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情色小说《欲海潮骚》回目四:芳心苦

作者:量子在  于 2017-8-29 20:1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小说长短篇|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曾阮宣布带来的不光是惊喜,还有惊恐。

 

说万分苦涩的惊喜,原因便是惊恐。

 

老爸再做新郎,算是喜事;可对家里原有的子女呢,那就是苦涩了。

 

苦涩的缘由是惊恐属于自己应得的家庭财产份额面临丧失的极大可能。再要是原先自认为可以独吞或者占有狮子的份额,眼看着全盘归入那极有可能在不久的某一天诞生的小生命,更加心潮难平!

 

惊喜的谜底揭开,震惊的子女各怀鬼胎,心神不宁。

 

 

曾坚连着几天步履阑珊,神情漠然。

 

这个家对他来说,自从母亲去世之后,是冷漠的。

 

双方都冷漠,各自都能从对方的冷漠反衬看到自己的冷漠。不但感情冷漠而且脸面上也是掩藏不住的冷漠。

 

如今更是。

 

昨晚爆炸性的新闻,在心中化为一团怒火。旧恨新仇在胸臆间翻滚。

 

从懂事起,就耳濡目染曾氏集团造高楼炒地产企业愿景一天比一天好。脑海里总是想着这本来并非曾家的产业,也总想着这老头快迈进七十了终究要有一天交权歇菜。可谁能想到他年近古稀一个老不死,居然还抱回了一个小美妞。这还不算,竟然计划要播种期望一个新生儿来接班!把三个孩子丢到一边去,不光是自己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儿子,也把两个亲生女儿撇在一边。


     
实在不能多想,烦得人头都疼死了!本来两个根本不亲的姐姐已经足够令人讨厌,现在又来了一个新妈,哼!那个宣言彻底粉碎了无论如何会有遗产继承哪怕N分之一的念想。

 

温课迎考又来了拦路虎。曾坚思前想后痛彻心肺,备考资料一点点也看不进去。他懒洋洋地躺在长沙发上昏昏睡去,书本一脱手掉在旁边地毯上。

 

曾坚烦恼,他的两个叫名的姐姐同样烦恼。

 

姐妹两人想法高度一致。

 

等待惊喜等来的是满腔怨恨。老爸做事实在无情,好好的曾宅又来了个陌路人。不对,来的是主妇,她成了老爸最亲的亲人。好比那个诺贝尔奖得主口中说的上天赠送给他的礼物。

 

名义上,这个比自己年轻的小妞还是继母!

 

想想自个儿的妈妈,还是老爸的糟糠之妻。一起苦出来相濡以沫的夫妻,最后为了娶一个富孀,被逼离婚。随后,老妈想不通,一气之下投河自尽,丢下两个小女儿。千古之恨啊。

 

姐妹俩不约而同地想起了看到妈妈被打捞出来的遗体时号啕大哭,和老爸当时的冷漠。还有后妈挺着的大肚子以及不久出生的那个拖油瓶弟弟。

 

虽然,明摆着万贯家产的来路,总想着最起码怎么着也得三分天下有其一吧,并没想要独吞。小弟弟初生婴孩牙牙学语忐忑学步的情景也恍若昨日,就算怎么嫉恨他,还有一个同胞亲姐妹的她,最多也是半壁江山,不可能一人独享诺大家业。

 

可如今,横空出现了一个牟丹!按照法律,丈夫死后妻子先分得遗产的一半,夫妻共同财产,除非有婚前财产协议。这还不算,已经家庭会议当众宣布这个新后妈未来的儿子将是唯一的继承人。

 

没有成文公证的婚前财产协议。肯定没有,可肯定会有让这个将要新生的男孩独吞家产的公证遗嘱。

 

想到这里,满腔怒火指向牟丹。这个狐狸精就是源头。她们才不会相信牟丹她事先一无所知呢。

 

从平分天下、三分之一到减少一半之后再分割到现今的一无所有,联想到两手空空的时候,余旺啦辛济啦都会不辞而别。这是必然结果可想而知,心里更加郁闷。

 

哪来的心思搞课题?!

 

哪来的心思写论文?!

 

心志被打乱,集中不起来。睁眼看到牟丹在宅子里走来走去,心里的气愤啊一波一波地泛滥成灾。特别是对着那个从容不迫的微笑,心上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在爬动在啃咬。

 

实在受不了啦。姐姐跑到妹妹房里直叹气。

 

我现在真想搞一个老牛吃嫩草老少配的社会调查,兰兰,你说这个课题一旦立项会怎么样

 

鬟鬟,别老是课题课题的,好吗?现在的事情是这个,总有一天,或许是很快就会有一个宁馨儿呱呱落地,那才是我们真正要面对的家庭头号课题!


      
兰兰,你注意到了没有?连着这两个月每月大姨妈照样来拜访她这个狐狸精!

 啊!?你怎么知道的?

 

真佩服姐姐搞课题的那种细致。


     
小菜一碟。我关照打扫的保姆留点心,有没有用过的丹碧丝,这不全搞定了。


     
真有你的!

 

由衷赞叹。

 

就让大姨妈月月光临,气死老爸!

 

两姐妹共同的心愿。


     
再也不想要看到这个小妖精!我已经跟单位说好,暂时住在那里,也好静心整理资料。

 

姐姐决断的措施,眼不见为净。


     
兰兰坚决响应:对,反正有你安排的内线提供情报,我也搬到学校去!否则论文哪能交差啊。

 

 

姐弟都烦恼,针对烦恼的由头。

 

其实,这引起姐弟烦恼的由头自身也烦恼着呢。

牟丹在阳台上蹀躞来回不断思索。

     
踏进豪宅三月挂零,大姨妈不曾缺席月月报到。以前在人间天堂是要防备怀孕,现在进了曾宅是要尽快怀孕。毕竟处境不同了。从良从良,自是入门为净。怀孕怀孕,更加是立足基础。


     
看着姐弟都将自己当做仇人,心里暗自好笑,倒也十分平静。毕竟家产上亿万的大事,无论来个什么人分润,谁会甘心情愿。何况老曾发了通告,只要生下儿子来继承产业,这就是不容他人染指的宣言。

老曾他亮出底牌实在是忒嫌早了些,可是也能理解他只想急于有个收成。到底是六十六岁,也是奔七的老头,就算联合国认定七十九岁还是中年,精力衰退一望便知。


     
两个女儿迟早要嫁出门去,外孙总归不会姓曾。中国的内外有别,特别显示在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的称谓上面。一个外字等于拒人于千里之外。老三小弟弟尽管带把,原非曾氏的一脉根。因而,要一个自己的儿子也是正办。


     
想想自己,成婚三月还未曾怀上,不说儿子女儿,性别之分,男女轻重,倒底是没有影儿不见动静。


     
牟丹暗暗思忖:饮食男女男欢女爱,粗看起来老梅依然焕发青春。自己小心月事正常从未打胎不会有啥问题,那末难道是他精子有缺陷?还是那老天作梗命中无子?

母以子贵从古以来都是这个说理。所以,甄缳传宫斗皇后和华妃处心积虑不让他人生养;所以,西太后开创数十年的的晚清统治。没有儿子,那她就也是丽太妃一枚,如何坐得了龙廷贵为圣母皇太后。还有,那个屡屡被赞扬得无以复加的永福宫庄妃,假如没有福临不就啥也没有!再说,梅宅门前的一场争斗,一胜一败,难道不也就是腹中空空膝下无儿的结果?!


     
传统习俗总是永恒的农业社会国人永恒的农民思维方式。何况百分百独得家业 ,多大的诱惑!一下子从夫妻一场共享到母子一起称霸,这就结结实实地要好好计划,不容就此认输。

 

两个年龄比自己大的前妻女儿搬走了,挺好!至少眼前清净耳根清净,尤其是那个大龄剩女,更加带有恐怖感。虽然自己不怵她,一天到晚晃在眼前对胎儿——假如有了胎儿,也不会有正能量的影响只会带来负面效果。

 

老曾要去公司,家里就剩下四个人:自己,两个保姆,还有就是曾坚这个大小子,没有单位没有学校无处可去只好待在家中。

 

 

      天气渐渐热起来,高考日期越来越近。

 

      那天,温课温不进去,跑到室内健身房锻炼了一阵子满头是汗的曾坚没回到自己卧室,信手脱了短袖运动衫扔在沙发上,习惯使然。转头拐进了楼下的盥洗室。

 

      这也是从小的惯常。后爸亲妈不在乎,两个姐姐比自己大许多,也不放在心上。新妈来了之后注意了一段时间,这次又是老习惯了。

 

      不料,牟丹看到那件被汗水浸得湿淋淋的运动衫,好像远远地就闻到男人的一股汗臭。情不自禁地走过去拿起来闻一闻,还带有一股年轻小伙特有的脑油味道,一阵心动一脸兴奋。


     
以前怎么没有想到呢,真是的!

想起小时候,在山村里邻居张大爷那里,突然问道:爷爷,爷爷,你们家的驴怎么有五条腿?

 

张大爷当时狂笑的面孔即时再次浮现。

1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5 20:3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