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爷,我会回来的,”凤儿眼中的深情也如是说,

作者:宽心一笑  于 2018-3-25 02:1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疼老婆俱乐部|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没有睡好吧,我打呼噜。”四嫂问,

“没事的,本来也睡不着。”整夜没有合眼的凤儿已起身,看着四嫂做早餐,四嫂想提孩子的事情,又咽下去了。

“砰砰”敲门声阵阵,老四也来了,谁也不信,在汉口举目无亲的凤儿像孤家寡人,老四和四嫂没有孩子,三天倒有两天在她家用餐。对凤儿摊位做的“凤儿饺”,更是爱不离口。广东的饺子面皮用生粉,凤儿饺的面皮是凤儿经过几百次的实验研究出来的,那一个香,皮不好吃,馅再好,都不上口,难吃!当然,馅也是特讲究新鲜和调味的,“凤儿饺”一出锅,每天就排长龙。出国前,凤儿准备教会四嫂。四嫂的面条生意一直不好。

“我们去医院料理毛毛的后事,九爷关照好的。”他们俩夫妇前脚一走,后脚心头涌上的酸楚把凤儿又击倒在椅子上,

“相依为命的儿哪,”撕心裂肺,眼泪澎礴而出,一霎那的功夫,九爷像一座大山耸立在她眼前,泪眼婆沙的她,完全没了往日的矜持和坚强,软绵绵地倒在眼前这个时时刻刻疼爱她的男人怀里,九爷几乎也要掉出泪水,强忍着。粗壮的手指磨砂着她特别柔软的发丝,捧着她的脸,心疼地吻,泪水把两个人粘在一起,凤儿慢慢地走到脸盆前搅了毛巾,为他擦脸,他抢过毛巾,帮她擦,擦着擦着,不知什么时候嘴贴上嘴,那用劲的吻,几乎窒息。九爷觉得血液在抽干;凤儿忘了身体还在不在,两人成了一个,两个魂飞的男女,不知怎样脱下衣裤,双双躺在床上,她紧贴着他,一秒钟也不想离分,爱这个男人已经很久,今天才明白自己有多么深地需要他,像是一条命。

“你是我的女人。”

“我只能是你的,永远永远。”
“小弟弟”雄起,天上地下,九爷像一条困住的蛟龙挣脱了链条,在这个女人的世界里获得了无法体验过的自由;凤儿真的有了翅膀,和龙飞腾翱翔。好久好久,俩人才万分不捨地落地。

“爷,我要走了,等我在美国学习结束,就回来,帮你你把生意做大。”凤儿在九爷的耳边轻轻地说,她不敢看他的眼睛,担心地等他的回答。

“也好,上次你说时,我有些不同意,因为毛毛太小,现在让你换一下环境也好,可以调整心情。既然簿祥表兄在纽约,也会有个照应。只要你高兴起来,我会常飞过来看你,”

“不用,不用,太远了,你照顾好自己,晚上少去应酬,我就放心了。”凤儿松了口气。

这个小北爸爸遇到簿祥,没几年凤儿来美学习,在纽约组成了一个三人鼎立,中国人最弱的不团结现象,被他们打破,三人凭着各人的优势,蓄以待发,这个从来不会做生意的北方钝男,上天还派了一个美女来参加,单身爸爸会不会迷失方向?    -宽心一笑也点担心难写男女间的故事喔!哈哈!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3-9 06:1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