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病缠身流落街头的北京维权律师出现中毒症状

作者:change?  于 2017-4-25 10:3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请求帮助|已有3评论




北京维权人士流落派出所现中毒症状

维权人士倪玉兰数年前曾因住房遭强拆流落北京街头。(中国人权 图片)


香港 — 

一周前在出租房遭暴力绑架的北京维权人士倪玉兰女士和丈夫,被迫到安定门派出所报案后一直无处可住,借宿在接待大厅内。近日,派出所以装修为由,将她们呆的位置围挡起来,并放置有毒装修和化工材料,令两人出现中毒症状。同时,美国驻华大使馆官员探望倪玉兰,表示已向外交部要求干预这起损害人权事件。

去年3月底获颁美国国务院2016年国际妇女勇气奖的倪玉兰以及家人,4月15日深夜被从刚刚搬入几天的出租房暴力绑架驱逐。倪玉兰夫妇16日凌晨被迫到辖区安定门派出所报案,要求立案。倪玉兰在家中物品及身份证等证件被抢,4万多元人民币的预付房租不获退还后,到派出所接待大厅内露宿。

曾多次被阻挠租房或被强行赶出出租屋的倪玉兰星期一对美国之音表示,派出所裴副所长21日叫来多位民工,在她们夫妇暂时留宿的地点搭建围挡,把她们圈在里面,并摆放大量各种有毒的化工原料和建材。倪玉兰表示,本来就有病的她们第二天便出现中毒症状。

倪玉兰:“我就出现了头晕、恶心、咳嗽。我有严重的呼吸疾病,这个有毒的物质呛得都喘不过气来。”

记者:“上医院看去了吗?”

倪玉兰:“我们去了医院,也服用了一些药,但是效果不是太好。”

记者:“他们为什么,我看照片,把那些东西都堆在那儿呢?”

倪玉兰:“他们是想把我们驱赶,不让我们在这个派出所呆,因为我们得到派出所来寻求人身安全和财产保护。”

记者:“那些东西就不能给它搬到外面,我看就在你们身边。”

倪玉兰:“是。派出所一个姓裴的副所长让他们这些民工这么干的。他们不让我们动,还弄了一个摄像头,说怕我们偷他们东西。那个副所长说是为了防止我们偷他们东西,就是侮辱我们。”

美国之音记者多次致电安定门派出所值班电话,但都无人接听。另一个电话称是110报警电话,不了解情况。

下身已经瘫痪的倪玉兰和丈夫近期再次被驱赶,露宿派出所,以及遭有毒材料侵害的消息,引发外界强烈关注。许多网友在网上发消息声援。倪玉兰表示,美国驻中国大使馆官员由于进不了派出所,便约倪玉兰出来询问被逼迁的情况,并请她吃饭,因为一个多星期来她在派出所基本上以吃面包为主。

她说:“他们请我们吃了饭,也给我捐了衣服,还有那个鞋。他告诉我们已经向外交部反映了我现在受害的情况。外交部说现在还不知道,还需要调查。他们说会坚持来关注我,告诉我美国大使馆永远站在我的身边,支持我。”

倪玉兰此前曾对美国之音表示,近年来她们寻找住所处处受到警方的干预和阻挠。4月初她们刚搬进出租房4天,中介就跑来跪求让搬家。心软的倪玉兰同意搬走,但是当她们看好房子需要签合同交钱时,中介和房东又变卦,说只能将她们已交的一年4个月的4万多房费退还7千多元,因为其他钱都已经用于打点东城公安分局局长、东城区政府领导和房管局的领导。

随后,中介4月12日发短信说要在4月15日上午9点把她们赶出出租屋,倪玉兰发消息请朋友来帮搬家,没想到中介和房东却提前一天,带多人冲进出租屋,砸碎玻璃、拆除门窗、剪断网线电线、毁掉电表、切断水管。4月15日深夜,倪玉兰和丈夫以及女儿遭“房东”和中介带领7、8位男子暴力绑架,连鞋子都来不及穿就给强行塞进车里带到不明之处丢弃。出租房的东西则不知被丢到何处,倪玉兰本人的身份证、户口等证件和现金等也失踪。

曾是律师的倪玉兰十多年来坚持为不合理的强拆受害者和自己维权,期间倪玉兰和丈夫董继勤曾多次被判刑坐牢或被关押。据信,2002年倪玉兰遭两民警殴打,摔断尾骨,后被关押判刑。但因伤势没有得到救治,下肢瘫痪,被迫以轮椅车代步。

美国驻中国大使洪博培2011年2月曾到倪玉兰临时住所看望她。同年倪玉兰获得荷兰人权捍卫者郁金香奖,但无法前去领奖,她女儿准备代为领奖也被拦截。

倪玉兰获得美国国务院颁发的2016年国际妇女勇气奖。时任美国国务卿克里去年3月29日将这个奖颁发给全球14名妇女。倪玉兰被阻拦赴美领奖,护照被冻结。在颁奖前的3月26日,有关当局派人以暴力方式将她和丈夫赶出在东城区的出租房。倪玉兰对外发出紧急呼吁称,一群人踹门而入,将她丈夫董继勤连踢带打地拖出屋,按在院门口地上,用脚踩,并强行将她们的东西扔在院外,倪玉兰本人也被扔在院门口。


倪玉兰被毒物包围(忻霖提供)

===========

遭警方对暴力绑架、抢劫后一直露宿在安定门派出所的大厅内的倪玉兰夫妇,日前再遭派出所放置有毒化供原料驱赶,二人已经出现中毒症状。就在同一天,美国驻中国大使馆官员到派出所探望倪玉兰并了解情况,并表示会将此事件与外交部协商,并呼吁中国政府停止侵犯人权。

自上周六晚被暴力驱逐的倪玉兰夫妇已经连续一周在辖区安定门派出所的大厅内露宿,要求立案。本周六,安定门派出所的裴副所长突然叫来多名民工,不由分说用有毒的化工原料将夫妇二人围住,现在他们已经出现中毒症状。

倪玉兰告诉本台:“我们昨天就出现了头疼、头晕、恶心、咳嗽不止,我昨天就上医院看了,昨天就服用了一些药,今天我们还是被圈的这里边,我们已经在有毒的化工原料围挡里面被圈了两个晚上,特别刺鼻,他们是在里的装修,他们是在21号搬过来的,故意这么做的,我们现在不能不在这点待着,因为我们东西被抢了,身分证件也没有,也没有钱。”

本台记者致电安定门派出所,但对方表示无权告知情况,记者又按照提供的电号码致电裴副所长,但对方在得知记者身份后就挂断了电话。

同日,美国驻中国大使馆官员到派出所探望倪玉兰,询问遭到逼迁的原因,呼吁中国当局保障人民的合法权利:

“他们来给我们送一些衣物、鞋、请我们吃了饭,因为我们差不多有一个多星期没有吃饭了,只是吃别人送给我们的面包什么的,他们正在找外交部协商这件事情。”

曾多次被阻挠租房的北京维权人士倪玉兰一家4月15日晚上再次被不明身份人员暴力逼迁,连鞋子都来不及穿就被强行塞进车里带走丢弃。而倪玉兰搬到新屋才不过几天,当局就派人拆门窗,剪电线。

倪玉兰丈夫董继勤表示,妻子是重度残疾人,家里常备维持生命的药物,但现在药物也不知去向:

“他们把药都搬走了,找不到了,现在朋友给拿了别的药,现在暂时给她吃了那些药,她非常难受,喘不过气来,骨头疼。”

记者:“她是什么病?”

董继勤:“她以前被警察打伤了,胸椎、颈椎、腰椎全是退行性病变,很严重的,全身重度骨质疏松,另外他的呼吸系统也不好,心脏也不太好,肾脏也不太好。”

据了解,出租屋的房东说只能将倪玉兰已交的一年4个月的4万多房费,退还7千多元,因为其他钱都已经用于打点警方、政府、房管局的领导,这令倪玉兰一家感到气愤。

在网上呼吁关注倪玉兰的徐永海长老接受本台采访时称:

“签了合同要违约应该有违约金,可是对方不但这些都没有,4万还变成了7000,哪有这么欺负人的?你不能以流氓手段,把人家从屋子里抬出来,政府应该帮他们解决,可到现在没有人解决。”

倪玉兰曾是一名执业律师,因帮助遭遇强拆的访民维权曾两次入狱。据信,2002年倪玉兰遭两民警殴打致残。2011年,荷兰政府宣布授予倪玉兰人权捍卫者郁金香奖。去年,倪玉兰获颁美国国务院2016年国际妇女勇气奖。



特约记者:忻霖   责编:石山、陈平


===========

倪玉兰简介:


1978年,倪玉兰考入北京语言学院,就读于中文系,获学士学位。后就读于中国政法大学[来源请求],获法学学士。1986年到2001年期间,倪玉兰曾在中国国际贸易总公司担任法律顾问,在正义律师事务所担任律师[来源请求]

2002年4月27日上午,倪玉兰因拍摄北京西城区新街口大四条55号强拆现场,而被警察拉到新街口派出所殴打,致其“大小便失禁、多次昏迷”。后警方以倪玉兰“阻碍办公秩序”为由,要求将其行政拘留10 天。7月3日,西城公安分局以倪玉兰“涉嫌妨害公务罪”向西城检察院提请逮捕。7月10日,西城检察院将案卷退回西城公安分局,当天倪春兰才得以回家,期间被拘留75天。随后倪玉兰开始上访。9月27日,倪玉兰试图向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反应冤情,被新街口派出所民警刘俊杰、闫修建殴打,致其摔断尾骨,并将其关押。11月14日,西城区人民检察院对倪玉兰提起公诉。11月27日,西城区法院以“妨害公务罪”判处倪玉兰有期徒刑一年,其律师资格被吊销。她自述在狱中得到了法轮功狱友的照顾,但因为伤势没有得到救治,此后落下残疾,双腿无法行走,生活已不能自理。[2][3] 2003年7月12日,倪玉兰获释。此后继续上访维权,也继续受到警方的打压,根据她的陈述,2003年10月15日她又被警察李楠等人抓进新街口派出所“非法拘禁”三天共50个小时;从2004年7月27日至2006年3月16日,她失去人身自由长达597天。[3]

2008年4月15日,因倪玉兰家西城区前章胡同19号面临强拆,[4] 后西城区人民检察院认为,因拆迁施工纠纷,倪玉兰“暴力阻碍工人施工”,致使工人“受轻微伤”,此后倪玉兰被民警带至新街口派出所接受调查,倪玉兰“不服从民警管理,踢打民警肖巍下体,致使其睾丸挫伤,被当场抓获”,而以“妨害公务罪”起诉倪玉兰。而根据倪玉兰的陈述,4月15日她被“塞进汽车后备箱中,拉到新街口派出所,关押在小黑屋内”,并遭到“多次刑讯、毒打”。倪玉兰的律师胡啸在探视倪玉兰后,告诉记者,“她确实身体非常不方便,可以说一步一步挪着走,拄着双拐,身体瘦弱,非常苍白。从我看见她从楼下走到我身边的时候,大约有半个小时了。”[5]11月,倪玉兰家被强拆。[4]12月18日,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以“妨害公务罪”,判处倪玉兰有期徒刑二年。[6]倪玉兰的另一位辩护律师李方平表示,法院“突然宣布开审,在没有辩护律师,只有一名家人获准旁听的情况下进行,而公诉方指控倪玉兰打警察的重要证据,现场的录像竟未有当庭播出,所有证人亦没有出庭接受质询,开庭两日后就迅速作出一审判决,律师多次到法院查阅档案遭拒”。法院拒绝二审开庭,2009年3月,律师收到维持原判的书面通知。[7][8][9]另据媒体报导,倪玉兰被关押后,九个月内一直不获准与家人见面。[10]倪玉兰丈夫董继勤将拆迁相关案件通过网上举报中心举报至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11]

2010年4月14日,倪玉兰出狱,当天她接受媒体采访,陈述其在狱中的悲惨状况,“我有拐他们不让我用,扶着凳子也不行,每天让我在地上爬行,每天还让我到车间去干活,装一次性的筷子,从早到晚不停的干”,“我每天从五层的楼上往下爬,爬到楼下,再爬五百多米到车间,再从楼下爬到楼上,这种每天要爬四个来回,算起来一天要爬六个小时,正常人每次走十分钟的路,我要爬一个多小时才能到,天热的时候我是这样爬的,地非常的烫,我的手和腿全都烫出了大血泡,所有的辅助工具都不让我用”。“每天早晨别人到外面做操,我就到大厅里撅着,就跟文化大革命时知识分子被批斗的时候一样,四肢撑在地上,有的时候我的腰根本撑不了,她们就弄两个人来监视我,一看不行了,就把我提了起来,出操的人回来后要让他们看我,说谁像我一样不认罪就会遭到同样的惩罚”。“就是我上厕所他们都不让我上,我上去了,进去了,把裤子扒下来往下蹲,结果他们看到我蹲就强迫把我拖出去,不让我解手,说是队长不让我解,他们从厕所里给我拖出去,我的牙撞到门板上掉了一半。我经常的被从厕所里拖出去,警官说这就是对你不认罪的惩罚。他们白天不让我们解大手,晚上也不让,因为他们经常在里面,我们喝不上水,就甭说要刷碗,洗脸,漱口了。”[12]

因为房屋被强拆,倪玉兰和丈夫董继勤先是住与小旅馆,但因收到警方压力,现在两人只得露宿北京街头。[13][14]2010年5月7日,倪玉兰案的二审代理律师刘巍被北京司法局吊销律师证。[15]

2010年6月下旬,《南方人物周刊》报道了倪玉兰的事迹[16],随后被腾讯网易[16]等国内主要门户网站转载。

2011年2月11日,美国驻华大使洪博培来到倪玉兰临时住所看望她,[17]同年获荷兰人权捍卫者郁金香奖,但无法前去领奖,其女儿欲代母领奖亦遭警拦截。[18]

2012年4月19日,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促请中方释放残疾维权人士倪玉兰夫妇。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认为,骆家辉的有关言论,并不适当。刘为民说,中国是法治国家,无论甚么人,只要触犯法律,必然要受到法律的惩处。中方坚决反对外国,利用所谓人权等问题,干涉中国内政和司法主权。 北京西城区法院,上星期判处倪玉兰入狱两年零八个月,罪名是寻衅滋事和诈骗。她的丈夫董继勤,也因寻衅滋事罪,被判入狱两年。

2012年4月,她再度被以“寻衅滋事”和“诈骗”罪名判刑2年8个月,而她的丈夫也被以“寻衅滋事”罪名判刑2年



高兴

感动

同情
1

搞笑

难过

拍砖
1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12 回复 法道济 2017-4-25 11:05
帮帮她吧!美国使馆应帮助她来美国治病
10 回复 Nanshanke 2017-4-25 22:20
确实应该帮助。但任何组织出面,都会被中共冠以敌对势力。个人基本无法帮的上。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4 00:3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