喻地打击美国的能源生产,结果使石油、天然气价格飙升,让俄罗斯赚了大把美元,成为普京发动战争的本钱。

欧美的能源政策,使他们在战争开始后,处于非常被动的状态。

欧洲国家长期在美国的保护下沉醉于和平主义的梦乡,把和平视为理所当然。面对普京咄咄逼人的姿态,他们仍然不修武备。北约在2014年约定的各国将国防开支达到GDP2%的指标,多数国家长期拖延,包括像德国这么富裕的国家,表示要到2031年才会达标。川普当初曾不断抱怨他们,但效果有限。

这次被普京狠狠教训了一下,他们才多少醒悟了一点儿。

3、文化冲突与欧美左派的党派私货

人们应该记得,川普曾试图改善与俄罗斯的关系,但他的努力被国内的左派破坏掉了,一个避免战争的机会失去了。左派还硬编造出个“通俄门”,最后查无实据,灰溜溜地结束了。川普被折腾一番算是活该了,谁让他是美国总统呢?但对俄罗斯的总统,是不是还欠人家一个说法?

由于在文化与文明的冲突当中,俄罗斯和欧美的保守派立场更接近,而美国保守派与左派(自由派)又势如水火,于是普京也躺着中了枪。美国左派不承认川普当选的合法性,认定是普京干预了美国大选,并寻机要报一箭之仇。这次战争让人们看到,俄罗斯的信息技术如此地落后,美国作为信息技术第一强的大国,是怎么让普京得逞的呢?

欧美的保守派和俄罗斯的冲突是政治层面的,是俄罗斯的威权政治和向外扩张与欧美国家自由民主和整体利益发生的冲突,而欧美的左派和普京政权的冲突又多了一层,就是文化和文明的冲突。

西方国家内部正在经历国内的文化冲突或“文化战争”,它使西方社会出现了严重的撕裂。美国左派对国内的保守派已经恨之入骨,而在这个文化或文明的冲突中,普京部分地基于现代立场、部分地基于前现代立场,表示了对右翼保守派的同情,对左派(自由派)后现代主义者推动的多元文化主义、身份政治、“警醒”(woke)文化、“取消文化”(Cancel Culture)的反感。这使左派政府和媒体对普京政府尤其痛恨。

欧美民众普遍反感俄罗斯的专制、独裁、对外扩张,在这个政治层面上,左右派达成了共识,并且保守派对俄罗斯的态度比左派更强硬。英国是目前欧美大国中惟一执政的保守派政府,也是对俄罗斯态度最强硬的政府,这不是偶然的。但在文化层面上,欧美的左派又叠加了基于其后现代主义立场的对俄罗斯的憎恨。这意味着,他们虽然不敢与普京政府硬碰硬,但对普京政府恨得更深,坚持将其作为头号敌人,更不愿以和解的态度与其交往。这种额外的憎恨,无端加剧了与俄罗斯的冲突。

其实,欧美左派推动的后现代主义议程,比如拜登政府誓言要在世界范围内推动对LGBTQ的美国式保护(最近拜登政府正式决定,在美国护照的性别一栏,在“男”“女”之外还要加上一个“X”),在全世界范围内都会产生额外的冲突。

此次战争爆发后,欧美左派振振有词,似乎他们以前将普京当作头号敌人的做法被证明是正确的。这是典型的“预期的自我实现”:你把他当敌人,以对待敌人方式对待他,他就真的成了敌人。敌人是制造出来的。

这次欧美社会对俄罗斯的广泛制裁遍及社会各个领域,包括文化领域。这首先是基于现代文明人类对俄罗斯赤裸裸的侵略行为的愤慨,但其中也叠加了左派后现代主义者对俄罗斯的额外宿怨,甚至也采用了他们在国内推动的“取消文化”的行为模式。这是他们在意识形态与国家利益冲突之外夹带的党派价值观的私货。

有人分析说,普京误判了西方,以为西方正在走向衰落,于是发动了战争。其实普京的判断并非全错。从大的趋势来看,西方的确在走向衰落,西方社会内生的后现代主义本身就是使西方社会走向衰败的因素,而左派就是这个衰败因素的代表。但他没看到,他自己的国家也在走向衰败,他本人就是这种衰改进程的推动者,而西方的衰落是个很长的过程,目前它的实力还不容小觑。在科技领域里,它还有极强的创新能力。

不过,在左派推动的后现代主义风潮的腐蚀下,欧美社会显露出来的日益颓败的迹象,或者说社会颓废因素的日益增长,客观上给普京壮了胆,刺激了他发动战争的野心。

4、欧美的误判与懦弱

有人看到俄罗斯在乌克兰的挫败,特别是看到拜登政府在战前无所作为和示弱的表现,好像是在诱惑普京发动战争,于是就用阴谋论来解释这个现象,认为俄乌战争是美国或者“深层政府”给普京设下的陷阱。我觉得这种解释太高估拜登政府了。它是在以正常政府行为模式推测拜登政府的动机,其实不正常才是它的常规。设这个陷阱得冒多大风险,拜登政府既没有这个胆,也没有这个谋。

真实的情况是,这次他们本来也准备采取绥靖政策的,将乌克兰牺牲掉。准备的反应也无非是升级一点儿制裁而已,就像以前他们对格鲁吉亚和克里米亚事件的做法一样。马克龙在最后关头还不识时务地跑到莫斯科,并且真的相信了普京不会入侵乌克兰的谎言。这位自视甚好的大国领导人被当猴耍了一番,居然也没脾气,其愚蠢和懦弱比当年的达拉弟又等而下之。

拜登政府所做的,就是安排泽林斯基到波兰流亡。面对普京的核讹诈,拜登政府根本就不敢直接面对,而是不断地向普京表忠心:他现在和将来都不会派兵去乌克兰,美国不想打第三次世界大战。这让普京得到一颗定心丸。至今,他们既不敢在乌克兰建立禁飞区,也不敢将哪怕是过时的米格战机一类的武器援助乌克兰。他们怕俄罗斯发狠,人所共知。

其实他们也谈不上绥靖,绥靖还算一种战略失误,他们是骨子里的懦弱。

拜登政府根本没有想到泽林斯基会领导全民抵抗,也没有为此做出准备。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战前就跟议员们说,基辅在俄罗斯发起进攻之后72小时之内就会陷落。

美国政府错估了这场战争的形势,这可以理解,因为他们还没有从阿富汗的溃败中缓过神来。在阿富汗溃败之前,记者问拜登会不会像当年越战一样狼狈溃败,拜登一口否定。他向美国人民拍胸脯说:我们已经给阿富汗训练了一支现代化的军队,相信他们能抵抗塔利班的进攻。他绝没想到阿富汗政府军那样不中用,总统坐着飞机、带着黄金和钞票先跑路了。

拜登一定吸取了教训,他大概以为乌克兰人也会是这种表现。是乌克兰人令人意外的坚决抵抗,给拜登政府多少挽回了一点儿脸面,让他们失败的俄乌政策不至于败得太惨,也是乌克兰人全民抗战的初步成果,加上战争初期俄罗斯又暴露出来了内在破败的迹象,欧美才加强了援助和制裁。就如乌克兰的抵抗超出他们的意料一样,他们的援助和制裁也超出他们事先的预料。乌克兰人在这场战争中起了关键作用,欧美左派政府只是被普京打醒了一点点,振作了一点点。他们顺水推舟,在不与俄罗斯人交战、自己人不流血的前提下,通过乌克兰人来消耗和挫败俄罗斯。而这正是他们能够发挥优势的领域。

总之,这场战争的爆发是人类的一场灾难,也是欧美政策的失败。乌克兰战场上对俄罗斯的胜利,只是失败的前提下的惨胜,只是没有彻底失败而已。当初如果能够和俄罗斯结盟,或者使俄罗斯的立场有所软化,至少使它的野心有所收敛而不至于过分膨胀,不敢公然冒险发动战争,这才是上策。上策失败了以后,下策便是在乌克兰战场上把它打败。这只是大败之后的小胜。

当然,我们这是从检讨欧美政策的角度讲的,欧美没有能够制止普京的战争冒险,是一个失败,但这不等于说普京发动战争就是合理的。欧美政策的失败是没有制止犯罪行为,这不能用来为犯罪行为本身辩护。

从更长历史时段和更宏观的视野来看,俄罗斯本来可以转化成为维护基督教文明的基地。它的政治倒退,只是短暂地误入歧途、走上了邪路,但它只要不走上战争的道路,时间就会改变它。事情走到这一步,对俄罗斯、对文明世界都是一个悲剧。

5、避免战争,才是文明人类的首要关切

我们这里要思考的是,怎样才能避免这种悲剧?战争是人类之恶,人性中就有这种暴力和攻击性的本能,这就是人性最幽暗之处。这意味着战争难以避免。

在几千年的文明史中,人类的道德进化非常明显。战争在减少,战争的残酷性在减弱,甚至国内政治,包括国内的刑罚,都变得越来越人道了。不管人们对当代人类有多少悲观和哀怨,当代世界比原始时代和古代人类要文明和人道得多了。也正因为如此,现在的文明人也更难以承受战争的损失了。因为我们变得更文明了,心灵更柔软了,对生命代价的承受能力也下降了。

战争诚然有胜负,但现代人类不该在人类的血泊上庆祝胜利,而是严肃思考如何避免战争灾难。为此,我们就要了解当代世界战争的危险何在?战争的根源或者驱动因素是什么?制约或消解战争的因素又是什么?在什么条件下会降低战争发生的可能性、减弱战争的暴力性?

我后边就分别从几个方面来谈这个话题。

当代世界有这样几个潮流:民族主义的兴起与衰落、民主与民主化、现代化和向后现代的转型、全球化和全球治理。这几个进程其实是互相交叉的,我想从不同的侧重点来分析这四个进程与战争之间的关系。

—本文系根据丛日云教授325-26号在保守主义读书会讲座引言部分整理。

作者:丛日云    (现任中国政法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院学术委员会主席,学位委员会委员。)

公众号:保守主义读书会

原文: https://youwuqiong.top/584528.html

发布时间:2022-04-06 02:23:28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1

支持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8 回复 文森 2022-4-9 05:25
好文!这多方面印证了多日前拙文的基本观点:
https://www.backchina.com/blog/360603/article-356307.html
5 回复 闲言碎语 2022-4-9 08:36
似曾相识张伯伦,又来会晤汪精卫。绥靖就可以让普金不发动战争吗?
5 回复 alanspick 2022-4-9 11:03
文章纯属扯淡,见识短浅,对付流氓必须以流氓手段甚至比他流氓,既然这么大国家又处处威胁别人,解决的办法就是肢解它,本来还不好下手,结果他还自己找上门正好,这才不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而是付出一定代价一劳永逸,朝鲜伊朗之类也会跟着树倒猢狲散,下一步再集中力量解决掉西朝鲜,新的国际秩序呼之欲出,此仗令乌克兰名扬世界载入史册
3 回复 文森 2022-4-9 20:36
闲言碎语: 似曾相识张伯伦,又来会晤汪精卫。绥靖就可以让普金不发动战争吗?
俄乌之战形成目前的局势是意外。在开战之初,绝大多数人(包括普京和拜登等)都以为乌克兰会如同阿富汗政府一样不堪一击。如今的局势虽出人意外地吊打普大帝,不过拙作里谈到另有一种更好的方式:
……可惜西方的短视政客在普京上台之初,因循守旧误判时局坐失良机,把俄国推向了对立面,促使其精英的民族主义高涨并压过了民主意识。......普京沦为新独裁者后,俄国人尚有反抗的空间和力量,而且他倒行逆施的独裁必会引起越来越多的反抗,只要此消彼长的趋势持续发展,俄国假以时日也会融入西方民主阵营,届时北约自然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
原文:https://www.backchina.com/blog/360603/article-356307.html
4 回复 文森 2022-4-9 20:37
alanspick: 文章纯属扯淡,见识短浅,对付流氓必须以流氓手段甚至比他流氓,既然这么大国家又处处威胁别人,解决的办法就是肢解它,本来还不好下手,结果他还自己找上门正好
您可能没看懂丛教授的文章吧?请看我上面的回复可能容易理解;另外,拙作比较浅显易懂,请多指教。
1 回复 ccacer7921 2022-4-11 00:51
这一场将近世界规模的战争可以清楚看出当今人类文明真正处于什么阶段,并没有展现出更多的进展。
从历史上看,几乎所有美国参与或主导的战争,不管出于什么目的,拐来拐去,不管明面上有多么富丽堂皇的说辞,最终的目的只有一个(你也看到某一(独一无二)群):发财!不管谁当路,不管用什么名义!谁挡路灭谁!总体符合光明会的宗旨,消灭地球村人口的80%的既消费又浪费资源的群体!你们应该知道背后总监属于哪个群体!而且是整体、强行!其它人类?你的存在就是奴隶与炮灰的意义!你想做个小有自由的个体户?小打小闹发点自己的小财?想都别想,绝不允许,必须进入我所旋转的赌盘!普小子就是那个人在堵盘里心生不满的异类,总是想不开想另开小灶的穷小子!岂能容你?!希望这次能把它彻底灭掉!这就是目前人类的”家法“。党国?党国根本还没进入到这个层次上!属编外人员。
回复 yuanbackchina 2022-4-13 06:07
Good
回复 ccacer7921 2022-4-14 12:39
可是你说的这些根本不是有能量发动战争的全球化的财团们所关心的。目前世界他们说了算,白等就是个操刀者。世界需要多个特朗普!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27 10:4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