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云:《醉红颜》再改版 长篇言情小说连载 6

作者:ruoyun1969  于 2020-8-14 20:3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醉红颜》再改版 长篇言情小说连载 6

 

作者若云

 

下午他们按时来到阳阳家,昨天丹丹到时,天太黑人又累,没看清楚。今天她站在阳阳家门外稍高处,发现前面是椭圆形池塘。近房一边全是绿油油的蔬菜,生机勃勃。南侧是花果树林,五彩斑斓十分诱人。再远处为一座山岗,一棵老松树,杆粗毕直,冲向云霄。周围有很多柏树和杂树,被密密麻麻的灌木所拥抱掩盖。东西二条小径,平行向远处伸去,越过一池清水,便是乡镇机关所在地,同时也是刚才赶集的地方。其东侧是清江和完小,即四年级到六年级的小学,是师娘工作的地方。右南侧为另一宅舍,两宅之间,有一溪绿水穿流而过。左侧有二个很大的天然养鱼池塘,轻波慢浪,清静悠闲。屋后即北边,是高低参差的丘陵地,几乎百分之百被绿色覆盖。屋前有块长方形土平地,与房屋间有铺满石头的平台。沿墙跟有条被削平的木头,周边粗糙,上面光滑,这是村民饭后坐着,聊天的地方。

 

三.姐弟同年

 

在这宅前平地上,摆了四条长桌,擦洗得十分干净,已经堆放了不少食物和野果,其中就有透青的竹桃。丹丹知道晚上就在这里举行拜亲仪式,并有老人作证,显得比城里隆重。

丹丹想进屋帮忙,但全家不允许。可奇怪的是,师娘就忙得不亦乐乎,似乎她什么都干,而且大家都很喜欢她,像家里人一样。但细看发现她到哪儿只让干轻活,不准她碰脏重活。据说阳阳家认为她是女先生,格外受尊重。同时还是恩人,对后者丹丹有点不明白,师生并无恩怨关系!

 

池塘内蛙鸣悦耳,树林里蝉声一片。傍晚,夕阳西下,彩霞飞红。

 

门前桌上放满食物,点了几支蜡烛,靠外侧还烧起野火,既照明又驱蚊虫。爸爸,妈妈和嫂子恭恭敬敬把老师扶到中间。老师左侧是妈妈,右侧是丹丹,阳阳站在丹丹旁边。由爸爸和九十岁婆婆作证,宣布结拜姐弟。全体乡亲鼓掌,然后入席,享受据说全宅十二户人家,准备了很长时间的晚餐。当然有条不成文的規定,老师,丹丹和四位年过八十岁前辈,不准干活。阳阳一家和几位勤快乡亲,前后忙着送碗递盘,敬酒夹菜,保证来宾吃饱吃好。阳阳也很想参与招待客人,可手就被丹丹拉住,二次欲起身,丹丹十分固执,紧握不放。

 

由于家制米酒十分醇厚,村民的热情坦荡,老师与丹丹的眼睛在水银般的月色中闪着泪光。阳阳握着她们的手,提议唱支歌。三人站在石砌平台上,其他人或站或坐在下面平地上。阳阳的弟弟,拿一把十分奇特的二胡。由老师主持,阳阳用二胡伴奏,丹丹独唱《送支山歌敬亲人》。歌声迎得一片掌声,大家异口同声地叫着:

“再来一首!再来一首!”老师和丹丹也余兴未尽,两人又合唱了一首《六九艳阳天》,唱完后又一阵掌声和欢呼声。歌声婉转悠扬,和着月色,悠悠地久久地向远方飘流。今晚,也许周围几个宅子的人们都会沉浸在甜蜜的梦中。

 

世间十分明月夜,七分清辉在阳家。雪白银光铺满大地,也飘洒在他们和老牛身上,牛车在静悄悄的夜色中前行。老师望着深穹的夜空,暮色水润,山野静寂。似乎是自问,又象是问她们:

“今天的主角是谁?

“当然是丹丹呀。“  阳阳觉得十分肯定,而且还轻轻摇了一下丹丹架在他腿上的脚。

真的吗?” 丹丹有点自信,但又问:“ 有什么证据吗?

你难道真的一点不知道?在集市上,我们走到哪儿,就有一串人跟在后面,阳阳在前面开路,我一直在后面挡住他们,不让靠近你。” 老师略有所思地说。也许在说今天,也许在怀念过去。记得第一次她背着阳阳到卫生院,路过集市时,后面跟着一串人,有男有女,有小孩有成人。他们十分好奇地想看看,第一个出现在这偏僻山村,城里来的漂亮姑娘。

“听我弟弟说,我们吃饭和唱歌时,有很多旁宅的人躲在我们宅子两侧偷看我们。不对是偷看你们两个。阳阳说得很肯定。到了江边,阳阳把牛车放在亲戚家,他们一起过江回

 

“到学校了,今天有个小好消息。”老师说。

“什么?” 丹丹,阳阳几乎同时看着老师。

“陈老师已把钥匙放在窗台,一起去看看。”老师。陈老师的房子较小,是单人床,一条木櫈,一张办公桌。和尹老师房比,显得十分旧黑,床上一个枕头和满是补丁的被子,桌上有盏旧媒油灯。丹丹看后,提议:

“还是睡一起好。” 老师笑眯眯地看着阳阳:

“只要你们不嫌挤,我没意见。”

“我听老师的。”见丹丹半开玩笑半认真地看着他,阳阳赶快补充说:“我也听姐姐的。”逗得她俩哈哈大笑。

 

老师的房朝南,有天窗,一抹月光轻轻泻在床前地上,阳阳很快就睡着了。丹丹睡不着,侧头看看老师,又看看天花板,悄悄问老师:

“我们一块到门口欣赏夜色,好吗?”一条长櫈跨门栏靠北墙。老师坐房门外侧,丹丹坐内侧。月儿悄悄地多情地伴着这对刚刚入世的美人儿。

“你像春华家人一样,不仅尊重你,也十分亲近你,为什么?”丹丹好奇地问。

你真想知道吗?”老师抬头望了一眼瓦蓝的夜空,沉默了一会儿:

“说来话长,那是我刚从一年的幼师学校毕业,就自己要求到山区。后被分配到这座学校,教音乐和语文,同时担任四年级一班班主任。我在第一节语文课,就认识了春华,小名叫阳阳,他是少先队中队长,长得很单薄,明显是因为营养不良。他读了三个月学前班就上二年级,一年后跳班读四年级。人家要四年,他只用二年,而且成绩都是全班第一名。要知道,这种跳班是老师及校长决定的。”老师停了一下,听到阳阳翻身,叫丹丹去碰他的手,果然一碰又睡了。这使丹丹对老师更加好奇,神秘。为了不打断老师的思路,就赶紧问:

“后来呢?”

“我记得是春末夏初,阳光灿烂。阳阳却坐在太阳底下发抖,我赶紧过去一摸,手,头和身上滚烫,显然病得不轻。我似乎没有考虑任何事,就背起他直奔卫生院。医生说是疟疾,俗称打摆子,至少要住院一周。那时我才16岁零三个月呀,意然毫不犹豫地帮他买药,又背回学校,让他睡在我床上。由于疟疾是阵发性,所以他几乎一直坚持上课。就这样每天服四次药,早,中,晚和午夜,一天打一针。由于他想家,隔天背他回去看一次,有时家里还没有人。天天晚上跟我睡在一起,特别难的午夜 十二点吃药,那时又没闹钟,所以上半夜我几乎是不睡,或半睡状态。”

(未完待续)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4 20:3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