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重的远方(四)

作者:李公尚  于 2017-12-1 21:3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公尚文集|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关键词:文化, 娱乐, 情感, 时尚

星期天上午林惠姗正懵懂大睡,朴英顺在房间外敲门:“还没起床?快起来吧,认真打扮一下,穿上最好的衣服。我是说,要庄重正式一些的。”

林惠姗迷迷糊糊地拿起手机看一下时间,上午十点半,翻了个身又昏昏欲睡。今天凌晨三点钟她从酒吧收工回来,直到五点多,才朦朦胧胧地睡着。

朴英顺继续在门外在催促:“昨天不是说好的吗?十二点去教堂,一点钟结束后,在那里聚餐。三点钟你还要去酒吧开工。现在已经不早了。”

朴英顺的丈夫去世后,教会成了她主要的社交场所。每星期天上午,她盛装待发,迫不及待地提前半个多小时,从街上招摇到斜对面的教堂。牧师对她的积极,不止一次在布道时予以表扬。为此,她常把店里的一些卖不出去的“古董”,如废旧的车牌、破旧的打字机、伪造的古花瓶等,捐给教会表示虔诚,让教会在做礼拜时拍卖。上次,牧师散场后找她个别谈话,让她注意她的邻居乡村酒吧里的不轨行为。因为他听说,教堂的执事去向乡村酒吧募捐用以作礼拜的红酒时,酒吧的调酒师帕尔,常把顾客喝剩下的酒收集起来,送给教堂的执事。

朴英顺多次劝林惠姗和她一起去教堂,林惠姗说不信教,朴英顺就劝她说教会是一个大家庭,去了教会,就算是融入了美国主流社会。

林惠姗知道她每次去教堂,街上总会有人对她说:“上帝啊,你今天真漂亮”、“你和你的女儿真美,上帝和我们都爱你俩”或者“你是个好人,主保佑你”之类。朴英顺英语不好,很难和别人真正交流,但她非常在意人们对她的赞美。她去教会就是为了每星期有一次机会穿上一身最好的衣服,向众人展示自己,向牧师显示爱意。

昨天中午吃饭时,她又劝林惠姗:“去教会能遇到很多机会,如果遇到一个好男人,嫁了,身份就解决了。”林惠姗心想,这么多年了,你也没遇到一个你满意的男人。

朴英顺见林惠姗低头不语,仍然不屈不挠:“星期天去教会,中午至少吃顿免费午餐,你自己就可以少做一顿,我这里也能省一点水电煤气费。”韩国女人喜爱重实就虚,林惠姗想起萨莎说的朴英顺为她去酒吧工作帮过忙,心一软,就答应跟她去看看。

朴英顺十四岁的女儿安琪儿,在嘉瑞的一所聋哑人学校上学,每星期五晚上回来,星期天跟着朴英顺一起去教堂。她去教堂是为了去见和她一起长大、同病相怜的诺拉。诺拉比她小两岁,三岁时发高烧未及时就诊,烧哑了嗓子。她没有去嘉瑞上学,待在惠特菲尔镇上。安琪儿每次从嘉瑞回来,都为她带回许多外面的新鲜事。为了每次和安琪儿见面,她总是让她的妈妈卓丽娅早早地就带她等在教堂外面。

朴英顺一左一右带着林惠姗和安琪儿去教堂,功德圆满,神采奕奕。教堂里十点半那场的礼拜还没结束,林惠姗后悔跟着朴英顺出来得太早。安琪儿远远看到早已等在教堂附近的诺拉,蝴蝶一样飞了过去,两人手拉着手,快活地笑着、跳着,无声地奔向教堂后面的树林里。

诺拉的妈妈卓丽娅,也在酒吧里当招待,但很少和人说话。她大而蓝的眼睛像明亮的湖水,本应用美丽和明静形容,却因她的目光一向阴沉忧郁,一如既往地充满无限的忧伤,也便就像进了屠宰场的奶牛,悲悯的眼睛里总闪着晶莹欲滴的泪花。

朴英顺告诉林惠姗,卓丽娅是格鲁吉亚人,却坚持说自己来自俄罗斯。小镇上的居民大都不知格鲁吉亚在哪里,但许多美国人说到俄罗斯或苏联却谈虎色变。

林惠姗走过去,想上前和卓丽娅握手,卓丽娅却和前几次在酒吧里见到她时一样,表情黯淡地朝她点点头。林惠姗走到她身边,和颜悦色说:“我知道你的家乡出了一位伟人,影响了全世界,他叫约瑟夫·斯大林。我们中国人都知道他,他出生在格鲁吉亚。”

卓丽娅瞪大眼睛,警惕地看了看她,把忧郁的目光转向别处。

林惠姗不甘心,进一步上前去套近乎:“斯大林是你们国家的伟人,他对二战反法西斯的胜利做出了巨大贡献。你看过《解放》那部电影吗?”

卓丽娅再次警惕地看了看林惠姗,湖一般眼睛里荡漾着波浪,一个浪花闪过,目光又转向远方。

“我上初中的时候,正赶上纪念世界反法西斯胜利六十周年,那时我还在中国,学校组织我们看电影《解放》,是前苏联拍的,好像是四集,六个多小时,看得我都睡着了。”林惠姗兴致勃勃地说。

卓丽娅突然用花样跳水般的俄式英语,打着嘟噜暴躁地说:“我的国家和他妈的(Damned)斯大林差着十万八千里。没有人把他当成一回事。我祖父祖母当年都是被强行安置去格鲁吉亚的。”

林惠姗张口结舌,卓丽娅转身独自走到一个角落里去抽烟。

朴英顺“啧啧啧”地对林惠姗表示同情,告诉林惠姗,卓丽娅十多年前从格鲁吉亚来美国上学,在嘉瑞分校读书,为了维持生活,就在校外打工。一般离城市远的小镇上请帮工,都不太在乎有没有合法身份。卓丽娅买了一辆二手车,来到惠特菲尔镇的乡村酒吧做招待。一个周末,她深夜下班回嘉瑞,出门后,被几个在酒吧里喝醉酒的当地人跟踪到半路,把她拖进玉米地轮奸了。

林惠姗惊恐地睁大了眼睛,看着朴英顺。

“当时她才十八岁,刚来美国不久。这个案子调查了两个月,当地警方认为卓丽娅是外国人,在美国工作属于非法,对该案的发生负有一定责任。警方为了尽快让涉案的四名嫌疑人认罪,和他们达成了认罪协议,对他们提请轻罪处罚,对卓丽娅提请驱逐出境。可是该案在做出判决前,卓丽娅被发现怀孕了。印第安那州是禁止堕胎州,法庭只好允许她留在美国,先把孩子生下来。”朴英顺叹了口气说。

“把被强奸怀孕的孩子生下来?谁愿意这样做?”林惠姗满脸惊讶,不满地抗议。

“不愿意?法律可不管你愿意不愿意!这是个受宗教观念影响很大的州,人们反对堕胎。堕胎的法律是当地人多年前投票通过的。”

“那她以后……我的意思是说,她以后还怎么生活?”

“反正法庭作出了裁决。她从一开始就想堕胎,还想搬到允许堕胎的加利福尼亚去,可是法庭对她作出了限制令,在案件审理完毕以前,她不得离开本县。否则,将会以逃避审讯对她进行通缉。”

“还有这种事!”林惠姗听得目瞪口呆。

 “还有更奇的呢。诺拉出生后,当地政府不愿承担卓丽娅和孩子的经济资助,就质疑卓丽娅生下的孩子并不是因强奸而致,于是提请法庭检验孩子的DNA,查清谁是婴儿的父亲。”朴英顺绘声绘色地继续说。

“这样做,不是连孩子都毁了吗?这会影响将来孩子长大后的生活!”林惠姗说。

“谁会考虑得那么远?政府过几年就换了,才不会考虑得那么远呢。涉案罪犯中一名叫乔布斯的被查出DNA和诺拉相似,法庭就判决乔布斯担负婴儿的全部抚养费。但乔布斯拒绝接受这一判决,上诉说检验结果不准确,因为他是最后一个和卓丽娅发生性行为的,法庭认定他是婴儿的父亲,既不合常识,又不合情理。为此,陪审团换了十几拨,检验做了两三回,律师换了五六次,案子拖了七八年,才审理完毕。最终的判决是:卓丽娅可以继续留在酒吧打工,当地政府对她抚养孩子给予适当的补助。四名涉案罪犯按涉案时的先后顺序,由多到少,按比例共同分担孩子的抚养费。判决发布后,舆论哗然,司法界和舆论界称这次判决,是美国司法史上最富有笑料的巨大丑闻。”

朴英顺拖泥带水的英语,像从气味浓郁的泡菜缸里捞出来的,把酸甜苦辣糅得津津有味。林惠姗被其中的油盐酱醋感动地热泪盈眶,揉着发红的眼睛说:“想不到她是这样悲惨!”

“悲惨?”朴英顺仍然不依不饶:“这算什么!比这更悲惨的我都见过!”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林惠姗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你来美国这些年真是生活在蜗牛壳里!你了解美国社会多少?前些年从俄罗斯和东欧国家跑来美国的那么多的女人,哪个不是年轻漂亮花枝招展?都说是来上学,可个个都没有钱,交上一学期的学费,就跑到中西部这边的小镇上来跳脱衣舞,做娼妓。能在餐馆或酒吧做招待的那算干净的。当地政府所以质疑卓丽娅的孩子不是因强奸所致,就是根据这种情况推断的。那时,很多前苏联国家看起来很不错的女人,来了不久,就失踪了,不见了。永远没有人知道她们的下落。你一个外国人在美国,谁会把你当回事?要知道很多前苏联国家的女人,为了生活,在这边贩毒,被逼着把毒品塞进身体里,做运毒的工具,到了目的地再被人剖开身体取出来。”

林惠姗听得毛骨悚然。

十点半的那场礼拜结束了,散场后人们陆续离开。朴英顺和林惠姗没注意到参加下一场礼拜的人都已进了教堂。不远处威廉姆推着带有万向轮的垃圾桶走过来,笑嘻嘻地冲她们说:“就要开始唱圣歌了,你们还不进去?听!教堂的钟声就要响了。”

教堂的钟声响了,一声连着一声,肃穆而深沉。朴英顺对威廉姆敬而远之地点点头,拉着林惠姗快步走进教堂,找到卓丽娅坐的位置,坐在诺拉和安琪儿身边。威廉姆把随身推的垃圾桶放在门外,跟在她俩身后走进教堂,悄悄坐在她们后面一排。

站在讲台下面侧耳倾听台上唱圣歌的牧师,歪头看到威廉姆走进教堂,目光顿时变得阴郁。威廉姆平时除了来教堂检查卫生和收集垃圾,很少到教堂来做礼拜。牧师听说他几乎每隔一个星期的周末,都去嘉瑞或芝加哥的夜总会,很不以为然。每次见到他,就一改和蔼可亲的微笑,心情沉重地说:“人们生就的罪恶,是可以纠正的。接受上帝传达的良知,是在灵魂深处清除邪恶的开始。”威廉姆多以嘻笑相对:“上帝让我们每个人都与众不同,所以我们今天的世界才会五彩缤纷。”

唱完圣歌,牧师站到讲台上,慢慢扫视了一下台下的听众。翻开圣经,面色凝重地说:“人们对自己的了解,大都来自本身的欲望。当欲望战胜了心中的良知时,人们的心就已经死了。哥林多前书,第六章。我们需要记住这段话,经常对照自己。”牧师说完,犀利看着威廉姆。对牧师尖锐的目光,威廉姆似乎并不介意,他把头凑到林惠姗耳边,轻声说:“你不该穿皮鞋。”

林惠姗回过头,困惑地看着他,再看看自己的脚。他笑嘻嘻地说:“我是说昨天晚上。昨天晚上我去酒吧坐了一会儿,见你穿着皮鞋走来走去,很不方便。其实做酒吧招待,没必要穿皮鞋,皮鞋跟高,走路多了会累。穿一双行走方便的软底鞋,会更舒服。”

“可是,我觉得穿皮鞋,会显得正式……”

“相信我,我从上中学开始,就在酒吧里做招待,没人觉得穿皮鞋更好。”威廉姆真诚地笑着说。

“可是电影上演的那些女招待,不都是……”林惠姗想起她看过的好莱坞老电影。

“电影都是为了赚钱的。去酒吧的人根本就不在意你穿什么鞋。或许你光着脚,人们还会觉得更性感呢!”威廉姆朝她做了个鬼脸,起身离开教堂。

 

五 (待续)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4 08:1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