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重的远方 (八)

作者:李公尚  于 2017-12-6 08:3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公尚文集|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关键词:文化, 娱乐, 情感, 时尚, 教育

四个月后,约翰王伤好出院,法庭开始对他酒后驾车致人伤亡的案件进行审理。

第一次开庭,王约翰身穿深红色衣裤连身的囚服,双手带着手铐,被固定在捆在腰部的铁链上,由两名法警从拘留所里提出来,押送到法庭。林惠姗受约翰王远在中国的父母委托,为他带了一些日用品和食品赶到法庭,希望能交给他。但是法庭在开庭前不允许任何人和被告接触,法警也拒绝在法庭第一次作出裁决前,向在押被告转达任何物品。

开庭后,法官叫到约翰的名字,约翰王被推倒被告席上。法官不紧不慢地翻看着面前一叠厚厚的文件,例行公事地询问他的姓名、年龄、国籍、住址等。核实完他的个人资料,法官悠闲地查阅自己的时间表,宣布下次开庭的时间,然后举起法槌一敲,宣布退庭。

听说退庭,约翰王顿感冤屈,远远望着坐在听众席上的林惠姗,像孩子一般号啕大哭起来。他在监所里度日如年,好不容易熬到开庭,警车押着他从监所到法庭开了五十多分钟,想不到上庭后不到十分钟,又要被带上警车,押送回监所。他拉着被告席的护栏不愿离开,大庭广众之下,一名法警掏出一个微型刑具塞进他的嘴里,他的哭声嘎然而止。另一名法警用一枚小型电棍,在他腰部的铁链上一触,约翰王拉着被告席护栏的手,触电般地松开,两名法警顺势把他拖出了法庭。

当天晚上,约翰王的父母急不可耐地打电话,询问林惠姗开庭的情况。林惠姗将法庭上的见闻告诉他们,他们听了,在电话那端不胜唏嘘。他们再三拜托林惠姗多到监所去看望约翰王。

两个月后第二次开庭,约翰王的父母都赶来了美国,他们让林惠姗做他们的翻译,陪同他们一起出庭旁听。庭上,法官听取了控案警方、辩护律师和各位证人的初步发言后,裁决组织陪审团,将该案推迟至六个月后再审。法官在宣布退庭前,表示愿意给被告一次机会,批准被告以二十万美元的保释金保释,希望他积极和受害人协商,尽快达成赔偿协议。

约翰王被保释后,没有再回学校,住在他和萨莎曾住过的“田园诗”般的乡下房子里。他父母返回中国前,嘱咐他常去惠特菲尔镇的夜总会去看看,找点事做,不要再惹事生非。惠特菲尔市政厅已经把他父母投资移民计划的批准书和资金使用情况等文件,报到了联邦移民局。他父母希望移民局能在法庭对约翰王的案件判决前,批准他们的移民计划,以让约翰王留在美国。

约翰王对开办夜总会毫无兴趣,夜总会依然由道尔顿在经理。他百无聊赖地勉强在家里消停了一段时间,又想起在芝加哥的中国城一带,认识不少从中国来到美国后非法滞留的中国女人。于是他去芝加哥住了几天,找了几个看得上眼的女人,回他的住处办起一个按摩服务公司。他在华文报纸上刊登按摩服务广告,这几个女人平时在他的住处做暗娼,由他负责开车接送到顾客家里。周末晚上,他就带这些女人去夜总会跳脱衣舞。

夜总会的生意比原来的酒吧大有起色,方圆一百多英里内市镇上的乡下人和卡车司机,经常醉翁不在酒地前来看脱衣舞。跳脱衣舞的舞女,除了约翰王周末带来的中国女人,平时大多是嘉瑞分校的女大学生,她们走穴赶场,整个晚上都在嘉瑞、惠特菲尔,甚至百英里外的芝加哥夜总会巡回表演。薇莉因不愿与这些中国女人为伍,仍然留在酒吧里做招待。约翰王对她说,只要她愿意,他就向她介绍那些喜欢欧美女人的中国人来找她。

那些枯燥的乡下人和卡车司机,贪图廉价,常在欣赏完约翰王带来的女人表演后,和她们分别私下约会,然后找地方销魂一刻。

威廉姆对于夜总会周边的环境,管理得更加认真。那天他又到朴英顺店铺的后草坪上,用尺子量了量,开具了一份整改通知单,来到古玩店。朴英顺见他进门,有些惊慌失措。威廉姆说:

“其实你每星期像别的店铺一样,定期把草坪修剪一遍,就不用这样慌张。”

朴英顺敌视地看着威廉姆不说话。在她的观念里,草坪就是草,属于大自然,不值得人们专门为它操心,能过得去就行。再说,是在自己的后院里,不干别人的事。

“要不你就把草坪包出去,让别人统一来修剪,每年也花不了多少钱。”威廉姆劝她说。

朴英顺依旧不说话。林惠姗不愿意看着事情搞僵,就对威廉姆说:“过一会儿在下班前,我去修剪草坪,就当作锻炼身体。”

威廉姆听了阳光般地笑着说:“你说当锻炼身体?好啊,如果你愿意,过会儿我也过来,和你一起剪草,一起锻炼身体。”

林惠姗听了心里像触电一样,一阵颤抖。脑子里突然冒出一句古老的苏格兰民歌的歌词:“你的眼睛像太阳般明亮,照耀在我的心上。”

威廉姆向林惠姗问起旁边夜总会有没有噪音和脏乱,会不会对周围的店铺产生影响。林惠姗奇怪地问他:“听说你更愿意去嘉瑞或芝加哥的夜总会,是不是觉得镇上这个档次不够?”

“这和档次没关系。只是有时愿意离开镇子,走得远一点。”

林惠姗趁机和威廉姆谈起旁边夜总会的建筑风格。林惠姗想不到,威廉姆对夜总会建筑风格的评价和自己相似。威廉姆告诉林惠姗,他在州立大学学的是公共政策和市政管理,同时选修过工程设计和装修的课程。林惠姗听了顿时觉得遇到了知音,兴奋地脸上泛着红晕:

“州立大学?那个州立大学?”

“就是印第安纳州立大学。”

“嘉瑞分校?”

“不,是在印第安纳普勒斯那边的主校区。”

“主校区?那一届的?我也是那边毕业的。原来咱俩是……”林惠姗急不可耐地本想说学长学妹之类,但弄不清她和威廉姆谁的年龄大。只好改口:“真想不到咱俩是校友!真正的校友!在这小地方能遇到真正的校友,真是意外的喜悦。”

林惠姗一直不太情愿承认在嘉瑞分校上学的人是校友。

林惠姗谈兴正浓,道尔顿慢慢踱进古玩店来。威廉姆见了他,笑着点点头说:“爸,我正要去告诉你。从明天起,如果再有顾客在夜总会外面违章乱停车,市政府不只是对顾客罚款,还要对夜总会也进行处罚。甚至有可能让你停业。你最好让帕尔,及时通知每一位进门的顾客,如果附近没有停车位,可以停到远一点的停车场去,然后步行走过来。”

道尔顿垂了眼睑不说话。威廉姆出门时,照例对朴英顺说:“我不希望你花冤枉钱,因为不修剪草坪而被罚款,太不值得。如果需要我帮忙,我下班后帮你剪草,不要工资,只收小费。”

道尔顿等威廉姆出了门,望着他的背影,轻轻骂了一句“狗娘养的”的。林惠姗听朴英顺说,道尔顿的妻子在威廉姆三岁大时,就抛下他和当时六岁的帕尔,跟着酒吧里的一个顾客,私奔去加利福尼亚了。帕尔和威廉姆从小都是在酒吧的环境里长大,威廉姆上完大学回到镇上,就很少再去自家的酒吧。

道尔顿静静走到朴英顺面前,伸出肥胖的右手,亮出一枚绿色的玉坠,巴结地看着朴英顺。朴英顺停下手中的活,看了他一眼,从他手里接过玉坠:“送给我的?”

道尔顿憨厚地笑着。

“哪来的?”

“一个跳脱衣舞的送的。”道尔顿诚实地说。

“有情人了?”

“没有情人。是一个中国姑娘。”道尔顿木纳地说。

“想要讨好你?”

“她说是古董。”

朴英顺转身看了看林惠姗,林惠姗凑过来察看。她猜想这个玉坠在芝加哥的中国城里,大约值七八美元,如果是从中国带来的,就不值钱了。朴英顺见林惠姗没对那枚玉坠评价,想值不了几个钱,就顺手把玉坠放在靠墙的一张小桌上,继续去做刚才手中的活。

林惠姗和道尔顿寒暄:“一定是哪个姑娘喜欢你了,想和你交朋友呢。在中国,送玉做的礼物,可都是当成定情信物的。”

道尔顿对她依旧笑而不语,径自朝店里拽了几步,一屁股陷进他的“专座”里。林惠姗想起了朴英顺说过的那句话:“像猪一样,竟能养出那么个有模有样的儿子”。

她心里想着威廉姆,不觉有些可怜起道尔顿来。她去给他倒了一杯热茶,放在他身边的茶几上。道尔顿看了看她,眼睛盯着店门,嘴里突然“哼哼”了两声,费力地撑着沙发要站起身,这次破例没有骂那句“狗娘养的”。接着店门“叮咚”一声,有人推门进了店。

 

九 (待续)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24 11:5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