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浩百年詠史 (已有 516,004 人访问过博主空间)

https://www.backchina.com/u/370666

答1115風波一文

作者:江浩百年詠史  于 2017-11-21 03:3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雜項|通用分类:流水日记|已有16评论

因為在帖文找不到留言處,所以另發一文。
我就是始作俑者,在這裏誠懇向先生致歉。
先生的詩詞確實未入門,本壇許多作者也是如此,這些本沒什麼,我反感的是這裏互相吹捧的風氣,把一些和詩詞根本不沾邊的文字捧上了天,這會誤導很多網友,以為這些就是好詩詞,所造成的影響是顯而易見的。
我確實把先生的文字放上X維,但那只是對文字而並非針對先生,第一,我沒有提及先生的網名,第二,我並未說出出自何處,對外而言并没有對先生造成什麼實質性的影響,倒是被别有用心的人搬到這裏向我興師問罪,這才把事鬧大,主要責任應該不由我來承擔。
其次,在與那位別有用心的人交鋒時,我從未提及先生,至於說先生是「弱智」和「文革余孽」,更是子虛烏有的事,先生是自己看到的還是有人轉告的?如果是聽人所說,那個人就是挑撥離間的無恥小人,如果是先生看到的,請先生拿出證據來反駁我,我向來對事不對人,除非有人上門尋釁,那些爭論的文字全在「淺談詩鐘」一文的跟帖上,我決不會刪除一個字。
先生如果認為我貶低了先生的文字,盡可據理反駁,如能證明先生所寫的是一闕「詞」,我當會再次公開向先生道歉。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6 个评论)

8 回复 酸柚子 2017-11-21 03:48
文革余孽和弱智来自和我的对话:
•        jc0473: 酸哪,不回答你问题是给你面子就别在这里蹬鼻子上脸了,你copy以为多懂格律的龌龊句子,自说自己不懂诗却沾沾自喜添人家屁股,你这样替人卖弄给谁看呀。骂浇屎盆子大SB是说没经过本人同意转贴到其他网站羞辱作者和点 (11-19 11:39) 回复 删除
•        酸柚子: 算我看走眼,你和那个文革余孽是一路货色,专走下三路的下流胚子,你更等而下之,余孽讲话还通顺点,你连大白话都讲不留顺,是智障吧。

注意,上面j网是第2次用舔屁股的脏话攻击我,迫使我回答他,告诉他是什么样的人。此人连大白话都理解不了,说他和那个文革余孽一样,指的是他和那人一样是喜爱用下三路攻击人的下流胚,并没有说他是文革余孽。这也再次证明我给他的第二个定语,智障。
6 回复 农家苦 2017-11-21 04:02
君子坦荡荡。
5 回复 江浩百年詠史 2017-11-21 04:34
酸柚子: 文革余孽和弱智来自和我的对话:
•        jc0473: 酸哪,不回答你问题是给你面子就别在这里蹬鼻子上脸了,你copy以为多懂格律的龌龊句子,自说自己不懂诗却沾沾自喜添
委屈酸博了,為了此事竟然無端數次遭人辱罵,我欠酸博一個人情。
老老實實承認自己不懂詩竟能成為挨罵的理由,不懂裝懂的人却敢理直氣壯地辱罵實誠君子,不明白他們何來的勇氣?
6 回复 江浩百年詠史 2017-11-21 04:36
农家苦: 君子坦荡荡。
有人躲在陰暗處看戲呢,小人見不得光,不敢站出來。
7 回复 农家苦 2017-11-21 04:55
江浩百年詠史: 有人躲在陰暗處看戲呢,小人見不得光,不敢站出來。
搬弄是非的人通常是这样,风波起来了,他却躲一厢闲庭信步去了。
5 回复 法道济 2017-11-21 05:16
关于江浩百年违反版权法,擅自登载别人诗文,并语涉挑衅、侮辱他人的事件,本人依据事实,写了日志,予以全面介绍,并提出,不是诗词本身问题,而是道德修养问题,甚至涉及法律问题,这一点,江浩本人应认清,不要老往谁的水平高,谁的水平低上引导。我的日志写的很清楚,请参考http://www.backchina.com/blog/340151/article-282614.html  

付上本人的七律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谁人活到九旬翁,老病夭亡暴死终。
阴算深谋除寿考,毒言多嫉失心疯。
宽怀忠厚传家久,律己亲和济世隆。
地狱天堂前有路,奈何桥上不由公。    
6 回复 tanjiang10 2017-11-21 05:16
此人是村里的恶霸,骂人无数,凡是与它观点不同,必被它无理漫骂。
6 回复 江浩百年詠史 2017-11-21 06:15
[quote]法道济: 关于江浩百年违反版权法,擅自登载别人诗文,并语涉挑衅、侮辱他人的事件,本人依据事实,写了日志,予以全面介绍,并提出,不是诗词本身问题,而是道德修养问题[/quote先生還魂了?两天前在与我交锋時是誰竪起白旗說懶得再與我争論的?宜將剩勇追窮寇,我不願為,痛打落水狗,我不忍為,所以放過先生一馬,不料卻成為可憐毒蛇的農夫,讓先生又呲開毒牙傷人了。
我只是嘲諷了不知所謂的「詞」,并無指名道姓針對任何人,就十惡不赦了?先生對博友破口大罵,髒話連篇,倒是溫儒爾雅了?
两天前先生曾指我對詩詞不過略懂皮毛,今天却又說什麼不是詩詞本身的問了?不要往誰的水平高,誰的水平低引導了,那倒底誰「不過略懂皮毛?」先生两天前痾出之物就這麼急不可耐自己吞下去了?什麼版權法,他有註明謝絕轉載嗎?我有拿去出版牟利嗎?你在嚇唬誰?
至於尊詩的尾聯稱我為爺爺,我是卻之不恭,像你這般狼心狗肺的小人,我可不想和你有什麼關係,那怕您心甘情願當孫子,我也不認!
我的祖輩父輩都是壽近百歲,奈何橋定是先生捷足先登的了,先生到了閻王爺那裏可以惡人先告狀,再等上二三十年方可與我對質陰司,先生可以從容籌畫。
抱歉讓先生在陰間久等了,
5 回复 jc0473 2017-11-21 06:57
看完以上博文和兄这个事情可以这样了结了。诚恳希望你以后直接在我的博文回复中互动,诗词学术问题说什么都不会有问题,大不了话不投机,老死不相往来罢了。不要得罪献花互动的网友,我的朋友都是长期交往相互了解和德高望重的老朋友,(有机会我可以给你一一介绍他们的来龙去脉)他们都是一直鼓励和支持我的,把友谊高于一切的挚友。
你作为诗词学术高手可以在合适的媒体中发挥特长(没有让你离开这里的意思哈)或者自媒体中天马行空游刃有余。
谢谢你的诚恳贴博道歉,感觉你真应该早点儿声明,完全可以避免不必要的争执
8 回复 琴瑟 2017-11-21 07:03
感觉江浩兄书卷气了些个,溢美言辞、礼尚往来也不算是什么是什么不好的风气吧?先生高才,既然慧眼识得良莠,自己心里有数也就罢了,何必一定要拽到脸上、摆到人前呢?这几句评议,无涉您与法兄的切磋。
6 回复 jc0473 2017-11-21 07:14
补充一点,告诉我有关发文去多维的人没有错,我应该被知道这个事情。至于提名和没有提名我认为没有区别,只有做了还是没做有区别
6 回复 酸柚子 2017-11-21 07:17
江浩百年詠史: 委屈酸博了,為了此事竟然無端數次遭人辱罵,我欠酸博一個人情。
老老實實承認自己不懂詩竟能成為挨罵的理由,不懂裝懂的人却敢理直氣壯地辱罵實誠君子,不明白
我多次告诉他,污言秽语伤害不了别人,只会伤之他自己。唯有事实最能伤人,也无法反驳。可惜,此辈之徒是无法理解的。
7 回复 江浩百年詠史 2017-11-21 07:24
jc0473: 看完以上博文和兄这个事情可以这样了结了。诚恳希望你以后直接在我的博文回复中互动,诗词学术问题说什么都不会有问题,大不了话不投机,老死不相往来罢了。不要
先生倒是比那个挑拨离间的小人明白事理。
一剪梅的词谱如下,折叠号中的字可平可仄,粗体字须押韵,请先生自行对照。
我在所发表的词下面都附上词谱,就是在委婉地告诉诗友,並非每个句子湊上相同的字数就是词,可惜沒有什么人理会。我填的一剪梅,请先生参考。
一剪梅    大选风波(指周子瑜遭黄安举报一事,此事或多或少帮了綠营)
习马狮城席未残,霾雾交融,缱绻千般,二人携手梦邯郸,宋玉襄王,同赴巫山。
纤手持旗惹祸端,举国垂怜,淚眼潸潸,民心顷刻起波澜,红了娥眉,綠透台湾。

[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

[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
6 回复 江浩百年詠史 2017-11-21 07:51
琴瑟: 感觉江浩兄书卷气了些个,溢美言辞、礼尚往来也不算是什么是什么不好的风气吧?先生高才,既然慧眼识得良莠,自己心里有数也就罢了,何必一定要拽到脸上、摆到人
琴博有所不知,我从未失礼于那个搬弄是非的小人,不知道他为何对我怀恨在心。我曾无意中两次见到他在其他博文留言,说什么“那个自称百年咏史”的如何如何,我也没有搭理他,直到他打上门来,我才就此事对他提出质问,那个东西没敢否认,这是正人君子所能为吗?这些对话都在「浅谈诗钟」一文的留言中,琴博可以去查证。
适当地对过得去的诗词互赞,我不反对,问题在把顺口溜互相捧得太高,这会误导外行的读者,即使对作者本人提升自己的水平也毫无帮助,许多人写上十年也没有絲毫长进,就是这般被捧杀的。
我天生直言无忌,恐怕很难改变,对那些心怀叵测,唯恐天下不乱的人,我不会去招惹他们,但是也不会怯战!
6 回复 jc0473 2017-11-21 07:52
江浩百年詠史: 先生倒是比那个挑拨离间的小人明白事理。
一剪梅的词谱如下,折叠号中的字可平可仄,粗体字须押韵,请先生自行对照。
我在所发表的词下面都附上词谱,就是在委婉
谢谢分享!我现在没有时间研究诗词,【一剪梅】在我手头的版本和作者不下十个,有很多句中个别字的平仄均可灵活采用。我最喜欢周邦彦的。如果你能好好细读我写的【一剪梅】可能能感悟出什么来,当然不认可也无所谓啦。不知道兄会不会打桥牌,叫牌和打牌在对峙中能够一眼看出问题。诗词尤其古诗词版本太多,理解方法各异真得没有统一,略见哈
6 回复 琴瑟 2017-11-21 13:25
江浩百年詠史: 琴博有所不知,我从未失礼于那个搬弄是非的小人,不知道他为何对我怀恨在心。我曾无意中两次见到他在其他博文留言,说什么“那个自称百年咏史”的如何如何,我也
理解江浩兄感受,据我个人的体会,在村中参与诗词交流的水平的确是参差不齐,有很老道的,有些走了,有些潜水,也有新学咋练的,走值得赞扬鼓励,这样氛围挺好,相互交流学习增进。这是我想表达的意思。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4 00:5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