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的悲哀——鸟岛行纪(多图-旧文新编)

作者:西方朔2  于 2018-2-27 00:0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旅游归来|已有2评论


    旅游的实质除了少部分乐于求知求识的人,即所谓的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们。而对于碌碌讨生计的一般普罗大众来说,或许更多是厌倦了360天枯燥乏味的生活而又不得不乏味中打发日月、实在憋得不行了出去猎猎奇透透气。所以,人们旅游总是希望去异地远处,所谓的风景在他乡。正因为人们有这种惯常观念,所以,很多本地甚至本城其实也很美的“风景”往往容易被本地人忽略,而他乡的来客反而了如指掌。其实近处一样有风景。

  从在下门前向东望,几公里处便有一小岛,它把视线尽头那流畅的湖面水平线拦腰截断。在下在前院水边向它张望已两年多了。只是几年了没顾上去看看,甚至居然不知道它的名字,后来问了省公园的管理人员,才知道那里是鸟儿的天堂。

  房子的活越干越少,终于有空去探探它有机会上鸟岛。

   一个晴朗的秋日,在下背着相机和大号望远镜,趟过及膝深的浅滩便一步步接近之前只能远观的这个鸟儿群聚地。

鸟岛的晚霞

  越近景象越奇特,但见上岛之路居然“白玉”铺就----密密麻麻一层小白贝壳。地上处处白骨累累,到处是死去的各类飞禽的尸体。扎推的鸟儿见我类到来便惊慌躲避。今天见到的鸟类偏少,大部分是长着深褐色羽毛的鱼鹰和不多的天鹅,与之前隔岸所见的很不一样,那种很漂亮的红嘴海鸥也不见了。


     相距7-80米宽的北岸,无数的鱼鹰一字横排于岸边,头朝向北方一动不动足有百多米长。我立马猫低身子绕到南面低洼处慢慢移动到可拍摄位置把这个美景记录下来。

   到南面才发现原来这里还不是主岛,主岛和目下位置之间还有两百来米的水道相隔,而且水看上去还挺深,趟过去是不可能。看来今天还是不能尽兴。只能在这个处于半路的小岛玩了。


   从隐藏的南岸低处爬上去近两米高约千来平米的平地上,但见蜂窝一般密密麻麻的鸟巢一个挨一个。很多鸟被惊飞去另一个水上的小陆地。正遗憾,却发现一只毛色不深似乎尚未完全成年的鱼鹰一动不动,对我的靠近毫无惧怕迹象。它不停地把头低下抬起。我正以为它受伤了,仔细看才发现它前面一米处躺着一只死去的鱼鹰,那只死去的鱼鹰脊背朝上,背上的羽毛稀疏,看似被其它类啄掉了。它可能是这个不愿离去的小鱼鹰的父或母吧!直到我的手快触碰到它的身体它才飞去不远的水中。 野禽也和我类一样,生命也被造物主填满悲伤苦痛。

 在大片鸟巢中又发现卧着一只孤鹰。离它只有两三米了也什么反应,只是抬起的头慢慢来回左右移动,它受伤了? 走到跟前,见它目光呆滞,眼睛半睁。头部,皮肤和毛色都呈干枯状。看来是一只生命已近尽头的老鹰。不知是岛上风大把它吹到巢边地上还是垂死挣扎时倒在巢外。此情景让在下突生鸟死人悲的伤感。我顾不得什么卫生不卫生,直接下手把它抱到一个最大的鸟巢的背风一侧。让它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少点痛苦。

未成年的小鹰守候着可能它的父母的尸体,不忍离去。


   将至生命尽头的鱼鹰

  

   西方朔把这只垂死挣扎的鱼鹰抱到一个大鸟巢的背风面,让它在死神到来之前少一点古痛苦


下图: 黄昏的晚霞是那么的绚丽,在这个美丽安静的黄昏,有多少可怜的生命在无奈中挣扎?


  边走边看,发现好几只正等待死神的鸟儿。遍地的鸟尸,累累白骨。处处昭示着生命的无奈。此情此景突然使我不再觉得所谓鹰击长空,鱼儿入水的欢乐有多么的自由美好。生命的终点既是痛苦和死亡,途中再美的风光也不过是幻觉。造物主,你是不是对我们过于残忍了?

西方朔

?2016--9--13  北美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6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8 回复 南沙2 2018-2-27 14:30
自求多福吧
8 回复 西方朔2 2018-2-27 23:19
南沙2: 自求多福吧
也只能如此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4 01:0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