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就是死不改悔的共产党内走资派

作者:yongbing1993  于 2019-4-25 03:1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文史杂谈|已有2评论

邓小平就是死不改悔的共产党内走资派



邓小平从来就不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

作者:美国特里尔   翻译:刘路新  高庆国

 

1975年的最后时刻。一天黄昏的时候,美国前总统的女儿朱莉和他的丈夫戴维来拜访毛泽东。毛泽东谈到尼克松将开始的第二次访华。“我正等着你父亲的到来”。他把双手重重的搁在椅子的扶手上,以加强说话的语气。在这1976年来临之际,朱莉和戴维碰巧发现毛泽东处于一种矛盾的状态。

    毛泽东对朱莉和戴维谈起了一首充满斗志的词,这首词当时正准备重新发表,“那是我在1965年写的。”但《重上井冈山》这首词却是左派的一颗手榴弹。“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这是充满激情、富有启示意味的词句。《人民日报》在报道毛泽东会见朱莉和戴维的同时,也发表了这首《重上井冈山》。同时发表的还有《鸟儿问答》,这也是一首斗志昂扬的词,作于文革前期,结尾一句是“试看天地翻覆。”

    尽管毛泽东此时已体衰力弱,他还是竭尽全力,拯救在某些人那里正在贬值的文革的成就。因此,《重上井冈山》和《鸟儿问答》并不是偶然写下的,而是文革的序曲。毛泽东准确的估计到,六十年代的“社会主义新生事物”将断送在邓小平的手中。“党内将有一场斗争。”毛泽东曾经对朱莉喃喃地说。

    文革没有产生新的结构,毛泽东曾想让“为人民服务”的利他主义精神渗透到平民百姓的心底,他把文革说成是“一场触及人们灵魂的,要解决人们世界观问题的伟大革命。”他一直在寻找新的妙法。“过去我们搞了农村的斗争,工厂的斗争,文化界的斗争,但不能解决问题,因为没有找到一种形式、一种方式,公开地、全面地、由下而上地发动广大群众来揭发我们的黑暗面。……答案就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六十年代,一种新的思维方式确实影响了很多年轻人,他们对权威和旧事物的畏惧心理大大减退。一种新的政治运动也确实展开了。成千上万的群众被发动起来,直接参与到政治运动。到七十年代,自下而上的群众动员没能成为中国政治体制中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而文化大革命的受害者,作为七十年代的胜利者,又重新回到舞台上来了,邓小平是他们的代表。

   由于周恩来的故去,邓小平试图对毛泽东之后的权力阵容进行调整,就失去了一根主要的支柱。极右派们看到了通行的绿灯,他们谋求一种极不同的权力阵容;而江青则要孤注一掷。张春桥,这个比江青思路更敏捷根基更扎实的理论家,则站在她的身后。毛泽东本人对这些置之不理,他还活着,他认为还有许多事情要做。他的态度依旧强硬,而且被邓小平激怒了。

   冬至之时,毛泽东发出了一句格言“不斗争就不能进步”,“八亿人口,不斗行吗?”甚至当毛泽东和蔼地向朱莉问起她父亲的腿时,这些话也被作为对邓小平的全盘政策不满的信息被准确地表达出来。

    “安定团结不是不要阶级斗争,阶级斗争是纲,其余都是目。”通过新年元旦献词传达毛泽东的这句话,使全国震惊。而“安定团结”恰是邓小平自1975年中期以来巩固其权力的办事原则。毛泽东的这些话峰回路转,奇妙无穷。

   邓小平是接替周恩来的一位候选人,张春桥是另一位。形势剑拔弩张。毛泽东在场也无法控制他们了。邓小平向这个十五人的政治局作了一个经济政策的报告,姚文元驳斥它在理论上没有根据。有人(不是毛泽东)是坚决拥护邓小平做总理,而左派以他们不会服从他的领导而断然否定。针对这种情况,江青推举张春桥为候选人。但是那些拥护邓小平的人,包括军界元老叶剑英,则设法推翻张春桥作为总理的提议。

   “搞社会主义革命不知道资产阶级在哪里,就在共产党内,党内那些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这就是典型的毛泽东,他忧心忡忡不相信平衡状态的存在,他赞美光明,老是提醒大家阻止黑暗的降临。“他从来就不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毛泽东对邓小平发作起来,这句话更是对他1976年的政治生命盖棺定论。

    要说邓小平“歪曲”了毛泽东的话是很容易的。邓小平列出了一些毛泽东历来所坚持的方针,安定团结,把国民经济搞上去。但毛泽东并未将它们置于等同地位。新闻界宣传邓小平把“阶级斗争”从“纲”的地位降低到只是许多“目”中的一个,这样做,就是否定毛泽东。这位邓副总理是“死不改悔的走资派”。

    毛泽东把邓小平及其盟友叫做“走资派”。邓小平的上层支持者、军队元老叶剑英对这位副总理遭到的攻击非常反感。他被匆匆停职,被退出了政治局的会议室,只能离开北京到南方广州去了。

    《人民日报》宣布中央委员会出现了“分裂”。面对目前的严重问题,毛泽东和他的侄子毛远新进行了一次谈话,他给这位年轻人就可做和不做的事开了一张处方。毛泽东说“在党的政策要改变时,你必须有清醒的头脑。”毛泽东在说出必须有清醒的头脑之前,稍作了停顿,他在寻找一种更恰当的表达方式。

    毛泽东是一位导师,他确实想让他的学生,即中华民族保持清醒的头脑。对中国人民来说,没有一个统一的思想是不行的。毛泽东一再试图通过英雄的行动实现制度的更新,他一直在追求一种更加道德的社会。

  “那个人从来不讲阶级斗争。”《人民日报》第一次发表了毛泽东针对邓小平的公开指责。这以后仅一个星期,毛泽东就听说了天安门广场发生了示威的消息,对毛泽东的批评可以说是暗藏的主题。有篇文章说:“秦皇时代已经一去不返了。”而秦皇是毛泽东心目中的英雄,不同于腐朽的孔子。

    政治局慌忙召开会议,投票决定撤销邓小平的职务。关键的一步是毛泽东本人授意开除邓。虽然他已经病的不能参加这次极重要的政治局会议,但他通过其侄子毛远新向会议转达了撤销邓小平的意见。

   官方对邓小平的点名指责“死不改悔”倒是事实。邓小平没有全力反击毛泽东,他正在寻找的是他以后东山再起的根基。不过他封不住自己的嘴巴,他对他的支持者们说:“如果他们说你是走资派,这就是说明你是对的。”可以肯定,这句话在当时不是轻视毛泽东的,就是轻视毛泽东思想的。

   “翻案不得人心。”几天后,中国人民手上就有了一条新的毛泽东语录。这条语录的意义何在?它在告诉中国人民,他们当然不知道毛泽东与其侄子的谈话,毛泽东的意思是:人民不会支持邓小平翻文化大革命的案。这并不是说毛泽东还在同情邓小平。仲夏时节,政治局全体成员在毛泽东的身边开了一次会议。也许在回家的路上,他们中的有些人还一直在发抖。

   “帮助江青。”毛泽东要对未来的政策做出最终指示,他以这句话开头。但是他的话渐渐低得听不清了。后来却围绕着毛泽东接下去讲了什么引起了激烈的争论,有人说是“高举红旗”,有人说是“改正错误”。

   江青等宣称毛泽东讲的是前者,这意味着由她来接替毛泽东出任党的主席。这位女士的反对者们听到的则是后者,他们以此来反驳江青们的观点和做法,虽然这种反驳声调是和善的。

   毛泽东接着对在他卧室开会的人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我已经八十多岁了,早就该死了。”这显然是一件不准备讨论的问题。毛泽东有意要暴露生活中的阴暗面,他盯着这些无言的、善解其意的同志们毫不留情地说:“你们中不是有人希望我早点见马克思吗?真的一个都没有吗?我不信!”

   在一次关于战争的谈话中,毛泽东曾经说过:“负担太重时,死亡是一种解脱。”到8月下旬,毛泽东的负担太重了,便不省人事。死神对1976年的中国没有丝毫怜悯。自从1949年以来,无论形势多么危急,毛泽东的在场,始终是权威的最终源泉与平息动荡的巨大力量。这个时代正在结束。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1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successful 2021-9-21 22:34
毛泽东有意要暴露生活中的阴暗面,他盯着这些无言的、善解其意的同志们毫不留情地说:“你们中不是有人希望我早点见马克思吗?真的一个都没有吗?我不信!”
回复 successful 2021-9-21 22:35
毛泽东曾经说过:“负担太重时,死亡是一种解脱。”到8月下旬,毛泽东的负担太重了,便不省人事。死神对1976年的中国没有丝毫怜悯。自从1949年以来,无论形势多么危急,毛泽东的在场,始终是权威的最终源泉与平息动荡的巨大力量。这个时代正在结束。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9-21 22:3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