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如风后传-第八章

作者:小乐  于 2018-12-12 17:2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1评论

家朋爵士的脸色变得苍白起来,他连忙说道:“(英)不,不!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不希望有任何人受到伤害。我只是不想让这个人再出现在我的……”说到这里,家朋爵士深吸了一口气,微微闭上眼睛,随后又睁开双眼看着Stanley,艰难地说道:“(英)我的妻子身边。”Stanley无奈地摊开双手,说道:“(英)这下子你可给我出了一个难题,我想不出还有什么方法可以达到你的要求。刘风在三年后就有机会获得假释,到那时候他就是一个自由的人,可以做他想做的任何事,去见任何人。”说到最后,Stanley刻意在“任何人”上加重了语气。家朋爵士想了想,说道:“(英)是的,我不能要求你做任何不合乎程序的事……”Stanley说道:“(英)其实没有什么关系,你已经把目标告诉我了,所以还是请让我用我的方法来解决问题吧,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结果。”家朋爵士叹了口气,问道:“(英)不,你说的结果并不是我想要的。能否……让我先见见他?也许,我自己可以解决问题。”Stanley微笑着说道:“(英)没问题!我现在就可以安排你和他见面。”

刘风回到监舍后不久,回荡在整座监狱里的呼喊声逐渐平息下去, Ben的呼唤声从隔壁监舍传了过来:“(英)嗨!风,你还好吧?”躺在床上的刘风刚要回答,从肺部传来的一阵剧痛令他差点闭过气去。刘风强忍着疼痛,一点点调整着自己的呼吸频率,勉强发声说道:“(英)我还活着。”Ben笑了,说道:“(英)你听上去像是个刚生完孩子的娘们。”刘风闭上眼睛,继续用微弱的声音说道:“(英)去你妈的!”Ben的声音又传了过来:“(英)嘿!你们这些家伙,他都快死了,你们不能把他就这样留在这里。”很明显,他是在和狱警说话。刘风睁开了眼睛,正看到刚才离去的两名狱警又回到他的监舍门前。其中一名狱警用警棍敲了敲铁栅栏门,对刘风喊道:“(英)你,过来!”说着,他从腰间掏出了手铐。刘风没有像往常一样走到门前伸出双手让狱警给戴上手铐,事实上,他现在连下床这么简单的动作都做不到了。刘风又闭上了眼睛,没有理睬两名狱警。两名狱警对视了一眼,掏出钥匙打开了铁栅栏门。

对家朋爵士而言,这是他和刘风的第一次正式会面。当他看到这个令他个人和家族都蒙受耻辱的混蛋虚弱地坐在他面前时,一股遏制不住的愤怒和冲动在瞬间涌上心头,他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同时攥紧了双拳。站在家朋爵士身边的Stanley觉察到了他的异样,轻轻碰了一下他的手臂,在他耳边低声说道:“(英)家朋爵士,请坐下。”说着,Stanley拉过一把椅子放到他的身后。家朋爵士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掩饰着说道:“(英)谢谢。”随即重重地坐到了椅子上。刘风倒是早已认出了家朋爵士,Cathy家卧室墙上的结婚照留给他的印象虽然时隔几个月,但是却依旧清晰。他简单地打量了一下家朋爵士后,像是逃避一样挪开了自己的目光,转头看着StanleyStanley冲刘风微微一笑,刚要说话,刘风眯起了眼睛,缓缓说道:“(英)你骗了我!”Stanley耸了一下肩,说道:“(英)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刘风冷笑着说道:“(英)你向我做出过承诺,所有的事由我一个人来承担,不找我兄弟们的麻烦。”Stanley无奈地说道:“(英)我已经尽力了,但是总督拒绝签署赦免令。”刘风喘了口气,勉强忍住疼痛,说道:“(英)其实,你是在利用我,骗我认罪,然后把我们所有的人都牵连进来,对吗?”Stanley摊开双手,说道:“(英)刘先生,我不得不佩服你的心思缜密。但是,有些时候事情的发展往往会脱离我们的预期,这不是任何人的错。不过,我今天来不是和你讨论这个问题的,如果你有兴趣,我们可以再找时间。”Stanley向家朋爵士摊开一只手,对刘风说道:“(英)我今天是陪同家朋爵士来的,他有些重要的事情需要和你交流一下。”刘风依旧瞪着Stanley,说道:“(英)好,我会找时间和你算这笔账的。”Stanley的脸上露出一丝不屑的微笑,没有说话。

就在刘风和Stanley对话的短暂时间里,家朋爵士已经迅速恢复了平静。他认真地观察着刘风,想要从刘风的言谈举止中找出那个一直困扰着他的疑惑的答案。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能这么轻易地令Cathy背叛了她的信仰和丈夫。到目前为止,在家朋爵士看来,刘风的外表没有任何出众之处。当然,他也不相信Cathy是那种可以被男人的外表轻易俘获的肤浅女人。而当刘风盯着Stanley说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从他眼神里流露出的杀机被家朋爵士捕捉到了。虽然那种凌厉的眼神转瞬即逝,但是家朋爵士还是觉得心头一颤,他突然有种预感,今天和刘风的交谈很可能达不到他想要的结果。

家朋爵士并没有奢望和刘风的交谈会是一件愉快的事情,然而刘风带给他的感受实际上已经突破了他所能容忍的极限。当他用纯粹男人的方式直截了当地向刘风提出离开Cathy的时候,刘风几乎是不假思索地说道:“那是不可能的,Cathy是我的人!”家朋爵士感到一阵莫名其妙,他实在是无法理解刘风怎么可以这么厚颜无耻地对他说出这种话来。在他打过交道的所有人里,没有一个会像刘风这样赤裸裸地表现出这种近似野兽一样的占有欲。家朋爵士强忍着愤怒,尽量用心平气和的口吻说道:“刘先生,我想请你注意,我和Cathy才是合法的夫妻。”刘风“哼”了一声,说道:“凭什么?就凭你俩在你们的上帝面前的诺言吗?还是凭你可以随心所欲地占有她的身体?”家朋爵士愣住了,他突然发现,刘风和自己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世界里的人。在他的认知范围内,所有人类社会的最基本的行为准则和普世价值观,都被刘风理直气壮地踩在脚下,碾进了泥土中。令他更加无法理解的是,Cathy怎么会爱上这样一个人。

Stanley虽然完全听不懂两人的中文对话,但他还是看出了家朋爵士的窘态。他俯身在家朋爵士的耳边,轻声说道:“(英)家朋爵士,今天的谈话是否可以结束了?”家朋爵士这才醒悟过来,这种对话确实没必要再进行下去了,他连忙站起身来,对刘风说道:“我很遗憾听到你说出这样的话,无论怎样,我希望你能认真考虑一下,不是为了我个人的感受,而是为了Cathy的幸福与快乐。”刘风笑了,说道:“你终于说了一句上道的话。她的快乐才是你应该关心的事,这也是为什么我不会放弃她的原因。因为我可以给她你永远都给不了的快乐。如果你真的关心她的话,还是放手吧,给她自由。什么是真正的爱,不用我教你吧?”家朋爵士不再理睬刘风,转身对Stanley说道:“(英)Stanley,我们现在可以走了。”

在监狱门口,Stanley替家朋爵士拉开了车门,家朋爵士停住了脚步,说道:“(英)我刚才注意到刘风的衣服和嘴角有血迹,而且他看上去非常虚弱,他是不是受了伤?”Stanley想了想,说道:“(英)据我所知,他的身体很健康。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们的监狱系统有完善的医疗保健制度,他不会有事的。”家朋爵士说道:“(英)那就好。”Stanley说道:“(英)家朋爵士,有一件事我不明白。你对他的关心有点超出了常人所能接受的范围,我的意思是说,如果换成我的话,很可能巴不得他早点从人间消失。而你,为什么……”家朋爵士认真地说道:“(英)因为,我是一名贵族。”说完,家朋爵士上车离去。看着在落日中逐渐远去的汽车,Stanley冷笑了一声,不屑地说道:“(英)贵族!”

和家朋爵士相比,哈桑的表现就没有那么温文尔雅了。他对匆忙走进办公室的Stanley恼火地说道:“(英)我的真主,你终于来了。难道你不知道我很忙吗?为什么要浪费我的时间?”Stanley坐到皮椅上,面带歉意地笑了笑,说道:“(英)对不起,临时有件突发事件需要我去处理一下。”哈桑撇了撇嘴,说道:“(英)突发事件!还有什么事比我的事更重要?”Stanley说道:“(英)对,没有什么事比你的事更重要。”哈桑“哼”了一声,说道:“(英)你知道就好,说吧,你打算怎么办?”Stanley靠到椅背上,说道:“(英)我已经在电话里对你说过,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要通过法律渠道来解决问题。你现在扣着警务人员不放,我很棘手的。”哈桑提高了声音说道:“(英)他是真主的罪人!”Stanley说道:“(英)他就算是有罪,总要通过法庭的审判吧?”哈桑一摆手,说道:“(英)我到你这里来不是听你跟我说这些没用的套话的。”Stanley无奈地举起双手,说道:“(英)我有我的计划,你不要着急,听我慢慢讲。”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1

支持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1 回复 keepping 2018-12-13 09:03
我发现,一切问题、沮丧、悲伤,都是乔装打扮的机遇之神。我不再被他们的外表所蒙骗,我已睁开双眼,看破了他们的伪装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6 19:1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