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式“猜”(二):いじめ(欺凌)

作者:苏德山  于 2020-5-16 07:0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日式“猜”|通用分类:前尘往事

 いじめ(欺凌)

     照片是日本现皇室的家庭照。从左至右逐个来说说 【德仁天皇,宠物狗,雅子皇后,爱子さま(様)】

     德仁天皇从去年(2019年)五月始,开启了日本的令和(れいわ)时代。年号"令和"是日本史上首次从日本古籍中引用而来。以前所有的年号,如熟悉的昭和,平成,均来自于唐朝以前的中国古代典籍,如《四书五经》。譬如,"平成",《史记,五帝本纪》中写有内平外成,《書经》中写有地平天成,取其"内外、天地能够和平"的意思。"昭和"的出典则是《尚书·尧典》,百姓昭明,协和万邦。

    令和,取于日本人家喻户晓的《万叶集》,日文原文为:師の老の宅に萃まりて、宴会を申く。時に、初春の令月にして、気淑く風和ぎ、梅は鏡前の粉を披き、蘭は珮後の香を薫す。大概意思是,初春令月,气淑风和。"令",古时有喜庆、美好之意,亦作敬词,尊称,如令堂,令爱。"和",则有更多的吉祥之意,如温和,顺利,亦含和谐之意。令和,蕴含人们在美丽心灵的靠近中,文化诞生并成长。

    德仁天皇从已成为上皇的明仁天皇手里,继承了类似于"禅让"的皇位。在陪伴大和民族几千年的漫长历史上,日本皇室,万世一族,不像中国古代有"皇帝轮流做"的说法。日本皇室,再多,如德川幕府时期,皇权旁落,皇室退据幕后罢了,但牌位仍在。皇室本身极少有天皇生前传位于下一位继承人的。几年前开始,明仁天皇以健康原因传递出想生前退位的意愿,个中原委有许多说法,没必要枉加猜测,但以日本人的平均预期寿命和在电视上看到的实际身体状况来看,健康原因肯定是个托辞。这样一来,皇室本身不得不修改皇室典范,日本政府跟着制定仅限于明仁的特例法,皇室,政府,平民,才忙忙碌碌,高高兴兴地从平成走到了令和。

     狗,我不知道名字,但估计是秋田犬,或其小号的柴犬,几种日本土著狗种之一,聪明,独立,机敏,精神饱满,属日本天然记念物,具有纯正的日本血统。有名的秋田犬,该当大家熟悉的忠犬八公,好莱坞还据其故事拍过电影,红过一阵,当地还为该狗立有铜像。作为狗,应该算死而无憾,永垂不朽了。当然,它的功、名,仅仅是送人,等人,但它的忠,依忠而行的事,大多数人也不见得做得到。

     日本自明治维新始,在西方的坚船利炮的冲击下,打开国门,向西方学习现代先进的科学技术,在社会,经济,教育等诸多领域,实行西化,从制度上走上了脱亚入欧之路,但日本人善于变他物为我用。二战失败后,美国帮它重新制定了宪法,加上60年代签订的《日美安保条约》,使得日本时时处处,得看美国人脸色行事,随美国而起舞。即便如此,在不少民生,譬如狗的问题上,比较宽松,自由;加上联合国好像从没有在关于狗的议题上有过什么决议,最重要的是,日本是世界上少有的单一民族的国家,从血统上,传承大和民族单一的血脉,拒绝外来移民混杂,干扰其血脉的纯正性。所以。皇室家庭照中,坐着一条纯正的日本狗,显得非常自然和必要。日本的政治人物,也经常带上小号的秋田犬~柴犬上电视,以显亲民。我见过现在有点过气的小泽先生,菅先生,滔滔不绝地做演说,柴犬坐在他们前面,好像帮他拿着稿子,或提示器似的。

    雅子,皇后陛下。人长得像她的名一样好看,又优雅。年轻时,倒是有点胖乎乎的,还是个哈佛高材生,只是平民出身。当时的德仁皇太子,追得历害,雅子就职于外务省,是个很有前途的外交官,她远避英伦。德仁皇太子,虽没有像温莎公爵那样,落得个不爱江山爱美人的雅名,但漫长的等待,真的让德仁变成了标准的大龄男青年。最后,皇室妥协,雅子也从内心里感到了德仁的真切,终于首肯,此时,俩人都是三十好几的人了。于是,举国庆贺这对高龄的年青夫妇,这也为雅子后来时间跨度算不得短暂的辛酸,坎坷人生际遇,留下了伏笔。婚纱照上和婚礼游行车上的雅子,气质,风度可和已故的黛安娜王妃媲美,把后来的几个欧、亚王妃,比得要么过于妖艳,要么太青涩,更不用说当今热门的来自三教九流,常上类成人杂志的封面女郎的妃子们了。

    人有所长,可难以怀孕之短,偏偏落到了雅子的身上,对于皇室来说,这可是比天还大的事。普通民众遇到类似的事,虽也有压力,但现代医疗技术发达,加上还有其他替代方案来延续子嗣,于皇室,舍此一途,别无他法。几年后,千呼万唤,爱子様(さま)来到了世上,但是个美眉。所以,对于日本百姓,特别是皇室来说,仅高兴了一阵子。此时的雅子已是快奔四十的人了。

     雅子偶尔出席公务,电视上露面,脸色红润,仪态依然风姿绰约,但谁都难违自然规律。随着日出日落,雅子再有喜讯的机率越变越低,再终至無。从希望渺茫到绝望,雅子肯定病了,估计是忧郁症,而且不轻,至使后来十来年,未曾出席任何公事,即使皇室每年新年例行的一般民众参贺,电视上也难见雅子在皇居宫殿廊上的身影。

     日本皇室极其保守,永远遵循皇位传男不传女的古代男权社会的传统,雅子不添男丁,就像个罪人。虽贵为太子妃,在这种氛围下,加上日本人天然的"读空气"的能力,其间,还闹出个类狗血剧,空气变得更紧张又微妙。雅子的妯娌,也就是德仁皇太子的弟媳妇,年轻时生下二个美眉,日子快得像忘了岁月,在日本社会眼看只能无可奈何地接受女性皇权,皇室无路可选,政府顺势几近踢出临门一脚之时,以四十开外之高龄,生出个男孩,空气变得更加混沌不清。其精神压力之大可想而知,好在德仁太子爱雅子妃美貌,但爱得真切,比一般男人还情深,因为,除了常人的风花雪月,还多了个皇室刻板,无情的制度框架。他时时庇护她,甚至公开和掌管皇室事务的宫内厅几无先例地斥辩,雅子稍感些许慰籍。

     多年的媳妇熬成婆。去年五月,随着德仁天皇登基,令和时代之幕被拉开,雅子终于从太子妃正式立为皇后。但你从记者抓拍到的,在即位庆贺游行的车上,雅子皇后噙含眼泪,以手相拭眼角,那个画面透露出的几许酸楚的滋味,外人是无法体味的。

    图书馆里有一个澳洲人杜㯢的《雅子妃·菊花王朝的囚徒》一书,封皮做得很漂亮,皇太子妃雅子的正冠和服照。翻了三、五页,是雅子的优雅让我停止継续弄脏眼睛,于是,随手扔回还书台上。正好咳了个嗽,手上的唾沫星子粘在了作者的名字上。所以,假如你想看同一本书,或许,封面上还有我的味道。

    爱子さま(様)。咋一看,很普通的日本邻家女孩,该是大学生了。梳个留海,一件大翻领上带蓝白海员衫条纹的上装,加个藏青的短到只到大腿的裙子,腿冻得通红,若无其事地走在回家的路上。一个活脱脱的日本小、中,高中女生的标准照。

    十来年前,爱子様好像受到过"いじめ"。那时她应该还是个小学,或初中学生,有段时间不登校,后来,见过雅子妃陪着送她上学的报道。

    日本学校中的"いじめ"(欺凌)问题非常普遍和严重。日本文部省做过调查,6~7成的学生受过不同程度的いじめ的伤害,一半左右的学生,既是受害者,又是加害者。"いじめ",暂且用中文"欺凌"来表达,类似于英文的bullying,又比两者更阴险。

    从中文语境来说,"欺凌"是強者对弱者的攻击,大的欺负小的,如男生欺负女生,高年级的欺负低年级的。但日本的"いじめ",罕有发生在这样的群体和关系中,且很少有施以拳脚之类的物质层面的暴力动作行为,更多的是,因遭受精神面上的骚扰和冲击,其后果,受害者在心理上产生痛楚感。  

    每个孩子长到青春期,因自我认知的构想,在他们的身体和情感上,产生压力和不满意感,"いじめ"只是其情感的外在表现。

    日本的"いじめ"的严重应源于日本传统文化。相较于国人有"枪打出头鸟"的说法,在美国,个性的发挥受到推崇,注重与他人的不同。日本人强调共性,或协调性,不能有"出格"的举动,个人形为只是集体形为的一部分,或是集体形为的一种归纳。在日本,要是孩子与人家不同,虽然上学大家都穿一样的校服,背一样的包,就很有可能成为"いじめ"的主要目标。

     "いじめ"行为,虽仅仅像嘲弄一下,譬如藏掉个包、鞋,在书本上乱涂一下;现代有了网络,在博客,聊天等公众平台上留些中伤的评论,但日本人的"读空气"的能力,让你感到担忧,有压力,或产生自卑感。当你被排除在集体之外,被"阴干"掉,轻者不愿上学,重者自杀者有之。作为父母,你可通过观察孩子最近是否不太想讲话,很少谈学校的事,和好友不接触,文具破损,身上是否有抓伤等等来判断孩子是否在学校遭受"いじめ"了。也可问问他/她学校课间休息和谁,在玩什么;或者某个好友最近在做什么,来猜测是否这种不幸的事发生在孩子身上。

     让其问题变得严重的更主要的原因是,那些"いじめ"行为,不留痕迹,或掩饰于模棱两可的语言或动作中,让老师无从发觉。那些实施"いじめ"行为的"小集团",往往抱于一团,即使老师或家长寻问起来,也会同时否认。参与其中的人,要是某人对另一人实施"いじめ"时,会像看show似的表示欣赏,以示支持;没有参与的人,因害怕发声会有成为"いじめ"的目标,而若似无睹,这对实施者来说,也可解读为暗示的支持。更不用说会出现"告发者"了。这可能就是常说的所谓"集体沉默"。  

     日本的皇室,自二战后,在日本由美国的"帮助"下制定的新宪法下,天皇仅仅是日本国的象征,起个道德垂范作用。没有什么实权不说,还不允许参加任何政治活动,其言其行受到的限制更甚于普通民众。如果是百姓,平时,儿女情长,风花雪月的事,只要适度,即使偶尔擦边,也会湮灭在时间的海洋里;对于某个政治人物或事件,假如喜欢了,可以像傻子一样跟着跑;不喜欢了,可以满嘴喷粪。皇室不被允许,应该很寂寞。

    但不管怎么说,爱子様生于皇室,爷爷是天皇,父亲是皇太子,自己虽是美眉,受日本传统的影响,成为将来的将来的天皇的可能性极其低,当时还是个雾里看花的水珠,但一丝希望仍然罩在头上。要是国人,即使是个县长,他人通过空气都想与之接近,更不用说有个天王老子我怕谁了。

      日本的学校里有"いじめ",其他的社会生活,如职场上也有类似的行为。要是你属于"内",一个圈子的,国人所说的"打是亲,骂是爱",不是诙谐的玩笑话,而是表示你和集体,大家融为一体,或上司对你的关爱。假如人家对你相敬如宾,太太见你下班回来,没被叫去和大家一起喝个小酒,那就成"外"了。晩上,即使太太如何和你温柔,睡觉不见得会香。那是题外话。

     日本皇室保守,内敛,谨慎,几乎没有任何负面报道。当然,爱子様上的不是普通的公立学校,而是那种家庭非富即贵的私立学校。即便如此,日本中小学生很少有家长接送的习惯,早晨都是鸭子一串,高年级的带着低年级的,不管风雨,排队上学。主流新闻有违常例,刊登雅子妃陪着爱子様,去学校路上的照片,虽没点"いじめ"的题,但猜得出爱子様不知在哪个点"出了格",于是不寻常的事降临到了她身上。

    好在爱子様大学快毕业了吧,艰难的时期早已过去。但去年德仁天皇登基,雅子皇后立位,在正式的场合,从未见其女儿爱子様陪伴在傍,或在下面观礼父母就位,仅在庆贺游行夹在欢呼群众中,那可能又是皇室典范的某一条了。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9 19:3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