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哈 - 两个狗的故事(二)

作者:苏德山  于 2020-4-26 23:1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二哈 - 两只狗的故事|通用分类:花鸟鱼宠

二哈

1.    引子

2.    Yuki

3.    Zowie

4.    大的事

5.    小的事

6.    大小狗的事

7.    Time is flying with the dogs

3. Zowie

小的叫Zowierat terrier种,就是抓耗子的。据说某国的一位前总统,在位时,有一年宫里老鼠多,养了一只Zowie的先辈,老鼠就少了。是吓得逃掉了,还是真的给它抓住了,不得而知,反正,从此,就有了Zowie的种名,代代相传。不过,我倒真的见过它年轻时追耗子的,在院子里。后来,只见院墙下有鼠洞,未见有鼠害,加上我家里从没见过老鼠,我就信了它是抓耗子的。至于阁楼里有老鼠屎,怪不得它,终究不是猫,再说,是我们把阁楼的门一直关上的,除非它是老鼠,见缝就能钻。

Zowie是给人家遗弃的,也不是,前面的妈妈嫌它太粘人。说是回到家里往怀里钻不说,没人没狗的,又是抓,又是亲,还不够,赖着不肯走狗。人有事,上班,做饭,完了累了,一个人想沙发上躺一会。即使伴侣,平时也就睡边上,它不行,非得睡在怀里不可,还亲。来我家后,终究不像是亲生的,但毕竟和人习惯了,它睡着、坐着时得靠着你的身体,我猜这是它的最低标准了。最好整天摸着它的狗头,好像有了温度才安逸似的。也正好补了大的缺,欠独立,小狗依人。

Zowie和人亲,但不是绝对的。人有时候有偏心,狗也有偏爱。它喜欢女的,虽然她是girl。当然,小伙也不仅仅喜欢姑娘,也喜欢他的室友。有女的来我家,无论老、幼,它都会亲东闻西,抓抓蹭蹭的,翻译成人的情感就是喜欢,倒是冷落了同时来的男的。这时,我们只能领他坐下,算是打个圆场。

人会讲话,用舌头,当然,除了几个不用舌也能讲腹语的。狗只会汪汪吠几声,Zowie的舌头自然不会说话,但会用它来舔你,虽不出声,同样用舌头表达了要讲的意思。看来,想要讲话,不管什么形式,少不了舌头。冬天,衣服裹得严实,它只能用脚抓抓你,表示欢迎回来。等到天暖和了,脚露出来了,它的舌头就派上用场了。它舔到了你的温度,你感到了它的热情,而西方人行贴面礼,是不允许用舌头的。肌肤之亲,可能是最原始的,也是最深刻的感情交流,人狗同是。

Zowie狗小,脑袋小,但脑密度高,门槛精,记性好。早年,隔壁邻居家开party,收拾东西时漏了几块骨头在院墙外,正好它遛出去散步时碰上了,我估计它也不见得吃得动。后来,一有机会就往那边转,十多年了,不容易,这个习惯没变。也挺好,即使我们忘了把院门关上,它也走不到哪儿去,毕竟,除了它的狗窝,还有我家邻居值得它惦记呢。

狗认路,记性好,据说靠鼻子。我们现在开车,没谷歌地图,往往走错道,狗很少会。许多年以前,某个傍晚,带着俩狗去蹓达,Zowie看见个兔子,估计以为是耗子了,挣脱绳索,拼命去追。兔子没被追上,吓着了是肯定的,Zowie自己反被追丢了。家人一同分头去找,没见踪影。找得脚累了,想回家取车再找,快到家门口了,远远地看见一个小点点,悠哉悠哉地从另外一个方面走来,追兔子的事,像没发生过一样。气得赏了它一把耳朵,二记屁股。好在它没记仇,以后看见兔子仍然想追,只不过,我们多了个记性,每次只好把那个绳索捏得更紧些。

不知是兔子的诱惑力实在太大,还是兔子们在逗它,有一次, Zowie给彻彻底底地走丢了。我们找遍了社区内所有的角落,见路边的雨水窨井口,恨不得变身兔子钻下去,无奈只得探头叫喊,还是一无所获。再扩大范围,分头沿周边的社区寻找,仍查无音讯。第二天,再找,还是没有一点它的踪迹,此时,全家人都觉得Zowie真的可能出事了。突然想起来打电话给市里的shelter试试。一番描述后,传来Zowie在那儿的喜讯。原来,Zowie被兔子骗到离家不远的一人家的后院后,兔子溜掉了,自己由于绳子给灌树林缠绕住,动弹不得,在人家院里宿了一夜。第二天,房主发现了,送它到了shelter。于是,我们急急地驱车把它从那儿抱回来,再买了份礼物送人家以示谢意,也算作Zowie一夜的寄宿费。

"敷衍"两字,我估计应属小学四、五年级或以上的中文水平。至于英文,冒昧地说,不少海外华人也不见得说得准确,反正我是查了字典才知道个大概,因平时没有敷衍过他们,也没有说过关于"敷衍"的不中听的话。但Zowie好像懂。

平时喂食,一盆水,一盆饭,当然,饭菜不分了,菜就是饭,就如排骨就是肉。它吃完饭,有个好习惯,肯定要喝水;或先喝二口水,清清嘴,再用餐。至于吃好了,还用舌头再舔干净,不浪费,又是个好习惯,你千万不要说它吃相难看。小时候没得吃,舌头舔不到的地方,还用手指刮呢。

看起来,水,对人、对狗都非常重要,因为同是生命,水是生命之源。基于此,饭我们给它有定量,再多偶尔加点嵌牙缝的。水没有,永远充足供应,盆里总是有水。Zowie呢,也三天二头去喝。有时候,或许我们喂它饭时,它刚喝够水,所以,饭吃完了,水不喝就走开了。我开玩笑,把它抱回水盆前,Zowie虽不渇,也会舔二下,走开,去做它想做的事。这大概就是敷衍"吧。

敷衍,毕竟是难得为之,认真记的东西远多于敷衍。记着谁对它好,谁对它严或者凶。Zowie有它自己的窝,我们给它安顿得应该不错,但还是喜欢和人睡,或许是它的天性。但这个习惯有点强人所难了。我给它定了个规矩,不许上楼,只准它钻自己的被窝。所以,平时关灯睡觉,各走各的,我们上楼,它去自己的地方。我家孩子喜欢它,它知道这是堡垒可攻破的地方,一、二回合下来,防线垮了。于是,长驱直入,冲到他俩的房间。它年轻时,每当孩子们从大学回来,吃好晚饭,准备关灯了,它招呼不打,三窜二窜,上楼就到他们的床底下,因害怕我去把它拖下来。年纪大了,爬不动楼梯了,就坐在楼梯口等。我试着把它抱回去,怎忍得住三翻四覆的赖皮。再说,反正他俩的房间就象个狗窝,就随它去了。长久下来,它把家里人对它的松严程度排序为:孩子,太太,再是我,心里明镜似的,清清楚楚。真是乖巧如Zowie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9 20:5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