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 与理发

作者:苏德山  于 2020-5-17 06:0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Covid-19杂谈|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理发”常常和美女联起来。美女要保持美,须经常去理发店理发,当然,"理"很复杂,剪,削,烫,染… 。美女去得多了,或出来后都变得美了,所以,理发店往往也叫美容院。理发师很多也好看,不知为什么本来靠手艺来吃饭的,偏要像按演员的标准似的。不过,理发师自己弄漂亮了,客人自然就多了,相辅相成。

我去理发店当然不是为了看美女。要是三、四个礼拜不剪,头发痒,像女的买衣服有念头(瘾)似的。这次的Covid-19改変了很多人的生活方式,其中包括理发。

疫情将来还未来时,好像头发告诉你,该是时候了。于是,去了一趟,还剪得比往常短了一号,结果,一周后,county(郡里)就下了shelter-in-place(居家令)

就像大饥荒时,吃了上顿,还不知道下顿在哪儿。或许疫情期间头发长得快,感觉理了没多久,脑袋沉,一摸头,头发又长了。于是赶紧找工具。

和一、二个月前的口罩一样,这次又是后手。找遍能找的店,全没了。于是,想起人人都有头发,是头发都会长,好像是真理似的。网上只有一款剃大胡子用的,二、三周后到货,别无选择。头发、胡子一把抓,本来没分得那么细。

某个周三,理胡子工具一到,太太的手痒了。估计是尘封在记忆里的那种如割草机走过,身后留下齐刷刷一片的成就感醒了。早年我的头被拔弄过几回,你知道,即使头颈再硬的人,坐在理发椅上,都得老老实实地听从理发师的指挥。我猜测拔弄人心里,由于被拔弄人的无比顺从而产生的快感,也很甜蜜。所有这些猜测的前提是,你偶尔为之,不是谋生手段。

最后决定还是周六动手。一方面,太太有时间上网学习,加上二、三天下来,心情会平复些,不致于过于兴奋而发生事故。最重要的是,即使事故发生了,周末还有个时间可以自我适应,缓冲一下,不至于第二天一早,就得用不寻常的头去见外人。形象倒是次要的,要是落得个赶新潮,甚至喜欢奇葩异相的名,非我所愿。毕竟有把年纪了。

管理学上有个木桶定律,也称短板效应,说的是木桶中能存的水,并不取决于最长的木板,而取决于它最短的板。而留在你头上的头发的长短,同样取决于给你理发的人,任何时候那把剃刀摁下去的最深的深度。毕竟,只有很少人喜欢头上高一丛,低一条的奇皅发型,绝大多数人还是习惯于没台阶,没沟壑,均匀的发式。所以,理发师得从头至尾小心翼翼,万一,在任何时刻摁下去多了一点,必须根据最短的地方,对全头进行修整。弄得客人不满意不说,自己还得化双倍、三倍的时间。

理发店的价格设定,好像跟人的头发的长度挂钩似的,同样是剪,女的比男的多个三、五刀属正常。依我之见,男的比女的高才算合理。男的头发与女的相比确实短、少,光从"量"上来看,似乎有道理。但要是把"质",或难易程度考虑进去,就完全应该倒过来。就如,你不能把凿一块石头和加工一粒钻石比。头发多了,即便有些瑕疵还可混迹其中,易于隐藏,含混过去。头发越少,都放在面上,数都数得清,真不好处理。现在年纪大了,能遮羞的东西越来越少。讲得极端点,我们熟悉的三毛如果是真的,假设理发时发生事故,即使弄坏了一根头发,百分之三十三点三的部分就糟糕了。而一根头发对于女的来说,差不多如九牛一毛,无足轻重。所以,在理发价格的设定上,至少来个女男平等,也让那些只剃男人发的理发师心理平衡一点。

周六上午,在后院里,顶着明明媚的春光,太太开始对我的头动手。我家小狗Zowie坐在边上见证。很快,我的头顺着她的手左右前后晃动几下,就完了。先伸手一摸,感觉不错。再回卫生间照一下镜子,我还是我,都挺好。我本想对太太说,像你这样学得快,手艺好的人真不多。既给自己的头上加了分,又给了她鼓励,顺便满足了一下虚荣心。又想,不对。疫情早晚会过去,要是你给她更多的机会来实践,万一,几次下来,手艺好得和店里差不多,到时,太太抓住你的头不放,她省了钱,我就少了一个光明正大看美女的机会了。严正声明:太太知道我最喜欢,也是最适合我的理发师是两个男的。

人群中有美女,你不能用正眼看,这是不成文的规矩。你只能用眼角的余光扫,且不能停留。要想多看一眼,人老早转过去了,只见背影。要是此时,正巧她也在回头看你,有可能她将成为你的女朋友。这是王菲的《传奇》告诉我的。当然,她大概是指男朋友,但性质一样。这些传奇,大体上会发生在白日的梦里。要是在暗淡,朦胧的灯光下,假如情景类似,那你看到的就是你太太了。

理发店里看人,堂堂正正。椅子上一坐,对着镜子,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的头发一片片地剃掉。镜子里的理发师,要是运气好,是个美女,也同样给你看得清清楚楚。只要她还在拨弄你的头发,你就可以永远地看下去,这没有破坏规矩。直到衣领一抖,电吹风一吹,付钱走人,美女理发师从镜子里走出来,又去招呼其他客人了。

疫情终将过去。人都是爱美的,所以,理发店早晚会重开。但肯定会多出一些像太太一样悟性高,手艺变得好的。虽没有执照,但还会分食该行业的流量,如我。至于太太,要是下次真还想拔弄我的头,得花钱买面镜子竖在前面。那样,她有成就感了,省钱了,痛快了;我同样可以堂堂正正地在镜子里看美女了,而且是在自然的阳光下。不负光阴不负卿。

疫情过后,理发这行业会恢复而美起来得怎样呢?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7 05:3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