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见如故/广州,我来了!/一个到处讲融合的年代

作者:平凡往事1  于 2017-7-24 23:2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随笔杂文|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22评论

关键词:讲课季, 沈阳, 广州, 讲融合的年代



一见如故

 

早上8点,即被沈阳医学院的车子接走。课件在他们准备好的电脑上不能完全展示,幸好我自己带了本子。听报告的是医学院主任以上的干部,我讲的题目是互联网+教育。这算我今年外出讲课的小高潮,比如明天一早我又要飞广州,去南方医科大学(我是他们的客座教授)作学术报告了。

作报告时,我已感觉到心慌,知道早博来临,但我坚持到讲完。和我以往的经历一样,听众反响强烈,这一点从报告结束后的掌声许多人主动围过来讨要我的联络信息和提问,便一叶知秋。会间,我又把自己出版的一些书籍,无偿捐给了沈医。

中午吃饭时,才知肖院也是个文学爱好者,还是我的校友,而且是在同一所教学楼里度过了大学四年。不同的是我毕业她才入学,我学计算机,她学微生物。我当年考取了中国医科大学,但按父亲的旨意转学到了辽大。她本想学医,但到最后时刻为满足父亲意愿选择了辽大,可谓殊途同归,更巧的是最后都在医学院校工作。只是人家当院长已经11年,而我回国发展做教授,当教研室主任也不过短短四年。

中午,我们在医学院的食堂吃了个便饭。席间有幸认识了沈阳市委老干部局局长闫凤霞女士,同样是才女美女。大家一见如故,相谈甚欢。饭后,我提议合影留念,可谓一拍即合,于是留下了下面这些珍贵的合影。


报告会场


两位领导


我和信息部主任惺惺相惜

 

 

广州,我来了!


北方的夏季,虽然白天酷热难耐,到了晚上天就开始凉爽起来。但广州不一样,即便是夜里,整个人也仿佛置身于蒸笼之中。

到广州的飞机很顺利,没晚点,运气相当不错。接机的师傅热情洋溢地聊了一路,让我心旷神怡,意犹未尽。

到了宾馆,接待人员早已为我准备好一切,报到后,因为嫌天气热,留在宾馆里休息就是上上之选。

晚饭原定时间是六点,但因为许多人都遭遇了不同程度的飞机延误,因此推迟到7点多才开始。从自我介绍开始,我不善于应酬,所以不像别人那样侃侃而谈,报完名号就埋头吃饭,都说吃在广州,对此我深有同感。

享受完美食,我提前退出,我是真不懂国内的饭桌文化,也受不了它的热烈气氛。回到房间,我突然心血来潮,何不将明天的大会报告从内容到题目改弦更张呢?短短半小时很难将一门科学系统地讲解明白,更何况听众多数是领导(不是院长就是校长),他们的心大都飘在天上,非我等凡人可静下心来潜心钻研。还是因人而异,才能避免“对牛弹琴”(没有贬低和歧视的意思哈)。如此,也是一种负责任的做法。
好在发言时间就半小时,同样用了半小时完成了新的PPT。干什么呢?

看看时间尚早,于是决定出去走走。

天气闷热,虽然已是晚上九点多了,但行人仍然络绎不绝。我一边走,一边感受着南北方不同文化氛围带给我的视觉和心理上的冲击。我这个人很毛病,每到一个新地方,想融入的愿望都很强烈。我走进人流涌动的商场,十分惬意地感觉着差异带给我的新鲜感。

留下点念想,此念头一出,我立即决定买了件T-shirt和一打袜子,算是随手礼吧。

回来的路上,我又在水果店和水果摊上分别买了些荔枝和火龙果。诱惑啊,到处是诱惑。四年了,诱惑一直精灵般盘桓在我这个海归心里,挥之不去!



到宾馆,洗漱完毕躺在床上看了会儿电视,12点时,让自己睡了。外面很热,但房间里很舒服!

睡前蚊子还不甘寂寞地一直在周围嗡嗡地叫。此刻摸摸手脚,没咬我哈,这应该归功于空调。醒来是510分。

 



一个到处讲融合的年代


【七绝 - 参加南医会议有感】

南北蓝天终一梦,阴晴移步汗生襟。

欢颜只为相怜意,融合方知大同心。

在国内医学领域我算是个跨界人物。我从事的专业是计算机应用,对医学一窍不通,但我却会站在医学界的讲台上大放厥词,且每每都能收获听众发自内心的热烈掌声和如潮般的好评。这一点连我自己都匪夷所思,权且把这一现象看成有贵人相助,抑或是医学界太需要与信息技术深度融合了。

海归四年,算下来我在全国医学相关会议上作报告以及受邀前去医学院校进行交流,少说也有几十次,仿佛突然闯入医学界的一匹黑马,且游刃有余。我是天才吗?不,这说明IT技术的重要性正被越来越多的医学工作者认识,也许这也是信息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吧。阿基米德曾经说过,给我一个杠杆和支点,我就能撬动整个地球。那么我们这些站在巨人肩膀上的后来者,理所当然地也可说出,给我一个IT技术的杠杆和应用这个支点,我便能撬动信息社会中任何行业的板块的豪言壮语来。

其实我是沾了学IT专业的光,是这个伟大的时代赋予了我们这些IT人得天独厚的神圣历史使命。信息社会就其本质而言,就是融合,而非新旧交替。如“互联网+”就是要将互联网与传统行业深度融合,互联网是平台,也是基础,“+”代表应用,同时也是融合。没有融合,互联网的存在就变得毫无意义。而融合的结果就是带给人们一种全新的生态环境。

“互联网+”如此,大数据云计算ARVR同样如此,这些所谓前沿科学如果离开了“+”这一应用和融合,就会变得无的放矢,英雄无用武之地。

而“+”后面的一切,就是上面技术发挥的舞台和要到达的彼岸。为此,我们真的要好好把握这一历史机遇,而大有作为。

在讲台上,我算是个不错的演说家,但到了实际生活中我却是一个最蹩脚的交流者,尤其是在饭桌上,我简直就是呆子,木讷得连一句连贯的开场白都说不好。我不会赞美,不善交际,不习惯奉承,更做不到言不由衷,这与站在讲台上那个精神抖擞口若悬河的我,简直判若两人。

写作时思如泉涌,作报告可以侃侃而谈,讲起课来滔滔不绝,唯独与人相处时,我的智商便瞬间被清零,变成天下最不会讲话的人了。一路走来,我得罪过许多人,但许多都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犯下的无心之过,哪怕我完全是出于好心和善意,而这些无心之过很难让我见容于这个功利物质和现实的社会。

所以我为管不住自己而感到羞愧,也为弱智般地不善交际而感到自卑。老天是公平的,给了我演讲的天赋,同时也让我成为一个最失败的交际者。

到此,那些曾把真诚和慷慨的掌声毫不吝啬地给了我的人们,会后悔吗?但在融合的年代里与时俱进,还是可以有所作为的。我第一个就要学习!







2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0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2 个评论)

2 回复 ryu 2017-7-25 03:29
辛苦了。
3 回复 Reader001 2017-7-25 06:06
原名是否第一军医大?
2 回复 來美六十年 2017-7-25 08:30
廣州賓館還有蚊???????
3 回复 夕明 2017-7-25 12:58
吃到了 “增城挂绿 ” ?
2 回复 Sc2885375 2017-7-25 19:49
「增城掛绿」是红中有一绿线围绕,家父抗战后在增城法院任职,见识过,我的一辈生活在飢寒之中,就只是聽說过,從來沒有見過。文革时唯一的「增城掛绿」老树已經死剩半边,用鐵絲網圍住。其他的都是截枝嫁接的,那时已經是特供水果。現在恐怕已經絕種。
2 回复 Sc2885375 2017-7-25 19:59
IT在医学中的應用大有可为。医科技术實在太多太複雜了。光是读书时每次board exam 都要一次连考九小时。年纪大了的,人脳怎樣记?
2 回复 來美六十年 2017-7-26 11:13
Sc2885375: 「增城掛绿」是红中有一绿线围绕,家父抗战后在增城法院任职,见识过,我的一辈生活在飢寒之中,就只是聽說过,從來沒有見過。文革时唯一的「增城掛绿」老树已經
那條綠線是進貢紀號..
在荔枝未成熟前用小繩把荔枝圍上作記號
荔枝成熟後變紅,但被繩色,故稱"掛绿".
2 回复 平凡往事1 2017-7-26 13:20
ryu: 辛苦了。
   还有三站。
2 回复 平凡往事1 2017-7-26 13:23
Reader001: 原名是否第一军医大?
不是  
2 回复 平凡往事1 2017-7-26 13:23
來美六十年: 廣州賓館還有蚊???????
很奇怪哈  
3 回复 平凡往事1 2017-7-26 13:25
夕明: 吃到了 “增城挂绿 ” ?
没有啊  
2 回复 平凡往事1 2017-7-26 13:41
Sc2885375: 「增城掛绿」是红中有一绿线围绕,家父抗战后在增城法院任职,见识过,我的一辈生活在飢寒之中,就只是聽說过,從來沒有見過。文革时唯一的「增城掛绿」老树已經
珍贵的品种  
2 回复 平凡往事1 2017-7-26 13:42
Sc2885375: IT在医学中的應用大有可为。医科技术實在太多太複雜了。光是读书时每次board exam 都要一次连考九小时。年纪大了的,人脳怎樣记?
确实如此
2 回复 平凡往事1 2017-7-26 13:43
來美六十年: 那條綠線是進貢紀號..
在荔枝未成熟前用小繩把荔枝圍上作記號
荔枝成熟後變紅,但被繩色,故稱"掛绿".
感谢分享  
1 回复 夕明 2017-7-27 02:40
平凡往事1: 没有啊   
今年差不多过了吧,明年还有机会。我离开广州前吃了,只是不知道是不是正宗的。
1 回复 Sc2885375 2017-7-27 03:42
平凡往事1: 珍贵的品种   
除了品种,出产的荔枝还因樹而異;有些樹的荔枝特別甜多汁,而且皮薄核小
1 回复 Reader001 2017-7-28 12:25
平凡往事1: 不是   
网上搜寻了一下:
“南方医科大学(Southern Medical University),原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军医大学,全国重点大学,广东省“211工程”省属重点大学,广东省一级园林式院校。创建于1951年,1979年被确定为中国重点大学,于2004年被批准为中国8所试办八年制医学教育的高等院校之一。2004年8月,学校按照国务院、中央军委下达的命令,整体移交广东省,更名为南方医科大学。”
1 回复 平凡往事1 2017-7-29 00:17
Reader001: 网上搜寻了一下:
“南方医科大学(Southern Medical University),原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军医大学,全国重点大学,广东省“211工程”省属重点大学,广东省一级
   对,南方医院原名第一军医大。我将原来的问题错看成沈阳医学院了。
1 回复 一一叶舟 2017-7-29 10:57
平凡夲来就不是黑马,只是王者归来!
1 回复 平凡往事1 2017-7-29 12:59
一一叶舟: 平凡夲来就不是黑马,只是王者归来!
过奖了,问好!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2 10:5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