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睹武汉 6.17大屠杀

作者:successful  于 2022-6-12 10:5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前尘往事|已有7评论



                                                    目睹武汉 6.17大屠杀 

每年的6月和7月, 我总是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心绪不定, 因为在这个时间里, 过去曾经发生很多的不幸; 然而, 这些不幸总是朦胧的, 不很清晰的伴随我. 终于在前两天 我突然在睡梦中 再次出现了一辆绿色的解放牌卡车, 和另一辆灰绿色的苏联制造的嘎斯51卡车, 两辆车上共约有40余名造反派人员在汉口江汉区青芬路段, 被身穿绿色军装的8201公安部队, 和保守派组织, 百万雄师武斗人员截停在狭窄的青芬路段居民区. 在一声突然号令之下, 潜伏在这里的200余名百万雄狮武装人员, 用长矛,大刀将两辆车团团围住, 他们从各个方向,不同的角度狠狠地,连续不断地向不能下车的造反派人员围攻, 刺杀. 其间, 有人用准备好的长柄消防斧头, 砍杀驾驶室内的司机头部, 顿时白色的人的脑浆以及鲜血飞溅出来, 长柄的木棍打击车上人的肉体发出 砰,砰,砰,砰的声音...  几十个人的凄厉惨叫声不绝于耳. 大量的鲜血从汽车的墙板缝中涌出; 我毛骨悚然的从汗水中惊醒, 夜不成眠. 此情此景, 正是我当年目睹的大屠杀惨景再现. 

55年过去了 6.17大屠杀虽然十分久远了, 但是记忆是非常清晰的. 由于太血腥恐怖, 太悲惨; 我总是想忘掉不写, 即使有时写了些草稿, 又在写不下去. 这些凌乱的手稿竟然放置了几10年. 也许是这次惊梦是在告诉我, 在我有生之年, 应该完成自己的见证, 回忆. 还原当年的历史真实, 不要将其带到天堂去. 

1966年5月 全中国都开始进行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运动, 在这里简称---文革. 凡是革命, 必然分成两派相互斗争. 在当年的湖北省武汉市 就分成了两派 ;一派是保皇派' 另一派是造反派. 
何为武汉地区的保皇派? 简单地讲:以维护执政当局的党派,官员的权威和利益 (也就是当年毛泽东主席所指出的共产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 群体和组织 称为保皇派. 这个组织的成分是以实权的政府官员, 共产党员, 共青团员为主体. 他们的上级领导是当政的政府官员. 他们的武装力量, 是由哪些共产党和政府的负责人, 退伍军人所组成. 它们的名称为---- 百万雄师. 
何为武汉地区造反派? 他们是保皇派的对立面. 他们的组成是以普通民众 工人 农民 学生 市民为主体的民间群众组织 . 不言而喻 造反派的力量是弱小的, 没有政府支援的 散乱的派别. 说明一下: 他们从一开始就是被保皇派镇压和屠杀的对象. 

武汉的两派斗争激烈, 1967年的6月就发生多起由百万雄师策划挑起的的武斗杀人案件. 例如:6-2, 6-8, 6-15, 6-17, 6-24, 7-15, 直至于 7-20 到达高潮的8201公安部队和百万雄师, 发动的对毛泽东主席的中央政府的军事政变. 整个6月到7月人心惶惶 很多人有家不能回 武汉充满了白色恐怖 . 本人所讲的就是6月17号这一天的大屠杀. 

1967年的6月16日中午, 我们接到了新华中工学院 (简称新华工) 驻青山区联络站的通知, 我们是该组织下属的红旗战斗团动态组 (即情报组). 希望我们能在第2天派人员, 前往汉口六渡桥现场观察, 在那里将会出现百万雄狮的大型武斗. 希望能将情况上报, 为中央政府, 中央文化革命小组解决武汉紧迫的问题拿出第1手资料. 这个任务十万火急, 责任重大, 必须派人去完成. 我们是接收任务被派遣者之一. 有关人员决定: 即派我前往, 并要求必须在6月17号上午9点到达目的地. 

去现场收集情报是十分危险的事情. 当时两派斗争十分尖锐, 一旦现场有自己对立派的人员被指认出, 顷刻之间会丢掉性命或粉身碎骨. 所以, 前往的人员要10分低调,小心. 为安全起见我考虑再三, 决定带上一个护身符---- 武汉地区红卫兵三司令部, 东方红红卫兵袖章和兵证, 藏在裤兜里, 万一发生紧急情况时, 立即举示出来 有消灾救命的功能, 为什么? 因为东方红红卫兵在当时势不两立的两派中,属于中间温和派. 常常讨好于两派的第3派别, 因此不被两派敌视, 一般情况下不会被对立的两派伤害. 
6月17日的早上7点 我登上了由青山区前往武昌区的16路公共汽车, 在终点站,长江边上的司门口总站下车, 再登上前往汉口的轮船, 于王家巷码头上岸. 在上9点经步行到了中山大道,孙中山铜像附近的1路电车站广场地区, 也就是目的地. 
一到达这里气氛就明显不同了, 1路电车站广场的街道站满了人群. 人山人海的两派对立喊声震天. 据当时人们的介绍, 以孙中山铜像为基准的北边地区, 是造反派区. 这里的人群里充满了没有任何标识的钢八师人员. 什么意思? 即敢于斗争,性格如钢铁般强硬的造反派, 但是没有任何明确的组织性, 在八小时工作以后的业余时间, 自动即性组合的对抗百万雄狮的散兵游勇造反派, 自己称为是钢八师. 这个区域内聚集的人群, 几乎都是造反派观点的民众, 他们自己自称此地成为解放区.
以当时的实际情况 孙中山铜像的南边, 是百万雄师的势力范围 .这里的情况比较凶险, 布满了手持短小冷兵器的 无任何标志的百万雄师便衣人员, 以及将长矛大刀隐藏于大路边上的,清芬路居民区的小街小巷内的百万雄武斗人员. 口哨声随时命令他们出动, 他们隐藏混杂人群之中 当然造反派的人员也不敢来到这里. 这里被人们称为敌占区. 在这里的人不是太多, 气氛显得阴森, 当天的中午几十个人被残忍屠杀就发生在这里. 
一般住在这里的居民, 他们还是可以来往于两边, 不会被阻拦. 当时我也装做是这里的居民, 从容的在两边走动, 观看现场形. 在清芬路居民区的百万雄师, 他们不加掩饰的将 长矛,大刀, 棍棒安全帽 摆放在各个小巷的出口的墙角, 他们的人员坐在小街小巷口子上吃着烟,喝着水. 他们不说话,他们警惕地观察周围和来往的人员. 住在这里比较老旧房屋的居民们 进进出出他们也不干涉. 客观上也方便了我 但我不能在这个地方逗留时间太长, 不能引起百万雄师人员的注意 ,在观察的大致情况后, 我便迅速的返回了北面的解放区.

大约在上午的11点, 靠近广场的清芬路口的一侧敌占区内的财贸大楼门口, 突然发生了骚乱和怒吼声. 刹那间人群迅速的聚集 , 大约200至300名手执长矛,大刀,棍棒.头戴藤条安全帽的标记是百万雄师人员, 在驱赶着钢八师. 在人数上百万雄师不占优势,但是钢八师人员是赤手空拳, 仍然抵挡不住百万雄师, 钢八师只能用石块袭击. 百万雄师且战且退, 并且冲进了财贸大楼. 赤手空拳的钢八师,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抢占了财贸大楼,并且迅速的堵死了大门. 
大约200多人的百万雄师冲进了财贸大楼以后, 迅速的上到了楼顶, 他们也将楼顶和其他房顶的 砖头瓦块取下来 打碎了以后 像雨点一样的向下砸, 楼下和街道上站满了的民众和钢八师人员, 一时间 很多人头破血流,双方高声对骂...... 

愤怒的民众和钢八师, 也用石头砸向四层楼的财贸大楼, 力度虽然差, 也能够压制住楼顶上的百万雄狮. 双方每隔20分钟 相互轮番袭击一次. 到了中午12点中, 发现8201部队的宣传车飞驰而来, 他们在高音喇叭里, 反复的高喊----  要文斗 不要武斗; 要文斗, 不要武斗; 紧接着1000多名身穿绿色军装的8201部队军人跑过来, 他们分成五排队伍 每排队伍之间相隔一米 站在马路中间组成人墙, 将解放区的人群阻隔开来, 军人的到来大大的减缓了百万雄师的压力. 事后证明是百万雄狮打电话到支左办公室呼救, 因此,迅速派来的,保护百万雄狮的大批军人. 财贸大楼门前的战斗和大批的军人到来, 自然会令在六渡桥附近民众乐园的造反派据点, 得知了这个情况. 后来两辆汽车40余人支援造反派, 就是由民众乐园派出来的. 

武汉是有名的火炉城市, 武汉的6月中旬天气十分炎热, 温度达到38度 . 站成五排人墙的千余名解放军军人, 汗水已经湿透了他们的军衣, 他们在灼热的阳光下纹丝不动. 突然, 占据在财贸大楼楼顶的百万雄师, 高喊着:打倒工总-- 镇压反革命的口号. 他们将大量的砖头瓦块砸向楼下. 这次他们砸到的可不是钢八师和造反派, 而是专门前来保护他们的亲人----8201部队的解放军, 不少解放军战士头部受伤, 血流满面, 没有命令他们依然不动, 鲜红的血湿透了他们的军帽 , 顺着他们的头流向脸颊, 流在他们草绿色的军衣上, 渐渐变成了紫色的血浆. 
在我的前面有一个非常年轻, 稚气满脸的士兵, 血从他的前额流淌在脸上, 眼部. 他眨眨模糊的眼睛站立不动, 我非常心痛 ,我掏出了我随身带着一个小毛巾 替他擦上擦去了眼睛上的血液, 他笑了一下对我说了一声: 谢谢. 他比我更年轻, 也许只有17岁. 他就像是我的弟弟一样的年龄.....

突然在我的身后不远处的人群中, 有一个人指着另一个人喊道: 他就是百万雄师 ! 立刻周围的人不由分说立即将其按倒, 拳头像雨点一样落在他的身上, 头上,脸上. 那个人急忙的拼命的挣扎, 高喊: 我是刚工总的, 并且立即高举一个钢工总的红色袖章. 拳头打击立即停止. 再看这个人, 已经被揍得鼻青脸肿 血流满面 群众此时高呼: 打错了, 打错了! 打了我们自己的兄弟, 弟兄们赶快送他到医院, 马上就有五六个人搀扶着他, 保护着他, 走出了危险区, 到医院去急救. 当人们回过头来要找那个指证的人, 这个人早就溜之大吉了, 可见现场的危险性有多高. 

财贸大楼上的百万雄师. 又一阵雨点般的砖瓦石块砸下来. 财贸大楼上的百万雄师 神经高度崩紧, 对造反派和钢八师的恐惧到了顶点, 尤其是百万雄师中的好几个女人. 语无伦次的高声狂叫. 正在这个时候, 在军队人墙的前面, 喊叫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顺着声音向前面看去, 只见一辆草绿色的解放牌汽车开过来, 车上面有造反派人员. 军人们用身体挡住解放牌汽车, 汽车被迫停下来, 他们打着是刚工总的红旗, 他们的藤条安全帽上两侧是两个碗大的红油漆---  这是造反派的标志. 一眼望去, 这辆车上大约有30人. 不知怎么样, 这辆车又缓慢的的向前, 顺着军人人墙让出来的道路, 被一耸一耸的被逼进了前面的清芬路; 30秒钟以后 又有一辆汽车有造反派旗号, 装有17到18个人的造反派,灰绿色的苏联制造的嘎士51轻型卡车到来, 他们同样是被军人们截停住, 同样是军人们用身体和人墙, 把这辆汽车又被一耸一耸的逼进了前面的清分路段. 并且军人们堵住车辆不许后退. 
见到这种情况, 我的头脑中闪过了 一丝不祥的感觉, 因为我知道清芬路前面的居民区埋伏着200余手持武器的百万雄师人员. 凶多吉少危险即将来临 ! 我赶紧在军人丛中窜到最前面的清芬路口, 我在军人人墙的前面站立, 看到了这2辆车造反派的人员, 车辆已停在清分路段内, 他们不知所措, 既不知道赶紧下车,也不知道紧急防卫, 更不知道知道这里潜伏有200多名武装的百万雄师人员. 刚开始的时候, 大旗招展的造反派人员到来, 百万雄师的人员大叫: 钢工总的援军到了, 钢工总来人了! 那些潜伏在周围的百万雄狮人员惊慌失措, 四散奔逃到那些看不见的角落. 但是, 那些潜伏在民房里的百万雄头头, 是沉着冷静的, 他们毕竟是军人出身, 他们没有惊慌失措,  他们冷静的看到, 只有两辆车, 只有几十个人 ,而且是被军人们逼停在这个地方, 后路也被堵死, 现场形势对他们非常有利. 这是屠杀消灭造反派的好机会. 百万雄师的指挥官们迅速吹起了嘟嘟嘟---  嘟嘟嘟----  反复.重复三声的口哨紧急集合的命令, 很快那些四散奔逃,逃窜的200多名百万雄师武斗人员, 手执武器迅速赶到集合. 他们在头头的指挥下, 迅速一层一层的包围了这两辆汽车, 刹那间, 一场血腥的大屠杀开始了!

就像注射了鸡血一样的百万雄师武斗人员,他们处在歇斯底里的状态,他们如同虎狼一样咆哮; 他们手持长矛大刀 ,从隐藏的各个角落冲了出来 一层一层的围住了这两辆车, 他们以不同的角度, 不同的方向, 争先恐后的用长矛刺杀向车上人的身体, 轮番的猛然的刺杀, 每当拔出长矛的时候,倒钩拉出人体的肉块,内脏.惨不忍睹.  有的百万雄狮武斗人员够不着车体, 直接将长矛当做标枪一样飞插到车上人体的胸膛, 脸部和头颅. 为了防止车辆开动, 百万雄师武斗人员手握消防太平斧凶狠的砍在驾驶室司机的头上, 肩部. 被砍开的头部, 白色的脑浆,鲜血崩裂而出. 两辆车上的造反派人员, 困在车上不能动弹, 不能躲开, 只能够被动的遭受杀戮, 百万雄师刺杀的一波人离开, 另一拨人又拥上, 有人用棍棒打击着人体, 发出沉闷的 砰,砰,砰,砰的声音 , 车辆上被杀戮的几十个人, 无论怎样的悲惨, 发出撕人肺腑的惨叫.凶手们丝毫无动于衷, 百万雄师的喊杀声也不断. 现场太惨烈, 太血腥 太残忍...,, 大量的鲜血从两部汽车的墙板中涌出,淌流着, 流到各个数不尽的方向. 鲜红的血流在黑色的沥青路面上; 血腥扑鼻, 大量的鲜血汇 集在路面上, 慢慢的凝固, 有的凶手竟然脚打滑而站不稳. 一大滩一大滩凝固的鲜红的血成为晶体状, 在阳光下, 在江城热浪滚滚的风吹中, 一抖一抖的颤动着, 闪烁着恐怖的红光..... 

这场大屠杀是那样的干净,利索, 凶猛, 毫不手软, 轻取40多条人命就在20分钟内. 百万雄师不愧为是训练有素, 忠于党的领导人和优秀退伍军人. 他们打扫战场更加体现了专业, 他们快速的将两辆汽车, 和车上的尸体转移离开现场, 紧接着他们用备用的消防高压水龙头冲洗地面. 在高压水龙头的清洗下, 也就10多分钟. 那些地面上的大块大块的厚厚的血迹, 干净,快速的冲入了下水道 . 那段血腥恐怖的清芬路, 就像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一样, 一点红色也看不到, 一滴血都没有. 冲洗的如此干净,清新, 凉爽十分狭义. 就是10分钟, 天衣无缝. 这里俨然成了个仁义和平的地方 . 天哪! 不要说我和少数的目击者, 就连部分在场. 排成人墙的那些军人们都目瞪口呆, 竟然没有一个人能说出一句话来. 

说实在话,这场敏捷, 怀着刻骨仇恨的,专业的大屠杀, 只有为数不多在场的人看到. 那些后来的发表演说和回忆, 造反派头头和保皇派头头, 以及当年的军政要员, 都是事后听说而已. 他们在历史的记述中只能泛泛而谈, 他们是说不出任何实际情况的, 55年了. 在场目击的人不会都死去了. 虽然还有其他的目击者 尚在人世, 相信有的因为年分太久远; 有的已经老年痴呆记不起了; 有的因为太惨烈, 太血腥, 而不愿意提及. 不排除有的人早已离开人世了. 

惨案发生的现场清理了,冲洗干净了, 但是双方的战斗并未结束. 在所谓解放区的民众和造反派已经知道了这场大屠杀. 毕竟当时大屠杀只有一街之遥. 愤怒的人群骚动起来, 他们放弃了与财贸大厦的百万雄师对垒, 转移到清芬路与大屠杀造反派人员的百万雄师对垒 ,于是一场新的战斗即将开始.

面对汹涌而至的,大量的解放区过来的钢八师人员, 清芬路居民区段的,200余名杀人凶手的百万雄武装人员感到恐惧. 他们派人紧急向百万雄师江汉公园总部要求增援. 大约一小时后, 由汽车运输二站的20余辆崭新的, 灰绿色解放牌汽车运载着百万雄师增援的武装力量, 沿着清芬路火急急的赶来. 汽车快速而稳健的停下来 每辆车间隔 4米, 整个操作十分有序. 驾驶室 有三个人, 司机是不下车的. 驾驶室中有一个人是保护司机的 另外一个人 是作战指挥. 每辆汽车上有20个人, 他们全部头上戴有百万雄师的藤条安全帽(相当于钢盔) 帽子的两端有正方形的黑块 这是百万雄师的标记. 他们全部身穿蓝色的工作服, 脚穿统一的军绿色解放鞋. 当这些百万雄师的武斗人员跳下车后, 立即有四个人手握长矛, 站在汽车的四个角落守卫, 另外有两个人 把挂在汽车墙板外的特质的风挡玻璃保护罩, 扣在汽车的风挡玻璃上. 紧接着车上所有人跳下来, 并抽出放在车的角落里面的长矛,大刀. 在嘟嘟嘟-- 嘟嘟嘟的 集合哨声中 快速列队. 紧接着口令:立正--- 稍息--- 向右看齐---报数. 然后向前看. 之后 盾牌手出列向前两步-- 走. 这些是标准的军人动作. 他们这些人是属于各类退伍军人 而征兵到百万雄师 中来的. 
增援的队伍大约有400人, 他们在长长的街道上列队,分为前队和后队. 前队排列是进攻型的. 后队排列是预备队或者轮换进攻的. 列队完成后, 百万雄师的指挥员有5分钟的简短训话和战略战术部署, 部署完毕后,离开清芬路转到与钢八师对垒的中山大道敌占区集结. 在一声口哨之声命令中, 一个班的12个人自动分成三个小组, 每个小组四个人. 其中三个 持有进攻的长矛, 另外一个是手执盾牌的, 有短兵器的掩护人员. 它的作用是在砖头瓦片袭击时, 所有人员龟缩在盾牌的保护之下.
增援过来的百万雄师武斗人员由清芬路出来, 一线出击 面对北面中山大道孙中山铜像一则的造反派和钢八师. 百万雄师的军令暗号是: 口哨--- 嘟嘟嘟 3短声 是快速集合; 哨声 一长声:嘟---- 立即撤退; 他们 的指挥人员另外有手提高音扩音器. 他们喊口号: 打倒工总 (意思为: 进攻预备). 如果再喊一句: 镇压反革命. (意思为: 进攻;冲锋) .下午2点半, 百万雄师进攻开始. 手提高音扩音器的指挥者操着浓重的黄陂县口音, 大喊一声.打倒工总 ; 百万雄师的 武斗人员全部立即向前跨三步, 停下来等候. 10秒钟以后高音扩音器响起来:  镇--压--反--革--命--; 手持长矛的各组人员冲向赤手空拳的钢八师. 说时迟, 那时快, 揣着足够石头.块瓦片的钢八师.人员也冲了过来 雨点似的砖头瓦块飞旋式打了过来. 不少百万雄师冲在前面的武斗人员,顿时头部和面部负伤, 血流满面而止步, 或者立即蹲下. 藏在盾牌的后面. 钢八师中间有些十七, 八岁的青少年 胆子也很大, 他们冲到面部损伤的百万雄师手上抢夺他们的长矛. 但绝大多数钢八师 是打伤了百万雄狮以后迅速后撤. 
百万雄师的指挥员是很镇定的. 第一批百万雄师人员受伤以后 , 口哨声命令第2梯队上. 也是以; 镇压反革命---- 为冲锋口令, 追杀造反派和钢八师.
百万雄师进行三到四次的进攻, 均遭遇到失败, 在下午4点钟左右, 百万雄师的指挥改变了进攻的手法, 他们集中了所有的一线二线人员的盾牌 所有的进攻人员都是在盾牌的保护下直线进攻. 当造反派和钢八师暴雨般的石头瓦块打来时,他们受伤的人很少, 造反派和钢八师开始退却. 
造反派和钢八师的人员, 虽然很灵活很勇敢. 但是人数越战越少, 负伤退出以后 没有补充的人员, 况且他们是赤手空拳的乌合之众. 百万雄师因为有增援,所以越战越强, 由于百万雄师也摸不清造反派和钢八师的实力, 不敢贸然深入战斗., 暂时双方都停止了攻击, 呈现出一种短暂的平静.

被造反派和钢八师占据的地方,是靠近清芬路北边的中山大道, 大片低矮破旧的商业区和居民区. 由于文革的进行, 两派的长期武斗, 这里的居民早已逃离了这个地区. 白天这里空无一人, 夜晚则是昏暗诡异的街道. 只有在中山大道的后面 小街小巷里还有居民居住. 而整个中山大道的北面 都算是造反派的解放区. 造反派和钢八师,现在激烈战斗的地方是其南面的清芬路的百万雄师, 6月17号这一天就变成了新的战场. 整条街的破旧低矮的房屋 ,在这场恶斗中彻底变成废墟. 在这里既是造反派和钢八师战斗阵地, 也是他们的弹药库. 赤手空拳的造反派钢八师, 就是靠这些破旧的房屋, 方便奔跑和跳跃, 便于躲藏来掩护自己, 还利用这些破旧房屋的砖瓦作为还击战斗的武器. 也因为如此, 使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百万雄师, 军事攻打面临着巨大的困难, 感到格外头痛. 

双方的对峙到了晚上6点左右, 那些下班回家后的钢八师渐渐的增加了. 他们主动的参加到了战斗中去 很多人利用锤子和其他类型的工具, 拆解这些房屋的砖头和瓦片, 搜集各种玻璃瓶, 甚至把那些土块和灰尘用纸包起来, 作为弹药. 纷纷的传递到前面战斗激烈的人员手中. 人山人海 斗志昂扬 双方打喊杀声震耳欲聋...... 
太阳如同一个巨大的火球, 它由金黄色慢慢的变成了通红. 它在缓慢地下沉, 它是那么的巨大, 它是那么的灼热. 在血色的夕阳下, 它仍然照耀着那些不畏生死, 不畏强暴. 仅仅利用砖瓦和石头为武器赤手空拳地抵抗着百万雄师的长矛,大刀的进攻. ,留下了悲壮斗争的剪影, 留下了史诗般的画面, 这些深深的铭刻在我的脑海里, 成为永远的记忆. 

7点钟后,太阳终于被扯到到地平线以下. 黑暗终于降临了. 乘着黑暗降临, 乘着清芬路和中山大道两派大战, 财贸大楼被 围困了一天的百万雄狮武斗人员, 混杂在军人队伍里, 在这样的掩护下他们成功的撤退了.

晚上8点以后, 新增援的百万雄师陆续到位. 加强了进攻的力度. 装备精良和人员增加,百万雄师明显占了上风. 造反派和钢八师也趋于砖尽瓦绝 用尽了弹药. 人员渐渐撤退减少. 他们毕竟是没有组织自发的乌合之众. 他们在甩出了最后一个纸灰包, 甩出最后一批砖瓦片后, 在一片雾蒙蒙的掩护下, 他们全体跳上了房顶,造反派和钢八师, 在造反派的民众帮助之下, 他们离开了光秃秃头屋顶和残垣断壁的矮墙, 迅速的通过中山大道背后的小街小巷, 离开了危险区, 云散在各个角落, 安全的回到了自己的家里.

在昏暗路灯灯光下, 百万雄师终于获得了最后的胜利. 攻占了这片无人区. 他们也登上了大片残破低矮的光秃秃的屋顶, 发现一无所获. 我在远远的解放区, 也能够能够听到他们的吼叫声, 和长矛大刀冷兵器的愤怒撞击声. 但是听不清他们的咒骂, 他们在情绪愤怒的情况下, 在自己人员受伤严重的情况下, 检阅了自己毫无意义的的战果.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1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7 个评论)

3 回复 浮平 2022-6-12 12:09
您接着写,咱跟读。

文革对有些人处心积虑,对有些人胆战心惊,对有些人大发兽性,对有些人残酷无比,对有些人狂热炼狱,对有些人迷茫失忆,对有些人蒙在鼓里。。。都是害人害己,无知无畏的牺牲品。

回忆见证历史对现代和后人最重要的意义之一就是通过看到统治者的管理方式,执政手段对每个生命和社会造成什么样的悲惨后果来选择更好的方式用于现在,改因变果,植善因避恶果。
1 回复 successful 2022-6-13 15:51
浮平: 您接着写,咱跟读。

文革对有些人处心积虑,对有些人胆战心惊,对有些人大发兽性,对有些人残酷无比,对有些人狂热炼狱,对有些人迷茫失忆,对有些人蒙在鼓里。
谢谢关注, 但遗憾的是你对文革没有正面理解.
1 回复 successful 2022-6-13 15:57
一个中国人 (虎哥)

倍可亲决策会员(三十九级)

UID33051 帖子28467 精华1629 积分72907 性别男 注册时间2004-1-10 最后登录2009-5-4
超级版主


楼主 打印 字体大小: tT 发表于 2009-4-25 23:36 | 只看该作者 文革武斗资料:武汉六渡桥617大血案的杀人凶手概况
2009年4月25日

作者:胡国基

  1967年6月17日,大白天,造反派学生四十余人,到汉口声援被“百万雄师”围困的大学生宣传据点“民众乐园”,他们乘坐的卡车行至汉口六渡桥铜人像(孙中山铜像)附近,被早已埋伏在此的“百万雄师”堵住,司机被凶手用太平斧先行砍死,嗣后“百万雄师”武斗人员对车上赤手空拳的学生进行屠戮,用长矛等武器当场杀死学生二十余人,这是武汉市在文革期间第一场有组织的杀人事件。死者主要是武汉钢铁公司一技校的学生、友谊路中学的学生和第一冶金建筑公司的工人,伤者后来据说是转送到武汉市三医院。 

  武汉七二○事件过后,因为凶手多数是武汉工艺美术公司人员,因此公司机关造反派组织“机关红司”的徐铁铏,派顾秀清和李甦亲自找到武汉工艺雕刻厂的胡国基,商定组成专案组,联合进行“617血案”的调查工作,担负追查杀人凶手的责任。专案审查的时间是1967年的8-10月份,经过两个多月的调查,查清楚了“百万雄师”江汉公园支队的真凶和指挥头目,给每个主要的杀人凶手都设立了专门的案卷。全部案卷材料原来存放在胡国基家中。在后来当权派发动整造反派的“清理阶级队伍”“一打三反”“清查五一六、北决扬”运动中间,胡国基被那些罪行累累的当权派非法关押,并派人多次抄胡国基的家,相关人员从胡国基家里抄家搜走全部凶手案卷,丢进伙房的大灶里烧毁了。 

  他们的罪行不可能跟随一把火而消逝,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原因,这些人至今没有得到正义的惩罚。现在的这一名单是胡国基根据记忆写下的,留给后人,并公之于世,让他们多少受到一点点世人的谴责,算是告慰死者的上天之灵,也想对苟活者的良知和血性做一点检验。 

  许多罪人后来反复参与对造反派疯狂报复和打击,对于办理过他们专案调查的胡国基更是如此,“仇人”的头脑里总是保留着世界上最深刻最清晰的一份记忆,因此这一名单具有很高的可采信度。因为参加了对617血案的专案审查工作,从清队运动开始,那些杀人凶手就开始对胡国基搞打击迫害,在长达两年的“学习班”毒打迫害之后,1970年以“五一六反革命分子”名义被“扭送”公安局,关押四年之后于1974年批林批孔运动高潮中间以“免于刑事处分”释放,在粉碎四人帮之后,1977年胡国基又被收监,收监的名义是在毛主席逝世那一天还在贴大字报的“大不敬”罪名,最后法庭是以“反革命报复伤人、打砸抢” 罪名,被判处15年有期徒刑。这一份名单也许有助于没有经历过文革的年青人,正确地把握到文革期间的真实武斗背景,武斗到底是不是造反派之间和群众组织之间的相互斗争。

  “百万雄师”江汉支队指挥长许英武,是武汉市工艺美术公司经理和党委副书记,是江汉支队和工艺大楼据点的指挥长,曾经多次指挥武斗,是1967年6月17日攻打民众乐园的指挥长和策划者。曾经在现场亲自指挥制造“617血案”。 

  武汉工艺大楼“百万雄师”指挥长尹作宜,武汉市工艺美术公司党委书记,实际权力在“百万雄师”江汉公园据点指挥长许英武手里。工艺美术公司党委办公室秘书杨主任,是尹作宜背后的参谋人物,能够左右党委书记尹作宜,也算是实权人物,是策划武斗的功臣之一。 

  江汉公园“百万雄师”据点和工艺大楼据点的“百万雄师”,都是武汉市二轻局系统的人为主体组成的,主要来自二轻局下属的工艺公司系统各个单位。这两个据点属于同一个指挥系统网络,主要行动和决策都是相互协调的,是汉口六渡桥附近各次武斗事件的主力。在老会宾楼下,没有能够逃脱的两名群众,成了他们大刀长矛下的冤鬼,死去数日之后没有人收尸,在炎炎夏日里迅速腐败长蛆,最后是火葬部门用铁锹把尸体铲走的。 

  “百万雄师”江汉支队女队指导员江春兰,原硚口区委书记的机要秘书,文革初调任武汉工艺雕刻厂党委书记,是镇压造反派的先锋。“百万雄师”成立之后,她马上停工停产,把全部职工拉到江汉公园据点驻扎,搞武斗集结。负责“百万雄师”江汉支队的后勤保障工作,对武斗杀人打人凶手亲自安排给予奖励。因江春兰“点水”,并支使徐世谱等人将曹保和、涂传富、胡幼林、吴星炎四名不同观点的群众,绑架到武斗巢穴里进行毒打,吴星炎被他们五花大绑蒙住眼睛,丢进澡堂里,多亏群众集体拼死相救,才得以生还。武汉七二○事件之后,受中央发出“七二七公开信”的威慑,率先坦白和交代问题,并主动揭发他人在武斗中间的杀人罪行材料,为造反派提供了详实的第一手材料。四人帮倒台后,因为杀人和镇压造反派有功,调硚口区税务局。她与硚口区法院个别人勾结得很好,在四人帮倒台之后,与司法机关内少数人合谋制造冤案,继续镇压造反派,硚口区法院的鲁春生因为制造冤案镇压造反派有功,荣升法院院长。 

  杀死司机的凶手诨名小麻子,真名忘记了,是武汉市硚口玩具厂的。在617这一天,他首先持太平斧砍死司机许树生。嗣后在许英武、李金海等人的指挥下,众多“百万雄师”将汽车团团围住大砍大杀。 

  “百万雄师”江汉支队队长李金海,是武汉市工艺美术公司人武部干部,多次指挥武斗,策划杀人,如6-2、6-8、6-15、6-17、6-18、6-24、7-15等多次。是617六渡桥铜人像大血案的现场指挥之一,并亲自手持水管改制的长矛带领“百万雄师”的人冲杀,在6-17和6-24血案中间,都曾经杀人。 

  “百万雄师”江汉支队作战部长胡良发,二轻局下属人民家具厂保卫干部,参与策划攻打造反派宣传据点民众乐园,617血案的现场指挥之一,亲自拿水管改制的长矛杀人,还是6-24武斗杀人的参与者。 

  “百万雄师”江汉支队副指挥王尊重,武汉玉器厂党委书记,参与617现场武斗,在“百万雄师”内部负责组织工作,为624武斗做了许多准备工作,多次参加武斗。 

  “百万雄师”江汉支队副指挥涂波(涂仰英),转业军人,武汉玉器厂厂长,组织能力很强,是多次武斗的组长和协调者。在617这一天有直接的血债。四人帮倒台之后,升任湖北省工艺美术公司主任,1990年代大肆贪污盗窃,并玩弄奸污女青年和女学生,致使多人怀孕,被人告发后被捕,死于狱中。 

  “百万雄师”江汉支队分队长朱朝铭,是工商业兼地主出身,武汉工艺雕刻厂团支部书记、民兵连长,多次带队追杀胡国基未果。他于1967年6月30日,在工艺大楼“百万雄师”据点门口,亲手用匕首杀了一个逃散的造反派,事后还邀功说“杀人真过瘾,就像杀豆腐一样”。此人还多次带队砸工艺雕刻厂,抢走全部工艺展品、广播器材、办公物资、生产财产等,并制造假象,企图嫁祸给造反派。武汉七二○事件之后,被江春兰揭发,他索性第一个主动以大字报形式,坦白交代自己在武斗中间杀人的经过,大字报贴在厂大门外西街口,中间有“杀人像杀豆腐一样”的句子,很多人围观,我们曾经照过照片作为罪证资料,后被他们抄走。他交代并揭发了617、624、630、715等次武斗的杀人情况,并主动上交了武斗杀人凶器:一把长匕首、两把短匕首。四人帮倒台后,因为杀人和整造反派有功,被提拔为武汉市工艺大楼总经理(副局级),后曾进入中央党校学习,预备再次提升,因为工艺大楼失火而影响了仕途,后调市二轻局任副局长。在工艺大楼任总经理期间,曾经利用分房权力多次玩弄女职工,为此闹得满城风雨,几乎要离婚。 

  “百万雄师”江汉支队巡逻小分队队长(就是暗杀小分队队长)罗涵义,武汉锣厂。1967年6月8日带领小分队在江汉公园据点附近的江边,将一对谈恋爱的青年男女,诬指为造反派密探进行毒打,把男青年打入江中,不加救援,坐看其沉没淹死。他是最凶残和最主要的杀人凶手之一,在617、624血案中间的表现都很突出。 

  “百万雄师”江汉支队巡逻小分队队长曾昭明,武汉民族乐器厂,是6-1、6-12、6-13、6-15、6-17、6-18、6-24武斗事件无役不与,617、624血案中间负有直接血债,是最凶残和最主要的杀人凶手之一。 

  “百万雄师”江汉支队女队队长李翠英,武汉绢花厂团支部书记、民兵连长。其身材高大,壮实泼辣,有“假男人”之称,多次参与武斗。 

  “百万雄师”江汉支队宣传部负责人魏桂明,武汉工艺雕刻厂团支部副书记,家庭出身伪军官。武汉七二○事件后,积极提供“百万雄师”历次武斗的杀人线索。四人帮倒台后,因为镇压迫害造反派有功而入党,被提升为湖北省工艺美术服务部的科技部主任。文革前曾经与胡国基有朦胧恋情,文革初期第一个站出来出卖朋友,受到文革工作小组的重视,成为专案负责人。在720之后曾经找胡国基长谈过多次,要求恢复恋爱关系,遭到拒绝,因此怀恨在心。后在“清队”“一打三反”“清查五一六、北决扬”运动期间,是残忍毒打胡国基的急先锋。在寒冷的冬天,剥光胡国基的衣服,朝他身上泼水,按住胡要他跪在水泥地上,用脚踢胡的下身;还一边骂骂咧咧“老子那点看上你,你哪点值得老子看上。”以此报仇雪恨。 

  617最重要的杀人凶手徐世谱,工商业兼地主出身,武汉工艺雕刻厂。用水管做的长矛在杀人后,肉嵌在里面出不来,都干了,还是6-8绑架杀人活动的策划者和参与者,后因镇压造反派有功而入党。

  617血案最主要的杀人凶手彭柏艮,武汉工艺雕刻厂。参与武斗杀人时年仅17岁,身材高大壮实,素性残忍,与社会上的流氓团伙有来往。还说“杀人就像是杀豆腐一样过瘾”。四人帮倒台后,被提拔为厂办调度室主任,曾经利用职权盗窃厂内物资和基建钢材。 

  617最重要杀人凶手邹长庚,劳改释放人员,武汉工艺雕刻厂。6-8绑架杀人案中间,在罗涵义带领下,参与毒打恋爱的青年。720之后主动坦白交代这一事件,还坦白交代617、624武斗杀人情况,还主动检举揭发他人。 

  617最重要杀人凶手周木生,武汉工艺雕刻厂。6-8绑架杀人案中间,在罗涵义带领下,参与毒打恋爱的青年。720之后主动坦白交代这一事件,还坦白交代617、624武斗杀人情况,还主动检举揭发他人。 

  617血案最主要杀人凶手方顺心,武汉工艺雕刻厂,多次武斗中间杀人累累。在驻扎江汉公园期间,常常绑架他人,蒙上眼睛毒打取乐。617、624血案中间,冲锋在前,亲手杀死杀伤多人,720之后态度仍然非常顽固。在后来整造反派的历次运动中间,为了讨好魏桂明,多次参与对胡国基的毒打,后来与魏鬼混并结婚。他父亲方坤山时造反派头头,他为了表示与其划清界线,在批斗会上亲手出击,重拳将其父亲眼睛打肿。当时他父亲已经年近花甲,气得一病不起,最后身亡。四人帮倒台后,因为立场坚定保当权派,而且杀人有功,破格入党提干,升任湖北省工艺美术部行政处主任。 

  617血案最主要杀人凶手蔡光海,武汉工艺雕刻厂,720之后主动投案自首,坦白交代杀人问题,并积极配合说清问题。 

  617血案最重要和最凶残的杀人凶手之一罗和伢,武汉工艺雕刻厂原书记,后任副书记。在617围堵杀害汽车上的学生,受到奖励。6-18在清剿没有最后撤退的造反派中间,在六渡桥民生甜食店附近二楼,截住一个准备撤退的造反派学生,用长矛刺穿木门,破门而入,在窗口赶上这名学生一矛刺进他的身躯,该学生大叫一声掉到楼下,血流满地,不能动弹,因为群众同情造反派赶紧把伤员送往医院。事后他还为此去邀功,720之后被江春兰揭发,他自己也作了交代。 

  617血案最主要的杀人凶手之一吴克忠,地主成份,武汉工艺雕刻厂,此人野蛮粗俗,力气大,好胜,每次武斗都是冲锋在前,因为武斗杀人有功,多次受到奖励。 

  617血案最凶残的杀人凶手杨忠明,武汉工艺雕刻厂,他使用的武器是扬镐把,在把柄的大头上部分,钉满无帽的钢钉,“百万雄师”把这种武器称为“狼牙棒”或者“狼牙棍”。他就是用这种武器参与围剿参加造反的大学生和工人,进行毒打和杀戮,四人帮倒台后,因其杀人有功,入党提干。 

  617血案的主要杀人凶手之一黄金栅,武汉工艺雕刻厂党支部委员,手持水管打制的长矛杀人,负有血债。 

  617血案最重要的杀人凶手肖绪炎,成份大地主,武汉工艺雕刻厂,720之后,首先在暗中交代武斗杀人罪行,并提供大量线索,揭发详细情况和杀人经过。四人帮倒台后,调任武汉雕塑院当院长。 
  617血案最重要的杀人凶手曾滨泉,武汉工艺雕刻厂副厂长,党支部委员,720之后主动投案自首,并主动交代和揭发他人的杀人罪行。 

  617血案最重要的杀人凶手乔良春,武汉工艺雕刻厂木工,720之后主动要求坦白,交代自己的杀人罪行,并检举揭发他人。 

  617血案最重要的杀人凶手魏昌海,武汉工艺雕刻厂木工,720之后他只检举揭发他人,不坦白自己,对自己轻描淡写,说自己只是跟着哄闹。 

  617血案最重要最凶残的杀人凶手曾宪坤,流氓,会武功,武汉玉器厂,负有血债。 

  617血案最重要最凶残的杀人凶手胡德全,武汉玉器厂团支部书记,市二轻局党委书记胡宝林的侄儿。四人帮倒台之后,因杀人有功,入党提干。在职位飙升中,大肆贪污和玩弄女性。后由于报复不再受他玩弄的女性而被告发,被判刑五年。

  617血案最主要最凶残的杀人凶手李玉森,武汉绢花厂,720之后在街上被群众认出,被愤怒的群众欧打而死。 

  617血案最主要最凶残的杀人凶手邱健东,武汉花边社,流氓,有相当好的武功,是“百万雄师”江汉公园据点的教头。 

  617血案最主要最凶残的杀人凶手段喜璋,武汉花边社书记,手持水管打制的长矛杀人。1975年调任武汉工艺雕刻厂任书记,在四人帮倒台后,继续残酷镇压造反派,捏造罪名,制造冤案,竭力和同党一起把造反派投入监狱。 

  617血案最主要最凶残的杀人凶手邱有源,武汉旗帜社,流氓,四人帮倒台后,因杀人有功入党提干。

  617最主要最凶残的杀人凶手张松林,武汉旗帜社,四人帮倒台后,因杀人有功入党提干。 

  617最主要最凶残的杀人凶手詹才嗣,武汉戏剧用品厂。 

  617最主要最凶残的杀人凶手邬德富,武汉戏俱社书记,用水管打制的长矛杀人,负有血债。文革初期就是整群众的打手,和文革工作组组长杨书森一起,构陷胡国基,说他1963年所画油画“鹰击长空”的画面上是“老鹰抓太阳”,是含沙射影地攻击毛主席,太阳就是毛主席。还说胡国基为反革命分子彭德怀翻案、有海外关系和里通外国,以此为借口,将反工作组的胡国基打成反革命。 

  617血案最重要最凶残的杀人凶手杨书森,武汉工艺美术公司供销科长,文革前是派驻武汉工艺雕刻厂的四清工作组组长,文革开始后转为文革工作组,拼命整群众。后参加“百万雄师”,是江汉支队的督察员,是617血案的现场督察和参与者。别人揭发他参与杀人,他辩解说自己的武器不够长,没有杵到人。 

  “百万雄师”江汉支队驻扎在江汉公园据点,有一批宣传鼓动上的后勤骨干,曾玉兰、林曼桂、杨润英、彭巧珍等均是武汉工艺雕刻厂人员。
1 回复 浮平 2022-6-14 05:44
successful: 谢谢关注, 但遗憾的是你对文革没有正面理解.
“正面理解”是空头意愿,目的目标,不是实际效果。

一旦方法出现重大问题,就只会事与愿违。事后要看到方法与效果的因果关联才可能改变固化思维。任何时候发动群众运动都会将任何细微不周的具体恶效放大无穷倍,秩序一乱,其它面谈。

你经历过这种灾难的人都对这种方式感觉无所谓,所以看来再发动二次文革也许很容易水到渠成,但也许更惨烈,不过反正与你无关了。
1 回复 successful 2022-6-14 08:26
浮平: “正面理解”是空头意愿,目的目标,不是实际效果。

一旦方法出现重大问题,就只会事与愿违。事后要看到方法与效果的因果关联才可能改变固化思维。任何时候发动
我的这篇回忆是初稿. 是直接按照我的记忆 一气呵成, 原始记录有的一些东西没有写进去, 作为我的人生回忆 ,还要改稿臻于完善.
1967年的6月17日, 40多条人命20分钟 就全部非常残忍, 非常残酷杀害, 这不是有无所谓的问题. 这种情况在任何时代 都是无比血腥, 无比残酷令人完全不能接受, 我写这篇文章并且公开出来, 除了填补当时的历史空缺, 更重要的是反映出来中国在上世纪, 在那种和平的年代, 出现如此残酷的屠杀, 应该让世界, 让中国人和其他人了解当年中国的真实面目, 我对每个细节, 都作了细致的描述, 其目的就人们记忆他们的前辈所遭受的苦难.
在中国的文革时, 中国和世界上很多的历史记载 影像记载都是诅咒, 痛骂文革, 对文革的了解是一团迷雾的水. 我公开出来的回忆, 好多的内容是不了解文革的人 .不容易看到文革真正侧面的历史.
1 回复 浮平 2022-6-14 08:55
successful: 我的这篇回忆是初稿. 是直接按照我的记忆 一气呵成, 原始记录有的一些东西没有写进去, 作为我的人生回忆 ,还要改稿臻于完善.
1967年的6月17日, 40多条人命20分
辛苦了
1 回复 ccacer7921 2022-6-15 13:45
武汉发展到武斗的后期,飞机、坦克、大炮直接上街参与武斗。一亲属当年初中生,其父,华中农学院(估计早改名换姓了)老教授,还在武斗的初期逃到北方,一副魂不守舍状态。问他为何逃出武汉,他说看多了武斗杀人现景,不出来恐就没命了。九头鸟挺恶呀!有幸第一次有染武汉是1982年,一看当地人文状态真不一般,对我来说都是奇景,对当地人来说:一般,正常。如多数开来的公交车居然驾驶座没门,司机都赤臂开车!头一次看到司机如何驾车,每到一站司机下车,路旁早有站点同事送上湿淋淋地毛巾为其察汗。被朋友拉去舞场,更鲜明的舞蹈特点!在我眼中一堆骨头棒子在互撞!人长得黑瞍嘛,就是一群人在搏骨,胯骨巨宽,中间能荡过去一条狗,哪有审美,偶尔高了还嚎叫几声。在我眼里就是群魔乱舞!夜晚一层纸壁隔墙,隔壁一对男女老王又折腾一蓿。没想到武汉民众能活成这样!夜晚都居住在街上,没有男女老少之别,天气太热,不分男女。心里大概有数了。武汉呢武汉,大家都努力在原始状态中活出现代!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11-26 23:2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