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长安》

作者:量子在  于 2017-11-11 06:2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戏曲剧本|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关键词:《回长安》

原创新编历史剧《回长安》是一部反映经历安史之乱唐室中兴的大戏。这部戏完全摒弃了洪升《长生殿》刻意渲染皇家李杨爱情的创作意图,立足于救危亡反分裂的国计民生大主题。唐肃宗和郭子仪这对君臣也第一次占领了舞台中心。

 

 

场次

序幕

第一场:惊变西幸

第二场:勤王出征

第三场:兵谏禅位

第四场:收复返京

第五场:扫平江陵

第六场:闻铃移宫

尾声

 

出场人物(以出场先后为序)

安禄山,范阳节度使

史思明,平卢节度使

安禄山史思明属下兵士若干安禄山史思明属下将官若干

太监若干

宫女若干

高力士,宦官

李隆基,唐玄宗

杨玉环,即杨贵妃

杨国忠,丞相

韩国夫人,杨贵妃姐妹

虢国夫人,杨贵妃姐妹

秦国夫人,杨贵妃姐妹

李亨,唐肃宗

李豫,广平王,李亨长子

李辅国,宦官

陈元礼,龙武大将军

其他文武官员若干

霓裳羽衣舞歌舞伎若干

黄幡绰,小丑

张野狐,小丑

逃难民众若干

逃难父子俩

杜甫,诗人

朔方属下兵士若干

朔方属下将官若干(包括郭子仪的七子八婿在内)

郭子仪,朔方节度使,后为中书令和汾阳王

永王属下兵士若干

永王属下将官若干

李璘,永王

李白,诗人

 

序幕

场景:范阳节度使大营

时间:安史之乱发动之时

幕后合唱:

安史之乱烽烟起,

民不聊生百业废。

君臣协力图中兴,

唐肃宗和郭子仪。

〔幕后合唱声中大幕拉开。

〔安禄山史思明兵士将官分两侧上场。

〔安禄山史思明分别随后上场。

安禄山(念):弓开月华满,

史思明(念):锤落星斗寒;

安禄山(念):鼓角轰雷震,

史思明(念):旌旗冲霄汉。

安禄山:俺安禄山,官拜范阳节度使是也。一向能征善战,自小能吹会拍,已蒙贵妃娘娘青睐收为养子。可恼那奸相杨国忠屡次阻俺青云之路,可恨那昏君李三郎父夺子媳何来文明教化?想俺恰与那大唐贵妃年齿相当,又远较她那前夫寿王雄壮英武,俺俩个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每每思想起来,好叫人按捺不住,直欲杀上长安夺了他李家的江山!啊,思明贤弟,不知可否共襄大业?!

史思明:史某愿追随左右!  

安禄山:好!待俺坐了天下,思明贤弟你就是九千岁!

史思明(作势):谢万岁。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安禄山史思明两人放声大笑。

安禄山:思明贤弟,日前那杨国忠传来旨意要俺进京叙职,俺置之不理。想他一计不成又生二计,欲以公主许婚下嫁小儿的名义再次要俺火速前往长安。俺岂能束手就擒中他这调虎离山的奸计!既蒙思明贤弟鼎力相助,待俺今日就以清君侧的名义发兵讨伐!(接唱)

弓开月满锤落星寒,

孩儿们抖擞精神一个个恐后争先。

且看俺攻洛阳下潼关,

一路厮杀向长安,

夺他李三郎的大唐江山!

(众人合唱)向长安,夺他个大唐江山!

〔安禄山史思明及众将士起舞,舞毕鱼贯下场。

〔大幕合拢。

 

第一场:惊变西幸

场景:长安唐玄宗宫内梨园演习场

时间:紧接上场

〔鼓乐声起。大幕拉开。

〔太监上场。李亨李豫陈元礼和其他文武官员以及李辅国上场。

〔宫女上场。李隆基杨玉环以及高力士上场。

〔杨国忠韩国夫人虢国夫人秦国夫人随同上场。

高力士:万岁爷有旨,安座。

〔李隆基杨玉环位居正中,高力士伺立一旁。两厢分别是左侧——杨国忠韩国夫人虢国夫人秦国夫人;右侧——李亨李豫陈元礼和其他文武官员,李辅国伺立李亨身后。

李隆基:贵妃娘娘近日将胡旋编入霓裳羽衣舞,十分新奇耐看,特此设宴请众位卿家前来观赏。

〔霓裳羽衣舞歌舞伎上场献舞。(注意:舞蹈变化多端,不受下列对白唱词影响,直至被紧急军情打断。)

〔黄幡绰张野狐上场。

黄幡绰/张野狐:弟子叩见祖师!

李隆基:罢了,起来讲话。

黄幡绰/张野狐:弟子参见娘娘!

杨玉环:平身。

李隆基:你等二人又有什么好节目奉献?

黄幡绰/张野狐:娘娘亲自教习的歌舞在前,弟子只是来凑凑热闹!

李隆基:有话快说!

黄幡绰(数来宝):

开元拿下太平府,

盛世岁月和那贞观差不了;

梨园执掌称祖师,

文治武功呱呱叫(来)呱呱叫。

娘娘教习胡旋舞,

霓裳羽衣实在妙(嗨)实在妙!

李隆基:好!

张野狐:要我说啊,那李太白李学士当年在沉香亭畔写的诗句可得改改啦。

李隆基:此话怎讲?

张野狐:名花倾国两相欢,娘娘在上,应该是名花害羞不敢开放才是!

李隆基:哦?

张野狐:这样就有了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四大美人的称号!

黄幡绰:沉鱼的是浣纱西施,落雁的是出塞昭君,闭月的是连环貂蝉,羞花的就是我们贵妃娘娘您哪!

张野狐:那三位早已作古,现今就剩下娘娘青春永驻,与万岁爷百年好合!

李隆基:哈哈哈哈!(接唱)

休说他二人阿谀奉承来讨巧,

细数那历朝历代有几人能似我李三郎!

年幼小就胆敢把老祖母殿堂闯,

年少俊更将那唐室江山来重光!

(我)文治武功独领风骚,

梨园祖师天下鼓王名不虚妄。

更有那大唐贵妃(她)羞花容颜绝代天骄,

精通音律载歌载舞相得益彰。

桑榆晚景黄昏夕阳无限好,

河清海晏太平盛世但愿得百代流芳!

(接白)赐酒!

〔场上就座各位饮酒。霓裳羽衣舞继续并进入高潮。

〔一位太监急奔上场。

太监:军情急报——安禄山起兵反叛!

场上歌舞顿时停格。众人面面相觑。

李隆基:啊呀,再探!罢演!

〔此太监急奔下场。场上众人循序分头下场。

〔除李隆基杨玉环高力士之外,唯尚余下于左侧安座的杨氏家族仍在场上。

杨国忠:陛下,可见臣早就奏报安禄山必反,今日果真应验!

李隆基:哎,事已如此,说它何用?!

〔另一位太监急奔上场。

太监:军情急报——安禄山破了东京!

李隆基:啊呀呀,再去探来!(此太监急奔下场)为今之计,特命太子监国,待我御驾亲征!

杨玉环:啊,万岁春秋已高,再说不得当年平叛之事。况且,臣妾我实实地放心不下啊,(哭腔)喂呀。(李隆基急忙安抚。)

〔再一位太监急奔上场。

太监:军情急报——安禄山杀奔潼关!

李隆基:啊呀呀呀!这便如何是好?!

杨国忠:潼关有哥舒翰将军把守,望陛下宽心!

〔又一位太监急奔上场。

太监:军情急报——哥舒翰将军弃守为攻中了埋伏,潼关失守!

〔李隆基跌坐在龙椅上颤抖不已,场上众人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杨玉环:安禄山他,他,他真的要杀往长安来么?!

李隆基(十分厌倦):唉,想朕在位已经五十载,心中久已想要退闲,意欲传位于太子。听凭他亲征不亲征罢,我自与妃子退居别宫,吹拉弹唱安享余年何如?

杨玉环:这个——。(偷眼看杨国忠。)

杨国忠:陛下临御已久将帅用命,还宜自揽大权,制胜于庙堂之上。依臣之见,速召龙武大将军,御驾西幸。待各路勤王之师兵马来到,再行收复两京!

李隆基:御驾西幸?!西幸哪里?!

杨国忠:巴蜀富庶,剑阁天险,西幸蜀地为好!(示意三位夫人。)

韩国夫人/虢国夫人/秦国夫人(把李隆基团团围住,异口同声):巴蜀富庶,剑阁天险,西幸蜀地为好!

李隆基:既然如此,速召龙武大将军!

高力士:召龙武大将军觐见!

〔陈元礼上场。

陈元礼:末将叩见。

李隆基:啊,陈将军,军情紧急,我意已决,御驾西幸。你速领三千御林军护驾!

陈元礼:领旨。

〔高力士前导,李隆基杨玉环和三位夫人下场。杨国忠尾随下场。

杨国忠(临下场前):巴蜀乃是杨门出身之地,只有到彼才能安心!

陈元礼(望着杨国忠的背影):哼!(准备下场。)

〔李亨上场。广平王李豫随同上场。

李亨:啊,陈将军慢走!

陈元礼:哦,东宫殿下。末将军务紧急,有话请讲!

李亨:听说三宫六院都不随驾西行?

陈元礼:圣上并无旨意。(背白)连梅妃都不带,遑论其余?

李亨:那末,我那十八弟寿王呢?

陈元礼:也未曾听得随行。殿下,末将告退。

〔陈元礼下场。

李亨(对广平王李豫):速命东宫护卫前往寿王府保护寿王全家一并西行!

李豫:遵命。

〔李亨和李豫分别下场。

幕后合唱:

渔阳鼙鼓动地来,

惊破霓裳羽衣曲。

止歌歇舞停丝竹,

仓皇西幸去远足。

〔幕后合唱声中大幕合拢。

 

第二场:勤王出征

场景:朔方节度使大营/河北战场

时间:上场后不久

幕后合唱:

昨夜狂风吹腥雨,

东来橐驼满京都。

逃难民众失归途,

骨肉不待同驰驱。

〔幕后合唱声中大幕拉开,二道幕前。

〔幕后杀声震天,鬼哭狼嚎。

〔逃难民众若干上场过场。

〔逃难父子上场。

逃难儿子唱:     

风尘奔波颜面黑,

逃难父亲唱:

霜雪衰残鬓须白。

逃难儿子唱:

怎抛却母死路旁无力埋,

逃难父亲唱:

不承想余年乱离苦颠沛。

父子同声痛哭。

逃难父亲:我那老妻呵,

逃难儿子:我那亲娘啊。

〔又一阵厮杀声起,儿子急忙搀扶父亲下场。

〔杜甫上场。

杜甫唱:

车辚辚,马萧萧,

尘埃不见咸阳桥。

千家万户归不得,

胡骑黄昏争喧闹。

难民顿足道旁哭,

哭声直上干云霄。

百姓更比王孙哀,

泾渭血泪流滔滔。

(接白)想我那李白老兄,只因让杨国忠捧砚高力士脱靴故而遭他二人忌谗,被逐出京都官职无望,反倒逃过此一劫。唉,如今想也无用,闻说圣上车驾已近灵武,待我速速赶将前去!

〔杜甫下场。二道幕升起。

〔朔方节度使兵士将官上场。郭子仪随后上场。

郭子仪唱:

渔阳鼙鼓山河咽,

霓裳羽衣难翩跹。

万户伤心少炊烟,

百官何日再朝天?

西风送晚萧飒飒,

乾坤颠覆黑漫漫,

朔方将士披重铠,

画戟雕弓挂征鞍。

机谋运,阵势排,

杀他一个丢盔弃甲人仰马翻!

(接白)众将官!

众将官:末将听令!

郭子仪:范阳反叛,天怒人怨;圣上西幸,两京沦陷;民不聊生,百姓遭难。郭某顺天应人,即刻征集勤王之师,以解民倒悬!

众将官:上报君王,下慰黎民;扫平叛逆,收复两京!

〔舞台上众位将士位置移动,随之变换队形,排出新的阵势。

郭子仪:平叛之策,列位有何高见?

一位将官:元帅,以末将之见,须乘叛贼立足未稳,直扑西京!

另一位将官:元帅,以末将之见,宜分兵前往西幸途中,保护圣驾!

郭子仪:两位建言,各有利弊。本帅决意先行出兵河北,截断两京和范阳之间粮道。到时叛兵不战自乱!

众将官:元帅高见!

郭子仪:一旦军情明朗,即行分兵前往灵武。此乃我朔方军旅大本营所在之地,想必圣驾定会驻扎彼处,以待勤王之师。

众将官:遵命。

郭子仪唱:

挂帅登上点将台,

兵贵神速莫迟缓。

孩儿们抖擞精神,

一个个恐后争先。(以下和众将士齐唱)

飞越太行朔方军,

截取粮道操胜券。

眼见得巍巍大唐社稷倾,

看我等从头收拾旧河山。

〔场上众人舞蹈亮相后鱼贯下场。

〔安禄山史思明叛军粮草队伍上场圆场后下场。

〔朔方军过场。

〔叛军复又上场,朔方军追赶上场。两军厮杀,叛军不支,丢下粮草狼狈逃窜。

〔郭子仪上场。帅旗一挥,众将士亮相。

郭子仪:队伍开拔,奔赴灵武!

〔大幕合拢。

 

第三场:兵谏禅位

场景:灵武城/马嵬驿

时间:西幸途中

幕后合唱:

太子断后在灵武,

李杨奔波到马嵬。

分兵异地夜未寐,

满腹心事诉与谁?

〔幕后合唱声中大幕拉开。

〔舞台两边分别出现灵武城和马嵬驿。各以灯光映照隐没而相互轮换或同时出现。

〔李隆基李辅国陈元礼李亨在场上各霸一方,分别背唱。

李隆基唱:

一轮明月照窗前,

更深夜静灯已残。

营帐闷热蛙声喧,

心内好似滚油煎。

开元盛世今何在?

极目长安几时还?!

越关山,思万千,

藩镇坐大祸根盘。 

原以为义子寄母瓜藤连,

总以为亲上加亲亲情念。

破潼关顾不全皇家体面,

失潼关吓得我魂飞魄散。

怎承想东西两京都沦陷,

不承想支吾崎岖蜀道难。

偏就是轮到我遇逆贼遭反叛,

好端端的大唐江山竟经不起安史之乱!

〔李隆基隐没。李辅国隐现。

李辅国:陈将军,请了!(接唱)

龙武将军多神威,     

圣上信赖握兵权。

京畿要地唯你尊,

何苦受人气来招人嫌?!

岂不闻只要一旦,一旦将在外,

将在外何必服他管;

君命犹可违,

军令重如山。

奸佞当道尽是混账裙带官,

浮云蔽日猴年马月才能回长安?!

〔李辅国隐没。陈元礼隐现。

陈元礼唱:

李公公一语警醒见要害,

杨国忠他名忠不忠实奸顽。

原本是个裙带官,

巧为钻营一路往上窜。

专权误国欺君罔上劣迹斑斑,

西幸途中克扣军饷依然把银钱贪!

清君侧三字作旗号,

致使得范阳贼子起反叛。

欲除奸逆理应该,

待要动手(作一个动手姿势)下手难(连连退步)

圣上待我恩如山,

怎能背主搞兵变。(作惊出一身冷汗状。)

〔陈元礼来回搓手不停走动。

(幕后画外音):为君者不能正其身,为臣者专务惑其主,因而内宠太甚,外寇滋生。

〔陈元礼注意倾听。

(幕后另一画外音):为上者骄奢淫佚,不知敬天劝民;而极恶庸劣之臣,与那估宠恃势败检丧节的嫔妃戚婉擅作威福,只徇一己之私不顾国家之事,以致天怒人怨干戈顿起,两京失守宗社几倾。

陈元礼:啊呀,(接唱)

煽风点火大有人在,

风助火势必然蔓延。

我身为禁军首领稳妥为先,

把握时机静以观变。

兵怨将怨都是怨,

天怒人怨终将反。

不是兵变是兵谏,

自有后人写下这青史篇!

〔陈元礼隐没。李亨隐现。

李亨唱:

一轮明月照窗前,

更深夜静灯已残。

营帐闷热蛙声喧,

心内好似滚油煎。

开元盛世今何在?

极目长安几时还?!

越关山,思万千,

东宫储位数经谗。

父皇沉溺声色醉,

父皇宠信裙带官。

我面对弟媳称呼改,

我忍辱负重到今天。

分兵断后在灵武,

无权有责自承担。

只盼望勤王大军早来临,          

我也能运筹帷幄一显身手平息叛乱!

〔舞台上灯光全部恢复。

李辅国:殿下,朔方节度使郭子仪将军率勤王大军已到灵武!

李亨:快快有请!

〔郭子仪在广平王李豫前导下上场。

郭子仪:末将参见殿下千岁千千岁!

李亨:郭将军,快快请起!远道而来一路征尘,郭将军辛苦!赶快请坐!

郭子仪:告座。

〔广平王李豫坐在郭子仪下首。

郭子仪:末将部下已占据河北截断叛贼粮道。窃据两京的贼兵必然因而生变。果然不出所料,安禄山被其子安庆绪所杀。

李亨:好消息,好消息啊。

郭子仪:目下正待圣上旨意,以便号令各路勤王之师收复两京!

李亨:卿言不差。只是——

李豫:圣上幸蜀,路远迢迢,难以运筹指挥调度。为今之计,莫若父亲灵武即位!

李亨:大胆,放肆!

李辅国:依老奴之见,广平王所言极是!

郭子仪:若是太子灵武即位,臣等誓死相随!

李亨唱:(起立)(李豫/郭子仪随同起立。)

头上光辉日月星,

日月星辰各司其位不容移;

脚下波涛江河湖,

江河湖水奔流向东怎往西?

父子名份定天地,

三纲首推君臣义。

未曾禅让先登基,

青史批我为篡逆。

君臣父子顾颜面,

重重章法怕犯忌。(夹白)众位卿家,(接唱)

黄袍加身重千斤,

如何是好——你们与我说——叫我怎生的?!(跌坐在椅子上。)

(幕后画外音):为君者不能正其身,为臣者专务惑其主,因而内宠太甚,外寇滋生。

〔李亨注意倾听。

(幕后另一画外音):为上者骄奢淫佚,不知敬天劝民;而极恶庸劣之臣,与那估宠恃势败检丧节的嫔妃戚婉擅作威福,只徇一己之私不顾国家之事,以致天怒人怨干戈顿起,两京失守宗社几倾。

〔李亨起立。

郭子仪唱:

奉天承运在一肩,

君臣致力新天地。

万民翘首盼中兴,

把倾倒的唐室江山再扶起!

李豫/李辅国合唱:

奉天承运在一肩,

君臣致力新天地。

万民翘首盼中兴,

把倾倒的唐室江山再扶起!

李辅国:俗话说,一不过二,二不过三,这三么,就应在殿下您的身上!

李亨(震惊):一不过二,二不过三?!试问这一(询问)?

郭子仪:玄武门之变,太宗登基,高祖禅位!

李亨:这二(再询问)?

李豫:当今圣上登基,曾祖禅位!

李辅国:殿下,这还不算中宗复辟,则天女皇退居上阳宫哪!

郭子仪/李豫/李辅国三人合唱:

历代禅位非少见,

大唐朝即有例在先。

玄武门两遭生变,

上阳宫再开宫门迎奉安。

李亨:既然众卿坚请,也罢!随同前往城楼举行登基大典!

〔李豫前导,李辅国次之,李亨随后,郭子仪殿后四人圆场。

幕后合唱:

仁孝太子奉宗庙,

众望所归至德号。

灵武即位换新桃,

平叛靖乱看今朝。

合唱声中李亨即位。(此时李亨已更换皇帝服饰。)

〔李豫郭子仪李辅国跪拜。

(幕后一并传来):臣等叩见我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李亨:众卿平身。火速行文赶往西幸途中,禀报太上!

李辅国:遵旨。

〔这一边灯光隐没,场上人等随同消失。另一边灯光显现。李隆基和高力士在场上。

一位将官上场禀报:杨国忠与胡虏谋反,已被诛杀!

李隆基(一惊):啊?!

又一位将官上场禀报:杨国忠之子杨暄,已被乱军杀死!

李隆基(再惊):啊呀!

三位将官一并上场,接二连三地禀报:韩国夫人被杀!虢国夫人被杀!秦国夫人被杀!

李隆基(震怒):龙武将军何在?!

〔陈元礼上场。

陈元礼:陛下安心,此乃兵谏。微臣以身家性命担保,绝非兵变!

李隆基:你——。(在高力士暗示之下止口)。既然如此,尔等退下!

陈元礼:杨国忠谋反,众将已把他处决,贵妃尚在左右供奉,请陛下割恩正法。

李隆基(大吃一惊):贵妃常居深宫,安知国忠的反谋?朕若杀她岂不是累及无辜!

高力士(机灵地):贵妃确实无罪,但将士们已杀了宰相,贵妃仍在左右,将士岂能自安?请陛下审时度势,将士心安才能确保陛下平安呀!

〔场上诸位将军一并跪倒,正好将李隆基团团围住。

幕后合唱:

六军不发无奈何,

枉自君王涕泪多。

红颜薄命自古说,

空剩鹊桥架银河。

李隆基(万般无奈的哭腔):传谕。

高力士(高声,惟恐他人不知):恭送娘娘归天。

〔场上灯光恢复至灵武城一边。

李辅国:那日张野狐所言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四大美人,想那西施沉江昭君出塞貂蝉连环,于今就剩下的这一个贵妃赐帛,也都凑到一块去啦。

李亨:这杨门一族伏诛,心腹之患已除。速令郭子仪兵马大元帅,统领天下勤王之师;广平王为监军,即日东征!

李辅国:遵旨。又有能工巧匠敬献古琴九霄玉佩一架,恭贺圣上即位天下归心。

李亨:九霄玉佩古琴?!

李辅国:陛下可要试弹一曲,以解烦闷?

李亨:天下未定,两京未归,何来弹琴的心情?

李辅国:那就等回了长安再弹,奴才给皇上收好了。

〔灵武城这边灯光隐没。另一边灯光恢复。

高力士:娘娘仙逝,人死不能复生。万岁爷自己保重龙体要紧。

李隆基唱:

伤心最是铃淋雨,

梦中犹闻长恨歌。

千古艰难唯一死,

家破人亡奈若何。

(幕后画外音)禀报,太子殿下灵武即位,年号至德,恭奉皇父为太上皇!

高力士:啊?!(迅即意识到大不敬而自行掩口。)

李隆基(有气无力地):知道了。(对高力士)早知今日,悔不当初!下诏禅位。

高力士:唉,这下子不是玄武门之变而是灵武门之变啦。(眼珠一转)要奴才说,眼下太阿倒持,不若派人前往江淮——

李隆基:前往江淮?!

〔大幕合拢。

 

第四场:收复返京

场景:长安大内宫殿

时间:两京收复

〔大幕拉开,二道幕前。

〔史思明及叛军将士溃败过场。

〔郭子仪及官军将士追杀过场。

郭子仪于下场前唱:

忆昔长安全盛时,

今朝重到不胜悲。

两都早慰云霓待,

九庙重瞻日月开。

〔郭子仪唱毕下场。

幕后传来:洛阳长安收复啦!(一片欢腾。)

〔逃难民众若干上场过场。

〔逃难父子上场。  

逃难父亲唱:

越巴峡,穿巫峡,

逃难儿子唱:

离襄阳,向洛阳。

逃难父子合唱:

两京收复人欣喜,

万众欢歌好还乡。

〔逃难父子下场。

〔杜甫上场。

杜甫唱:

不提防余年值乱离,

不承想重见宫门墙。

今日重见宫门墙,

不由人思想起李白我兄长。

愿弟兄相聚长安共切磋,

愿居士再谱诗篇在醉乡。

长安道上望金陵,

盼诗仙从速渡长江。

〔杜甫下场。二道幕升起。

(幕后传来):恭迎圣驾,回转长安! 一叠连声的恭迎圣驾,回转长安!传来。

李亨于幕内唱:贤臣护驾回长安,

〔太监上场。李亨上场。

李亨唱:

茅屋蔽生计毁市面萧条田园落荒,

一路行来四野茫茫。

回长安,穿咸阳;

穿咸阳,过宫墙;

过宫墙,心激荡;

心激荡,意彷徨;

意彷徨,犹悲伤;

犹悲伤,藩镇叛乱累存亡!

春雪消,春草旺;       

春雨贵,农稼忙;

农稼忙,事蚕桑;

事蚕桑,费周章。

细思量,自难忘,

怎能忘黎民百姓苦难尝!

去时东宫步踉跄,

归来天子坐明堂。

看眼前满目疮痍百业待举,

更有待君臣齐心一统山河励志中兴重振我大唐!

〔李辅国上场。

李辅国:启奏万岁,兵马大元帅郭子仪求见圣上。

李亨:传见。

〔郭子仪上场。

郭子仪:臣见驾我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李亨:爱卿平身。

郭子仪:长安久无天日,士民渴仰圣颜。庶政以渐举行,拨乱必先反正。

李亨:帝京初复,十室九空。爱卿所言,乃中兴大本也。战乱之后亟待休养生息,诏令出榜安民,复归旧业。再行榜示百官,限三日内,各赴吏部,共襄国事。

郭子仪:万岁圣明。微臣尚有本奏,凡因事出有因而曾事叛逆者,还望网开一面。

李亨:爱卿一番忠心可嘉。即如原天宝文部郎中王维,因其诗名陷于反贼任伪给事中,情有可原,又曾题诗可证其忠于唐朝之心,朕特拟授予太子中允之职加集贤殿学士!

郭子仪:臣代王维先行谢恩。

李亨:朕还有旨意。(示意李辅国。)

李辅国:郭子仪听旨。

〔郭子仪下跪接旨。

李辅国: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兵马大元帅战绩显赫劳苦功高。于今圣驾已返长安临朝,特加封为中书令。

郭子仪:谢主隆恩。

郭子仪起身伺立。

李亨:全仗元帅——哦,现今已为中书令,(接唱)

(卿)只手重扶唐社稷,

一肩独荷李乾坤。

安氏反叛已剿灭,

追击平卢宜乘胜。

晋封丞相更劳神,

执掌中枢握准绳。

文武百官听调遣,

共图中兴委重任。

郭子仪:臣当用心调度,誓报君恩!

〔李豫上场。

李豫:启奏父皇,永王于江陵自行称帝。

〔李亨起立。
李亨: 可恼啊,可恼!(接唱)

河洛烽烟方平息,

江陵又见战火急。

弟兄霓墙内乱起,

同室操戈争神器。

黎民百姓盼安宁,

天下一统为正理。

纵然是永王背后有撑腰,

南北分裂岂容你!

郭子仪:臣请领兵前往江陵征讨。追剿史思明父子可由广平王殿下担当元帅。

李亨:准卿所奏。(对李辅国)火速行文呈报太上,就说须待扫平江陵方能迎驾自成都回转长安!

李辅国:奴才明白。

〔大幕合拢。

 

第五场:扫平江陵

场景:江陵城外/长安朝堂

时间:上场后不久

〔大幕拉开。

〔永王属下兵将上场。李璘随后上场。

李璘(念):

父皇被迫禅让,

兄长坐了天下;

太子既自称尊,

何妨南北分家。(接唱)

父皇有意扶助咱,

江陵富裕可称霸。

你虽为长未必是最佳,

弟夺兄位大唐本色何用惧怕!

(接白)小的们!速速操练兵马,迎战来犯战将!

〔李璘指挥场上兵将演练后全体鱼贯下场。

〔郭子仪兵马上场。郭子仪随后上场。

郭子仪:行来已至江陵城外,待我上前晓以利害,管教叛兵不战自乱。(对幕内)永王兵将听了,奉皇帝诏谕,永王谋反,擅自打出上皇旗号,实属大逆不道。太上禅位于当今天子,顺天应人,四海归心。尔等速速迷途知返,否则定当严惩不贷!

(幕内一片喧哗。)

郭子仪:待我等杀将过去!

〔帅旗一挥,郭子仪领兵将下场。

〔李白跌跌冲冲地上场。

李白:啊呀,不好了啊!(接唱)

永王他霎时间土崩瓦解,

李白我上贼船必遭株连。

虽然是几次三番辞不应召,

入幕府一时糊涂受他縻羁。

我曾经为他赋诗十一首,

句句诗尽是阿谀奉承言。

说什么试借君王玉马鞭,

道什么指挥戎虏坐琼筵。

题什么南风一扫胡尘静,

颂什么西入长安到日边。

罪证确属不容置疑,

忙逃窜以免得大祸临头百口莫辩!

〔李白探头探脑欲要逃窜。官方两兵士上场。两兵士发现李白,上前不由分说把他抓住,带下场去。

〔太监上场。李亨上场。李辅国随同上场。

李亨:中书令兼兵马大元帅班师回朝,朕已命太子代朕出城迎接。不知可到午门?

李辅国:回禀陛下,已在殿外候旨觐见。

李亨:速速召见。 

李辅国:圣上有旨,召中书令兼兵马大元帅觐见哪!

一叠连声的圣上有旨,召中书令兼兵马大元帅觐见!传来。

〔李豫前导,郭子仪上场。

郭子仪/李豫同时跪见:臣见驾我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李亨:爱卿快快请起。皇儿平身。

〔郭子仪/李豫起身,分别立于两厢。

李亨:郭爱卿不战而屈人之兵,扫平江陵如此神速,可喜可贺!

郭子仪:此乃圣上神威所致,江陵得免战祸,至德洪福齐天!

李亨:攻心为上,爱卿身为武将,却又深谙孔孟,实是难得!

郭子仪:江陵之事已毕,微臣尚有一事面奏。

李亨:卿且道来。

郭子仪:诗人李白,被裹挟从贼,闻说定罪流放夜郎。臣愿以身家性命担保,李白决无反意,望万岁格外开恩。

李亨:据案卷所奏,李白曾赋诗永王东巡歌十一首。内中尽是为永王歌功颂德促其登基之词。朕还记得有四句是,(接唱)

龙蟠虎踞帝王州,

帝子金陵访古丘。

春风试暖昭阳殿,

明月还过鳷鹊楼。

(接白)卿且想来,这还不是鼓动造反么?

郭子仪:此乃应景诗句,并非造反言行。臣也斗胆还请陛下法外加恩。

李豫:父皇,当年沉香亭畔李白也曾应召赋诗清平调三首。儿臣记得内中第二首(念)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高力士为此进谗言道此乃讥讽之辞,可见颂扬和讥讽也各是见仁见智。

李亨:好一个见仁见智!如此说来,朕须下旨特赦才是!

郭子仪:圣上明鉴。

李豫(同时):父皇明鉴。

李亨:下旨特赦李白!

郭子仪:领旨。

李亨:朕尚有旨意。(对李辅国)传旨——江陵已然平定,速速前往成都迎接太上回转长安!

李辅国:遵旨。

幕后一叠连声的江陵已然平定,速速前往成都迎接太上回转长安!传来。

〔大幕合拢。

 

第六场:闻铃移宫

场景:长安大内上阳宫

时间:上场后不久

幕后合唱:

(女声)路迢迢,水迢迢,

不堪回首长安道。

(男声)思悠悠,恨悠悠,

恨到归时犹未休!

〔幕后合唱声中大幕拉开。

(幕后):恭迎上皇,回转长安!一叠连声的恭迎上皇,回转长安!传来。

李隆基于幕后唱:

蜀道颠簸回长安,
〔高力士上场。李隆基随后上场。

李隆基唱:(四面怅望)

思贵妃空凭吊尺素难托地老天荒,

一路行来四顾茫茫!

回长安,穿咸阳;

穿咸阳,过宫墙;

过宫墙,心凄惶;

心凄惶,苦悲伤;

苦悲伤,空怅惘;

空怅惘,形单影只几曾双?

秋叶落,秋草黄;

秋雨冷,敲西窗;

敲西窗,夜生凉;

夜生凉,费周章。

不思量,自难忘,

怎能忘长生殿内祈上苍?

去时寡人西幸蜀,

归来虚位泪两行。

看眼前满目萧条百感交集,

更无奈我无权无势无亲无靠一个太上皇!

高力士:娘娘仙逝,永王兵败,想也无益。不管怎么说,总算是回到长安啦。要不,奴才让黄幡绰张野狐他二人前来说话以慰寂寥,上皇意下如何?

李隆基:哦,这两个小丑,倒还在啊?

高力士:小丑小丑,他们俩本来就是最想得开的人物。(对幕内)上皇有旨,召黄幡绰张野狐进宫哪!

〔黄幡绰张野狐上场。

黄幡绰/张野狐:拜见上皇。我们两个又来陪王伴驾啦。

李隆基:哦,哦,尔等一旁坐下。

〔黄幡绰张野狐大大咧咧地坐下。

高力士:上皇思念旧情,你们需得设法排解排解。

黄幡绰/张野狐(自言自语):排解排解?!(相互对看,黄示意张。)

张野狐:回禀上皇,可知这宫墙之内,那些时日死了有多少宫眷?

李隆基:这却不知。

张野狐:有守贞而死,有受辱而死,有病死有饿死,下落不明死不见尸也就是一个死。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就是那个你曾经钟爱的梅妃娘娘江采萍她也都死啦!

李隆基:梅妃她,她也自尽了!

张野狐:这还只是宫眷,要算上宫女彩娥各府王孙,那就多了去啦!

李隆基:再得算上各府王孙?!

张野狐:那作诗的杜甫,就写有一首哀王孙”——记不全,背上几句,(念)

豺狼在邑龙在野,

可怜王孙泣路隅。

不敢长语临交衢,

但道困苦乞为奴。

李隆基:但道困苦乞为奴?!(哭音)我那龙子龙孙啊!

张野狐:这还是少的!上皇,还有普通官吏,再要算上平民百姓,那小的可也实在是算不过来啦!(接唱)

常山钩舌颜杲卿,

凝碧骂池雷海青。

傲象终死不屈节,

一样英名留至今。

(接白)连得原先您心爱的那些个大象也因为不肯屈膝跪拜安禄山给毙了。所以啊,死了个把绣(谐音羞)花的女子,说起来才只算是沧海一粟哪!

〔李隆基闻言瘫倒在椅子上。高力士上前轻拍他的背部。

〔秋雨沥沥,雨点声分贝渐次增大。

李隆基(对黄幡绰):冷雨敲窗被未温,你听这雨淋铃声如何?朕侧耳听来,甚是不堪。

黄幡绰:回禀上皇——这铃声嘛,岂止是不堪,实乃大不敬也,该当治罪。

李隆基:你又来作戏了,铃声是如何的不敬?

黄幡绰:铃声如话,只有小的能解,但是不敢奏闻。

李隆基:你尽管说来,朕不怪罪。

黄幡绰:小的细听其声,明明说道三郎郎当,三郎郎当,岂非大不敬是耶?

李隆基(闻言不觉失笑):野狐禅又来了,倒还是尔等本行!(接唱)

雨淋铃响声凄凉,

愁怀听来更悲伤。

开元盛世今何在?

三郎空自怨郎当。

(咳嗽不止,高力士仍上前轻拍背部。)

〔李辅国上场。

李辅国:奴才叩见上皇。

李隆基:哦,罢了。

李辅国起立。黄幡绰张野狐向李辅国行礼。

黄幡绰/张野狐:上皇,高公公,小的告退。

〔黄幡绰张野狐下场。

李辅国:高公公,接旨。

〔高力士跪下。

李辅国: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经查大内上阳宫高力士伺候上皇多年劳苦功高,待移送上皇迁居西苑甘露殿后,即行恩准告老还乡。钦此。

高力士:谢主隆恩。

〔高力士起立。

李辅国:上皇,迁居西苑要比西幸成都近得多啦。皇上他也会常来请安。奴才还得回去复旨,就此告退。

〔李辅国下场。(临下场前背白): 哼,在锦官城时召见永王使者,回上阳宫后召见一班小丑。明儿个又不知道要召见谁呐!

〔高力士上前几步,一头跪倒在上皇跟前。

高力士:这个狗东西,原先还在奴才的手下干活呢。

〔两人相拥哭泣。

(李辅国画外音):万岁爷,奴才给您把古琴九霄玉佩给拿来了,香也点上啦。

〔幕后古琴声传来。这是李亨在弹奏古琴九霄玉佩

幕后合唱:

权柄一朝不在手,

迁居西苑难自由。

历朝历代太上皇,

几人如愿甘退休?!

〔幕后合唱声中大幕合拢。

 

尾声

场景:唐肃宗临朝正殿

时间:上场后不久

幕后合唱:

九霄玉佩春意闹,

唐室中兴见成效。

战乱平息赖卿力,

肃宗殷勤来酬劳。

〔幕后合唱声中大幕拉开。

〔李亨位于正中御座,李辅国伺立一旁。

〔李豫太子,郭子仪和众位文武大臣分立两旁。

〔李亨起立。  

李亨:目下战乱平息河清海晏,百业兴旺万民同乐。今日朝罢赐宴犒劳众位卿家。寡人亦已命中书令全家七子八婿一并前来赴宴。(对郭子仪)爱卿啊,(接唱)

(你)权倾天下朝无忌,

功盖一代主不疑。

唐室江山虽姓李,

赖卿再造郭子仪!  

(对李辅国)颁旨!

李辅国:郭子仪听旨!

〔郭子仪出班跪下。

李辅国: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中书令郭子仪居平叛首功,特晋封为汾阳王!钦此。

郭子仪:谢主隆恩,臣肝脑涂地,没齿不忘!

〔郭子仪准备起身。被李辅国制止。
李辅国:慢来慢来,汾阳王,还有一道旨意。省得你起来之后又要陪着跪下。少将军郭暧上殿听旨!

〔郭暧出场并随同其父一起跪下。

李辅国: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汾阳王第六子郭暧尚未婚配,少年英武,深获朕意。特赐婚于太子嫡女升平公主,招为驸马择日成婚!钦此。

郭子仪父子俩:谢主隆恩,臣等感恩戴德,世世代代忠于大唐!

〔郭子仪父子起立归班。

李亨:着即开宴!

李辅国:遵旨。宴席伺候啦!

〔群臣纷纷致贺,场上一片欢庆气象。

幕后合唱:

灵武汾阳心相通,

又见长安旭日红。

君臣协力图中兴,

郭子仪和唐肃宗。

〔幕后合唱声中大幕合拢。

 

〔剧终。

 

 

 

 

    对于那个时代的大唐,后人传唱最多的就是李杨之恋。因为那个刻骨铭心的恋情,人们的确淡忘了只爱美人不爱江山的严重后果。《回长安》让我们换了一个角度去审视这个故事,也把人们的眼光转向了平定安史之乱、重整李唐雄风的郭子仪与唐肃宗。的确,大笔墨叙写唐肃宗的故事,《回长安》是第一个。

    从故事的架构来看,编者对舞台剧本还是相当有功底的。在创作中比较遵循戏曲剧本的基本要求。在唱词上,讲究叶韵与对仗,文字表述较雅致。不像现在舞台上,很多大编写出来的东方戏曲却是一股子西洋戏剧味。在场次上,情节的安排也讲究张弛有度,而不是一味地填满每一场戏。

    推荐给各位朋友,大家细心品读一番。

——中国戏文电子杂志编辑商羽

 

 

比较全面地反映了唐室中兴。戏曲很需要你这样的编剧。

——红梅奖获得者优秀青年演员秦腔文武小生唐伟鹏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5 18:3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