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拣一本来翻翻

作者:量子在  于 2017-11-8 00:1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俚曲乱弹|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关键词:张爱玲

有陈林群君在一篇文章中写道: 张爱玲的“雾数”、“没颜落色”都是上海方言,但联系前后文,各地读者都不会有阅读障碍,且神形兼备,选词精当,不只是简单地记录方言的发音。

张爱玲是文学大家,此乃共识。决然无意贬低张的杰出张的优秀,尤其在刻画三十年代上海女性这方面更为人所不及。但是作为一个上海人,对“没颜落色”还能加以猜测或结合上下文了解一个大概意思;至于“雾数”何意,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能避免一头雾水的尴尬局面。雾数?!雾能有数数的吗?或者这个数是糊(雾)里糊涂?!

于是,到张爱玲的文集中随便拣一本来翻翻。“殷宝滟送花楼会——列女传之一”一下子就跳入了我的眼帘。不光是因为位列列女传之首,而且送花楼会不就是越剧陆锦花陆派的代表作嘛。文必正堂楼送花给霍定金私定终身,实在是“双珠凤”中一出好戏。打开一看,才知道这送花楼会与那送花楼会毫无干系,也只是借用了送花楼会这四个响亮的字眼。

开始看下去,写得好极!痴男怨女,形象描写细节描写言谈举止无不活脱脱地让人物跃然纸上。再照一些人苛刻的标准来看,这下子可就细细地“看”出了毛病。

第十行,“我让她在沙发上坐下,她身体向前倾,两手交握,把她自己握得紧紧地,然而还是很激动。”这里的两手交握是交握的两手,绝不是殷宝滟自己。两手怎么能代表全身呢?局部不能代表整体。跳出哲学框框不理数学概念,从常识来讲也有讲不通的地方。

有一段开头:贞亮的喉咙,“哦噢噢噢喷噢!哈啊啊啊啊啊!”细颈大肚的长明灯,玻璃罩里火光小小的颤动是歌声里一震一震的拍子。 

这里的“贞亮”显然是独创词汇。喉咙亮,不错;喉咙贞,不知做何解释?贞形容亮,是否表示这亮不带淫秽色彩体现节妇风范或有着讽刺意味?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又一段开头:罗教授戴着黑框眼镜,中等身量,方正齐楚,把两手按在桌子上,忧愁地说:“莎士比亚是伟大的。一切人都应当爱莎士比亚。”       

这里的“方正齐楚”后两个字又是首创。至少我以前没有看到过,或许应该批评说我自己孤陋寡闻吧。但那意思也颇费思量。齐整,翘楚,抑或两者结合再各取一半,就象子女承受了父母各一半的基因一样?

送花楼会写得很凄婉,很精彩。好多比喻老练精到,能看出写出人所共知而又人所不能的细处。比如:意大利的“哦嗦勒弥哦!”(“哦,我的太阳!”)细喉咙白鸽似地飞起来;又比如:太美丽的日子,可以觉得它在窗外澌澌流过,河流似的,轻吻着窗台,吻着船舷。太阳暗淡去,船过了桥洞,又亮了起来。

可也能找出比喻的败笔:不知道为什么,她眼睛里充满了眼泪,饱满的眼,分得很开,亮晶晶地在脸的两边像金刚石耳环。

眼睛即使分得很开(当然那样就不会很漂亮),也不能与耳朵相提并论。所以饱满了眼泪的眼睛同样即使分得很开,也实在难以把它们想象成真正地挂在脸两边的金刚石耳环。那地理位置肯定是不会对的。

这样子挑剔,并非是要豆腐里寻骨头象牙筷上板雀疵。恰恰相反,只是要说明白璧微瑕在所难免。即使是伟大的作家。不要忘了,再伟大的伟人也会写出“不许放屁”的词句来。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7 19:3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