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邵燕祥:他配得上所受的痛苦

作者:澳洲雪梨子  于 2020-8-3 12:5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伪自由书|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2评论

悼邵燕祥:他配得上所受的痛苦

 

网上消息称邵燕祥先生离世,查看新闻,果然。邵燕祥,祖籍浙江萧山,1933年出生北平,2020.8.1去世,享寿87岁。

 

对于邵燕祥先生,我在八十年代就耳闻,但没读他的任何文字。为什么呢?八十年代,各种西方思想的巨著引进,中国古代经典重印,谁有时间看这位五十年代的诗人的作品呢?我们要么喜欢朦胧诗,要么直接对接民国时期的诗人如朱湘,而对那些所谓热情讴歌新中国的诗人艾青、郭小川和臧克家等反胃口,可能也附带蔑视邵燕祥先生了。

 

前几年,我每次回国就请朋友推荐一些国内出版的但未来可能的禁书与我,文友推荐我邵燕祥先生,我才购得他的两本书《一个戴灰帽子的人》和《我死过,我幸存,我作证》。并在旅途中一口气读完,非常喜欢!除了详细回忆他对新朝建政几十年的目睹亲历弥足珍贵外,还有很多的引言也让我惬意--也都是我喜欢的作者,比如陀思妥耶夫斯基、卡夫卡和国内的鲁迅、聂绀弩等,让我有相见恨晚的感受。


在七十年前,不投身于打着追求公平正义、建立富强民主新中国旗号的共产革命,对于中国绝大多数的热血青年来说,几乎不可能,邵燕祥也不例外,少年时期就加入了中共的外围组织。问题上,当发现了自己所走的路、所服膺的思想、所崇拜的领袖有问题的时候,你怎么办?尤其是到了自己风烛残年的时刻。我的观察是主要有三类:

 

其一为那些意得志满者,他们对我们后一代人炫耀其火红的年代,如何坚难万苦地实现理想,这些都是所谓的老革命离休干部,但比例极少;还有一类是吃过反右或文革的苦头,但后来平反占据一个好位置如今退休,平稳度日,面对后生,他们叹息不堪回首时,还要补上一句“无怨无悔”;这类老人的比例较大;还有一类是默默地将自己的苦难、委屈咽在肚子里跟着自己的尸体进火化炉,他们不愿触碰伤心事,也没有能力发出自己的声音这类人的比例最大。

 

只有邵燕祥先生这等人,是当下中国的异类。他们是极少数的极少数。选择了呐喊、控诉与作证!正如邵燕祥在《一个戴灰帽子的人》封面所加的题辞:

 

我们曾经被欺骗,我们也曾经相互欺骗。我们不能再欺骗后人了。

 

有邵燕祥先生这样的人存在,中国就是一个有希望的中国,中华民族就不能被某些人称之为不可救药,中国人也是有机会自省自新的中国人!

 

我重新翻阅这邵燕祥先生的这两本书,看着自己曾经在其大作上的点评涂鸦,感慨万千。我想邵燕祥先生这一生没有白活,如他的书名,我死过,我幸存,我作证不知他是否受到巫宁坤先生《一滴泪》中引用凯撒大帝话的启发?但经历过死亡的、有良知的幸存者就应该为后人来作证,控诉他们所遭遇的苦难,告诫后人勿蹈覆辙。

 

邵燕祥先生书中扉页引用了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话:

 

我只担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我所受的痛苦

 

邵先生晚年的文字,包括他未能出版的书《还没到最坏的时候》,做到了对得起自己所经受的苦难

 

邵燕祥先生千古!

 

 

 

2020.08.03於悉尼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3 回复 澳洲雪梨子 2020-8-3 17:12
从那个年代活过来的城市中人,特别是大城市中人,当时是靠特别调拨的粮食得以维生,虽有小不足,饥肠辘辘,面有菜色,甚至浮肿,但不致命。我们的存活是以三千多万人饿死为代价的,换句话说,三千多万饿死和非正常死亡者是替代我们死去的 。然而我们在四五十个清明节,有多少人想到为这些饿死的冤魂烧一炷香呢,其中许多死者已是没有后人的绝户!我们不祭奠他们,谁去祭奠他们?--邵燕祥《一个戴灰帽子的人》
1 回复 澳洲雪梨子 2020-8-8 13:33
邵燕祥先生是一位有“羞耻之心”的人,读他的回忆录才知道他“悔其少作”,并警醒后人,值得尊重、追悼 。有廉耻的人,才如陀氏所说的【对得起自己所受过的苦难】。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29 14:4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