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汗工厂童工谈“人权叔叔”

作者:澳洲雪梨子  于 2021-3-30 11:0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读书札记|通用分类:文史杂谈|已有3评论



血汗工厂童工谈“人权叔叔”

 --辛丑小杂感

 

去年初始国难家哀之际不佞患上眼疾医生认为情况严重但原因却很简单系用眼过度以后少看电脑少看书即可慢慢恢复古人云一日不读书面目可憎」,疫情下“圈禁”在家长日漫漫何以消此永昼那就改听书吧于是遍搜网上的音频视频节目在试听众多不求甚解囫囵吞枣和夹带私货的读书节目后最终发现台湾大学宋淑萍老师的讲座最好她的“《左傳》選讀” 和“《漢書選讀网课不佞全都听了有些还不止一遍宋老师不仅在学识渊厚还喜欢在每堂课开讲前说几句“闲话”--谈点人生感悟或讽喻时弊


最近西方国家炒作新疆的“黑心棉”多属无稽之谈尤其是所谓的“种族灭绝”之说这不是本文要展开的内容只是由此想起宋老师曾讲过的故事

 

对于执政者的评价是应该以道德标准还是以执政者给其治下的百姓生活质量自己民族的发展来评判呢孔子对管仲的态度值得玩味对于管子的人品道德和礼仪似乎没句好话但总体评价却异常高“微管仲,吾其被发左衽矣”宋淑萍老师在讲左传政治人物郑国的子产时似乎也用了这样的视角她在形象子产的讲座前花了五分多钟朗读一位巴基斯坦八岁童工的自述窃以为值得所有关心时政议题的网友分享无论您是否愿花时间读左传)。



该故事从4:5010:35


如果没时间看视频而习惯一目十行的网友可参考下列文字记录

 

八岁的孩子应该是在读书的可是我在七岁的时候就做工了我在一家地毯厂里工作爸爸妈妈可以赚一点钱我们孩子们都只能赚三餐饭吃没有薪水。(你一定觉得好不公平哦!)我们的老板似乎很怕政府来查他说巴基斯坦的法律是不允许我们这种小孩子做工的因此我们常常必须躲到树林里去一旦被警察抓住就会到监狱里去听到有警察要来我们就赶快逃走令我不解的是为什么警察来以前老板一定早已知道了

 

有一天工厂来了一些看货的外国人就在他们和领班谈的时候我注意到有一位拿着照相机在照相而且他大多数时间都在照我们这些在做工的小孩子我觉得他很和善就一直对他笑照相的外国人问我为什么要在这里工作我告诉他在我爷爷的时代有一次水灾爷爷的稻子全部都泡了汤地主来收租金爷爷没有钱地主要把牛牵走这头牛似乎是我们唯一的财产没有牛如何耕田呢而且爷爷和这头牛有了深厚的感情所以他说他可以做苦工来赔偿这笔债爷爷不识字弄不清楚他欠了多少钱可是他做了一辈子的苦工我的爸爸也要做苦工没有想到我这个孙子还要做都是为了那头牛那个和善的先生说我可以叫他人权叔叔因为他属于一个国际性的人权组织我根本听不懂他说什么只知道他好像专门替穷人说话我当然非常感谢他这个人权叔叔问我一个月拿多少钱我说因为我们家欠老板的债我们全家的小孩子都拿不到钱但我们至少可以吃三餐而且我们到了二十岁以后就可以拿到薪水啦老板还告诉我们我们的下一代不再欠他们钱了我们这个工厂只有极少数的小孩可以有薪水人权叔叔问我为什么不到别的地方去我告诉他爸爸说我们在别的地方反正也找不到工作如果到城里我们这些孩子一定只好做乞丐

 

几天以后老板找我去问我跟那个外国人到底谈了什么我据实以告老板告诉我这位人权叔叔不是好人他会对我们不利的可是我的感觉却不同我觉得他们非常同情我们这些做工的小孩

 

这是半年前的事了

 

今天我得到一个消息我们这些孩子不能再做工老板说如果他再让我们做工那个人权组织就会让大家不买我们的地毯老板给我们每个孩子一些钱但叫我们明天不要来了我知道我的爸爸妈妈的薪水是不够养我们的我也不可能找到其他的工作唯一可以做的恐怕就是做小乞丐了我知道附近有一座皇宫很多观光客会来玩我们这些小孩子可以去向观光客要钱我一直以为我是一个幸运儿因为很多的孩子都是小乞丐而我呢我至少有工作可做我想到那位人权叔叔认为他是个好人可是他完全不能够了解我们巴基斯坦的穷小孩子就以我来讲我其实并不怨恨爷爷为了一头牛而使我现在还在做没有报酬的工作因为至少我三餐都有着落了我每天晚上回家的时候都已经吃饱了对我们这些人而言吃饱肚子已经是件相当了不起的事了这个人权叔叔大概不了解吃饱是多么快乐的事如果我现在有工可做将来大了可以有点技术看来我这个梦想也会泡汤了

 

政府不管我们外国的人权叔叔一番好意却使我失去了工作要去做乞丐了我担心的是我会不会要一辈子做乞丐

 

宋老师所朗读的文字内容可能有润色但所叙述的情形应该与事实相去不远对于不符合西方道德标准的行为进行抵制是值得称赞的道义行动但要消除这类不符合西方道德标准的行动比如使用童工的问题抵制其工厂的产品仅仅是一个好的开始接着更应该帮助解决这些童工未来的生计问题如帮助他们去上学读书学到一技之长将来可以自立如仅仅是通过抵制购买“血汗工厂的产品”却无后续帮助这些童工的资金与行动那么这种抵制就只是满足了西方社会的道德感受而已这些童工无非是如上文所说的从“血汗工厂”走出成为皇宫附近向来自发达国家的观光客乞讨的小乞丐

 

......

 

事实上不佞之父祖两辈的亲朋好友中就有不少曾在纱厂打工过他们都是童工似乎并不仇恨那些纱厂老板以及背后的英日帝国主义--除非是在解放后开”忆苦思甜会“时但私下都说能进纱厂做工不容易的相比当时社会的其他行业待遇还不错--自己能填饱肚子还有微薄工资用来养家

 

完成了原始积累的西方国家这个时候对落后国家挥舞人权大棒“此一时彼一时”呀当然人类价值观是与时俱进的二十一世纪不应该有血汗工厂的存在空间但西方国家在抵制产品的同时是否也应该准备好足够的资金投入足够的人力来帮助这些落后国家的穷孩子们脱贫

 

宋老师与台静农有师承关系而台静农又是鲁迅的好友及学生熟悉迅翁作品的文友一定读过鲁迅书信中相当比例的致台静农函这让不佞对宋老师更增一份敬重与亲切--虽台静农当年大概率不敢在台大提“鲁迅”二字如文友喜欢宋老师的讲座也算不佞为所仰慕的老师做了一次宣传独乐不如众乐愿宋老师的教泽远播四海惠及五洲

 

2021.03.29-30於悉尼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5 回复 nierdaye 2021-3-30 17:17
资本的力量,总是在寻求利润的最大化。劳动力总是要寻求交换的。在生产力严重落后,社会大量劳动力严重溢出的情况下,剥削就会很惨重。

八十年代中,我的表姐在国内日中和资的服装厂,夏天,没空调,做在缝纫机前几个小时,汗如雨下,女工们普遍大腿根都溃烂。当时的工资可是比大厂工程师都高很多。

我们都在说西方的资本和剥削。

同样的,中国的纺织服装公司也有早就在东南亚开办工厂。具体工资待遇等等没有比较过。不过,是一个很好的研究课题。在孟加拉,巴基斯坦等地方的情况不知道。

如何帮助这些国家搞起来,非常困难,抓环保,人权,成本升高,总是容易伴随资本转移。第三世界国家还在彼此血汗竞争。难题呀。
2 回复 澳洲雪梨子 2021-3-30 17:19
nierdaye: 资本的力量,总是在寻求利润的最大化。劳动力总是要寻求交换的。在生产力严重落后,社会大量劳动力严重溢出的情况下,剥削就会很惨重。

八十年代中,我的表姐在
谢谢分享!
2 回复 nierdaye 2021-3-30 17:42
澳洲雪梨子: 谢谢分享!
感谢您的阅读和回复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4-16 16:5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