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官热

作者:大龄文青  于 2020-11-3 11:3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其它日志

当官热

湖北巴东的一位县委书记陈行甲作报告,其中有一段话是,当县委书记,晚上作的梦,第二天就能实现,给他送的礼有面值1000元的港币,也有金条。一个三等小县的七品芝麻官居然可以有如此的收入,难怪现下中国大学生把报考公务员当成了头等大事。这也难怪,连村长出门居然有警车开道。

 下面列举的事迹就比较生动,

北京有一家竹园宾馆,当年是满清重臣盛宣怀的住所,到了新中国就成了国家级人物康生的宅邸,里面不但有当年的亭台楼阁,到处是极难养活的竹子,还加盖了一座西洋楼,便于此人跳舞。此人在四人帮被打倒后去了该去的地方,这所宏大的建筑便对外开放了

  北京密云水库岸边有一座宽沟招待所,是北京市长陈希同的别墅之一,里面有两座三层的西洋楼和两座带跨院的四合院,以及大片的花园,汽车在里面要转一会才能逛完。

  在北京东面大约100千米的三河县的一片农田里,有一座天下第一城,里面有一座汉白玉建造的大厦,四面有回廊,中间是一个大厅,问服务员,这个建筑有何用处,回答是舞厅,再问,谁到这里跳舞,回答,领导晚上来。领导跳完舞,吃完夜宵,就可以在旁边的一座四合院休息了。这所四合院有可以住下20-30人的房间和餐厅。

  也是距北京大约100千米的延庆县城西,有一条很漂亮的沥青路通向山上的玉渡山庄,是大领导的避暑区,那里有温泉,夏季气温比市内要低很多,据说,有一次正当一位很大的领导坐汽车上山时,滚下来一块石头,为了安全,这片避暑区就弃之不用了,不过。有私家车的老百姓倒是可以去看看,没有车的可以看到常有保温车往山上开,那里还有看守的人。

  再说北戴河,人们都知道北戴河是中国四大避暑地之一,各部委都有疗养院,以冶金疗养院为例。名义上是为该系统几百万职工里的劳模服务的,其实,这里休养分三等,第三等名义上是劳模,每期400人,住新建的大楼,四人一间,19828月这一期除了我是教员外,全部是各厂矿领导,我这一间四人是北京密云铁矿党委书记,湖南一钢厂工会主席,我的学校系总支书记和我。有单独的餐厅。在大院里有小院子,二层楼,大约有20-30间,有回廊,是老楼,乃司局级干部的住所,能住多长时间就不知道了,有小餐厅。这是第二等。至于第一等的服务对象乃部里领导和家属,为山坡上的小洋楼,都是解放前达官贵人的私宅。至于百姓,就只能自己找地方下榻了,东山一带的宾馆只能接待极少的客人。

  至于比部长大的官员,则在西区的豪宅避暑,西区是禁区,从联峰山公园下山,到海滨,可以见到彭真的别墅,那是一座极大的洋式平方,有宽大的前廊,摆满了鲜花。为何我见到了此番情景呢,说来很怪,自打解放,这西区就是专为大官所享用,而在1982年夏季却不知为何却对外开放了,当然是让百姓进去看看而已,所见到的是,第一,全区没有商店,完全有特供预备好了,连卖汽水的小摊都没有,第二,街上绝无车辆,第三,树林里一座座洋房,门口有卫兵,不许行人靠近,所以我们只能按规定在马路中间走。第四,这里的洋房是每官一座。当然规格不等,比如,最大的官是伟大领袖,他的住所是极大的一个院子里的一座奶白色平房,至少有1000平米。他去世以后没有其他的官员去享受,倒是看守人员住在里面了。我们爬到院子后面的树上就看到里面的规模了。这院子后面就是江青的别墅,小一点。刘少奇的别墅是两座带回廊的平房,此时主人一位去世了,遗孀在监狱待了几年,这一刻肯定不住在别墅,因为天花板塌了,院子里的草长的很高,其他的别墅看了几座,如朱德的,是大石块建造的像座堡垒,三层楼很大,但无人看守,房间里的家具乱七八糟,楼下的锅炉房很破烂,也是多年无人住了,只有在周总理的别墅前的小路上见到来人,很客气地请我们离开,说,首长在休息,看来,只有周总理一人没有独霸国家的财产。他此时去世已6年。

 更大的别墅在哪里,就在大人物喜欢的地方,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得到一个任务,为伟大领袖在武汉东湖设计一所休息屋,规定由年轻设计师承担,是为了这所房屋没有老人的思维模式。清华大学的文章说,这套休息屋的建筑面积为一万两千平米。

  89年那个时期有一张大字报,上面说的是,好男儿要娶汪东兴的女儿,他的住宅有6000平米,拿出一小部分就足够了

  再说小点的官能在这方面得到的好处,一个大校的妻子告诉我,分到房子了,四室一厅,后勤部门介绍装修材料,请她去挑选,她请我一道去看看,提点建议。等装修完成,告诉我,这套房子总共花了一万多元人民币。另一位司局级专家,从外地调北京,全部手续有公安局办理,其一是可以按8000元一平米在二环内购买一套住所,而当时当地的商品房大概是其6倍。其二,这位专家可以为其女儿挑选北京任意一所中学就读,当然不用花一分钱。仅仅这一点是许多家长梦寐以求的,花大价钱都办不到。记得一位外地教授打算让其孩子转到北京最有名的女中就读,电话打过去,校方说如果父母为高级知识分子,可以接收,但是要赞助费6万元,那时该教授打算在东三环买一套100平米的住所,价格是两千多元一平米,我说,这赞助费太贵了,对方回答很干脆,如果是单干户,给多少钱都不要呢。

  说完住的,再看看其他住的地方,武汉大学校长刘道玉一次去北京,按职务可以坐软卧,可是刚坐下,列车员来要求他让出这个铺位,态度很诚恳,校长说,这个铺位是我买下的,为何要让出来,这时列车长来了,还是这个要求。说可以为你安排其他地方,原来湖北省一位副省长也是要坐这车去北京,其随员的卧铺靠近厕所,要求换铺位,于是就想到了老校长,让他让出来。最后是让出来了,事情也被他人知道了,然后,这位老校长就被调到厦门大学去了。可见即使是同级的干部,当官的就厉害得多,武汉大学的校长也是副部级呀。

  再提一个地方,甘家口有个钓鱼台宾馆,专门接待各国最高级贵宾,里面有各种特色的大别墅和大花园,其实他原来的名字是元帅府,大元帅每人一座,元帅都去世了,如今就对外了,一般人是进不去的。

 别的地方又是如何,一位北京市公安局的处长夫人送来两张音乐会的票,是日本指挥小泽征尔在红塔剧场指挥的,夫人说,不想去。当时北京最好的剧场就是红塔剧场。我去时在剧场外等退票的人极多,我把多余的一张随手送给他人就入座了,还是前排,等了一会,北京音乐学院的老师带着不少学生到最后面站着听。送来的其他东西这里就不谈了。

  在三年自然灾害期间, 商店是空空的,一块如今最普通的桃酥要7毛钱加一两粮票才能到稻香村买到,这7毛钱在灾害之前可以买一斤涮羊肉,一天,同学拿出一包桃酥,我俩分着吃完了,我奇怪,你从哪里搞到的,他回答,我妈妈托国务院幼儿园的朋友买的,一毛钱一块,不要粮票。

  至于特供这个词,在南方周末上有整版的介绍,所有食品均有专门地方提供,比如,水产品,每天有专车从青岛送北京,都是海上捕捞的,不是饲养的,鸭子在天堂河农场饲养,即使在人们挨饿的时期,那里的鸭子还吃鱼肉和鱼肝油,这是在那里喂过鸭子的劳改资本家说的。蔬菜由西山农产提供,种菜的是戴着右派帽子的北京市机关干部,其他东西在百货大楼顶层有专柜供应。

  还要提到的就是北大一位政治学博士生在一个县城作实地考察,回来写的博士论文中有一段是,中国的家族政治,一个县最大的领导是县委书记,他的亲属控制几个部门,为第一层权力,比如人事局,这些部门再控制下面若干小一点的部门如某公司,由这些部门的亲属控制,为第二层权力,到了最下面的部门,如医院,其书记控制了有关的问题,比如,要想去该医院当个护士,要献上至少10万元。这篇文章是南方周末发表的,如今当然是不可能发表了。

 最后再补充一点,杨尚昆在中国不是很大的官,但是有一张照片,是他的孙子,戴着很大的子母绿戒指,旁边是他定制的加长悍马,全世界没有几辆。

评论 (0 个评论)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11-3 11:3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