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纪委查办成克杰纪实(旧稿首发)八

作者:longqiaxi  于 2017-5-31 03:5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关键词:成克杰, 中纪委, 纪实

第八章  打开缺口

 

凉了程小梅两天,直到331日晚上,才开始与她谈话。钟启华等办案人员反复推敲谈话提纲,制定谈话方案。

程小梅一开口就主动说了贵港两笔糖的事。她知道俞芳林落马后这两笔糖是掩饰不了的,但接下来就装疯卖呆,形同无赖,任你如何讲道理、讲政策,她通通充耳不闻,整个一死猪不怕开水烫。

“好吧,就算你只弄了两笔糖,是谁叫你去的?”

“我自己做生意,还要谁叫我去吗?”

“那你赚到的钱呢?”

“我花了。”

“花了你就没事了?你以为这些钱那么好花?都花到哪去了?一笔一笔交待清楚。”

“那谁还记得?这么久了。”

“给了肖锦荣多少?”

“没给。”

“毛主席说过,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作为一个政府主席的秘书,每次放弃正常的工作陪你到两百公里之外的地方去弄糖,而且又不要报酬。除非他精神有点不正常。”

“我们是同学,两家关系一直很好。”

“如果成克杰不同意,我看肖锦荣没有这个胆量?除非这糖是为成克杰要的?再退一步说,是肖锦荣找成克杰帮你打招呼要的?”

“是我自己去办公室找成主席的,跟他没关系。”

“凭你?自治区主席的办公室,你想进就进,想出就出?纯粹是胡说八道,信口开河。”

“那有什么?其实每个人都可以去,因为都怕进不去,不敢进,才以为不能进。我是生意人,胆子大。”

“好啊,你胆子大,那你现在进一下自治区党委书记曹伯纯或现任主席李兆卓的办公室给我看看!”

“他的秘书我不认识,可成主席的秘书我认识啊。”

“那不还是你是通过肖锦荣才到的成克杰办公室吗?”

“如果在你们眼中这也算有关系,那就算有关系吧。”

“成克杰会平白无故帮你打招呼指定压价要糖,一个电话使国家上百万元的损失流入个人腰包,作为自治区主席,难道他不知道这是犯罪?你程小梅有什么魅力,让成克杰这么为你卖命?”

“哪个当官的不为亲朋好友打过招呼?这有什么稀奇?他又没有帮我压价,价格是我自己跟糖厂谈的,关他什么事?”

“你是他什么亲朋好友?”

“这是我的私事,无可奉告。”

“私事?说得轻巧!关系到国家几百万,一句私事就想把我们打发了?”办案人员有点来气了,“成克杰作为党的高级干部,应该知道国家的法律和党的纪律,犯法应当受到追究。你程小梅伙同成克杰共同侵吞国家财产,一样构成犯罪。19973月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五条和第二十六条规定,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是共同犯罪。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是主犯。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是从犯。在负刑事责任时,主犯应承担共同犯罪的全部罪行,从犯应承担其个人罪行。如果你态度老实,有悔过自新的表现,《刑法》第二十七条还规定,对于从犯,可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我们可以建议有关司法部门按此处理。否则你在劫难逃。”

程小梅干脆将头扭过一边,装没听见。

办案人员说了半天像是在对牛弹琴。

“程小梅!你怎么不说话了?你刚才不是挺理气直壮的吗?”

程小梅头一扬,“没了!该说的我都说了,别的我不知道。不知道的不能乱说,对不对?如果你们希望我乱说,那我就开始说了。”

“程小梅,刚开始谈话时我们就告戒你,无论什么时候都要实事求是。诬陷他人,编造谎言,捏造事实欺骗组织都是违法行为,都是要受到法律追究的。这里再向你重申一遍。有问题你不交代没有关系,但不能讲假话”。

“那我什么问题都没有了”。程小梅将口封的很死。

第二天仍然如此,问什么程小梅都无一例外地回敬三个字“不知道”。

第三天,办案人员继续追问为什么肖锦荣每次都放下工作陪同程小梅去贵港要糖。迫不得已,程小梅承认了与肖锦荣的情人关系。办案人员又问:“虽然你和肖锦荣是情人关系,肖锦荣担心你的安全,愿意陪同你去贵港。但肖锦荣不是一般的国家工作人员,他是自治区主席的秘书。平时是没有自己的时间的,他怎么能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呢?成克杰能容忍自己的秘书这样天马行空,我行我素吗?”一接触到实质问题,程小梅又装疯卖傻起来。

遇上程小梅这样的女人,对于钟启华三人确实是家常便饭。任何一个违纪违法人员,在组织审查时都不会轻易交代问题。有的甚至一年多都不开口。

三天的谈话,虽然枯燥无味,但还是有成效。起码程小梅交代了和肖锦荣的情人关系。从中可以看出程小梅的防线并非固若金汤。办案人员就是要善于从这些缝隙入手,步步为营,步步深入,打开缺口。

钟启华、王大军和焦国慧三人仔细分析了三天来与程小梅谈话的情况。对这么一位非官非商的女人,用儒家以理服人的谈话方式不会有效,用法家以势压人的方式恐怕程小梅也不吃这一套。如果用道家以谋制人的方式,估计会有收获。从与程小梅谈话的情况看她的弱点应该是最担心的是保不住肖锦荣,最害怕的是失去这个靠山。

三人经反复商议,决定调整了谈话策略,一、要让程小梅认识到自己问题的严重性,给国家造成如此巨大损失必将受到严惩;二、要让她认识到党纪国法的严肃性,绝不容许任何人践踏;三、要让她清楚地意识到攻守同盟的不可靠;四、提供两条道路让她选择。劝她不要把路堵死,给自己留一条退路。五、最后用老板要断线来打动程小梅,以求自保。

第四天,三人撇开具体事,轮番开炮,直接进入心里攻势。

“程小梅啊程小梅,你说你一个上有老下有小的弱女人,干嘛非要充这个冤大头?你们非法攫取几百万元,给国家造成巨额财产损失。问题如此严重,你要一个人扛的话,不判你死缓也是无期,这一辈子就甭想走出牢房了。”

“你以为你一个人就能扛下来吗?别以为你不说我们就不知道。你要清楚,世上最靠不住的就是攻守同盟,大祸临头人人自危,谁也顾不了谁。谁先说谁主动。你现在还有两条路可以选择,如果你自己把退路堵死,到时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这些事肖锦荣都参与了,你不说,检察院同样可以逮捕他。其实你们俩都只是被人利用,是身不由巳的。主动交待了,没你们的事,政府会保护你俩。多拖一天就多一天危险,你想想,你落在中纪委手上,你老板那边会放心吗?说不定他们正在想法掐断你这根线呢。”

程小梅身子猛然一颤,脸上掠过一丝惊恐。这本只是办案人员的一个策略,却恰恰击中了要害。三人不让程小梅有喘气的机会,进一步攻心。

“我们知道那几百万昧心钱不在你手上,你也交不出来。但如果你硬要自己承担,你一个子儿都不能少。没钱,通过有关部门变卖你们的家产也得还。那时闹得满城风雨,我看你父母和儿子怎么做人?我们知道你父母是受人尊敬的老军人、老干部,你儿子也聪明伶俐,你不能不对他们负责。”

“你一个单身女人带个孩子不容易,不为自己想也得替孩子想想吧。你进去了,孩子怎么办?”

“老板你是指望不上了,你现在活着对他就是个威胁,即使你不说,老板也不会再相信你,你怎么解释我们掌握的那么多材料不是你提供的?老板巴不得你赶快死掉,恐怕最盼望你早日判死刑的就是老板了,指望他来救你,简直是白日做梦。假设你现在死了,恐怕第一个喝酒庆贺的就是你的老板了。现在你交代问题还属于立功,只有配合我们把老虎尾巴揪出来,你才真的安全了。”

也许是和外界失去联系时间太久了,也许是办案人员说的话也确实打动了她。程小梅突然“哇”的一声哭起来。

“我横竖是个死,”她呜咽道:“谁来管我儿子啊!我不说,你们要抓我,判我,是死;我说了,有人要杀我,也是死。”

“程小梅,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们国家是法制国家,任何人胆敢胡作非为都将受到严厉惩罚。放心吧,有我们在,你是绝对安全的。我们把你弄到北海,离开南宁,本身就是保护你。”

“你们以为北海就安全了?我交代的问题,涉及广西最大的势力,北海市公安副局长周贻胜就是他们的死党,他会派人搞死我的。”

程小梅说着说着痛哭起来,提出让办案人员把她带到广东,她才会交代问题。并要求办案人员保证以后在广东给她找个出路,让她隐姓埋名重新生活。

“那你就先交代问题吧,让我们看看是不是象你说的那么可怕?”

“那不行,我交代了问题,也许你们在广西期间我是安全的。将来你们一拍屁股走了,广西还不是他们的天下?我还不是他们的下饭菜?”

程小梅边哭边说却又突然发起气来:“我是撞着鬼了偏偏碰上你们这些人!你们抓了我处理我不就完了!没完没子你们干嘛就不嫌麻烦呀,吃饱了没事撑得慌啊?是不是广西比北京好玩呀?”

“恰恰相反,程小梅,是我们撞上鬼了。而我们偏偏就是打鬼的钟馗。”

“阎王也是鬼,我就不信你们敢打阎王。”

“你将看到整个打阎王的过程。”

经请示祁培文,决定移师广东湛江。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30 04:1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