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云:《芳梦佳人》修改版 长篇爱恋小说连载 (8)

作者:ruoyun1969  于 2020-8-19 01:0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芳梦佳人》修改版  长篇爱恋小说连载 8

 

作者    若云

 

姑姑生日到了,小孩都回来了,住在附近城市的亲属也来了。一个大圆桌,先擦洗干净,放上台布,再装上转盘,上面摆上大家带来的各种食物。菜十分丰盛,大部分是在附近餐馆买的,有清蒸鲈鱼,阿婆笋,烧肉鲜菇,羊肉煲,酸菜鱼,木炭烤鳗鱼,娃娃鱼,红烧鳝鱼丝,蒜蓉铁板虾,炭烧青鱼芋头,酱辣牛肉片等。这些基本上都属于江南菜系,小女儿还准备了西式奶油饮料。首先由姑姑讲话,意思是谢谢大家来庆贺她的生日,同时也表示欢迎大家的到来,特别是李辉父子和艾莉丝,从国外来庆祝生日。然后爸爸要李辉代表客人,祝贺姑姑生日,希望姑姑健康长寿,活过二百岁,目的是要李辉熟悉国语。然后以饮料代酒碰杯,李辉抓住机会拍了几张碰杯照,和餐桌美食照,以作留念。

接着,李辉和艾莉丝唱一首英文生日歌,然后艾和小娟坐在李辉二侧,姑姑叫李辉照顾她们俩人。艾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不同式样的东方菜,李辉帮艾挑选没有骨头的猪牛肉,鳗鱼和鳝鱼,告诉她挑爱吃的吃,这是东方习惯。同时,姑姑又给小娟装了满满一碗鱼羊牛肉。艾问:

“这是什么肉,酸的,还有一块是甜的。”李辉说:

“我也不知道是啥。晚上或明天,让姑姑讲给我们听,你就吃你爱吃的,行吗?”艾有点勉强地回答说:

好的。”吃饭近尾声时,女儿端上黄黄的一碗长面,李辉知道这叫长寿面。他告诉艾:

“这叫长寿面,姑姑吃了更长寿,我们吃了也沾光,也健康长寿。所以要夹一条给姑姑,自己也吃一条。”

“好的,我不会用筷子,你帮我夹到勺子里,我给姑姑。”

行。”这时大家都站起来,夹一条长面给姑姑,再夹一条给自己。李辉夹了一条面放在勺子里,由艾放到姑姑碗里,又夹一条放在艾碗里。姑姑十分高兴地吃完,大家夹的一碗长寿面。由于剩下太多饭肉菜,姑姑坚决要大家分成几份,大家各自带走。

 

撤席后,生日蛋糕闪亮登场,做的很漂亮。最上面有一个十分逼真的成熟的大寿桃,四周还有六个小寿桃,周边还插了十根蜡烛。姑姑告诉她们,这大小寿桃是用巧克力做的。这次由小娟和姑姑女儿领唱中文生日歌,然后姑姑吹熄蜡烛,由姑姑切蛋糕,分发给每一个人。还特别给李辉三人,各人一个小寿桃。这时,李辉又拍了一些纪念照片。

李辉,爸爸,和小娟,先回叔叔家,艾莉丝来告别。艾抱了一下李辉,又亲了一下小娟。李辉每次碰到艾的身体,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既不是甜,也不是苦,有一种末曾有过,莫名其妙的感觉。

 

回到叔叔家,又住了一夜,第二天,全家送李辉和爸爸上飞机。进机场告别时,小娟哭得像泪人似的。

在西珠大学医学院报到后,第三天李辉就碰到艾莉丝,他们真的在同一班级。尽管这样,由于功课太多,学习繁忙,也很少有时间在一起。

 

三年后的一天,李辉和妈妈去参加一个朋友的婚礼。此时的李辉,已完全像是一个成熟的大男孩,比妈妈高一个头,和艾莉丝差不多高,用艾莉丝的话说:

“只高一点点。”妈妈说:

“这家也是早期从国内移民到马西后,又移民到这里。他在马西的生意很顺利,赚了很多钱。他有俩个儿子一个女儿,子女在这儿受教育。特点是全家生活在这里,而生意就留在馬西,他也是你爸的朋友。”这是晚宴,又是婚礼,所以要穿晚礼服。李辉身着黑西装,白衬衣,还佩戴蝴蝶结,左侧衣袋上口还有白色梅花巾。妈妈也穿得端庄大方,到他们家后,已有很多人了。李辉属于喜静不喜闹的青年,不太喜欢热闹场合,不善交际。所以很多人在大厅跳舞,喝酒,李辉却站在边上,一动不动。没有想到是,平时不准儿女喝酒的妈,竟然给李辉端来一杯红葡萄酒说:

“作为未来的一位医学博士,不会应付这种场合,是不行的。”然后,又严肃地叫李飞站好,挺直腰板,眼睛要平视。左手放背后,肘关节保持九十度,右手三手指拿高脚酒杯。微低头,轻饮半口葡萄酒,嘴周不能有一点葡萄酒滴,若有,立即拿纸抹去。就这样,重复几次,也算李辉脑灵心巧,很快领会,基本过关。更叫李辉不解的是,妈妈叫李辉放下酒杯,跟她下舞池跳舞。妈轻轻说:

“先跟我跳,也就是说,我是男,你是女。”李辉在高中也跳过,而且从来没演女方跳。妈妈很严肃,一本正经,弄得李辉很紧张。开始跳得慢,能跟上,后来越来越快,他经常踩妈的脚,但妈还是不停。而且,妈的身体旋转轻盈,二脚前后左右移动,节奏分明,显得轻松活泼,音乐停下,妈也收脚。随后悄悄说:

“你还得练,很不行。”辉问:

“妈,你什么时候学过跳舞,我怎么一点不知道。”妈妈说:

“这不重要,你还不能带人跳舞,还得训练。”正说着,看人群有点骚动。然后有序地分立二旁,这时有人喊,新娘新郎到。接着一对新人,在中间的红地毯上,徐徐走向前台。那里,有牧师为他们举行西方结婚仪式,新郎很英俊,新娘很窈窕,几乎一样高。李辉还注意到,新娘没穿高跟鞋。虽然经过化妆,但李辉仍然觉得很面熟。她跟妈妈说:

“我认识这位新娘。”妈看儿子毛错,不高兴地说:

“你胡说。”李辉很自信,恳求说:

“你能问问这位新娘,叫什么名字。”妈妈有点无奈:

“我到哪里去问,大家都在忙,要问也得叫你爸去问。”李辉尽可能慢慢地向前台移动,想尽可能看得清楚些。这位新娘,从头至尾没有一点笑意,各种动作也很机械,这使李辉更加怀疑。妈妈说:

“我们该走了,这种仪式很特殊,既不像东方,也不像西方。听说晚上还要拜堂入洞房,只限家人,不请朋友。”

 

晚上爸爸回来,妈问:

“你知道这新娘的名字吗?”爸看着妈:

“不知道,问这干吗?”妈:

“辉儿说认识她。”爸爸:

“不可能,她在国内某大学读书,刚毕业。结婚后准备到这里,继续读书,算下来至少比辉儿大好几岁。”妈妈也同意:

“是呀。还有一件事,最好找个训练班,让辉儿学一点上流社会的礼仪,如端酒杯,跳舞,交际等。”爸爸:

“又怎么啦,平时你这反对那也反对,今天突然开放了。”妈有些生气:

“当然。这次我带他去,站没站相,连端酒杯都不会。”爸:

“这不全是你管教得太严。”妈不想和丈夫再纠缠:

“好了,好了,不争了,要快训练。”没几天,妈就联系了一个为期三个月的培训班。每周二次,每次二小时,都是晚上,学费很贵,所以李辉学得很认真。

爸爸虽然听不进太太和儿子的话,但还是悄悄打听出来了。那新娘不是真的,是租借来“过”一下仪式。因真正的新娘,不知什么原因无法出来,在签证,或那里卡壳了。即使这样,也可以宣布暂停婚礼,为什么要租人代替,爸爸不解,但也不便去问。爸爸打听到那假新娘姓李,是哥伦大学的新生。爸回家立即给国内的弟弟打电话,说是电话号码不对。又打电话给妹妹,她说快三年没有联系了。上周打电话也打不通。

(未完待续)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ruoyun1969最受欢迎的博文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9 01:0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