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山、那水、那条青龙---生产队长之死

作者:cuckoonsc  于 2022-7-15 23:1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家乡纪实|通用分类:前尘往事

       家乡高温,大旱!青龙爸大早想去给地里庄稼浇水,没跨过地前的一条小水渠栽了下去,一头淹在约摸10cm不到的水里,再也没起来。下午恩龙爸去灌溉自己庄稼才发现,才招呼他家里和队里的人把他抬起来,已然断了气。 
       映像中青龙爸总是面色黝黑、身材矮小、倒背双手、满脸笑意地急匆匆赶着路。他是陈婆的长子,陈婆每次在我家和婆婆打麻绳,纳鞋底的时候总喜欢提及她的大儿子:老实,人好! 青龙爸应该是我记忆中第一次见到的一个大官-七生产队队长。他这个队长我总认为与他弟弟参军有关。一看到他总和当官的对不上号。七十年代,当官给我映象是高大、白胖、一脸凶相。而他却是黑瘦、矮小、伪装凶相。父母在吃饭期间也经常提起他:人小、老好人、性格软、镇不住人。 那时候是生产队还是大集体年代。全队人都很忙,忙得像狗尾子,却总也吃不饱。我家只有父母两人挣工分,每年从到尾辛辛苦苦一年不仅挣不到一分钱,还欠大队一元多钱。一家六口人,一年到头就只有几十几谷子,一百多斤玉米,几十斤小麦,一百多斤红薯⋯。姐在四五岁就开始下地为家里挣工分。庄稼一枝花,全靠粪当家。我则捡狗屎当成了自己的专业。这行当一直到1994年考上大学父亲才正宣我不用再捡狗屎。即使全家这样努力,仍然不得不饿肚子。 
       记得那年我正在陈家梁我家山上找野果吃,山腰的那块地大人在挖花生。我潜伏在山里等大人挖完离去一会儿,一看四下无人。我几下窜到地里两手在地里拼命翻,迅速把遗落在地里花生装满两裤包。这时候突然听到一声咳嗽,我知道队长巡查来了,赶忙一下溜到山脚下的地里,紧贴着山,以为他看不到。青龙爸站在山上边一会儿,看我还不跑,说道:"瓜娃子,还不跑,非得让我逮到你啥。"第一次做贼没经验,还在他提醒下才跑。那时地里的庄稼一般第一遍收获后,队里还要组织第二遍清收,然后我们才能到地里搜刮些许根茎。跑回家,婆婆没有责怪我,只说:你青龙爸是好人。从那以后,胆子也肥了,我经常去地里偷。青龙爸每次巡查的时候,总会咳嗽几声。我甚至认为他不敢惹我,连躲也难得躲了。有次青龙实在忍不住,拦住我说:"老二,我是队长,总得管些事儿,你听到我的声音总应该跑开。" 
       不久他弟弟转业回家,他的队长自然也当不成了。婆婆总是很睿智,她把我拉到一边说:"你青龙爸没当队长了,你就不要去偷了。队里面乌心肝多得很,抓到你把你打个五劳七伤,划不来。” 那时渐渐懂事,也见过其他队里小偷被绑住,被几个人像拖牺口似的拖到大队,然后一个鸭儿凫水吊起来,被大队打手打得空心响。有的甚至吐血,几个月下不了床。其实那些贼就是太饿了,揭不开锅,偷了一个玉米或红薯⋯而已。婆婆这样说了,我再也不敢偷了。好在上学成绩好,利用这一点让班上抄我作业的每天给我带点好吃的,多多少少补充了点营养。直到熬到1984年包产到户。 
       青龙爸一如既往的沉默寡言,笑眯眯的模样。每次到芮家湾遇到他总是一句:读书人,今后会有出息。我考上大学后很少呆在家里,遇到他的次数更少了。96年放牛时遇到一次,他头发巳半白。他向我问起江苏。我绘声绘色的描述我心中南京。青龙爸突然冒出来一句:"老二,人往高处走,走出去就不要回来了。"离开后,我想了半年。 青龙爸与世无争。周围像他这样当过队长,许多人都想方设法给自己办个低保,每个月领一笔钱。他从未争取,而镇里也假装不知道。 青龙爸就这样走了,一头栽进小水渠里走了。殁年79岁,应没遭受过什么痛苦。查看这几日的天气,终有雨。或许,他化作青龙为家乡布雨去了。 
      童年充满饥饿和阴霾,青龙爸是为数不多在那时候给我几缕阳光的人。 那山、那水,那人,那条青龙!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3-1-29 06:0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