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时期

作者:量子在  于 2017-11-2 05:3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小说长短篇|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关键词:非常时期

特别寒冷的一个严冬。加上风雪漫天的夜晚。

张良孟河夫妻俩一连吃了好几天的安眠药,今天总算不吃也能睡个安稳觉。

天色蒙蒙亮,张良还在一旁打呼噜,稍稍一点点哈喇子在唇边已经干了但还留有微量痕迹。孟河一觉醒来,却再也睡不着。干脆爬起来,走进书房里玩那个想要不玩而又开了头一直停不下来的连连看。

连连看,连着连着思绪其实又不在那台电脑屏幕上。手握着鼠标只是机械地上下左右移动着。

昨晚张良下班一回来,进门的脸色一看就让人像是吃了定心丸般的,终于放下一块压在胸中好一阵子的大石头。

没事啦?

没事儿!百分之二十的指标已经满额。没我的事儿!

对啊,自己老公那么优秀,手头还有能源部的一个大项目。百分之二十的裁员名额哪能轮到他呢。

今年牛年,一开头就牛不起来。往常拜年的口头禅是财源滚滚,却变成了裁员滚滚。就像老公赖以谋生的遐思你公司,那么大那么神气的福布斯一百强跨国公司也像当年抓右派一样下达了硬指标。本来历史上从没有过这样的事儿。历来渡难关最多也是暂时性的不带薪休假(变相临时性裁员——都是承诺一景气就召回的),这会可是说得一清二楚:永久性裁员!

想想也是,技术中心还算是好的。不像有几条生产线直接关闭。孟河刚听到这个消息时,心里不知咋地马上浮现出那小时候妈妈厂家连根拔内迁的情景。那可是连看门的门卫老头都快退休的年龄也立马冻结户口迁往内地山沟沟里去。

别想啦,想也没用。看看到了点,赶紧忙早饭。老公要上班,这当口能保住饭碗就算不错,真是上上大吉。谁还敢迟到早退抱怨加班加点。大孩子已经高四,眼看要进常青藤。也知道连得那些高校也不景气,没准儿奖学金的竞争更加激烈。小的一个和大的差了整整一轮。男孩属羊,出门不带饭粮,固然命好不用太操心;女孩属羊,那是苦命劳碌命,更得注意从小多给营养多加培养,忙了幼儿园忙小学到中学一定得打进一个实验中学就算烧高香。对得起他们爷三个,这些都得孟河里里外外料理料理。

一天忙完,刚把小的从课外活动项目中接回来。进门就看见张良的脸色不对劲。孟河心里一格噔。西恩地上波士顿女作家菊子写的那篇《空荡荡的办公室》在眼前漂浮起来,白纸黑字一个个的都显得那么大——好像图书馆里专给老年人视力不好的大号印刷体一样。

怎么啦?

约翰他退休了,项目负责人让我接。

那不是好事吗?

好,好个屁!约翰怕裁员裁到他头上,就提前退休。结果一摊子事情让我给他收拾。

你那就给他收尾不就得了?最多晚上周末都泡上去。这年月一天干个十八小时也只能硬挺着啊。这真要丢了饭碗,每个月没有那张支票进项,别的不说,光是房贷就不成!

你哪儿知道,这个烂摊子哪有那么好收拾。你还记得吗?八年前,那个部里的项目申请时安妮吹了大牛批倒是批下来了,结果她倒好升了职务提了年薪拍拍屁股跑了——有功之臣啊。临了让皮特接任项目经管,哼!

哦,我想起来了。到头来项目好不容易如期完成,皮特却反被连降两级。是这事不?

就是。皮特接手时,经费早就花得差不离了。要完成就得超支,不超支就完不成。你叫他怎么办?这回我怕搞不好,那也是和皮特一个下场。

那你能不接手?!

哪能啊,You never say “No” to boss。一说出口,你还想不想在公司干活!

唉,这些当部门经理的最好的干活。一个个像政治队长,狗屁不通,可大权在握。成了,就是他们的功劳;砸了,便是你们的过错。

再想想办法啊?项目期限可短暂了,嚎——孟河想让严峻的气氛缓和一下,学了个小沈阳的腔调。

果然,张良的脸上有了一星半点的暖色。晚饭的氛围也和谐起来——连带着进了卧室之后。

天无绝人之路。张良想了一个点子,赶紧和约翰去商量。约翰二话没说,也马上打电话联系。

方案是圆满的。约翰可以被项目的另一家合作公司雇用(那本来就是一个联合申请项目),回过头来联手搞这个项目。这样一来,既没有花费遐思你公司一分钱,又确保张良接手后顺利完成项目。约翰自己当然愿意继续出力又赚钱。不光是双赢而是三赢哪!

好事多磨从古说。这一回可是连得多磨也磨不成。磨来磨去,只会疲劳磨损只会点蚀坏事。原因在于部门经理从中作梗。

约翰张良都是技术型人才。多少年下来尽管小心翼翼夹起尾巴做人却也难免流露出一丝对根本不懂技术而又常时不懂装懂的上司之小不敬来。

顶头上司马克马克真是个克星。他口衔天宪,硬生生地一口回绝。讲的就是公司明文规定,退休人员一不能再重新雇用二不能被其他公司雇用后又工作于本公司本项目。

约翰就此办不成。

张良暗地里鼓动他爬上司——别人出钱给遐思你公司干活,干吗不行啊——可约翰不敢也不干。或许在中国爬上司告状能行——因为有派系有窝里斗;在美国一样官官相护可是铁板一块,约翰他倒要比张良门儿清!

隔一天,张良回家带来的消息更加气人。他接手项目,有好些地方一时之间不明白个究竟,带了些组员一起请约翰回来交接。会议结束刚送走约翰,不知道怎么地马克气急败坏地赶过来,到了张良的单人小隔间。

有一分钟时间吗?

第一句话是很客气的。第二句话就很不中听。

你知道吗?约翰退休了,这儿是公司技术中心,不能让他再进来!地方是公司属地,外人未经批准不得入内。

好乖乖,懒得和他一般见识。

孟河听了张良回家后的汇报,也是半天也说不出话来。直到晚饭结束锅碗盆盏都洗干净了,小女孩弹完规定的钢琴练习曲,方始拾起那个话题来。

那不是损人不利己的事?

管他呢?想起来就是一肚子窝囊气!裁员裁员,怎么就不把这些吃干饭的家伙裁掉一半?!

孟河跟着叹了一口气。

别多想了,车到山前自有路,船到桥头自会直。

也就只好这么样子喽。

一夜无话。日子照样得过下去。闹钟按时铃响,太阳照常升起。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5 06:4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