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慎到的“势”到韩非的“势”-----先秦诸子百家系列39

作者:宅中老查  于 2020-8-20 22:4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文史杂谈

韩非认为要想让臣民顺服,让国家得到安稳,仅仅靠法律还不足以达到,还需两个手段方可让大臣听命,让人民顺服。一个手段叫势,另一个手段叫术。韩非说:“故国者君之车也,势者君之马也,无术以御之,身虽劳犹不免乱,有术以御之,身处佚乐之地,又致帝王之功也。”(《外储说右下》)韩非将国家比喻成一辆车,“势”就是驾车的马,“术”就是车技,两种缺一不可。“势”和“术”都是配合法而行使的,故也称两者为法外之器。

“势”就是权势,“术”就是权术,是法家前期人物慎到和申不害的主张,慎到重势,申不害重术,韩非兼收并蓄两者都重视。先说说“势”。慎到之所以重“势”,是因为他看到了权势对君主的统治至关重要,其作用要大于权术,甚至可以超越“法”。慎子有一段很著名的关于“势”的说辞,韩非在专门论述“势”的名篇《难势》中开头即引用了慎子的这段话:

慎子曰:飞龙乘云,腾蛇游雾,云罢雾霁,而龙蛇与蚓蚁同矣,则失其所乘也。贤人而诎于不肖者,则权轻位卑也;不肖而能服于贤者,则权重位尊也。尧为匹夫不能治三人,而桀为天子能乱天下,吾以此知势位之足恃,而贤智之不足慕也。夫弩弱而矢高者,激于风也;身不肖而令行者,得助于众也。尧教于隶属而民不听,至于南面而王天下,令则行,禁则止。由此观之,贤智未足以服众,而势位足以诎贤者也。《难势》

这段说辞意思是说,龙、蛇腾飞靠的是风云雾气之势,如果没有了风云雾气,那么龙蛇与蚯蚓无异都趴在地上。有贤德的人屈尊于不肖之人,是因为有贤德的人地位低权力轻;不肖的人能让有贤德的有智慧的人屈服,就是因为他有权有势。尧是多么伟大,但他是一介小民时没有几个人服他,一旦当上天子,天下人服从。夏桀为天子而能把天下搞乱,靠的也是权势,如果他就是一个小民,也不会有搅乱整个天下。所以说权势足以持有,而贤智却不足羡慕。

慎子提出上述观点后,有人反对抨击,不同意他的说法,韩非接下来也把反对者的说法摆了出来,原文比较长,我把大概意思翻译出来,以下即是反对者的意见:

你说龙蛇依靠云雾腾飞,没有云雾和蚯蚓一样趴在地上。但请问,即使有了云雾,蚯蚓能腾飞吗?不能。为何不能,因为蚯蚓没有龙蛇那种的腾飞的本事。

你说尧舜依靠权势让天下臣服,桀纣靠的也是权势把天下搅乱,那么请问为何尧舜在上位,天下就大治;而桀纣在上,天下就乱,还不是因为尧舜有德有才,桀纣才薄无德。

所以“势”这个东西,贤人可以利用,不肖之人也可以利用,“贤者用之则天下治,不肖者用之则天下乱。”世上之人贤者寡而不肖者多,如果依靠势,“则是以势乱天下者多矣,以势治天下者寡矣。”不肖之人就是吃人的老虎,如果这个势让不肖之人用就是如虎添翼,害人更猛。“势者,养虎狼之心,而成暴乱之事者也,此天下之大患也。”

良马好车,使藏获(奴仆)驾驭就会被人耻笑,使王良(古之善御者)驾驭能致千里。马是同样的马,车是同样的车,一个被人耻笑,一个能致千里,这就是巧智和笨拙的区别。

国家就好比一辆车,权势就是驾车的马,号令为马鞍,刑罚为马鞭,使尧舜驾驭则天下治,使桀纣御之则天下乱,由此看不在权势,而在贤与不贤,两者相差太远。

以上是反对者的意见听来也是振振有辞。不难看出这个反对者主要是儒家,也包括墨家,两家都提倡用贤用智。慎子也罢,反对者也好,其实双方各有其理,慎子强调的是权势本身的效力,反对者强调的是权势使用者的品德。那么韩非的立场呐?作为法家人物的代表韩非自然站在慎子一边去反对儒家,但是反对者儒家对慎子的观点已经驳斥得很厉害了,我想即是慎子本人也不知该如何反驳了,这时就需要韩非出场了,那么韩非又该如何反驳呐?

韩非首先把“势”分成两种,一种叫自然之势,一种叫人设之势。自然之势就是任用权势自由随意发挥。尧舜用势天下治,桀纣用势天下乱,他们的势都是自然之势。但是不管尧舜治还是桀纣乱,都有一个共同点,即都没有法。尧舜圣贤少用法,桀纣暴虐没有法,势必须与法相结合,“抱法处势则治,背法处势则乱。”这就是人设之势。

尧舜千年一出,桀纣也是千年一出,世上的君主绝大多数是中等人,上不及尧舜,下也不至于桀纣。人设之势的设定就是为这大多数的中人所考虑的。驾车没有王良,难道只剩下藏获,那么多中等驾驭者难道不能用吗?中等御手保持中等车速,车不是更稳当吗?你们说必待贤良而治,必待王良来驾车,那么就好比饿了必等有肉才吃,一百天没有肉,难道就不吃饭了。待尧舜而治,待王良来驾车就好比待肉才吃饭,岂不要饿死。

韩非说了这么多,最为关键点就是那句“抱法处势则治,背法处势则乱。”慎子重势,但不重法,没有把法和势结合起来。商鞅重法,而忽略势,只有韩非把法和势连在一起,提出势必须依法而行,“抱法”就是依法,势在法律的约束下才可发挥出正面的效力,国必治;反之“背法”,不受法律制约,那么势就向坏的反向发展,国必乱。

韩非的这个提法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权大还是法大。韩非的观点很明确,权势不能超越法律。商鞅也持同样的观点,两人在法律的制定和执行上有三点是一致的:第一必须公布法律条文;第二公布后必须严格执行;第三,不能朝令夕改,擅自随意更改法律。韩非说:“治大国而数变法则民苦之,是以有道之君贵静,不重变法。”不重变法就是不要反复改变法律。这三点是法家难得的可取之处。这三条都是保证法律的严格履行,不能被权势践踏。现今中国也没有做到这点。权大于法仍然是现今中国的法律现状。

势与法的结合同时也表露出一个问题,那就是法的执行是靠势,没有了势,法也就难以推行。这就暴露出中国从古至今都没有解决的一个问题,我们有法,但却没有为执法而设的法,所以法律的执行必须依靠权势,这样就给权势的膨胀和乱用,权大于法也就在所难免。法律被践踏,以权谋私,以势压人这种事太多太多,天天发生,已经司空见惯,见惯不怪了,这样的事例举不胜举,用不着多说了。

所以重“势”并不能保证法律的严格执行,反而攀附权贵,趋炎附势愈多,普通民众不得不在权势下低头。韩非讲了一个故事,说是秦襄公病了,民众为他祭祀祈祷。大臣公孙衍出行看见问道:非社腊之时也,为何杀牛而祈祷?百姓曰:君主病了,我们老百姓为之祷。公孙衍回到宫中向秦襄公拜贺道:“我君病,百姓为之祷,君主德过尧、舜矣,故百姓爱之。秦襄公回道:“非爱我,他们是爱我的权势。”这个故事说明对权势的跪拜中国人向来如此,当官的永远是官老爷,人民大众永远是小民、草民、奴才。权势本身已经让“小民”屈从,如果再用严刑峻法压制,哪里还有自由的空间?中国人对自由、平等的渴望并不强烈,却习惯于苟且偷生,这种生活方式就是韩非商鞅的法家思想主导下的结果。呜呼哀哉,独裁专制下,权势如夏日当空,烤得人们火辣辣,汗流浃背却无处躲藏。

“势”就讲这些,下面讲讲另一个法外之器,术。这是韩非最擅长的花费大量篇幅论述的东西。我们看看韩非是如何钟爱其“术”的。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20 22:4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