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心向深渊,必被深渊所噬

作者:marius  于 2019-3-25 16:0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时评|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1评论

《麦克白》是莎士比亚四大悲剧之一。此剧描写11世纪苏格兰贵族英雄麦克白权欲野心逐渐膨胀,在女巫预言提示及妻子的怂恿之下谋杀国王实行篡位。由于猜忌和恐惧,他的罪行越来越多,众叛亲离,最后被战败枭首。郭文贵虽与麦克白的身份差之千里,可他所做不义之事却不逞多让。且看郭文贵如何以不义之心,走向罪恶之路。

“最深的欲望总能引起最极端的恶行”

白居易《天可度》有云:“天可度,地可量,唯有人心不可防。但见丹诚赤如血,谁知伪言巧似簧。”回顾郭文贵出逃以来的种种“猛料”,从“高官巨腐”、到“海航事件”;从“蓝金黄”计划、到“绝密文件”,却给不出任何“实锤”予以佐证,一一被网友扒出造假。用老生常谈、黔驴技穷来形容他,毫不为过。为何郭文贵总死抓此类不放?“蝼蚁尚且贪生,为人何不惜命”,求生欲是一个人最基本的欲望,如果连生存都满足不了,又怎能企图更多呢?郭文贵深知,无论其爆料套路多么老旧,无论其爆料内容如何可笑,只有持续的“爆料”,显示出自己存在的价值,才能让自己苟延残喘。于是,一切的“深明大义”都只是苟且偷生的掩饰工具,所有的“为国为民”都只是欺民诈友的花言巧语,郭骗子所有歇斯底里的演绎的最终目的就是为了寻求政治庇护而已。

“用最美妙的外表把人们的耳目欺骗;奸诈的心必须罩上虚伪的笑脸”

当麦克白说出这句话,他已经下定决心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同样,郭文贵为了生存,可以抛弃一切良知,表面上对下属、拥趸者嘘寒问暖、关怀备至,实则以人身安全相要挟;对“援郭会”成员,用之虚嘴掠舌、称兄道弟,弃之执柄捅刀、构陷起诉;自称信奉佛教,标榜感恩祝福,却为逞一己私欲而攫取他人利益,犯下邪淫、妄语、自赞、毁他等佛家重戒。“心正自然邪不扰,身端怎有恶来欺”,试问,如果郭文贵真的言行如一,又怎的落得此番四面楚歌、众叛亲离?如今,郭文贵花费庞大时间、精力、财力树立起来的“正义富豪”形象已随着近期法庭质询事件、骗捐逼捐事件、10亿欧元假捐款单事件等等一系列的打脸事件陡然崩塌,蚂蚁帮已分崩离析,甚至昔日的安身立命之所——纽约的18楼的豪宅也将在PAX的诉讼中离他远去,作恶者的结局终究要印证了“天道轮回报应不爽”。

“卑鄙与狡诈的开始,就是友谊的终结”

罗曼.罗兰曾在《狼群》中写道:“对待一个仇人,应与对待一个朋友一样,要严正地维持名誉。假使他的无罪证据,偶然落在我的手里,我应当怎样做呢?这不得不望去平常的仇恨,而想一种匡救不正的方法。” 反观郭文贵,其一开始便是为谋取个人私利而结交盟友,对待曾经对其摇旗呐喊、鼎力相助之人,从把酒言欢,促膝长谈到反目成仇、构陷起诉,只因触犯到郭文贵的生存和利益。莎士比亚曾说:恶人的友谊一下子就会变成恐惧,恐惧会引起彼此憎恨,憎恨的结果,总有一方或双方得到咎有应得的死亡或祸根。个中滋味,想必被郭文贵坑害的“战友”们,此时应该深有体会。然而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郭文贵的所作所为并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散,他的见利忘义、卑鄙无耻、奸诈好欺等等一切所为都被公众看在眼里,如今连原本不怎么发言的相林也正式举起了“砸郭”大旗,文贵已深陷众矢之的的困局。

麦克白在强烈的权欲、野心的驱使下,弑君篡权,残害无辜,最终走上毁灭道路。但人天生就是有欲望的动物,或者说,人就是欲望的结合体,但欲望的满足并不应该是一个人自由和胜利的标志,底线一旦突破,下线便会一再更改,如同高山滚石,一发不可收拾。欲望本身不可怕,可怕的是它的扩张,是为了欲望而不顾一切,郭文贵就是一个鲜活的例子,而麦克白的结局,便是郭文贵罪恶之路最好的诠释。心向深渊,终将被深渊吞噬!

1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2 回复 asadsdasda 2019-3-27 14:58
写的很棒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5-11 12:4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