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荣的全聚德

作者:大龄文青  于 2020-11-16 13:0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其它日志

光荣的全聚德

见到一篇文章,说的是,中国拥有世界最大的以一种原料做菜的餐厅,那就是北京全聚德烤鸭店。这座五层大楼分贵宾厅大众厅,凡是到北京的老外无不以吃到北京烤鸭为快事,连到北京探建交之路的基辛格也在人大礼堂享受了周总理款待的北京烤鸭那层脆皮,问总理,这么好吃的东西要多少钱一只,总理说,两块钱。

  其实,中国用一种材料的饭店还真不少,回忆在上世纪50年代,在大学念书时,周日最高兴的事就是吃完免费的早饭去城里逛东安市场的旧书摊,那是一个个布棚,数不清有多少个,逛完这个,再去西单的春明书店,楼上是书库,没有服务员,可以任意翻,可以站着看很长时间,绝无白眼看你。到了下午,有点饿了,往北去新街口一家专卖鸡蛋炒饭的小店,小店很干净,四座火车座,大约能接待10位客人。托盘端上来的是一盘金黄的蛋炒饭和一碗很浓的鸡汤,上面有一层亮光的鸡油。价格是4毛钱。尤其是服务员,典型的江浙姑娘,真的是秀色可餐。

  这种休息日实在过的极其高兴,可惜这种享受到大炼钢铁的1958年就不复存在了。这种大放卫星日产一百万吨的热火朝天的日子过完之后,学校食堂就只有双蒸饭了,当然还是免费的,但是吃完很快就饿,所幸五道口还存在一家大地西餐厅,专卖一种鸡蓉汤,就是很浓的一盘白色的汤,外带两片面包,4毛一份,当然吃不饱,再要两片面包加5分钱,大体上是饱了。在这里几次遇到从美国回来的金属学家张教授,大概彼此的情绪都不好,见面只点头致意,他吃完再买一包大重九,两毛九分钱,我们则空手回宿舍,那时学生不许抽烟。

 到了1960年,情况的发展是,这盘浓汤也没有了,大家见面最想谈的就是吃,有一位同学说,他的哥哥在上海开了一家专卖番茄牛尾汤的小店,每天下午两点开始营业,卖完五百客就关门,大概是下午6点。那时我最想干的就是也开这样一个小店。

  时光过了30年,1990年出差到上海,路边见到馄饨店,只卖荠菜猪肉馄饨,大份8元,小份5元,按我在北京东华门著名的馄饨侯的经验,要大份的,不料那服务员说,先生,要小份的吧,大份你吃不完。等端上来,一碗鸡汤,里面是饺子那样大的馄饨十个,里面的馅十分饱满。旁边桌上有吃大份的,只见冒尖的一大盆,也有汤,这就是南方人会做生意的一个侧面。

 路边还有一种,生煎馒头,其实就是像锅贴那样将肉包子在平锅里煎到下面黄脆,再在上面撒黑芝麻,一份4只,再加一碗鸭血汤,味道好极了,价格是5元,优点是不用等候,可以看到师傅的操作,因为就在门口干活。

  在北京到处是杭州小笼包,俗话说,橘生江北则为枳,完全变了味,成了发面小包子了。一次儿子带我去北京一家很有名的小吃店吃地道南方小笼包,每笼98元,大约10元一个,可怜和我在徐州路边的小吃店吃的相比还差不少。

   在上海居民小区,可以见到楼下小店也卖烤鸭,是电烤箱烤的,在黄昏时分开门,你选好那只,只见店员拔出塞子,放出肚子里的汤,然后切成小块,趁热拿回家就是晚饭的好菜,还有一种,大锅里是热油,将调制好的鱼块炸好,再放到调料汤里浸泡一会,也是趁热拿回家,也是一份极好的菜。

  这些单一材料的小店在北京是很难找到的,可见南北之差,大概要等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拉平。

   北京的全聚德很有面子,然而,他的贵宾厅每客价格在20年前就是500元。有多少人能享受呢。

评论 (0 个评论)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11-16 13:0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