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验室里的情感 (第8集) 儿女情长 (第9集) 关怀备至

作者:平凡往事1  于 2016-11-17 02:3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中篇小说|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2评论

关键词:距离, 倾诉, 情感, 野心, 欲望


集 儿女情长

 

埋头案首水几杯,昼夜不分面色灰。

幽谷美胜攀五岳,素心遥去梦牵回。

 

老马儿子的手术进行得非常顺利,不到40分钟就结束了。毕竟不是大手术,医院又组织了最好的团队。孩子从麻醉中醒过来,在老马面前显得十分陌生。当姥姥让他叫爸爸时,他竟然把脸有意别向姥姥一边,让老马在众人面前感到很尴尬,却也找不出埋怨孩子的理由。老马的确算不上是个称职的父亲,孩子出生不到一岁就被送回国内姥姥家,现在都已经上小学了,在这期间老马做了什么除了偶尔寄些钱回去,再无其它。 其理由也太过牵强,美其名曰是为了事业,诸如申请基金发表论文管理实验室等,但这与孩子的成长和教育都扯不上一点关系,是他自己借故放弃了抚养孩子的责任和义务。所有在海外生活的华人,哪个不是为了生存身份事业以及子女教育等责任和义务,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的?而有几个孩子不是跟着大人们甘苦与共,一起磕磕绊绊地从黑暗走向光明的呢想到此,老马真有点无地自容。

"等你出院,爸爸带你去美国好吗?"

老马说出了自己的决定。

儿子依然沉默,只是更专著地看着身边的姥姥,仿佛其他人在他的世界里都是透明的局外人,甚至都没有存在的必要。

"慢慢来,熟悉就好了。我和爱人过去两地分居时,每次回家过年,孩子对我也很冷漠。"

陆院长极力想安慰老马。反倒让老马越加尴尬。人家是被动地疏远,因为无可奈何,所以也无可非议。而他和孩子之间的距离却是他一手造成的,怨不得他人。

"对了,今天中午少凯校长想请你们全家吃饭,您看方便吗如果有什么不便,我这就去给校长回个电话。"

"请你转告他,改在晚上吧,我想多陪陪孩子。"

老马又对身边的岳母说:

"妈,您和淑兰先去宾馆休息一下,这里有我照顾就可以了。"

"我不累,你忙你的去吧。岳母体贴地答道。

老马转身对等在一旁的陆院长说:

"麻烦你送她们去宾馆,有事我们再联系。"

"也好,那我先送她们去宾馆,晚上见!陆的语气谦卑,客气。

"给你添麻烦了!老马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等人都走了以后,喧闹的病房顿时安静下来。此时,病房里只剩下老马和儿子。一时间老马竟手足无措,甚至不知如何和躺在病床上的儿子独处。老马毕竟是走南闯北有些经历的人,他很快故作镇静地走到一边,拿了把椅子坐在儿子的病床前。似乎想说点什么,却欲言又止。就这样沉默了好一会儿,儿子一翻身,压在他身上的毯子滑落到地上,老马终于找到了和儿子接近的机会,他从地上捡起毛毯,拍了拍,然后重新替儿子盖好,又用手轻轻抚摸孩子些惨白的小脸蛋。但儿子始终佯装不知地闭着双眼,没有一点和他互动的意思。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给别人机会,就等于给自己机会,老马在心里默默地给自己打着气。

从小就远离父母的孩子都有些早熟,且或多或少有些寄人篱下的孤苦情结。老马这样想,心里满是愧疚。还好来日方长,他还有机会亡羊补牢。老马想好了,回去就送儿子去私立学校,他相信在那里,孩子可以受到更好的教育。

什么是美国梦老马曾就这个问题问过隔壁实验室的美国老板,得到的答复是:

"孩子能在私立学校接受教育,有车,有房,有假期,而且老有所养。"

老马一直觉得生活中似乎缺点什么,现在终于找到了答案孩子受教育的问题。

这就是美国梦像老马家这样夫妻两人年薪收入近三十万美元的家庭,实现起来根本就不是问题。但儿子是否也能喜欢由他老马安排的美国梦呢关于这点老马就没有十足的把握了。对,让孩子姥姥一起过来,如果能适应,就给她老人家办身份,这样无论是对老的还是小的都是件好事,妻子更会因此而开心。而且他们一家也不用像过去那样互相牵挂,遇事却总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老马在心里筹划着他们家的未来,有些想出了神。等他从恍惚中清醒过来时,才发现儿子这会儿真的睡着了。老马立即收回抚摸儿子的手,为儿子把被子重新盖好,又看了看表,已经11点半了,是送饭时间。于是,老马起身来到病房的门外,正巧看到护工推着送饭车,在走廊里挨门送餐呢。

妻子给孩子订的是流食,蛋花面条一小块蛋糕和一份混合水果。老马从护工手里接过饭菜,却不忍心叫醒熟睡中的儿子。他轻手轻脚地把饭放在床头柜上,然后坐在椅子上仔细端详起儿子来。越看越像孩子的舅舅,真是应了那句老话,儿像妻舅。老马突然发现儿子的脸上有些泪渍,一定是什么时候哭过。老马仔细回想了好一阵子,但就是想不起来儿子什么时候哭来着。这不是件好事,对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来说,父母往往是他们倾诉感情的对象。而孩子在大人面前如此隐忍,完全是他们一手造成的,孩子永远都是按照大人们的意志被动地接受一切,而老马的儿子所接受的就是让他们骨肉分隔,一种完全人为造成的距离。这也说明他,老马,根本就没有尽到一点做父亲的责任。想到这里,老马不禁热泪盈眶,他暗下决心一定要好好补偿儿子,决不再让儿子做个有父母的孤儿了。

这时老马的手机响了,是妻子打来的,问儿子吃东西没有,老马饿不饿,要不要她在附近的餐馆买些东西带上来,末了又说她把孩子姥姥一个人留在宾馆,她自己已经快到医院了。老马慌忙擦去泪水,咽了咽口水后才压低声音说:

"你就在医院门前的都市快车’里买份红烧鱼和红烧茄子吧。"

"好,你别着急,可能要排队。"

"不急。"

经妻子一提醒,老马确实感到有些饿了。都市快车里的饭菜曾经是老马的最爱,当年按他们两人的收入水准选在那里消费最划算。不仅物美价廉,而且符合当时的消费水平。因此,出国前他和妻子没少在那里出入。

不到半小时,妻子就拎着一大包东西进来了。老马示意她轻点,别吵醒还在睡梦中的孩子。妻子点点头,悄声问道:

"儿子还没吃东西吧?"

"没有,我想让他多睡会,所以没叫醒他。老马小声说。

"你快吃东西吧,我还给你多加了个红烧排骨和烧豆角,都是你出国前最爱吃的。"

"你还没忘?"

"怎么能忘呢我们认识后,你第一次请我吃的就是这四样东西,那天正巧赶上你发工资。"

老马有些动情,过去他一直都以为妻子就是个工作狂,根本就不懂感情。如果真是如此,她怎能连已过去快二十年,他们在一起的生活细节都没有忘记,这难道是不懂感情看来十多年同在一个屋檐下的朝夕相处,并没有让他真正了解妻子。也许是他根本就没有想要去了解。

老马有些精神恍惚,难道真是自己错了吗还是夫妻间的情感表达理应如此。时间久了,就应该像小溪一样涓涓流淌,而不再急流勇进。

"发什么呆,再不吃菜就凉了。妻子提醒老马。

"你一起吃吧,先去洗个手。老马说完就去搬过另一把椅子给妻子。

"我这里有消毒纸,给你。妻子一边擦手,一边把盒饭打开。老马擦完手,端起菜盒闻了闻说:

"啊,这味道一点没变,真香啊!于是用筷子夹了一块红烧鱼放进口中,闭上眼睛很享受地嚼了起来。

"好吃,还是当年的味道。老马说完看了看妻子又说:

"你也吃,等孩子醒了,我去护士站的微波炉里给他热一下。"

两个人围坐在床头柜前,又像从前那样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这顿饭可以说是老马回国后吃得最香的一次,虽然很简单,但少了应酬,更重要的是有份浓浓的亲情在里面和由此产生的幸福感!

人在完全自由时,是最能体验出幸福的滋味的,不是吗?

 

 

9 集 关怀备至

 

雨悦缠绵了睡意,风欢入耳梦归迟。

起看暗夜烟波里,满腹文章略为诗。

 

5点刚过少凯就和陆院长以及老马的岳母一起来到病房。这让老马感动万分,他们还真有心,没忘了去宾馆接上老太太。只见少凯微笑着对老马说:

"真不好意思,整天忙的跟走马灯似地连轴转,也没抽出时间来看你们,抱歉了。来,咱们老友重逢,就按你们西方的风俗拥抱一下。" 说完不容分说就把老马拥在怀里,在两人头挨到一起时,少凯悄声问老马:

"还尿床不?"

"去你的。"

老马推开少凯,两人顿时笑得前仰后合。这是他们之间的一个秘密,那是临毕业前的一个晚上,全寝室的人都喝得酩酊大醉。也就是那天晚上,睡上铺的老马在梦中竟把被窝当成了厕所。这下可好,睡在下铺的少凯莫名其妙的就当了回天篷元帅。事后少凯没有对任何人说起这件事,只是两人私下里碰面时,总会以此挪揄老马几句。

"少凯校长晚上还有其它应酬,晚宴只能安排在大学附近的'天天渔港'里了,马先生您看可以吗?"

陆院长对老马说。

"实在不好意思,我就不去了,我想留下多陪陪孩子。"没等老马接话,妻子却抢了话头。

"这样也好,订晚饭时多要一份就是了。我们走吧。" 老马对少凯说。

"别忘了给妈要碗面。" 临行前妻子拉过老马小声嘱咐一句。

"知道了。"老马若有所思地应着。

"老太太喜欢吃面?" 老马夫妻间的对话还是让站在一旁的陆院长听到了于是问道。

"今天是她生日。" 老马是个老实人,看隐瞒不了便和盘托出。

"啊,是这样。" 陆若有所思。

"今天不算数,哪天得空,我好好请你们全家吃顿安稳饭。" 少凯不无歉意地说道。

陆院长把一束鲜花和两袋蛋白粉放在床头柜上说:

"这是少凯校长的一点心意。"

"谢谢!"妻子有些动情。

老马搀扶着岳母钻进校长的黑色奥迪车里,屁股还没坐热就到了地方。一行人在导位小姐的引领下,很快来到一处叫福寿居’的包房里。

"先生可以点菜了吗?" 侍应生客气地问道。

陆院长转头问老马的岳母:"老人家喜欢吃点什么?"

"什么都可以。" 岳母略显拘谨。

老马连声说道: "入乡随俗,陆院长你就看着点吧。"

陆院长又看了眼少凯,少凯半开玩笑地说: "你办事,我们放心。对吧,老同学?"

"少凯说的是,你看着点吧,简单点就好。"

"好,我就自作主张了。服务员记好: 五福临门鱼翅汤芒果娃娃鱼龙虾肉西兰花佛钵飘香鲍鱼香菇鸭寿面野生杂鱼煲一瓶飞天茅台,另外给老太太上点你们这里最好的饮料,记住不要太甜的。好了,先点这些,需要什么我们再加。"

陆院长看看大家,见没有反对意见,于是又转向服务生说:

"对了,你们这里有生日蛋糕吗?"

"没有。"

"麻烦你抽空去旁边的稻香村买一个回来,越新鲜越好。这是你的小费和买蛋糕的钱。" 说完把800元钱塞到侍应生手中。

"谢谢你想得这么周到。"

老马有些感动,觉得心里热乎乎的。他对眼前这个怎么看都有些其貌不扬的小个子院长,不禁又生出许多好感来。

晚宴进行到40分钟时,少凯提前离开了。临走时,还没忘了嘱咐陆院长把客人陪好,祝老太太生日快乐。

看看大家吃的差不多了,陆让老太太先许了个愿,然后吹蜡烛,切蛋糕,老太太乐得合不拢嘴,赞不绝口地夸陆如何如何好。

这让老马心里多少涌出些许歉意,这么多年来,除了给老人寄些家用外,再没做过什么。他这个女婿当的真不够格。

晚饭结束后,陆院长先把老马的岳母送回家,然后对老马说:

"马先生,天还早,我们出去坐坐好吗?"

"太麻烦了吧?"

"客气什么,我领您体验一下国内的生活。"

"好吧,那就客随主便。"

陆院长载着老马驱车向光怪陆离的夜幕中驶去,老马有些神志恍惚,许是酒精作用的结果。

二十多分钟后,他们来到一家叫仙客岛’的会所。室内布置得豪华却不张扬,典雅又不失浪漫。陆院长走到前台不知和领班模样的女子悄悄地说了些什么,领班马上打了个电话,不一会儿就从里面走出两位漂亮的女孩,冲他俩莞尔一笑,齐齐地说了声:

"先生好。" 就率先向一个包房里走去,陆院长和老马紧随其后。

"这是。。。"

老马有些不安地小声问陆。

"没什么,做做足疗而已,再简单按摩一下,无色无味,很传统的。"

陆院长似乎很能理解老马看似大惊小怪的反应。

"马先生想喝点什么?"

"茶就可以。"

"来壶铁观音,外加个果盘。" 陆对其中的一个女孩说。

两个女孩一起出去了。陆院长让老马换上枕头旁边的休闲服装,过了一会,门外传来敲门声:

"先生,可以进来吗?"

"可以。" 陆应声道。

就见两个女孩各端一个木盆进来,里面敷着一层很薄的塑料膜和热气腾腾的药水。

当女孩小心翼翼地手握老马的脚踝骨并慢慢将其放入水中时,老马竟像少不更事的年青人一样羞得满脸通红,并下意识地往回收了收腿。

"先生是嫌水热吗?"

小姑娘满脸疑惑地看着老马,老马慌不迭地连忙说:

"不热,不热,刚刚好!"

在老马的记忆中,只在他小时候,妈妈给他洗过脚。老马记得当时每次妈妈给他洗脚时,总会不停地埋怨着: "怎么出了这么多汗,又不知跑到哪里疯了。"

眼前这个漂亮的女孩正恭恭敬敬地蹲在他面前,像伺候皇帝一样毕恭毕敬地服侍他。虽然老马走南闯北的阅历也算丰富,但却从未经历过除母亲外的其他人如此对待,即便是母亲,也是在他小时候或生病不能下床的情况下。而面对两个妙龄女子,又是如此这般,一时间还真让老马难以接受,只见他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老马下意识地扭头看看旁边的陆院长,只见陆眯缝着双眼,怡然自得地享受着,一副家常便饭般轻松的架势。老马极力掩饰自己的失态,重新把脚放进水里。闭上双眼,对他而言,此刻掩耳盗铃应该就是应付这种场合的最好办法了。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两个女孩端出水盆,洗过手又回来给他们按摩。这次老马没说什么,任由女孩骑在他身上上上下下按个遍,他之所以噤声,是不愿意别人说他土老冒。

"先生是第一次做吧?" 女孩问。老马顿时感到很尴尬,心想怎么连这个她也知道?

"怎么说?"

"你浑身绷得这么紧,肯定不是常客。"

姑娘一句无心的经验之谈,竟让老马哑口无言。老马默不做声,他真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女孩率直,且一针见血的问话。

"那么多话,好好做你的就是了。"

陆院长试图替老马解围,却让老马更加无地自容。

"人家是规矩的男人,现在像这样的好人真是打着灯笼也难找了。"

女孩似乎不经意地给了老马一个台阶下,却把陆院长摆在了案板上,成了众矢之的。看来这个女孩一定是个新手,还没老练到世故的份儿。老马暗暗的想。

"马先生觉得国内变化大吗?" 陆院长显然在转移话题。

"很大,非常大。"

"有没有回来的打算?"

"这个我还没想过。"

"现在国内出台了千百人计划,很适合你们这样的高端人才。"

"是吗?"

"我们医院去年光创收这一块就有35个亿,如果马先生有回来的打算,我可以帮您运作一下,我想一定会有一个双赢的局面。"

"谢谢陆院长的美意,近期我恐怕还回不来。"

"这个我能理解,您看这样好不好?我们先为您建个实验室或研究所,需要添置什么设备,只要您提出来,我们尽量满足。再给您配些技术人员和博士生,把工作开展起来,您还以国外工作为主,抽空两头跑跑,一切费用,包括衣食住行,均由我们出,您看如何?"

"这,这,你再让我好好考虑考虑,然后答复你。"

"好啊,我先拿出个方案来,到时我们和少凯校长一起研究研究。国家最近批复了我校一个药理基地的项目,投资不菲,总负责就是少凯校长。到时您参加进来,就是开国元老’,你们老同学又可以轰轰烈烈地大干一场了。"

陆院长的一席话,让老马顿时热血沸腾起来,仿佛又回到那个意气风发的大学年代。陆的提议对老马而言太有诱惑力了,不仅如此,简直是无法抗拒。

回到宾馆,老马依然心潮澎湃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彻夜无眠,一个强烈的声音整晚都像战鼓一样反复撞击着老马的心房:

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天降大任于斯人也!老马的心开始浮躁起来。

人终究摆脱不掉世俗的诱惑,男人的野心和欲望一旦燃起便会像春天的野火势不可挡。如果这也算是堕落,此刻的老马也将义无反顾,在所不惜。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6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1 回复 Lawler 2016-11-17 08:40
"那么多话,好好做你的就是了。"
这一句,生灵活现。立马将我带回第一次洗脚时的尴尬瞬间
1 回复 平凡往事1 2016-11-17 14:12
Lawler: "那么多话,好好做你的就是了。"
这一句,生灵活现。立马将我带回第一次洗脚时的尴尬瞬间
    难忘哈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9 02:4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