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故乡行

作者:重返伊甸  于 2018-12-19 08:3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经历回顾|通用分类:回国记录

关键词:经历回顾, 故乡, 童年, 聚会


                                                                
我的故乡在抚顺市清原县夏家堡乡,是我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听上过畜牧学校的二叔讲,我家过去是酿酒的,家里曾有四套马车,应该相当于现在的四辆奔驰了吧。但生活确停留在活着的层次上。第一个有突破这个层次意识的是我三叔,但因好高骛远,农业大学不去念,就一心想上朱德当校长的人民大学,结果一生只是老高中毕业,没上过大学,如今86岁了,仍然身体健康,行动自如,据说是县里唯一一个自费订阅“共产党员”杂志的非党员分子。第二个摆脱这个层次的是我小哥,同样是好高骛远,中专不稀罕考,大学没考上,但后来靠自学完成了大连外国语学院的英语自学本科,一生当过农民,种过地,放过牛,当过会计,当过无业游民,也做过教师,养过猪,开过店,后来和宗教有缘,认识了耶稣基督,每天读圣经,一心寻求自由,梦想将来传道。后来卖掉了房子,带上所有积蓄来到了美国想读神学院。曾经靠照相为生的他竟不带相机,用两眼看世界,最后因重病(肝硬化腹水和肝肿瘤)在异国他乡结束了他那具有传奇色彩的短暂人生,留下了可怜的妻子和女儿,他的毅力和个性影响了国内外许多接触过他的人,我很想他。

我十六岁时第一次离开故乡到县城上高中,在我上大学其间,我父母就搬到了郊区和我小哥一起住,所以我回故乡的次数不多,我对故乡的记忆也大多和露天电影,儿童玩耍,打架,贫困以及我父母亲的辛劳连在一起。听母亲讲我小时候为了让我能吃饱饭,我曾被送给外村的妇人家,后来我两个哥哥下班回家发现弟弟没了,硬是走了五里路把我给抱回来了,我还白吃了潘妇人一个鸡蛋,也许我小时候挺可爱,哥哥放心不下。

2016年5月30日,星期一,早上7点45分,雷姐送我们到沈阳南站,本想乘9点13分的火车中午到达清原县。可买票需要证件,因我们没带证件,只好改乘汽车。9点半乘雷锋号前往抚顺。然后转乘去清原的汽车,下午1点半才到达清原,来到了在清原的初中同学们安排的饭店,同学们已等候好几个小时了,有的已经30多年没见了。大家在一起回顾过去,王同学还拿出小学5年级毕业照,她还能叫出所有同学的名字,(有的已经掉队了),吃了一顿难忘的农家饭。仿佛又回到了70年代。饭后同学把我们一家送到了清原我78岁的大姐家里,大姐在楼下有个菜园,种了很多菜,长势喜人,大姐早已为我们准备了她用自己种的韭菜馅包的饺子,只是我们已经吃过了,后来我们和大姐一起看望了我86岁的二婶和我的堂妹。晚上,在医院工作的李同学(后来才知道已是院长了)开车把我们接到了一处僻静的酒家,和在清原的高中同学一起度过了一个难忘的夜晚,用餐其间,关同学还像当年一样即兴表演了节目(二人转),把我们带到了30多年前,非常开心!

5月31日,星期二,晴。早上7点,清原的王同学开车约1小时将我们送到了我的故乡夏家堡。我大哥,老乡亲及我童年的伙伴早已在车站等候,由于我在开原县的外甥还没有到,我就忙里偷闲,去看望附近71岁的孙同学母亲,可惜她没在家,于是只好将随身携带的水果转交给在小学任教的孙同学弟弟。

我的外甥比我小几岁,从小在我家长大,聪明好动,不爱学习,动手能力强,申请过真空炉的专利,是个爱迪生式的人物,至今农民,喜欢养狗,维修农机,我小哥给他起名叫闰土佟文,简直就是鲁迅笔下闰土的活人展示,只是如今中年的 闰土佟文脸上多了几分乐观和当今农民的无奈。等闰土的车到了,我们一起经一条小河进入位于大山门口附近半山腰的自家墓地。听说这个墓地是我父亲花了很长时间,走了很多地方选定的,也许是父亲想改变家运才移坟的吧( “ 土改人民公社大锅饭,有能耐的吃饱饭,曾经饿死许多农民,妈说有一天父亲一宿没回家,第二天早上湿露露的回来了,母亲问干啥去了,父亲说在祖坟上呆一宿,那一宿不只是怎样的心路厉程,可能为了我们回来了吧。”-----我三姐的回忆。)这条河曾是我们儿时夏天游泳,钓鱼,秋天过河采野果,挖药材和冬天滑冰,骑单腿驴的清澈的大河,如今浑浊,其流量也不如从前,看不到明显的河床,生活垃圾遍地,局部水深约有两尺,普通汽车无法通过,幸亏我们有两辆车体较高的货车才勉强过河,山里那个记忆中的流量不大的清泉水还依然在静静地流淌着,相信有一天会被有心人开发利用。我大哥和闰土佟文为墓地上坟烧纸,我扫墓并献了鲜花,以表怀念之情,我没有哭嚎,没有磕头(基督徒不相信灵魂不死),只有默默的思念和禁不住的泪水。母亲生前就喜欢花,如今地下长眠,愿上帝怜悯,保佑我们有一天在天堂相聚。

上午十点多,我请大家来到早已预订好的饭店吃饭,饭后我们和几个童年的伙伴一起在乡里转一转,我家老房后的老水井现已被石磨盖上了,井也填了,老草房早已无影无踪,被新房代替了,记忆中的井水很清凉,夏天里面还有冰,天热时用叉子砸,用水桶捞冰吃,当年周围的邻居也都到这口井取水。记得我家东侧有个邻居,是我姑奶家,姑奶有两个儿子,两个女儿。姑爷年纪很大了,不管春下秋冬,姑爷每天都负责挑水,距离大约六,七十米。井口就在我家窗口旁,父亲搭了个石头水槽,可直接通到屋内的水缸里,所以不用挑水。有一次水缸没盖,夜里外屋有响声,父亲起来发现是黄鼠狼通过水槽掉进了缸里,后来被父亲给抓住了。其羽毛好像被小哥做了毛笔。姑奶晚年有点受气,妈妈可怜她,常做点好吃的请她来我家吃。姑奶有个习惯,就是吃前用筷子把所有盘里的菜翻一下,每吃一口还是再翻一遍。大概是不常吃到,想一口吃完,又害怕没了,所以才这样做。一次放假回家正赶上姑奶去世,妈妈说:“你过去看看,磕个头吧” 。我进到屋里,姑奶躺在地上,我跪下给磕了几个头,屋内感觉不到悲伤的气氛,反而火药味很浓,大儿子还指着姑奶的尸体破口大骂,抱怨他结婚时没给他一床新被。二儿子得到的比他多等等,当我走到外屋,姑奶的大女儿对我说:“磕什么头,她孙子都不磕头”。如此一生,我无语了。

当时农村也不乏祥林嫂式的人物, 姑奶家二婶跟我妈要酸菜,不进屋里却把咸鹅蛋也带走许多。姑奶家大婶上我家推磨,妈妈有事要上街,大婶说丢东西咋办?妈妈说:“丢也不赖你”,结果真丢了一些高粱米,真是有苦说不出啊。

姑奶,姑爷的缺点是溺爱孩子,听说小时候他二儿子打我二姐,姑爷还说:“我的儿子好能耐”。听说又有一次,他二儿子在俺家酱缸跟前大便,我大姐说:“再来我让你吃了”,他二儿子回家对姑奶诉苦,姑奶却说:“下次上她家炕上撒去”。后来听说她二儿子找第一个对象身体瘦小,姑奶说体格太差,她儿子拿起打鸟的火药枪对准她妈妈,姑奶吓的跳窗而逃,真是娇惯无孝子啊!听说姑奶家大婶前几年上吊自杀身亡,历史总有相似的一幕,不知道有多少家庭还在重复着同样的故事,但愿别再发生了。

我和童伴张某和李某沿街边走边回忆当年玩耍的地方,沿乡镇的东部转了一大圈,原来的小学校已变成工厂了,家乡变化还是很大的,有许多楼房,生活也都富裕多了。

下午一点多钟,我们来到了汽车站,大姐乘汽车回清原的家,我们等二点钟去抚顺的汽车。等车时还意外的见到了早上没见到的孙同学的71岁母亲。她身体很好,我们都很高兴!她当年靠养猪供三个儿子上学,其勤劳乐观的性格很像我的母亲。几年前,孙同学为他父母买了楼房,终于可以安度晚年了。下午四点,我大哥和我们一起顺利到达抚顺南站。刚下车,过来一个出租车,大哥和司机打招呼,大哥说:“送我一趟吧”,“去哪?”司机问。“去我家”,大哥回答。“行”,司机说。上车后我问:“你们认识?”。司机回答说:“他每天都在车站,看往来的旅客,希望能看到家乡的熟人,唠上几句,春夏秋冬,风雨无阻”。原来这就是大哥的退休生活。大哥师范学校毕业后在家乡小学任教41年,退休后搬到抚顺和儿女在一起。每天步行十多公里,享受安逸的退休生活。在大哥家,大哥11岁的胖孙子为我们弹了一会电子琴,我也当上爷爷辈了。5点15分,大哥的儿媳妇开车把我们送到了高中同学为我们安排的饭店。第一个见到了分别34年的林同学,随后同学们陆续来了,许多同学都是几十年没见面了。尤其是还意外惊喜地见到了从阜新赶来的同桌裴教授,非常亲切!又有种把聚会当成分手的感觉,饭后大家在外面合影留念,原打算乘雷锋号汽车回沈阳,可戴同学却执意为我们安排了出租车,司机是他以前的学生,道路不太熟,导航又不太会用,但他还是坚持一直将我们送到沈阳的住处,很受感动!。

这次我们回国度假,每天都感受到各种浓浓的亲情和友爱。有亲人的接风和送行聚会,有大学同学的宴请和电话问候,有高中同学打的送我回沈阳的热情,有初中同学开车送我到家乡的真情厚意,有小学同学们等我大半天在县城为我预备的农家饭,有儿时玩伴的陪伴还悄悄为我买了返回抚顺的车票,有各地同学和同事的关心和问候,有宽敞舒适的住处。短短的三周假期,就这样匆匆结束了,感慨万千。原来,曾经有那么多的人陪伴过我;原来,曾经有那么多的人从我的生命里走过;原来,还有那么多真情使我一次次感动;原来,很在意的往事可以变得模糊不清;原来模糊不清的插曲又可以变得历历在目。人生是选择,是梦想,也是探险。我虽然没有精彩的人生,但却有另人回味的人生经历,我很珍惜这份经历,这份友情,这份回忆。带着长辈的叮嘱,带着亲人的关爱,带着满满的祝福和喜悦,带着增多的体重,带着再长胖一点的任务,带着故乡的风景......,6月12日(对我们来说是36个小时一天),我们平安顺利地回到了宁静的田园之家,前院的草坪在气温12度的春风下犹如秋天的麦浪,在瑟瑟的凉风中,我去园中采回半盆鸟儿留下的草莓和一些蔬菜,爱人做了一锅可口面条,各自填饱了肚子就很快进入了梦乡,感谢亲人,朋友们的热情款待!故乡永远是我最难忘的地方!

附:
故乡,是那个离开之后才拥有的地方,游子思归的故事太多了,却没有一个因雷同而显得苍白。故乡让人感觉自己正远走高飞,却不怕风筝断了线,故乡让人感觉树高千丈,又随时可以落叶归根。故乡是最初的摇篮,又是最终的归宿。是一种挣脱又是一种牵扯,是被祝福又是被等待,是最能唤起思绪,又最能平顺心情的地方。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故乡的面貌总是那么清晰,仿佛梦里的挥手别离……年纪越大,事情变得越多,就越容易维持原貌,故乡的风景会随时光的推移而改变,但无论你是衣锦还乡,还是走头无路,故乡,始终会宽厚而温存地迎接你。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4-23 12:3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