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知道的女性经期卫生用品的变化---兼答一些年轻网友的困惑

作者:delilah  于 2009-6-1 23:2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随笔|通用分类:其它日志


我所知道的女性经期卫生用品的变化---兼答一些年轻网友的困惑
最近,写了一篇关于我中学同学的短文:乌鸦变凤凰,提到一做纺织女工的同学,经期上班,走路过多,大腿根磨烂了。有些网友对此不解,看来有必要,就我所知再写点东西,介绍一下女性经期卫生用品的变化,也算给那些没有经历过那个年代的年轻网友的解答。
对所有看了乌鸦变凤凰一文,写了评论的网友,再次表示感谢,不再一一回复了。
首先声明:女性卫生用品不过是一商品,与色情风化无关。君不见,现在国内的商品广告,有事没事都往色情上靠,同他们相比,我这篇东西可纯洁多了。再者,人云,红楼梦,君子看出情,商人看出利,官员看出权。还有,好像是郭德刚说的,见者为心音,见佛者,因其有佛在心中,依此类推,自己联想吧。如还有人喋喋不休地指着此文色情,还是从自己哪找原因吧。
80年代后出生的女孩真应感到幸运,有那末多的卫生巾可以选择。过去可没那末好,我的同龄人对倒霉一词不陌生---是那个时代,闺阁中女孩之间,称呼经期的代名词,由此可知,女性经期的难受,不仅是生理上的,也有卫生用品的贫乏。
旧时代的女性经期卫生用品是啥样,我没见过,不知道,但解放后的女性经期卫生用品的发展,是亲身经历过的:开始给老妈买,后来给自己买。那个年代,女性经期卫生用品只有卫生纸,后来,我到了兵团,女战士的津贴里还有卫生纸的一栏,比男战士高一些,这是后话。
有记忆的是60年代中和70年代,北京市场上卖的女性经期卫生用品只有一种:一包一包长条形的卫生纸,挺黑,估计是消毒了。卫生巾进入中国市场,应是80年代后的事。那时,绝大多数女性就用这种卫生纸,它比一般厕纸价格高些。那些厕纸是一沓一沓地卖,成卷的厕纸很晚才出现。买厕纸也是后来的事,多数家庭都有代用品,我家是老爸选择较软的报纸,裁成小块挂在厕所里。尽管老爸选择的是较软的报纸,但还是比现在的厕纸硬不少,用时要用手柔软了才行。过去,人们的卫生意识不是很浓,我猜测,更多的女性,特别是收入低的家庭,有可能用厕纸代替卫生纸。
卫生纸比卫生巾的吸收力差了不是一个档次,如赶上血量多,如洪水泛滥,卫生纸根本挡不住,弄得到处都是。老妈教我,到药店买包卫生棉,剪成和卫生纸同一形状的,撕下一片,放到卫生纸之上,也算是土制卫生巾吧。但药店里的卫生棉不总有货,一次,卫生棉用光了,赶上药店的卫生棉脱销,那天晚上,我只好半靠着枕头熬了一夜,以防弄脏床单。能够有卫生纸用,已是不错,那时人们收入低,并不是每位女性都有经济能力使用卫生纸的。中国人的创造力强,也体现在女性经期卫生用品上,出现许多山寨版卫生纸。我有个女同学,家境不很好,她说,每次来月经,她都是用旧布,洗干净后反复使用,有点像过去的婴儿尿布。忘了在哪里看到过,一些边远地区,女人用布缝成口袋,放上干净的沙子当卫生纸用,估计还有更多的创意我不知道。也有的女孩什莫都不用,曾写过一篇短文,提到一位菲律宾女孩就是如此,有兴趣可以到这里去看:https://www.backchina.com/space-36673-do-blog-id-563.html
用卫生纸就不得不用卫生带,因卫生纸不像卫生巾,贴到内裤上就行了,必须要用卫生带托着才行。估计现在的年轻女孩,根本就没有听过,见过卫生带。那时,市场上卖的卫生带有2种,一种是布的,一种是胶皮的,好像1元多吧。现在1元钱不当回事,那时可是个大数目,1元钱能干不少事,如小豆冰棍才5分钱,奶油的才1毛,油饼好像也就1毛左右。我估计,许多经济不富裕的家庭,会自己做卫生带,毕竟不愿意花那个冤枉钱。我家是老妈出钱,我总买相对贵些的胶皮的,不容易弄脏内裤,也好洗。卫生带的边比较硬,走路过多,很容易将大腿根磨伤。乌鸦变凤凰一文中,我的同学是挡车女工,每天要走好多的路,不磨伤才怪呢。
后来,好像是80年代中,出现了卫生巾,可能也是引进国外技术。我第一次用,感觉是到了天堂,柔软干净,经期不再是惨不忍睹了,不用担心弄得到处都是。可以肯定,绝大多数女性都同我一样,从心里感谢发明卫生巾的人。用卫生巾就不需要卫生带,可贴在内裤里,只要配上一条紧身裤就行了。
再后来,出现了tampon,用压缩棉做成的棍状,分大中小3个号,适用于经量的多少。照顾中国人的处女情节,在小号的包装上还注明,不会损伤处女膜。至少,在国外的此类产品上,我没看见过这种注明。记得在国内外出旅游,途中停车上厕所,女同事看我往外掏卫生棍,小声说,你怎莫用这个,结了婚的人才能用的。那时,我还是剩女,其他方面受歧视也就算了,如分房,福利算分等,连用哪种卫生用品都有说道,奶奶的,还让不让人活了。
同卫生巾相比,卫生棍的优点是,使用者活动起来更不受限制,也干净,特别受喜欢运动的女性的欢迎。如不怕凉,赶上经期,塞上卫生棍,照样可以游泳,我认识的一些女老外,用卫生棍的居多。不过,同对其他一切商品一样,女人对卫生棍也有品牌概念。有次,一友人赶上经期手中没货,我大方地友情支援,她只要了一只应急,推说,自己到商店里买,我再坚持多支援一些,她才坦白地说,不喜欢我用的牌子。对品牌我一向没感觉,如喝啤酒,所有的牌子,我喝起来感觉都一样。由此,我对感觉不出差别的东西,以价低为第一选择,估计她是看不上我的便宜货。
再后来,人类医学的进步,不仅改良卫生用品,还发明了一种药,可以调节女性的生理周期,将每月一次的月信改为每季度一次,以后,经期不再叫月经了,改叫季经,甚至年经了。女人是舒服了,省了不少痛苦麻烦,不过,我总觉得,有违天道和自然规律的事,总归有点那个。
个人不过是历史长河中的蚂蚁,管中窥豹,不对是正常的,全对就白天见鬼了。看完此文,如能对年轻的女孩有所帮助,也不枉费了我打字的辛苦,如能给女性民俗史上留下一点痕迹,就更是锦上添花了。即决定写此文,就不怕砸:我披上铁甲,再竖一道橡皮墙在面前,让所有砸来的砖头弹回去,物归原主。

评论 (0 个评论)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6-18 17:5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