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鸡血”的荒诞历史

作者:张铁林  于 2019-6-7 23:3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史海|通用分类:文史杂谈

哲学家和教育家罗素曾经说,人类生来只是无知而不是愚蠢,愚蠢乃后天教育所致。有知识者的愚蠢证明愚蠢确实是后天教育所致。

樊建川先生写了一条历史回忆:1967年,抽公鸡血,注射到自己体内,据说很是增长精神。有邻居打了鸡血,向我母亲宣讲好处,妈妈表面应附,关门讲了自己观点:人输血都要检测血型,对了型号才能输,鸡血整到人体内,怕是不得行哟。于是,我们一家五口,均未卷入打鸡血风潮。果然,鸡血疗法,大约疯了一年,就歇火了。


至今残余一词:打鸡血。

笔者理解的网络时代打鸡血的含义:说某人像打鸡血一样,是借以讽刺此人对特定的人物或事物突然情绪亢奋的一种行为表现,也具有调侃的意味。

同济大学朱大可教授回忆:我们家附近地段医院的注射室门口,开始排起长蛇般的队伍。人人提着装鸡的篮子或网兜,等待护士小姐出手,一边交流打鸡血的经验与传闻,地上到处遗留着肮脏的鸡毛和鸡屎,此外就是鸡的尖声惊叫。

打鸡血是鸡血疗法的俗称,由上海的医生俞昌时借鉴苏联的组织疗法发明

1903年生于安徽南陵的俞昌时,有一份红彤彤的革命简历。19岁时,在上海读书的他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一年半后转为中共党员。五卅运动期间,他活跃在上海总工会。1926年底,回南陵创立中共南陵特支并担任书记,在南陵芜湖一带领导农民运动,还曾在武昌被捕入狱。

抗战爆发后,俞昌时应老同学之邀,到陆军医院当军医。后来长期在南丰县工作,担任南丰卫生院院长,使南丰县成为卫生模范县。

据俞昌时自述:195211月,在江西南平搞卫生工作的他,偶然从鸡肛门量了量鸡的体温,竟在42℃以上,又测了好多只,平均都在43℃左右。他判断,鸡的常温如此之高,当然是其神经中枢的调节作用,和血液的发热机能特别高的原故。在中医传统文献里,有很多内服或涂敷鸡血以治病的记载。俞冒出一个大胆的猜想:如果把鸡血注射进人体呢?


1950年代初,中国各地学习、推行苏联的组织疗法,把人体的某些组织,如皮肤、肝、脑、胎盘等作为注射液,或将埋入病人皮下以治病。我想鸡血也是一种组织,可能有同样作用。俞昌时决定先在自己身上试试看。他从一只公鸡的身上抽了1.5cc血,注射进左臂三角肌,结果一点也没有感觉——不痛,不痒,不胀。其后一两天内,他觉得精神舒适、食欲增加,三四天后发现奇迹,脚癣和皮屑病等痼疾同时痊愈了。

于是,我就大胆地再打了几次,又打到别人身上。俞的试验对象,包括自己经常腹痛的15岁的女儿,一个大腿发炎的农民,一个患阴道癌的妇女,都在短时间内获得了很好的疗效

在俞昌时散发的材料中,一是标榜鸡血疗法”“国际领先,所以中央指示要秘密研究。二是宣扬有很多老干部私下使用。在他印制于19648月的《鸡血疗法》一书中,辑录了一百多个病例,其宣传方式与现今充斥电视和报刊的各类神奇秘方几乎如出一辙。在信息闭塞的年代,中央指示老干部私下享用的秘密之说具有很强的蛊惑性。所以目前在全国各地流传很广,影响很大,有的群众抱着鸡求医注射甚至自己注射。各地卫生部门也纷纷来信或者派人来沪了解求治,情况相当混乱。 上海卫生局后来的调查报告说。

根据上海卫生局1962年的调查报告,根据两年多内分析的688个病例,16.6%的打过四针以上鸡血的病人出现了畏寒、发热、腹泻、淋巴结肿大、荨麻疹、局部红肿疼痛等症状,还有6个病人休克。

打鸡血是“鸡血疗法”的俗称,由上海的医生俞昌时借鉴苏联的“组织疗法”而“发明”。

1965年,上海市卫生局召开专家座谈会,再次研究打鸡血问题。最后得出结论:新鲜鸡血不安全,虽然对某些慢性病有治疗效果,但都是些无伤大雅的小病,不值得冒着过敏反应的风险去打鸡血。

一个月后,卫生部下发了《关于鸡血疗法的通知》,禁止医务人员用鲜鸡血给病人治病,对于要求进行鸡血治疗的群众,要加以劝阻和解释。

文革爆发后,先是首都红卫兵和上海红卫兵合组鸡血疗法调查组,分赴全国各地开展调查,结论认为,八年来,鸡血疗法疗效显著奇特,飞速地流传到全国各地农村地区,为广大工农兵热烈欢迎,对备战、备荒、为人民,将是最大的贡献。而中央卫生部和上海市区卫生局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利用权威专家洋框框对待新生事物,把鸡血疗法通令禁止,八年来对人民健康造成巨大损失。在19674月新乡铁路医院翻印的《鸡血疗法》小册子中提到,红卫兵的这个调查结论得到中央首长大力支持”……

作家朱大可在《1967年,全国疯狂的鸡血疗法》中提到,1968年街上已经有许多揭露鸡血疗法弊端的传单,说有不少人甚至因此中毒身亡;和当时宣传鸡血疗法时一样,上面的消息也是有名有姓,说的跟真的似的

千万不要小看国人那颗为了养生而无比执着的心,很多中老年人为了保健品治病被骗走了一生积蓄的血汗钱。

中国民间防艾滋病第一人高耀洁在她2004年出版的《一万封信》里收录一封骗子的来信,来信者向她推荐鸡血疗法,称此是攻克艾滋病的良方:俞昌时大夫发展为肌肉注射,我改为穴位注射,在鸡心脏采血,每次采50,间隔一天再采,鸡不会死。

医学常识告诉我们:人体是富于智慧的,很多疾病会自我康复;与神医甚至药物无关!医疗只是加速了人体自我康复的过程。

一个没有严格临床试验、没有理论与科学论证并违背医学常识的鸡血疗法能在全国大范围流行,不得不说是那个时代的哀伤。距今,德先生与赛先生来中国旅行传教已经百年有余,国人的文明程度到底进步了几何?


气功热、保健品、传销、套路贷、电信诈骗与庞氏骗局泛滥成灾,国人需要的是简单的常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爱因斯坦说:妨碍我学习的唯一障碍就是我的教育。要打破人的偏见比崩解一个原子还难。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12-3 15:5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