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参加追悼会

作者:akeqin  于 2017-9-19 11:3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前尘往事|已有6评论

1976年的九月初,天气有些冷。那时我刚上小学,与同学认识还不多。有一天,从中央传来消息:大人和小孩天天歌颂、歌唱的大领导不在了。村里每个人都领到一个黑布做的黑纱。消息还说是明天在学校要举办追悼会;在会上要把黑纱戴在右臂上,纪念这位大领导。

我问我爸妈说,咱们用戴白布和麻绳来纪念人的,为什么要改做戴黑纱?爸妈说,大领导在北京,他们的习惯不同,要按照领导的习惯来纪念。

其实我心里还想问我爸妈:我们祖宗的房屋和田地在大领导的指示下,被瓜分绝大部分。我们还被戴上***的帽子,被批斗,被孤立,被踩低,被剥夺当官和升学的权利……我们还有必要纪念吗?我知道,问了这些问题,爸妈会警告和打骂我,所以没有问。

第二天早上,学校挤满了村里的老老少少,村委的大喇叭在学校里放着悲伤的乐曲,大家都戴着黑纱,心情显得比较沉重,默默无语。

这是我们第一次参加追悼会。我们班里的同学们都戴着黑纱,很是兴奋。我们不靠班主任的阻拦,在学校到跑来跑去。在教室里,很多同学都在叽叽喳喳地谈论着,他们在人群中看到自己的爸妈,爷爷,奶奶了等。

我也去找了我的妈妈。我担心她会单独躲在某个角落里伤心落泪,我想安慰她。不知道是什么缘故,妈妈在我们家族里,在生产队里,在家里都没有地位,平常连个屁都不敢放,说话细声细气的。除了跟同村的外婆比较亲密之外,没有其他亲密的朋友、妯娌,而我成了她的贴心棉袄。

果然,我看到妈妈躲在学校厨房的门角里,独自一个偷偷地抹眼泪。我叫了一声“妈妈”。妈妈抬头看到了我,给我一个大大的微笑。我也给她一个大微笑。我挨着她一会,就跑回了教室。

后来,当正式追悼乐曲响起,我们就站在自己的课桌前,低头默哀到乐曲结束。追悼会就结束了。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6 回复 fanlaifuqu 2017-9-19 21:32
也记得很清楚,那一天!。。。。。。
6 回复 徐福男儿 2017-9-20 02:21
妈妈总算可以微笑了。
6 回复 akeqin 2017-9-20 05:05
fanlaifuqu: 也记得很清楚,那一天!。。。。。。
这个日子不会忘记的。有雨天,就会有太阳出来的一天。
6 回复 akeqin 2017-9-20 05:08
徐福男儿: 妈妈总算可以微笑了。
当时年纪小,想不到那么多哦。现在看来,祸兮福兮,那天是一个大转折。
5 回复 异域堂 2017-11-24 00:31
都曾有过的过去,不过你还小些。
5 回复 akeqin 2017-11-29 00:55
异域堂: 都曾有过的过去,不过你还小些。
现在这个年纪,看多了,经历多了,心里的阴影在一点点的褪去,但是结还是在。有时自己止不住泪流满面。也许,这就是历史吧,无法给一些人公正和公平。这么长的时间里,现实则让我无可奈何,有苦只能自己偷偷的说。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9 18:2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