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故事] 塔中坟

作者:往后余生  于 2019-3-25 15:3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传奇故事|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关键词:故事, 传奇

这几天,永乐镇上竞选村主任,竞选异常激烈。永利电机厂老板钱一高是最后一轮村主任竞选者里面支持率最高的一个。不过,大选的前两天,钱一高的对手在网上发了一张和他有关的女人相片,支持率便一落千丈。这个女人是谁呢?是情人?是二奶?都不是,是他八十九岁的老奶奶。更要命的是,那一张让人汗颜的照片下面有一段文字:亿万富翁的奶奶,靠卖小葱为生。家有豪华别墅,却住破败窝棚。
  
  网上骂声一片,钱一高觉得自己特别冤屈。自己给村民都发养老金,怎么会遗弃奶奶呢?但事实是,竞争对手并没有陷害他,奶奶确实住在街口的一个破窝棚里卖小葱,而且就坐在那座塔下卖。
  
  从他爸爸这辈开始,家人就不断地去求奶奶回家,甚至不止一次地去拆过窝棚,但奶奶始终不肯回家。只要他们一转身,她又佝偻着腰,扯出几块破塑料布,在那个塔对面的小巷子里又搭起新的窝棚。这几年钱一高有钱了,更不想让奶奶在外受苦,三天两头去求奶奶回家,但奶奶就一句话:回去可以,你能把镇口的纪念塔买下,我就回去。问她理由,奶奶就一句话:等你买下时,我自然会告诉你。
  
  钱一高去镇上问了几次,都无功而返。一是纪念塔是永乐镇的标志性建筑。二是国有资产不能买卖。为此,奶奶仍然死守着那窝棚。
  
  今年冬天特别冷,可怜的奶奶在窝棚里都冻得差不多僵了,可她仍坚持不肯回家,钱一高也因此背上了不孝的恶名。很少喝酒的钱一高,那天晚上郁闷得连喝了三杯酒。酒壮人胆,钱一高气呼呼地开车来到奶奶的窝棚前,他打开汽车的远光灯,直射奶奶的窝棚。奶奶见他脸色铁青,气势汹汹,知道孙子又来拆窝棚了,她抖抖颤颤地对着自己的孙子哭道:“求求你,别拆,好不好?我知道我害了你,我也活不了多久了,可选村主任的时机还有,等我死了,你一定会选上的。”
  
  这一次,钱一高不再心软,二话没说,直接把奶奶扛肩上,背到他的宝马车里。
  
  钱一高把奶奶塞进车里后,快速发动车子,奶奶却不顾死活,拉开车门就要往外跳,錢一高吓得慌忙回身去拉奶奶。可就在瞬间,宝马撞上了街口的纪念塔,“轰隆”一声,宝马的屁股钻进了塔里,那六角型、六面墙体画着各类广告的纪念塔已全部坍塌,轿车的后备箱插进了塔座,碎砖砸得满车身都是。
  
  钱一高慌忙下车,从副驾驶室抱出奶奶。老太太看着坍塌的纪念塔,也被吓坏了,一屁股坐在地上,老泪纵横,紧紧拉着钱一高的手,哭着说:“高啊,你做了件大好事,大好事,奶奶这就跟你回家。”
  
  钱一高疑惑地看着奶奶问:“奶奶你没事吧?我都把塔撞塌了,怎么做了件大好事?我都交通肇事要坐牢了。”
  
  “坐牢好,坐牢好。”奶奶哭笑着说。坐牢好?就在钱一高纳闷时,奶奶开口了:“高呀!你快再仔细去看看,塔里还有什么?”
  
  钱一高心想,奶奶那么激动,又多次说要让他买塔,莫非这塔里有什么价值连城的宝贝?
  
  钱一高踏上碎砖,睁大眼睛往里看,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里面是一座坟!难道奶奶就为了这座坟?
  
  只见奶奶跌跌撞撞地走到坟前,“扑通”跪下,喃喃着说:“六十年,六十年,囚了六十年啊,你终于可以回家乡和亲人团聚了。”
  
  第二天,钱一高和镇上谈赔偿的事。镇领导说:“目前正规划在镇中心建一座展示优势产业的标志性建筑,资金缺口就由你来补足。至于这座坟呢,当街口的卧着,有碍市容市貌,何况还是座无主坟,叫部挖掘机来,推平就行。”
  
  钱一高一听急了;“我奶奶六十年守望,就是为了这座坟,你说要推平了,这不是要我奶奶的命啊!等我问清到底怎么回事,再推不迟。”
  
  镇长一愣:“你奶奶和这坟有啥关系?这坟碑上也没名字,只有一行死亡的年月日。据镇上还健在的几个老人讲,这坟里葬着一个外地老乞丐,他死后阴魂不散,常闹鬼,后来经风水先生指点才用塔把坟镇了的。你奶奶不让推,她总得要有个让人信服的理来,是不是?”
  
  这话确实在理。六十年的秘密,奶奶总得有个交代。钱一高对奶奶说明镇长的意思,让她一定要给镇长解释清楚,否则,这坟就推平了。
  
  奶奶一听说推平二字就急了,颤巍巍地来到镇长的办公室细说往事。那是1944年,日军侵占永乐。永乐沦陷。当时,钱瑞香16岁,正当花季,她父亲是镇上的大财主,被推举为维持会会长。为此,常有日本鬼子在她家进进出出,全家人都把钱瑞香藏得好好的。那一年夏天的气温实在太高,成日躲在楼上的钱瑞香热得实在受不住,半夜偷偷从后门溜出,准备去屋后的池塘浅水区泡一泡。本以为这时候池塘周围无人了,没想到不但有本镇人,居然还遇上了一群刚换岗的日本兵。钱瑞香吓坏了,返身就跑,可心里一急,“扑通”一声,一脚滑进了池塘,岸上的鬼子兵哈哈大笑,有人要下来捉她,她一急,居然误入了深水区,她不会游泳,扑腾着大喊救命。危急关头一个人跳进池塘,把她从水里拖到岸上,她已经气息奄奄了,躺在地上,身体曲线暴露得淋漓尽致。这时钱家人也找过来了,急忙把她抱回家。不料有个小鬼子看上了她,见当时人多,没直接下手。第二天是中元节,钱府上下去乡下老家扫墓,天色已晚还没回来。那鬼子趁钱府无人,带着枪大摇大摆闯进钱府,直扑钱瑞香的绣房。就在钱瑞香绝望之际,一只麻袋套住了赤裸着身子正要施暴的鬼子,此人正是钱瑞香的未婚夫钱运樟。他用一根麻绳勒住鬼子的脖子,反背着鬼子,消失在暗夜之中,钱瑞香逃过一劫。但日军第二天发现少了个人,便找到维持会长,逼迫交出凶手。不过鬼子并不知道,凶犯和钱会长之间的关系。几天后,有人在草木纵深的林子里发现了那个鬼子的尸体,已经腐烂了。鬼子大怒,放出话来,三天内杀人凶手不来投案自首,定当血洗永乐镇。
  
  钱瑞香的未婚夫钱运樟杀了鬼子后,就逃出了永乐镇。三天的期限眼看就要到了,永乐镇犹如一颗随时会被起爆的炸弹一样,处于万分危急之中。
  
  那天,全镇的乡绅都到钱家厅里坐着商议此事,个个愁眉不展,唉声叹气。钱瑞香更是躲在书房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生怕自己一紧张会把麻袋套鬼子的事给泄露了。她希望父亲能想出个好法子来,可白天讨论到夜里,半点好法子都没有。乡绅们叹着气都先后离开。钱瑞香父亲急了:都走了,明日如何交代?罢了,罢了,明天你们来这里绑我吧。父亲绝望地对天大喊。
  
  这时,钱瑞香再也坐不住了,从闺房下来,给父亲施了一个礼,说:“爹,这事因女儿而起,我不能看着全镇百姓被杀光,我这就去自首。爹娘多保重,我走了!”
  
  “这事因你而起?怎么个说法?”钱会长惊讶得半晌没回过神来。当听完钱瑞香的述说后,钱会长含泪点点头说:“咱钱家失信。失义的事不做。但你去,鬼子不会信,你若受不了刑说出钱运樟,他家也是个大家族,非被灭绝了不可。”家里人哭成了一团。一直蜷缩在她家大门屋檐下的老乞丐站了起来,瘸着一条腿走到钱家人面前,说:“给我杯酒喝,给我碗饭吃。”
  
  “老乞丐你干吗?没看见家里都乱套了。”管家呵斥着乞丐。
  
  “鬼子是我杀的!”老乞丐语气坚定地说。
  
  所有人都惊呆了,不知道这个乞丐是什么意思。这个瘸腿乞丐有五十多岁,来到永乐镇已经有几个月了。钱家大门前的风雨檐宽大,很适合遮风挡雨,所以他就在钱家大门前住下了。钱家人心善,并没有嫌弃大门口卧着这么一个脏兮兮的乞丐碍眼,每天还把一些剩饭菜送给他。难道他是想要报答钱家?
  
  钱会长含泪说道:“多谢义士仗义出手。只是你是无辜的,又不是镇里居民,我们怎么忍心看你去送死?”
  
  老乞丐凄然一笑,说出一番话。
  
  原来,他一家七口在逃难途中,分别死在了日机的轰炸和屠杀中,他虽然侥幸活下来了,但一只眼被弹片击中,瞎了,腹部也挨了一刺刀。他带着伤流落到了永乐镇,镇里民风淳朴,人人乐善好施,所以才停留了这么久。可最近他另一只眼的视力也不行了,看什么都模模糊糊,感觉自己也活不多久了。得知了钱家的事,他决定用自己一死挽救全镇人,只要死前让他吃饱饭,换一套干净衣服,死后给他造座坟,再帮他把家人的七个冤魂招到一起,到时,再送他们一家的魂灵回老家,他别无所求。
  
  钱家人一起跪在地上,叩谢这个残疾乞丐的大恩。
  
  第二天,乞丐便被钱会长等人五花大绑送到了军营,鬼子又将乞丐押赴到街口,当众斩首。
  
  行刑的那一天,全镇的男女老少都被赶到街口,亲眼目睹了这血腥的一幕。那天钱瑞香做出了一个惊人之举,她把那颗还怒睜着一只眼的头颅,捧在手里,用大号的缝被针,把头颅缝回到恩人的躯体上。镇上的人并不知道麻袋套鬼子是谁干的,钱家人也为了保命,都守口如瓶。乞丐被杀头后,钱家人也不敢大张旗鼓感恩,只能草草地将老乞丐就地掩埋,只望将来赶走鬼子后,给老乞丐超度亡灵,树碑立传。
  
  谁知道老乞丐死后,镇上闹起了鬼,不少小孩在半夜里惊醒,大喊:老讨饭佬来了,老讨饭佬来了,来套麻袋了。这事就像瘟疫一样,镇上的小孩谈乞丐就怕。不知哪位高人出的主意,请了个道士,围着乱坟岗转了三圈,说老乞丐死不瞑目,要找人索命。镇上人慌了,问有何法术可镇住妖魔?老道指点,用朱砂,镇妖塔。
  
  从此,老乞丐的鬼魂被镇妖塔镇住了。钱瑞香对父亲提出抗议,答应召唤老乞丐全家魂灵,再超度亡灵回家乡的,这样一来,不仅不能回家乡,连与亲人团聚可以回家的机会都没了。可父亲说,为了全镇的性命,只能暂时委屈老乞丐,等以后赶走鬼子再说。其实钱会长心里清楚得很,小孩的惊恐,完全是亲眼目睹了这血腥的一幕造成的心灵伤害。
  
  鬼子被打出永乐镇后,钱瑞香就开心地想拆塔召魂,实现承诺。谁知道,父亲被当作汉奸被枪决了。一个汉奸的女儿哪还有资格拆塔召魂。一个弱女子,她唯一的希望,就是指望这塔被风刮倒,被雷电劈开,而这只是一厢情愿。为此,钱瑞香就天天坐塔下卖小葱,也算有个人还陪着这孤魂。现在这塔终于倒了,老乞丐的愿望她一定要让他实现。召集魂灵送回家乡的事,她一个人能做,但造一座坟墓竖一块碑纪念老乞丐的事,还得镇上许可。
  
  听钱瑞香老奶奶说到这里,屋子里安静极了,所有人都非常安静。过了好一会,镇长才沉痛地说:“老奶奶,这是一部抗日史,是日本侵略中国的又一佐证,我们应该纪念这样的无名英雄。”
  
  岁月更迭,花开花落。钱一高终于拨开迷雾,听奶奶原原本本讲完了这一切,所有人都万分感动,唏嘘不已。第二天,越州市的各类媒体上,都出现了这样一条新闻:老板宝马车撞塔,撞出英勇抗日史诗。老妪弃家六十年守望,终于如愿所偿。
  
  媒体新闻一出,钱一高竞选村主任的支持率直接飙升。理由是:他的奶奶能为坟而弃家六十年信守,那他这个承诺为村民服务的村主任,自然也会信守诺言。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7 08:1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