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啊-------杀!!!!!” 记一次两村村民的战争

作者:akeqin  于 2017-8-14 10:0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前尘往事|已有1评论

起因:大炉村村民偷山脚村柴草

19794月中旬,对越自卫反击战,也称第三次中印半岛战争刚结束不久,山岭资源丰富,人口不到二百的百合镇山脚村里的农田的禾苗正在抽穗,玉米已经灌浆结束,可以搬上了餐桌。此时,田里的农活不是很多,村里三个队开始给每家每户分集体的十几个山岭,让各户有充足的时间来割草、晒草;砍柴和晒柴,补充各户生活用柴草的不足和准备过冬柴草。

与山脚村一河相隔,坐落北边的邻村大炉村人口众多,是山脚村的十倍,而他们村就有一个山岭,他们各户的生活用柴草严重不足,又没有钱购买,于是大多户主就到比较偏远、归属不明的山岭里割草、砍柴。当时全靠走路,比较辛苦,一天的收获也不多。考虑到大炉村村民生活的不易,在镇政府的协调下,把山脚村一个比较近的钿秀岭划给他们采柴草。由于后来大炉村村民的过度采伐,这座山岭很快变成了光岭。于是有的户主就偷懒,大胆在所属的山脚村就近偷草、偷柴,并挑着柴草大摇大摆在山脚村中经过。他们这种偷盗和嚣张行为让山脚村的人忍无可忍,非常气愤。山脚村村委打电话多次与大炉村委交涉,讨论如何解决大炉村村民偷柴草问题,没有结果。山脚村村委与村民达成一致:一经发现有别村人偷柴草,全部没收,并在村中广播、张贴告示。

这一措施在大炉村中引起了不少的敌对情绪。他们认为山脚村的人少,山岭用不完,应该可怜他们没有柴草,就应该多分给他们一点;另外他们大炉村中的路山脚村的人出街都在用,山脚村人也从他们那里得到好处。再者,如果不给我们用你们的山岭,你们出街就别想走我们村的路!

双方决定-----开打

420日的一个阳光热辣辣的响午,一行二十几个大炉村成年男女,挑着沉甸甸的柴草,气势浩荡地从山脚村中经过。山脚村人证实,这些柴草都是从村中比较近的山岭偷来的。这次山脚村村民被惹恼了。他们没收了这一行男女的柴草。

大炉村村民气愤地把通往山脚村与大炉村的唯一通道:一座木桥搞塌了--------不让山脚村人走过大炉村。还扬言,谁走过大炉村,就打谁!

山脚村人也气了:你们大炉村人偷了我们的东西,还有脸挑衅我们!我们要给你们颜色看看!

后来这两村人的敌对情绪越来越高涨,互相辱骂对方。特别是大炉人,仗着人多,叫嚣不止,扬言要把山脚这个*儿村打平。

山脚村也不甘落后,也扬言说,打就打,看谁厉害!

后来,双方决定:于423日下午3点开打,双方不得报警。

战前准备

山脚村能上战场的青壮男人不多,不可能是攻打方; 另外两村之间的河岸比较长,防守比较困难。根据这两个劣势,山脚村退而示其次:在村店旁边把 守住进村路口,抵抗侵略!战争策略定了下来,全村就开始积极备战。

当时我刚上小学三年级,懂事了。看到村中人人热血沸腾,摩拳擦掌,非要用命来拼个输赢,我的心情很是复杂,有莫名的兴奋,想看看两村人如何打仗,给山脚村报仇。但是我也感到惶恐不已:人受到欺负到忍无可忍的地步,不反抗不成;若要盲目反抗,不顾自己的死活,后果不堪设想。我知道我爸与大部分亲戚,堂叔伯、舅舅他们将要上战场,我害怕他们当中会有人受伤抑或死亡。另外,两村的积怨太久太深,政府一直解决不了,大人们自己用暴力来自己解决。我是一个小孩,不能阻止大人们做事。

开战的当天,妈妈早早就把当时非常罕见、丰盛的晚餐做好了:一大盘玉米瘦肉汤,炒了干萝卜和青菜,还煎了鸡蛋。我妈妈告诉我,这是给爸爸去打仗准备的,让他吃了,好打仗。我爸爸在天井里磨亮他那把长平大刀,然后把它固定在一根长实的木棒。这就是他的打仗武器。他试 了试武器,深感满意,他说要用这把刀让大炉村人出点血,见识见识我们村人的厉害。村里各家各户的备战情况大同小异。

开战

423日这天天空晴朗,风和日丽,天上飘着几朵云。这天为了保证学生安全,学校提前放学。打仗的时间越来越逼近。爸爸和其他参战队员早就带着带杆的长刀、长矛、平短刀集合在村店门前,等待着对方的到来,誓死保卫村的安全。

村店是一排座北向南的长房子。最西头是村店,门口向南,有一条路通向北边六瓜坡,最东头是村卫生室。村店的南边就是村庄。村的兵力全部集中在村店西边,既能防止敌方从北边或东边进攻。村里年幼的、年老的躲在很远的地方观望。

 三点刚过,邻村的打仗队伍大约三十人左右,身穿白色汗褂,短裤,手执带刀具的木棒,气势汹汹穿过小河,进入山脚村地带。他们先是捣毁村的一座无人的水磨坊,然后继续向南边挺进。他们排成一纵队,口里大喊,“冲啊-----杀!杀!杀!”从六瓜坡逼近村店。

从远处我就听到噼里啪啦激战声----两村仇人相见眼红,打起来了。我惊惶地把眼睛闭上,祈祷我爸爸他们不要被打,受伤。

突然,有人大喊“有人被打死了!”我睁开眼睛,看到进攻的队伍放弃了战斗,快速逃走。不久,几个大人们用担架将满脸、满身都是血的统宣大伯抬着,绕远路,把他送到镇上的卫生院抢救。

原来,统宣大伯因为年纪比较大,没有参加打仗。但他好奇心重,想把战场情况看得清楚一点,就躲在村店东头村卫生室墙角观望。当时敌方有四个队员往东边这边杀过来。宣统大伯心想,自己没有参加打仗,他们不会对他怎样。当他们逼近自己时,自己就把自己躲在卫生室的门上。敌方队员一看到他,就对他大开杀戒,当头就打。一个队员用木棒上的匕首,对着统宣大伯嘴连捅三刀,把他的嘴巴、下颚捅得支离破碎,血流一身一地,奄奄一息。

秋后算账

留在战场的爸爸他们在谈论着刚才的战斗:雄哥对方的塌鼻七打了几棒;我爸也打了对方几棒……最后,还是感叹对方的凶残-----他们竟然对无辜的、手无寸铁的统宣大伯敢下杀手。

镇上的派出所的同志在战争结束一个小时到达案发现象。他们对两村的打仗这件事进行调查。他们还说,一定会给山脚村人一个公道。好久时间没有他们的任何消息,这事也不了了之了。

统宣大伯经医院抢救后,捡回了一条命,嘴和下颚被逢了几十针。村里给他支付了全部费用。

因为派出所的调查没有下文,山脚村村民对参与打仗的大炉村民的姓名进行了甄别和猜测。有人造谣说我家的姑父参加了打仗。我们全家的人对这种毫无依据的造谣感到非常痛心和愤怒:平日里我家就是受人欺负;现在事关生命和名誉的大事,也来欺负我们!后来,我姑姑不得不自己 从大炉村跑回来,为自己的丈夫清白进行辩护。

时间慢慢往前挪,两村人的仇恨慢慢在消减。被大炉村搞塌的木桥,在事发后一个月后,山脚村人把它重新建起来。两村人的生活恢复了正常。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5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8 回复 akeqin 2017-8-15 21:20
我女儿听了这个故事,她笑着说还有这么傻的人啊?!我女友也笑着看完。不管如何,这场战争成了历史。我是有感于目前中印对峙状况而发。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8 23:5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