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如风后传-第十章

作者:小乐  于 2019-1-11 15:1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个头略高的警员问道:“(英)哈桑在吗?”

阿里抱起了双臂,打量着两名警员,说道:“(英)你们找他有什么事?”

这时,哈桑站到阿里身旁,对两名警员说道:“(英)我就是哈桑。”

高个警员看了看哈桑,说道:“(英)我们接到举报,你非法拘禁了一名警察……”

阿里插话说道:“(英)胡说八道!”

哈桑呵斥道:“(英)阿里,闭嘴!”接着,他又对高个警员说道:“(英)是Stanley派你们来的?”

两名警员对视了一眼,矮个警员对哈桑说道:“(英)我们是在执行公务,请你配合一下,交出那名警察,跟我们去趟警队做一下笔录。”

阿里吼道:“(英)你们想都不用想!”

说着,阿里把手伸进了怀里。

两名警员见状退后了一步,分别把手按到了挂在腰间的配枪上。

高个警员说道:“(英)我警告你,不要轻举妄动!”

哈桑拦住了阿里,对他低声说道:“(阿)去,把那人处理干净带过来,交给他们。”

阿里不满地说道:“(阿)父亲……”

哈桑用严厉的眼神制止了阿里,阿里无奈地走进了地下室。哈桑掏出手机,拨通了Stanley的电话,然而从手机听筒里传出的始终是无人接听的提示音。在重拨了几次之后,哈桑愤怒地收起了手机,低声自语道:“(阿)狡猾的狐狸!”

这次,哈桑倒是有点冤枉Stanley了,他并非故意不接哈桑的电话,而是正在忙着接待CathyCathy的出现和她提出的要求早在Stanley的意料之中,他只是没想到Cathy会采用了一种和她的身份并不相符的方式。

Stanley的助理刚一离开办公室,Cathy就从手袋里拿出一张支票,放到Stanley面前,说道:“(英)放了刘风。这是我所有的积蓄,都给你。”

Stanley愣了一下,瞥了一眼支票上的金额,微笑着说道:“(英)我希望你明白,就凭你的这种行为,起码可以坐三年牢。”

Cathy镇静地说道:“(英)我不想浪费时间来绕圈子,我也知道你并不缺钱,但这是我能拿出的所有。”

Stanley摊开双手,说道:“(英)很抱歉,加拿大是个法治社会,一切都要按照规矩来做,你们中国人的那套行为方式在这里是行不通的。刘风被判的是有期徒刑二十年,三年内不得假释……”

Cathy说道:“(英)那就给他办保外就医。”

Stanley又一次笑了,无奈地说道:“(英)这么说吧,你所要求的不是我能做到的事,我是没有能力左右司法部门的。当然,如果刘风确实符合保外就医的条件,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但是这需要有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还要通过公共安全部门的审批。”

Cathy说道:“(英)我相信,你一定有办法做到的。你想要什么,直接说吧。”

Stanley靠到椅子背上,看着Cathy,认真地说道:“(英)我非常好奇,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样不惜一切代价地把刘风从监狱里弄出来吗?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的话。在我看来,刘风只是你的情人而已,即使是你已经怀上了他的孩子……”说着,Stanley的目光落到了Cathy微微隆起的小腹上。

Cathy惊讶地看着Stanley,她完全没有想到Stanley会知道刘风是孩子的父亲。而Stanley接下来所说的话更是令她在震惊之余感到了一种不可言状的愤怒和恐慌。

“(英)你一定在想,我是怎么知道的。其实很简单,只需要一些事实再加上一点点逻辑推理。据我所知,你并不是一位私生活混乱的女性,除了家朋爵士以外,和你有亲密交往的异性应该只有刘风一人,而家朋爵士又没有生育能力……”说到这里,Stanley的脸上露出狡黠的微笑,他的语气里隐约流露出一种嘲讽的味道。

Cathy的脸颊涨得通红,她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起来。

Stanley注意到了Cathy的变化,他站起身,走到办公室的角落里,沏了一杯热茶,送到Cathy面前,温和地说道:“(英)请你不要激动。我无意冒犯任何人,包括家朋爵士。”

Cathy木然地接过茶杯,像是自言自语地说道:“(英)你是魔鬼吗?”

Stanley哈哈一笑,说道:“(英)正相反,我是真主的仆人,是真主给我了无所不知的能力。”说到这里,Stanley的眼中闪过一丝不易被察觉的邪恶光芒。

Cathy轻轻喝了一口茶水,喃喃地说道:“(英)既然你无所不知,那就不用我来解释了。”

Stanley又是一笑,说道:“(英)你是位非常聪明的女士,和你交往应该是件令人愉快的事。我很荣幸能认识你,也很希望能成为你的朋友。这茶是我的一位中国朋友送给我的,据他说已经窖藏了很多年,是难得的珍品,希望你能喜欢。”

Cathy低头看着手里的茶杯,说道:“(英)这是中国的普洱茶,产自云南,我丈夫在那里有一处茶园。”

Stanley说道:“(英)你看,我们这么快就找到了共同点。”

似乎是热茶的作用,Cathy慢慢放松下来,恢复了平静,她又喝了一口茶水,说道:“(英)我并不介意和你成为朋友。我想,我们现在是否可以用朋友的方式讨论一下关于刘风的事?”

Stanley的嗓音变得低沉缓慢却又充满了磁性:“(英)没有问题。喝完这杯茶,我们可以用另外一种方式来讨论。”

Cathy听出了Stanley声音的异样,她抬起头看着Stanley,像是想要从他的眼睛里找到她想要的答案。然而,在Cathy的眼睛里,Stanley的形象却开始变得模糊不清,她用力眨了一下眼睛,Stanley的白发反而和周围的墙壁融为一体,他的整个脸部只剩下那双灰色的眼眸。Cathy困惑地闭上眼,身体瘫软下来。Stanley用和他的年纪并不相称的敏捷动作接住了从Cathy手里滑落的茶杯,顺手扶住了她。

家朋爵士离开监狱后不久,David就按照Stanley的吩咐,把刘风送进了监狱的医务室,对他进行了简单地医治,接好了两根被打断的肋骨,又把他送回了监室。

刘风费劲地躺到床上后,隔壁的Ben敲响了两间监室之间的隔墙,大声喊道:“(英)风,你怎么样了?”

刘风用微弱但是清晰的声音回答道:“(英)闭上你的臭嘴,让我清静一会。”

Ben咧开大嘴笑了,自言自语地说道:“(英)看来这个家伙是没事了。”

刘风听到了Ben的声音,无声地笑了笑,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从肋间传来的阵阵疼痛,原本就使得刘风无法安稳地沉睡,从隔壁传来的Ben做祷告的声音把他从昏睡中惊醒过来。

刘风叹了口气,说道:“(英)嗨!Ben,对我来说,你的声音并不好听。”

Ben没有理睬刘风,一直虔诚地做完了他的祷告之后才坐回到床上,低声说道:“(英)如果你说的话被他们听到,你就死定了。当然,作为你的朋友,我是不会去告密的。现在,你欠我一个人情。”

刘风说道:“(英)是吗?你要我怎么还你这个人情?”

Ben认真地说道:“(英)我只需要你用心听我讲一段古兰经。”

刘风望着天花板,若有所思地说道:“(英)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会信仰伊斯兰吗?”

Ben想了想,说道:“(英)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一切都是真主的安排。在我进来之前,我没有任何信仰,但是我的生活过得非常糟糕,无论是酒精、女人还是毒品,都只能带给我暂时的愉悦,过后我又会陷入一种莫名其妙的空虚之中。而现在,虽然我再也享受不到肉体的快乐,但是我的心灵却无时无刻不是在快乐之中。”

刘风说道:“(英)我想,任何一种宗教都可以带给人们这种感受。”

Ben说道:“(英)世界上只有一个真主,其他的宗教信徒走的是一条错误的道路。”

刘风说道:“(英)你凭什么说你走的道路是正确的呢?”

Ben说道:“(英)这是古兰经教给我的,我只要接受就可以了。我知道你不相信,不过这没有关系,总有一天你会感知到真主的召唤的,那时,我们就会成为兄弟。”

刘风说道:“(英)我相信人是有灵魂的,而且在天上有神在看着我们。”

Ben说道:“(英)太好了,你终于开窍了,你现在和真主之间的距离又缩短了一步。”

刘风无奈地笑了起来。

Ben说道:“(英)说真的,这个监狱里的异教徒剩下的不多了,有些人已经开始注意你了。不过,他们好像还不知道你是因为什么进来的。”

刘风闭上了眼睛,说道:“(英)我会让他们知道的。”

Ben说道:“(英)风,听我一句忠告,里面的世界和外面并不一样。在这里,李小龙的功夫保护不了你,而且你只有一条命。”

刘风“哼”了一声,说道:“(英)我的命已经不属于我了……”

说到这里,刘风的脑海里闪过了Cathy的身影,他不禁睁开了眼睛。

像很多步入中年的女性一样,崔静对自己的婚姻变得并不自信,这是她猜疑陈浩和冯佳欣之间关系的源头所在。事实上,崔静很清楚冯佳欣对陈浩的态度。当年,在机场送别冯佳欣时,陈浩的沮丧和冯佳欣的坦然,都被崔静看在眼里。冯佳欣也不只一次私下对崔静讲过,她对陈浩没有任何感觉,只是把他当作一个非常好的朋友。然而,女性的思维方式往往趋于感性化,在这种方式面前,一切并不符合逻辑的推理都可能变得合情合理。更何况陈浩对冯佳欣的感情从来就没有改变过,他只是无奈地接受着现实而已。

陈浩和崔静的结合,用陈浩酒后开玩笑的说法来解释,完全是他在冯佳欣回国后寻找安慰时犯的一个错误。当然,这种话只有唐警长听到过。以陈浩的修养和他对崔静的了解,他是断然不敢当面说给崔静听的。即使是崔静凭着女性的直觉猜到了这一点,并在两人吵架时口不择言地说了出来,陈浩也会马上加以否定。

在姗姗出生后,崔静辞去了工作,做起了专职的家庭妇女,各种繁琐的家务把她的脾气磨得越发大了起来。女性在发泄不良情绪时,一般会把身边最亲近的人拉来做垃圾桶,陈浩首当其冲地承担了这一艰巨的任务。这么多年下来,陈浩对这种无聊的婚姻生活的承受能力变得越来越弱,终于在最后一次把长久积攒的怨气一次性释放了出来,用最简单的方式逃出了这个让他感到窒息的家庭。然而,陈浩的出走并没有解决问题。崔静在失去了对手之后,变得更加烦躁。这时,姗姗便不幸地替代了陈浩的位置。

正处于青春叛逆期的姗姗没有给崔静多少机会,在崔静又一次因为她房间的凌乱而大发脾气的时候,头也不回地跑出了家门。

崔静追到了门口,冲着姗姗的背影大声喊道:“姗姗,你给我回来!”

姗姗并不理会崔静,崔静忿忿地关上了大门,坐到客厅的沙发上生着闷气。

这时,一辆一直停在陈浩家门前马路对面的白色面包车发动了引擎,慢慢跟到了姗姗的身后。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1-16 16:3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