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听说的拉拉——

作者:量子在  于 2017-9-23 06:5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俚曲乱弹|通用分类:家庭新闻|已有1评论

关键词:拉拉


拉拉,现在大家都知道了这个并不陌生的词儿。

这不是拉拉手那么简单。

尽管在电影里面已经有不少片子,甚至于是以此拉拉题材为主体以拉拉为第一主角的片子在大陆已经很不少包括最新出台的雪花,但是在舞台上公开地面对面地表演那就是怜香伴。

李渔的怜香伴是一出别致的独特的大戏。其实不是北昆首演,京剧早就有张君秋的版本。这次纪念张大师也把这出戏的唱搬出来展示了。

电影虽然看来细腻真实,但那实在是水月镜花。不像舞台上是大活人,当面在演绎。拍电影还可以清场可以用替身,当不了真。

可是,说这些也都是镜花水月并非真的都是在演。

现在就来说说我所听说的拉拉-----绝对和任何电影戏剧无关。

很小的时候,常去玩的地方亲戚家有一个亭子间里住着一对母女。

说是母女,那是从年龄上来看的。

第一次看到那位母亲,是在打麻将的时候。我当然不会上台,就是坐着小板凳独自玩。我是属于那种闷皮的小孩子。有时候也帮着大人看牌,提醒别出错。

那四个牌搭子里就有那位母亲。

印象很深的是她的头发服饰——她梳一个男人的短发型,没有通常女人的发髻;那种短发也不是后来文革里流行的女红卫兵那种。非常显眼的就是一看那头发就是非女人!好像一看头势就知道是周立波一样子的感觉。

服饰是穿长衫,男人的长衫式样。那时候女人旗袍的斜襟和男人长衫斜襟是相反的方向,一看就知道不一样。

有时候也不穿长衫是短打,那就是男式的对襟衫。坐下来时大大咧咧岔开腿,没有那种小家碧玉或者半老徐娘的姿态和风韵可言。

我虽然年纪小,什么是女性美还是很分辨得出的。

总而言之,那是一个不像女人的女人。

后来就看到女儿了。偶然是来送茶端水,也有时候来叫她母亲下场,有事就不再奉陪了。

女儿低眉顺眼,不算好看也不算不好看。但是是一种有点儿,怎么说呢-----天生楚楚可怜的样子。或者说就像网友文兄评论汤唯的王佳芝时候说的,那天生就是做妾的料子。

也不知道这一对母女靠什么过日子,家里是没有男人的。好像也不出去上班,究竟如何不得了之。毕竟是小孩子么。再后来她们就搬走了。

再后来,我终于朦朦胧胧地感觉到蹊跷的触发点是大人们在说她们母女是君子党。

小孩子家口没遮拦,我冲口而出:什么是君子党啊。好奇是我性格天生的。那时候我只知道镜花缘上有一个君子国。

大人们哄堂大笑,不予回答。

直到,直到后来----我看到听说了第二对拉拉时这才恍然大悟。

也就把君子党写进了中篇小说《妙玉活冤孽》里去了。

自然,由此而来的舞台剧本《妙玉和宝玉》就完全删除了拉拉情节。



因为拟写中篇小说《妙玉活冤孽》,尘封的往事从新翻开。

姑且把她们仨称作赵钱孙。

我见到赵的时候,她还是个姑娘家。剪一头女红卫兵似的短发齐耳,身上总是穿着一身洗得发白的军装。后来偶然也有见到别的服饰,可大体上始终保持着中性打扮。猛一看,就是个假小子样儿。放在现在就是李宇春式标准样。

赵女士人很直率,聪明,富有辩才。未婚夫也是赫赫有名声----这里当然就不必提及他的出身。连一个假名字都不需要。据说后来就更加有名声的了。确实是一个很有前途的非常有能力的小伙子,还跟周总理打过直接的交道。自然,连得革命老前辈都很欣赏他,更不用说我们这种芸芸众生出身又不好的黑五类子弟。

赵姑娘出嫁就变成了赵女士。夫妻是两地分居的,那年头谁都能理解——调动不是那么容易的何况牵涉到种种因素。

艰苦朴素就是赵女士赵姑娘一贯的本色。在一份评语上还特地强调了这一点----消息来源绝对可靠,组织上的人员透露给我所以没错!这评价也恰如其分,就不知道到了现在的赵女士会怎么样子打扮。

赵女士有一个崇拜对象:钱女士。我也是因为赵女士这才认识了钱女士。钱女士不仅丈夫掌有一定权柄,自己也担任某部门副职。写得一手好字,那制图的水平真没话说!

记得我自己上制图课,那线条就不咋地。而我妻子就是一级棒的机械专业就得吃制图饭画一手好图纸----还好我不是那个专业。

字和画制图都一流水准,可钱女士本身的卖相和线条就不敢恭维了。风风火火的性格,很有男子汉气概。这一点也让我很佩服。总之,不是那种发嗲的女人。

她的老公人也不错,挺受人待见的。那时候还不流行以权谋私,后来怎么样我就不知道了。因为这一家人走出了我的视线所及范围。有一件事至今不会忘记的是他们的儿子,中学生最多是初中年龄吧,因为偷看女职工浴室被保卫科抓到过一次。因为中层要职的父母也就不了了之。

赵钱很谈得来,即使不是一个专业也找机会在上班的时候尽量谈业务谈到一块。这些都没啥可说的。直到有一天来了一个钱女士的闺蜜孙姑娘。

闺蜜是近年来的叫法。那当口根本没这个词!可是诡秘和闺蜜是谐音,那么巧哦-----这就难免有些诡秘。

孙姑娘长得更加拿不出手。有赵女士从中拉线,想要把她介绍给我的同室同事好友。立马这位小伙子告诉我这个动向,算是征求我意见吧。我的意见是很标准的—— 我学不来我好好婆的始终中性的表态——就是:如果是我,就不考虑。但是,枪杆子在你自己手里,你自己最后拍板要不要去相亲开始启动第一步。结果,后来那策划中的相亲就夭折了。

很快,诡秘传出来了。

那秘闻就是孙姑娘来访住在钱女士家----钱女士把老公撵去和儿子住一屋。那么闺蜜是住在一屋里的。天晓得这流言从何而来-----或许宿舍板壁特别薄或许自有热心人关注不得而知。

接着的爆炸性新闻是孙姑娘给了钱女士丈夫那位德高望重的干部一巴掌。

那老公据说忍气吞声,就这么吃了哑巴亏。

难道是钱女士的老公去调戏孙姑娘,显然没有可能!因为钱女士再长得不怎么样,也要比孙姑娘强上十倍贰拾倍啊。

人们于是有流言传开来。

孙姑娘住了一阵子就离开了返回原来的城市。以后有没有再来拜访,没兴趣打听。

后来的事情是据说赵女士的老公对某某某非常恼火。又据说这某某某就是钱女士本人。

这一件恼火的绯闻是又一位李女士偷偷告诉我的。你看,李女士把我当知心朋友。李女士又透露赵女士自己告诉她,关于那方面的要求不强烈。可李女士却偏又告诉我她自己可是对这方面的要求绝对不放松。

OMG,我成了倾诉对象了-----赶紧声明,本人年轻属于小弟弟行列其貌不扬那时不流行姐弟恋家庭负担特重绝对不是应该考虑的婚外恋人选。走的近的原因在于我单身有时候就帮着几位大姐姐哄孩子。此外,就是知识分子出身不好同病相怜。

再后来,赵女士就调动到她老公所在的城市去了。

赵钱孙李都风流云散,希望她们各自家庭幸福健康长寿。



关注我博客文字的访客可能看过《并非日记》。

只写了上半部分----城镇,下半部分农村还没有传上来一个字。

那开头是我表姐从澳大利亚墨尔本寄回来的一沓子遗物,其中就有那本日记,于是就有了《并非日记》。

其实那里面另外是还有一叠子信件。

有的肯定属于我表姐,有的则不能确认。

不能确认的信件里有几封值得注意。

因为要处理要整理要分理,尤其是写作材料的归类。哪些是可以码字的,哪些是不必也不该贴出来的。

这几封信从笔迹辨认出自一个人的手笔。

才没几封。就一封信和这个题目有关联,就把它放在这个系列的第三也是收尾。

只摘录其中的一句话——

我吻你的头发----------。

其实是只码了半句。

因为可以确认的是写信发信和收信读信的这一对都是女性,并不是男女两造所以这就是和题目相符了。

其余字里行间的缠绵,想念,思恋之情到了吻头发这一条就特别开朗。

哦,还有抬头——MY HEART:

不去推测是否真有具体入微的性交接行为,只就这几个字便真相大白。

另外,可以想见的是就跟《大红灯笼高高挂》那里面三姨太和人在牌桌下面摩挲腿一样,实在是乘机接触一下子以解心头之欲。

何赛飞演的三姨太偷情时和一个男人,这拉拉磨挲的就还是女人。

吻头发,也是和《怜香伴》那样,闻到了香气?!

还是跟高阳小说《胡雪岩》里巧珠喜欢闻胡雪岩金蝉脱壳找来的替代品外号“小和尚”身上男人特有的油脑气一个样?!

大家发挥能力思考吧。

就跟山楂树里写了飞起来也交代保留处女膜一样,尽情发挥想象老三和静秋在那个夜晚到底干了些什么。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8 回复 量子在 2017-9-23 07:00
前全国人大代表博导李银河和她的“大爷”也是一对拉拉。

她还硬说那大爷是女儿身男人心,作为非拉拉的辩解。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4 01:5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