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重的远方(六)

作者:李公尚  于 2017-12-3 19:5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公尚文集|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关键词:文化, 娱乐, 情感, 时尚, 教育

两个星期后一个星期五,林惠姗从古玩店下班后,去酒吧开工,没见到萨莎,见苏珊急冲冲地进了更衣室,就跟进去问苏珊:“萨莎没来开工?”

苏珊的袜子被人用酒从上到下都弄湿了,她脱下短裙和被弄湿的袜子,丢在一边,擦着她那双又圆又直的长腿,嘴里骂着:“狗娘养的,下次看我把酒全倒进狗娘养的领子里。他妈的敢把手伸进我的马甲里摸,就因为我是酒吧招待!”骂着,从她挂在墙上的挎包里,拿出一双新的连裤丝袜,用牙咬着撕开包装,抽出丝袜,双手习惯性地把腿从下到上分别按摩一遍,把新丝袜套在腿上。林惠姗走过去,默默地把她的短裙捡起来,擦干净上面的污啧递给她,她站起身,扭动着屁股,提上短裙,费力扎紧,头也不抬地说:“那个婊子有麻烦了,不知被哪条发情的公狗给她弄大了肚子。”

“萨莎辞工不做了?”

“鬼知道她还做不做。这帮俄罗斯东欧来的母狗,反正走到哪里都是让人干。”

昨天下午,林惠姗从古玩店的窗子里,还看到过萨莎路过古玩店去上班。她后悔昨天下班后没去酒吧找萨莎。萨莎给约翰王的父母写了一封信,让她翻译成中文,她要把这封翻译好的信还给萨莎。

这些天林惠姗的父母和她视频通话,不断督促她要在美国找个有身份男朋友结婚,以便能留在美国。他们希望她如果一时找不到男朋,就去读博士。最近几天她在古玩店下班后,就回到楼上的住处开始复习资料,准备考博士研究生。听说萨莎走了,林惠姗有些惆怅。

“呃,对了,她凌晨收工离开时,给你留了一封信,放在吧台了。去问帕尔,他收起来了。”苏珊告诉林惠姗。

酒吧的调酒师帕尔,是道尔顿的大儿子。几年前他离婚后,和苏珊同居过一段时间,萨莎来后,他又和萨莎混在一起。苏珊虽然痛恨萨莎,但是也同情她寄人篱下。两年前,她听说萨莎被一个中国富商的儿子搞走了,心里仿佛出了一口气。当帕尔回过头来向她大献殷勤时,她却交了别的男朋友,狠狠报复了帕尔一把。

凌晨两点,酒吧里的最后一位顾客离开后,林惠姗去找帕尔要萨莎留给她的信,帕尔问林惠姗:“听说了吗?”

“听说什么?”

“没听说就算了!”

“什么‘没听说就算了’,你到底是想说什么?”

“这么大的事你都没听说,就是不想听。”帕尔摇了摇头,把萨莎留下的信给她。

沉默寡言的道尔顿,照例在最后一位顾客离开后,到酒吧各处仔细巡视一遍。帕尔和几位酒吧招待开始在各自分配的区域打扫卫生。道尔顿在确定各处情况都正常后,拽着身子,走出酒吧,开车走了。

薇莉打扫完卫生,走到林惠姗身边,问她知道不知道酒吧下星期要关门。

“关门?不营业了?为什么?”林惠姗惊奇地问。

“为什么!你不知道?老板要扩大业务了!有个中国富商来投资,要把酒吧改造成夜总会。今后这里除了提供酒和各种饮料,还要建脱衣舞厅,听说还要安装十几台老虎机。市政厅已经批准了,酒吧下星期开始改建,两个星期,我们不用来上班了。

“不用上班?我们……”

“是啊,老板已经在网站上和报纸上登招聘广告,两星期后重新开张。到时,你是想继续做招待,还是想做脱衣舞女?”

林惠姗觉得消息突如其来,有些不知所措,说:“我,可能,可能还是做招待吧。你呢?”

“我想去做脱衣舞女,可以多挣些。”薇莉说着,对着身后的镜子用自己优美的体型,连续摆出几个姿势,自我欣赏着。

“脱衣舞女需要每天晚上要在好几个不同的夜总会走穴跑串,才能挣到钱。”林惠姗说。

“那咱俩一起去,我开车。这地方亚洲女人少,你做脱衣舞女有你的优势,这里的乡下佬们没见过世面。”

“如果是中国老板来投资,那今后这个地方中国女人就少不了。”林惠姗说。

薇莉听了朝她撇撇嘴:“那也没用,反正我的体型比中国女人的都好。”

朴英顺听说隔壁的酒吧要改成夜总会,大骂道尔顿伤风败俗,破坏了小镇的宁静。等道尔顿再踱进古玩店时,她连着好几次都没给好脸色看,低声嘟囔着骂道:“一天到晚弄一帮酒鬼在身边转来转去还嫌不够,今后再天天搞一伙低级下流不三不四的来,让我们孤儿寡母在这里还怎么过!”

道尔顿依然弥勒喜性,自笑笑人,宰相肚里能撑船。他的大儿子帕尔,迎来了大显身手的机会,自从夜总会的建造工程开始后,他一天到晚忙得不可开交,在施工现场指手划脚,不懂装懂地指挥着几个前来搞改建工程的中国人忙前跑后。他的小儿子威廉姆接到朴英顺的投诉,恪尽职守,不时来到现场前后检查噪音、上下测量灰尘、不断对施工提出警告。为此,帕尔和威廉姆兄弟俩又吵又和,喜怒交加。沉默寡言的道尔顿私下里用他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不知对那个儿子,骂了几次“狗娘养的。”

林惠姗是学过室内装修设计的硕士,非常瞧不上那几个被从芝加哥唐人街请来的给当地华人家庭干过几年装修,就自称是“原中国城市规划院”“高级设计师”的工程人员。她批评夜总会的外形设计古旧落伍,像现代人穿燕尾服戴瓜皮帽。门外街上竖起的牌楼粗俗低级,像老女人穿超短裙裹厚围巾。她像该下蛋却找不到窝的母鸡,像该迁徙却飞不起来的候鸟,为自己的所学无以致用,焦躁地转来转去。

她对前来检查环境的威廉姆抱怨夜总会的设计没有与时俱进,不讲和谐之美,威廉姆对她和而不论,党而不争。她怀才不遇地对坐在沙发上一向只笑不语的道尔顿说:“什么‘西学为体,中学为用,中西合璧’!这种低劣的设计,去骗骗中国那些出过一两次国就极端崇洋媚外,总把美国国会当成白宫的中国教授们或许勉强凑活!我们学校的装修设计专业,世界排名前十,我毕业时成绩在我们学校那一届排前十。”道尔顿似懂非懂地听着她的话,宽厚地没有在意她的牢骚,静静地欣赏着她的愤愤不平。

改建工程在争分夺秒,大干快上,林惠姗终于忍无可忍,向朴英顺指责工程的设计不伦不类不中不西。朴英顺终于找到了反对“伤风败俗”的统一战线,坚决支持林惠姗对夜总会的批判。她去教堂做礼拜时,用残垣断壁式的大酱汤味的英语向牧师揭发:正在建的夜总会里设计的舞台,抄袭日式火锅餐厅里供应食品的自动转轮平台的模式,将来让女人们脱光了衣服,在转轮上摆出各种恶心的姿势,从围坐在转轮输送带边的观众眼前慢慢转过。这种做法是对姐妹们的亵渎,极其有伤风化。

牧师听了,专门去拜访了一次道尔顿,察看即将完工的“日式自动转轮平台”是什么样。他爬上转轮平台,连坐带躺地体验了一下,对道尔顿和风细雨地说:“人们并不是从一开始就有良知。当摩西代表人们和上帝约定十戒的时候,并不是因为我们认识上帝,而恰恰是因为我们不知道上帝代表着一切良知。你和你的儿子应该每星期都去教会听听上帝的声音。人们经常会不自觉地犯罪,这并不是邪恶的本身,只是人们的本性。但如果不去获得良知,人们的本性则必定会变成邪恶。”

道尔顿似笑非笑、似睡非睡地低垂了眼睑,身心入定,以静制动,不予回应。

牧师无可奈何地走了,站在道尔顿身后的帕尔,冲着他的背影对父亲说:“别听他总把自己当成上帝!上次教会的执事在这里喝多了,对我酒后吐真言,说他每次从这里募捐回去的酒,一大半都让牧师喝了。牧师经常看着幼女的裸体照片,喝得酩酊大醉。执事说牧师一直不结婚,就是因为他认为,世上只有少女才是最纯洁的。长大了的女人,都会污染人的灵魂。”

牧师在做礼拜时,抨击了几次夜总会的建筑风格特立独行,不三不四,林惠姗和朴英顺都感觉心情舒畅了很多 。然而一向日子过得枯燥乏味的乡下人,却热衷于标新立异。他们少见不多怪,新呈现的建筑风格和镇上的房子与众不同,符合他们对稀奇古怪的猎奇。当地的乡下人和经常路过此地的卡车司机,把新建筑当成本地的新式地标,喜形于色津津乐道地传扬着这个用“中国速度”和“东方思维”创造出来的新模式。

 

七 (待续)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4 12:3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