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在反右文革中做了什么?

作者:yongbing1993  于 2021-10-1 06:5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文史杂谈|已有67评论

邓小平在反右文革中做了什么?



如今许多年轻人自以为知道的文革,其实是一个被走资派邓小平们蓄意歪写、如今被拼命写歪的“文革”、鬼话“文革”、谎话“文革”。如今流行的“文革罪恶”种种,没有一桩是毛泽东主张的,没有一件是毛泽东指使的。把不是毛泽东主张、不是毛泽东干的事硬安到毛泽东头上,这符合什么人的需要?道理非常简单:文革的关键和矛盾焦点其实就一条:“整党内走资派”与“不准整党内走资派”——“矛头指向党内”与“矛头指向党外”。抓住这个主要矛盾,一切原来似乎不可理喻的荒唐立刻一目了然。

毛泽东:“阶级敌人就在党内”。文革就是“整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矛头指向党内。

刘邓:“阶级敌人不在党内”。“不准动党内当权派,否则就要天下大乱”——矛头指向党外。

为了权力,就必须禁止“矛头指向党内”,就必须“矛头指向党外”,就必须证明“阶级敌人不在党内”,就必须证明在党外、在社会上存在着大量“阶级敌人”,就必须没有敌人也得造出敌人来。但在已经实现了公有制的中国社会无法根据人们的经济来源划分敌我。硬要从普通群众中抓出大批“阶级敌人”,就只能想方设法鸡蛋里挑骨头,吹毛求疵找差别、挑岔子,结果就是查家庭出身,查平日言行,找生活差错。后果就是“血统论”、“文字狱”、“生活问题”、“穿一样的衣服”、“人人自危”——毛泽东刚下令广播北大大字报搞文化大革命把矛头指向党内,刘邓马上派出工作组搞“二次反右”。工作组一到,立刻人人自危,全国学校的老师和校长都受到冲击。有人统计,工作组仅在首都24所高等学校里就把1万多个学生打成“右派”,把两千多名教师打成“反革命”。1957年反右还是先让人说话,说完了再说这个话是不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话。1966年6月工作组往往不等人说话,而是先翻档案。谁的档案有问题,谁就是“监控对象”,结果是连说话机会都没有就被揪出来了。 1966年6月9日,刘少奇说:“这次文化大革命,要比1957年反右派的规模还要声势浩大,所定的右派人数要超过1957年。学校单位的夺权斗争基本上百分之九十以上,有的要涉及到中学。”刘少奇批过一个的报告说,在中学生中间和在大学生中间要抓百分之一的右派(当时中国中学生好几千万,大学生150万。百分之一是几百万——超过“反右”的55万)。所有这些其实就为了证明一条:“阶级敌人在党外不在党内”,所以必须把文革变成又一次镇反、又一次反右——“为权力而‘真理’”

为了“矛头指向党外”,就必须证明“不准动党内当权派,否则就要天下大乱”,就必须在党内当权派权力受威胁时出现社会动乱、出现一切想得到和想不到的荒唐事,不荒唐也要造出荒唐来:

——在群众中制造对立。因为“阶级敌人不在党内而在党外”,所以有了“二次反右”,所以有了个划分敌我的问题。当权派“以我划线”划分敌我——不听话、提意见的就是“敌人”,用听话的监控不听话的,用一部分群众整另一部分群众,用群众搞“二次反右”、“抓阶级敌人”。这就把本来并无利害冲突的群众分成了你死我活的对头,非把对方搞垮不可。群众的分裂对立就此形成。

1966年7月25日至28日“中央文革小组”分别宣布撤消刘邓派出的一切工作组,号召群众“自己解放自己”。1966年7月29日,刘少奇在人大会堂接见首都中学生代表时宣布:“保护少数”包括保护主张“拥护党中央、反对毛主席”的人。

1966年8月1日,毛泽东以写信支持与工作组对立的“红卫兵”的方式公开表态支持成立群众组织与刘邓派出的工作组对抗。 各学校工作组依靠的学生立即摇身一变成为“红卫兵”和形形色色的群众组织,用“红卫兵”对付“红卫兵”,用群众组织对付群众组织——你不靠工作组靠群众组织,我给你来个“真假孙悟空”。工作组“挑动群众斗群众”、依靠一部分群众整另一部分群众导致群众的严重对立。成立了群众组织后,群众由个人的对立变成有组织的对立对抗。双方都拼命证明自己“革命”,都竭力证明对方“反革命”,都自觉不自觉地遵循“阶级敌人不在党内而在党外”的思路千方百计挑对方人员的一切毛病:出身、言行、生活问题……“血统论”、“文字狱”、“生活作风问题”等等从此变成整个社会关注的问题——你用出身不好的人,就证明你“组织不纯”,就证明“阶级队伍不纯”,就是“招降纳叛”,就是“反动组织”;你文章演讲能“鸡蛋里挑出骨头”,就说明有“反动内容”,就证明是“反动组织”;你资产阶级生活方式严重,就证明是“阶级异己分子”,就推论出“反动组织”……所谓“文革‘极左’”浪潮就这样愈演愈烈。由此产生了一系列荒谬:对立、谩骂、武斗、破坏……这反过来又成为“不准动党内当权派,否则就要天下大乱”的证据——谁让你搞文化大革命的?谁让你“整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的?

 挑动群众打人。

1966年6月我亲耳听到工作组传达毛泽东关于一些单位出现群众打人事件的指示:如果是坏人,那么打了你活该;如果是坏人打好人,好人光荣;如果是好人打好人,那是误会,不打不相识嘛。——据我所知,这次传达是全国统一传达的。这条“最高指示”一传达,全国各学校顿时打人成风:毛主席都批准打人,谁说“黑帮”打不得?“革命不是请客吃饭!”然而时隔很久我才知道,毛泽东当时严厉批评了这个“传达”:为什么偏偏删掉了我最关键的最后一句话:“今后不准打人”?!这正是“不准动党内当权派,否则就要天下大乱”这一理论的需要。

第一,各学校打人成风,岂不证明了“没有工作组就要大乱”、广播北大大字报就是“敢动党内‘当权派’,就必然天下大乱”?第二,通过打人一事让群众产生错觉:毛泽东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之类可以不算数,只要“出于革命义愤”,那就“情有可原”,不必计较——从此对毛泽东的主张可以“各取所需”。第三,在受害者及家属心里种下对文革、对毛泽东的仇恨种子。第四,把群众的注意力吸引到打人,不再关注“党内走资派”。第五,在群众中丑化文革。

此例一开,尔后的暴力事件便层出不穷,如洪水泛滥,一发而不可收拾,从打人骂人到各种各样的人身侮辱:戴高帽、挂牌子、剃“阴阳头、坐“喷气式”……现在人们所见所闻有关文革的种种劣迹,无不源于此次“传达”。

尽管之后公布的“十六条”规定“要用文斗、不用武斗”,但“二次反右”已经造成了群众的严重对立,歪曲传达的“打人指示”已经先入为主,暴力之风已形成。“要用文斗,不用武斗”等规定在文革中几乎无人理睬,形成的怪逻辑是:不折不扣按毛泽东的主张办、讲政策、守规矩倒成了“保守”、“条条框框多”,无视毛泽东的三令五申才“革命”,才体现“造反精神”——“造反”落实到对抗毛泽东的三令五申上,还说这叫“最忠”。

——煽动血统论狂热,开打砸抢先河。1966年8月18日毛泽东刚刚在天安门广场第一次接见“红卫兵”代表,8月20几日立刻开始闹起了打砸抢抄抓、毁坏文物、肆无忌惮把矛头指向社会群众的“破四旧”,同时“血统论”风靡一时——“血统论”以强调出身为名,把“红卫兵”解释成应该以干部子女为主的组织。而“干部子女”其实就是“党内当权派子女”。由“党内当权派子女”组成的“红卫兵”显然对到社会上“破四旧”、落实“阶级敌人在党外而不在党内”比认同“阶级敌人在党内不在党外”、“把矛头指向党内”积极得多。当时这些“红卫兵”都是年方十来岁的中学生。如果没有老谋深算的人暗中唆使支招,这些过去从未接触社会不喑世事的小年青哪里会想得到跑出学校到社会上去大闹?那些“有人冲入您家,打砸抢烧您的一切,拖您的父母出去砌墙堆砖,而且毫无理由”、“打死老师、亲人告密、殴打被认定为‘黑五类’的人”、血统论、打砸抢烧、破四旧之类暴行全都是这个时候发生的,即最需要破坏毛泽东“矛头指向党内”的文革重点的关键时刻发生的——这其实是反文革力量直接“将”毛泽东的“军”的极巧妙的一记毒着:你毛泽东依靠“红卫兵”闹文革把矛头指向党内,我来个“四两拨千斤”,用“血统论”唆使“红卫兵”把矛头从党内引向社会。“红卫兵”到处乱砸乱打,你管不管?管,那你就不能指责我派工作组镇压学生不对——我派工作组不就是“管”吗?你不是刚刚宣布撤消工作组、让“群众自己解放自己”吗?你说我镇压学生,你不是也得镇压吗?只要你宣布“管”,那所谓“方向错误、路线错误”的指责立刻不攻自破,我不但立刻翻案,而且立刻就坡下驴,把这群“红卫兵”连同一切群众组织统统取缔镇压下去,看你文革还怎么搞。如果不管呢?那正好激起全社会老百姓对文革的反感,离间毛泽东与人民群众的关系。

——煽动武斗,全面破坏捣乱。

为了权力,所以必须“矛头指向党外”,所以必须证明“不准动党内当权派,否则就要天下大乱”,所以要唆使“红卫兵”闹“血统论”、“破四旧”、打砸抢,以此证明只要“矛头指向党内”就要引起大乱。这一套没有动摇毛泽东“矛头指向党内”的文革方向,可见乱得还不够,还需要升级,于是一系列荒唐疯狂举动接踵而至:掀起“怀疑一切、打倒一切”思潮、破坏文物、批斗著名学者专家、抢档案、炮打中央文革、冲击公安部、大规模武斗、动枪动炮、全面内战。

所有这些疯狂破坏表面上看杂乱无章,实际无不一是想方设法把“矛头指向党内”扭到“矛头指向党外”——千方百计证明一条:“不准动党内当权派,否则就要天下大乱”:一切破坏、荒唐、苦难都是你搞文革“矛头指向党内”造成的。要制止这些就必须停止“矛头指向党内”,就必须“矛头指向党外”。坚持“矛头指向党内”就必然怨声载道,天下大乱——所以不能动我的权力。

在这种情况下毛泽东如果退缩就上了大当:只要被“社会动乱”吓住、不问青红皂白盲目“维稳”,那就必然放弃“矛头指向党内”,必然“矛头指向党外”,结果必然是又一次反右、又一次镇反。而在群众已经被分裂、情绪严重对立的、好人坏人混杂、没弄清谁是真正的坏人情况下盲目搞反右、搞镇反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由当权派“以我划线”不分青红皂白大开杀戒,后果可想而知——大规模逮捕,大规模镇压,大规模冤假错案。

毛泽东洞若观火:群众斗群众、武斗、破坏之类都是党内走资派挑动的,普通群众上当受骗的是多数,坏人是少数。但好人坏人混在一起,一时区分不出来。在群众对 立情绪严重的情况下如果不管三七二十一见了乱子就盲目镇压,必定伤及无辜。毛泽东的做法是冷眼旁观一段时间,让好人自动退出,坏人充分暴露,那时就可以有 的放矢,就不会冤枉无辜。

 例如清华大学的武斗,打来打去最后参与的只剩下几百人,多数群众都厌恶这套,退出不干了。也就是说,坏人孤立了,暴露了。这时毛泽东才出手:1968年7.27工宣队进驻制止武斗。1968年7月28日毛泽东接见聂元梓、蒯大富、谭厚兰、韩爱晶、王大宾5人说:文化大革命搞了两年,你们现在是一不斗,二不批,三不改。斗是斗,你们少数大专院校是在搞武斗。现在的工人、农民、战士、居民都不高兴,大多数的学生都不高兴,就连拥护你那一派的人也不高兴。你们脱离了工人、农民、战士、学生的大多数。——毛泽东的这些话深得人心,全国武斗从此杜绝。

文革中大规模武斗发生在1967年中的几个月。零星武斗自1968年7.27之后全部制止。全国范围内的动乱不到一年。把不到一年的动乱说成“十年动乱”是胡说八道,“为权力而‘真理’”的需要。

如今指控文革的一切罪恶,如打砸抢抄抓、血统论、人身侮辱虐待、“破四旧”、破坏文物、批斗迫害杰出人才、武斗破坏、工厂停工、学校停课……等等全部发生在1966年8月到1968年7月之间,发生在毛泽东发动文革、矛头指向党内、党内当权派的权力受到威胁、迫不及待需要变“矛头指向党内”为“矛头指向党外”、迫切需要“事实”证明“不准动党内当权派,否则就要天下大乱”的时候。等“全国一片红”、各级革命委员会成立后,上述一切荒唐、一切暴行就再也没有发生过。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1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67 个评论)

1 回复 successful 2021-10-1 22:32
文革的关键焦点其实就一条:“整党内走资派”!
1 回复 successful 2021-10-1 22:43
......各学校工作组依靠的学生立即摇身一变成为“红卫兵”和形形色色的群众组织,用“红卫兵”对付“红卫兵”,用群众组织对付群众组织——你不靠工作组靠群众组织,我给你来个“真假孙悟空”。工作组“挑动群众斗群众”、依靠一部分群众整另一部分群众导致群众的严重对立
1 回复 successful 2021-10-1 22:47
没弄清谁是真正的坏人情况下盲目搞反右、搞镇反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由当权派“以我划线”不分青红皂白大开杀戒,后果可想而知——大规模逮捕,大规模镇压,大规模冤假错案。
1 回复 yongbing1993 2021-10-2 00:14
successful: 文革的关键焦点其实就一条:“整党内走资派”!
“整党内走资派”! 文革的目的很明确是整中国共产党内的披着红色外衣的老革命老干部实际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即修正主义分子。而非地富反坏右分子, 因为划分成分是在解放初早己结束极大多数的己成普通劳动人民,  右派是在50年代末也己结束,  错平的也已平反, 真正确认的右派只是少数没有平反,  还用文革吗?  走资派们之所以要把文革的矛头指向党外就是把斗争的对象引向地富反坏右,  事实上文革开头几年走资派还在台上时就是引导学生去斗地富反坏右的。走资派邓小平上台后平反了真正的右派分子和被走资派在文革初期批斗的地富反坏右。而今天这些地富反坏右还歌颂邓小平, 素不知邓小平把他们当猴耍而不知。毛泽东的文革是“整党内走资派”! 而非党外的地富反坏右。
1 回复 yongbing1993 2021-10-2 00:16
successful: ......各学校工作组依靠的学生立即摇身一变成为“红卫兵”和形形色色的群众组织,用“红卫兵”对付“红卫兵”,用群众组织对付群众组织——你不靠工作组靠群众组
文革的前三年内为什么乱,  就是因为刘少奇邓小平还是党中央一线的当权派。
1 回复 yongbing1993 2021-10-2 00:20
successful: 没弄清谁是真正的坏人情况下盲目搞反右、搞镇反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由当权派“以我划线”不分青红皂白大开杀戒,后果可想而知——大规模逮捕,大规模镇压,大规模
刘少奇邓小平还是党中央一线的当权派。就是再搞反右、搞镇反把矛头引向地富反坏右, 好让走资派继续做当权派。
1 回复 yongbing1993 2021-10-2 00:31
successful: ......各学校工作组依靠的学生立即摇身一变成为“红卫兵”和形形色色的群众组织,用“红卫兵”对付“红卫兵”,用群众组织对付群众组织——你不靠工作组靠群众组
试想一下毛泽东把抓来的国民党的战犯都释放了,  还要发动文革对地富反坏右吗?  如果真想整地富反坏右还用得着发动文革吗? 此时的地富反坏右都不当权如做坏事普还群众都可制止。发动文革是为“整党内走资派”! 谁是党内走资派?  是刘少奇邓小平等。所以走资派就派"工作组“挑动群众斗群众”、依靠一部分群众整另一部分群众导致群众的严重对立,  而让走资派继续当权。就是这么简单,  但被走资派邓小平上台后颠倒黑白搅混文革为邓小平自己翻案。
1 回复 yongbing1993 2021-10-2 00:45
successful: 没弄清谁是真正的坏人情况下盲目搞反右、搞镇反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由当权派“以我划线”不分青红皂白大开杀戒,后果可想而知——大规模逮捕,大规模镇压,大规模
邓小平是个世界级的绝对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和机会主义者的鼻祖。邓小平出生在一个恶霸一方的财主家庭里,  20多岁时离开家庭赴法国认识了一些信仰马列主义的人,  然而混迹于这批人中,  察颜观色找有利于自己的主人。当邓小平篡权成功后就暴露了他的本来面目。永不翻案成为笑话。
1 回复 yongbing1993 2021-10-2 01:04
真正文革开始以学生停课是从一九六六年十一月份开始到一九六八年上半年。抄家是发生在一九六六年的十二月份大的一周左右即刻被制止了。武斗发生在一九六七年。这段时间刘少奇邓小平在位并在一线主要领导人岗位上。因为发生了许多如抄家武斗等怪事后,  开始夺权成立革命委员会。从一九六八年下半年开始就恢复正常了, 那时叫"抓革命促生产"。
1 回复 yongbing1993 2021-10-2 01:10
革命委员会太年轻了!  又没有掌握军队。毛泽东逝世后,  加上有人背判, 革命委员会消失了。乘机走资派邓小平等篡权, 复辟了资本主义。
1 回复 mali50 2021-10-2 04:54
successful: 文革的关键焦点其实就一条:“整党内走资派”!
这是要害。
1 回复 mali50 2021-10-2 05:38
yongbing1993: “整党内走资派”! 文革的目的很明确是整中国共产党内的披着红色外衣的老革命老干部实际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即修正主义分子。而非地富反坏右分子, 因为划分
有道理。
文革针对的主要是党内走资派, 党内资产阶级。其他属于教育对象。即便如此,单纯的走资派也没有被当成敌我矛盾来打倒,而是先靠边,再学习,最后成为团结的对象。这才有那麽多的学习班,如今被走资派说成是牛棚。刘少奇被打倒是因为历史问题,因而刻意回避了走资派的罪名。二号走资派因没有历史问题而没有被打倒。也正因此中央一开始就确定文革不扩大到农村和军队。走资派打着红旗反红旗,组织各种保皇红卫兵转移斗争大方向,大搞破四旧抄家游街和迫害知识分子等以期制造混乱和民怨。并极力在农村和郊区煽动文革,将矛头转向被打倒的地主富农和坏分子。在走资派的亲信控制的地方,如广西省,大搞农村运动导致乱杀人和吃人等现象。许多人恐怕不记得了。文革初期走资派在煽动武斗的同时还煽动抢解放军枪支。总之越乱越好浑水摸鱼。这很快被中央文件制止。
有个很有力的事实可以说明文革不针对农村。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中很多都是经验丰富斗志高昂的造反派和其骨干。他们完全可以把城市革命带到农村,掀起一场轰轰烈烈的农村文化大革命。但因走资派已被打倒,他们到农村后没有奉命将城市的革命精神和成功经验带到农村,掀起批斗地主富农的文革运动;而是规规矩矩地接受再教育,甚至闹出苦菜花式的跨阵线婚恋。这正是因为文化大革命本来就没有这样的意图。文革中大学生下乡也是以社会主义教育为名,没有中央要求的批斗地富或四清那样的整治基层管理层的任务。
1 回复 qxw66 2021-10-2 06:12
坏事都是走资派做的,包括大肆杀人,然后什么都嫁祸造反派
1 回复 yongbing1993 2021-10-2 07:05
mali50: 这是要害。
  
0 回复 yongbing1993 2021-10-2 07:05
qxw66: 坏事都是走资派做的,包括大肆杀人,然后什么都嫁祸造反派
  
0 回复 yongbing1993 2021-10-2 07:19
mali50: 有道理。
文革针对的主要是党内走资派, 党内资产阶级。其他属于教育对象。即便如此,单纯的走资派也没有被当成敌我矛盾来打倒,而是先靠边,再学习,最后成为团
这是邓小平最可恶的地方,  史称"卑鄙小人"。品行恶劣、不道德;人格低下, 豪无诚信可言。说翻脸就翻脸,明争暗斗,搬弄是非、挑拨离间、落井下石、隔岸观火、施诈之人。
0 回复 yongbing1993 2021-10-2 07:39
伪共产党员邓小平的家庭

邓绍昌(1886-1936),邓小平父亲,生于地主家庭,曾在成都法政学校读书,为广安县哥老会袍哥老大,当过广安县警卫总办(团练局长),娶过四房,留下四男三女。1918年,邓绍昌因得罪土匪郑老二,逃往重庆避祸。恰好听说重庆办有留法预备学校,于是托人带信催邓小平至重庆入学,筹钱送邓小平去法国。1936年邓绍昌被人杀死,死因成谜。有说是被土匪劫财害命,有说被仇家暗杀,还有说法是邓绍昌参与镇压共产党起义,杀害革命志士,被群众打死。2002年,邓绍昌墓成为四川省文物保护单位。

  乐少华(1903-1952),邓小平连襟,卓琳(浦琼英)姐姐浦代英的丈夫。1927年留学苏联莫斯科中山大学。1950年任东北工业部副部长兼军工局局长。1952年1月15日,乐少华在三反运动中被查出经济问题,在寓所内开枪自杀。乐少华的问题有三点。一是擅自挪用公款,为军工局处以上领导干部,每人购买一块手表,被认为是集体贪污。二是派人到农村收购粮食,被认为是对农民的剥削。三是指示将日军遗留炮弹中的黄色炸药,卖给天津商人,有收受贿赂嫌疑。乐少华死后被开除党籍。当时东北人民政府主席是高岗。1954年8月17日,高岗在家中开枪自杀,死后开除党籍。乐少华死后,其长子乐黎男住进精神病院,1966年10月在昆明溺水身亡。1980年5月30日,中共中央宣布对乐少华平反昭雪,恢复名誉。

  邓蜀平(1913-1967),邓小平三弟,解放前是地主,袍哥老大,邓家祖产继承人,出任广安县国民党参议院参议长,长期抽鸦片烟。1950年春,邓小平出任西南局书记后,把邓蜀平召到重庆,让他把鸦片戒了,把家里的地分了,和老婆谢全碧一起安排进入西南革命大学,毕业后分配到贵州省兴仁专署,出任普安县青山镇镇长,后调入普安县财政局任局长。1959年调任安顺市财政局局长。1961年调任县级六枝市副市长,谢全碧任六枝市文教局副局长。1966年文革爆发后,随着邓小平倒台,邓蜀平被革职审查。1967年3月16日凌晨,邓蜀平跳入六枝县招待所旁的冒水龙潭自杀身亡。1978年9月5日,六枝特区革委会为邓蜀平平反。1984年2月,邓小平到成都,谢全碧向其哭诉,要求追查邓蜀平案责任人。贵州省委随即调查此案。涉及人员遭到开除党籍、撤销公职等处理。1987年10月,六盘水市政府为邓蜀平迁建新坟,300多名市县领导干部参加揭墓仪式。

  邓朴方(1944- ),邓小平长子,1962年进入北京大学技术物理系学习,1965年入党。1966年文革爆发后,邓朴方出任北大技术物理系文革小组副组长,成为保皇派成员。邓小平倒台后,1967年9月13日,邓小平的五名子女被赶出中南海,在各自学校受到批判管制。1968年7月27日工宣队进驻北大。8月末,邓朴方从北大物理楼三楼跳楼自杀,导致高位瘫痪。医院救治后送到北京郊外的清河救济院。邓朴方和病友们用铁丝编纸篓赚钱,每月有四五元收入。半年后,在天津工作的姑姑邓先群将邓朴方接走,安排到宣武门的一座四合院内。后由周恩来批准,将邓朴方送到江西新建县与邓小平团聚。1972年邓小平获准回京后,周恩来安排邓朴方到三零一医院治疗,1977年出院。1980年,美国骨科医生马昆访华,认为邓朴方要到美国进行手术,花费25-50万美元左右。后由加拿大政府出面支付全部医疗费用,但是还缺飞机票钱,由港商包玉刚掏了2万美元给邓家,送邓朴方至加拿大渥太华做手术。1982年北京市检察院对聂元梓提出控诉,称其应对邓朴方致残负责,聂表示否认。1983年聂元梓被判刑17年。1984年3月,邓朴方等人在民政部、卫生部支持下,组织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以残疾人福利的名义敛财。1984年9月注册康华实业有限公司,由邓朴方任董事长,俞正声任总经理。1988年由国家出资1亿元人民币注册的中国康华发展总公司,开始大肆侵吞国有资产,倒卖进口物资,一度被称为“康华共和国”。此案当时社会影响极坏。

  邓质方(1952- ),邓小平次子,幼时就读北师大第一附属中学,1968年11月插队到山西省忻县奇村公社李村大队,当了四年农民,参加插秧劳动。1971年9月,下放江西的邓小平给汪东兴写信,提出让幼子幼女上学。1972年4月,邓质方获批入读江西南昌理工科大学,邓榕入读江苏南京医科大学,占用工农兵大学生名额。两人后来通过关系调到了北京。邓质方入读北京大学物理系。1979年1月邓小平访问美国。邓质方随后到美国留学。1985年与妻子刘小元生下儿子邓卓棣。1988年邓质方携妻儿回国,进入荣毅仁创办的上海中信兴业公司任副总工程师,并迅速升任董事长。1991年10月16日,邓质方在上海长宁区注册四方房地产实业有限公司(外商独资),注册资本2500万元,地址在武夷路95弄28号,邓质方任总经理,在上海虹桥开发区圈地。

  1992年邓小平视察北京首钢集团,要求搞活大中型企业。首钢随即筹备在香港借壳上市。港商李嘉诚旗下的长江实业看准时机,一下子帮助首钢收购了四家上市公司,组成首长系股票。其中,首钢集团董事长周冠五的儿子周北方,与邓质方合作,联合李嘉诚出资5.8亿港元,收购香港玩具大王开达集团旗下的开达投资股票,并易名为“首长四方集团”,周北方任董事会主席,邓质方任副主席。此后,首长四方集团开始在北京、上海、天津、广州、深圳、珠海、大连等10多个大中城市开展房地产业务。

  1995年2月3日,北京市人民检察院以行贿罪对周北方立案侦察。1996年10月25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处周北方死刑,缓期2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生,没收个人全部财产。首钢董事长周冠五被迫辞职。因为周北方案发的原因,邓质方退出首长四方集团公司,携妻子儿子重新回到美国居住,成为美国籍公民。2013年5月,其子邓卓棣回到中国,出任广西百色市平果县副县长,年仅28岁。
0 回复 yongbing1993 2021-10-2 07:41
真共产党员毛泽东

  毛泽民(1896-1947),毛泽东弟弟,1922年入党,1947年9月27日被国民党新疆省政府主席盛世才杀害。

  毛泽覃(1905-1935),毛泽东弟弟,1923年入党,红军长征后,毛泽覃被留在江西瑞金,后在战斗中牺牲。

  毛泽建(1905-1929),毛泽东堂妹,1923年入党,湘南学联女生部部长,1929年被国民党枪杀,年仅24岁。

  毛楚雄(1927-1946),毛泽东侄子,1945年参军,中原突围时被俘,1946年被国民党活埋杀害,年仅19岁。

  毛岸英(1922-1950),毛泽东长子,1943年入党,1950年参加抗美援朝战争,遭美军空袭牺牲,年仅28岁。

  杨开慧(1901-1930),毛泽东妻子,1921年入党,中国共产党最早党员,1930年被国民党枪杀,年仅29岁。

  杨开明(1905-1930),杨开慧堂弟,1926年入党,遭叛徒出卖被俘,1930年被国民党枪杀,年仅25岁。

  杨 展(1920-1941),杨开慧侄女,1937年入党,参加抗日救亡运动,日军扫荡时失足坠崖,年仅21岁。

  向 钧(1906-1928),杨开慧表弟,1923年入党,长沙市学联主席,1928年被国民党枪杀,年仅22岁。

  王德恒(1914-1944),毛泽东表侄,1940年入党,参加八路军南下支队,1944年被国民党杀害,年仅30岁。

  赵先桂(1905-1932),毛泽覃妻子,1923年入党,赴苏联莫斯科留学,1932年被国民党杀害,年仅27岁。

  陈 芬(1903-1928),毛泽建丈夫,1923年入党,组织工农运动,遭叛徒出卖,被地主武装杀死,年仅25岁。

  江 青(1915-1991),毛泽东妻子,1933年入党,1976年在反革命军事政变中被捕入狱,1991年被害牺牲。

1921年-1949年,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有名可查的烈士就达320万人。
1 回复 successful 2021-10-2 08:16
mali50: 这是要害。
  
0 回复 mali50 2021-10-2 08:43
yongbing1993: 这是邓小平最可恶的地方,  史称"卑鄙小人"。品行恶劣、不道德;人格低下, 豪无诚信可言。说翻脸就翻脸,明争暗斗,搬弄是非、挑拨离间、落井下石、隔
自己带薪靠边了几个月,就要上千万劳动人民失业和永久失业去摆地摊。
123... 4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yongbing1993最受欢迎的博文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10-3 21:0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