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花(09-02)-- 装傻的艺术

作者:haipan  于 2020-12-5 01:1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残花|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自己饿着肚子看别人吃肉,那种痛苦和悲哀无言可表。”””

 

“““中国人中最优秀的头脑,都跑到美国来给洋人送知识当走狗,最有钱的富翁,都移民美国来给洋人送资金当寓公。”””

 

“““再奇葩的人,见多了也就习惯了。”””

 

“““很多事情,看开就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才是聪明人。所以说,难得糊涂。”””

 

“““只要不揭穿,大家都装傻。这就是生活的艺术,艺术地生活,千万别较真!”””

 

凉风话不多,主要是听别人聊,时不时插上几句。他跟张成栋俩口仍然不说话、不打招呼,但时过境迁,也不会再打架。处长则跟黄公公大聊国内的经济、政治、文化状况,这是他们两人加上凉风都特别感兴趣的话题。黄公公一边介绍情况,一边时不时加上两句,这一个高层领导在哪次宴会上是怎么说的,那一个著名富豪在他们一起参加的活动中是如何表态的,不着痕迹,却尽显风流。赵梦琪对这些一点不感兴趣,却不停地向黄美丽打听如何办投资移民拿美国身份。张成栋不了解女孩,心想完全不可能的事,有什么必要知道?当然他一如既往地一切听女朋友的,多吃菜,少喝酒,自己不看路,跟着老婆走。赵梦琪毕业在即,黄美丽问她有什么打算。她说她想去纽约坐地找工作,这里太偏僻,既不好找工作,还闷死人。黄公公随即插话,说纽约只是名气大,其实国内很多大城市都比纽约漂亮的多。纽约的地铁,进去像进入黑煤窑似的。处长也点头,说国内有后发优势。凉风则反驳道,美国也有先发优势。赵梦琪不管别人说什么,还是很想去纽约,说纽约有第五大道,有数不清的精品店,北上广深哪里有?处长及时点赞道,国内城市外表光鲜,内核差距还是甚远。纽约的金融、教育、艺术和高科技,国内还没有任何城市可以望其项背。

 

花痴男很有点尴尬,过去的主角现在变成无人问津的角落,而他的情敌明显比他成功得太多。在座的两个女性都是他的最爱。对于黄妇女,他还可以强说是自己不想再要她,赵梦琪可是尽人皆知他追求不上。他多喝了一点酒,特别想说话,不管有没有人爱听,又开始没完没了地吹嘘他在国内无穷无尽的女朋友,还抱怨说来美国是浪费大好青春,不然他现在正在国内左拥右抱,艳福无边。大家都知道这小子老毛病又犯了,而且触景生情,病情加重。不过校友们吃人嘴软,又跟黄妇女没有什么冲突,都不去揭穿他。

 

赵梦琪听得厌烦,酒精上头也喜欢胡闹,故意恶作剧般地学着以前黄美丽和花痴男的模样,找张成栋撒娇,还夹菜喂到他嘴里。看到张成栋既得意又不好意思的样子,更是大笑着钻到他怀里打滚,就象黄妇女和花痴男以前经常表演的节目一样。她本来只是在戏弄花痴男,无意间把其他几个人都得罪了。黄妇女和花痴男两个人面红耳赤,非常尴尬,也极为担心,怕黄公公看出破绽。凉风和处长更为难受,自己饿着肚子看别人吃肉,那种痛苦和悲哀无言可表。还是黄公公见惯大世面,一边说笑,一边不动声色地往赵梦琪关键之处猛瞅。赵梦琪本来就衣着清凉,再加上在张成栋身上翻滚,那雪白的乳胸和细嫩的大腿让黄公公大饱眼福。几杯好酒下肚,赵梦琪的脸色也越发娇艳。黄公公的心里不由感叹,青春就是青春,自己的黄脸婆怎么都不可能再有如此好肤色。黄妇女发现老公忙于偷窥自己的前室友,心里松一口气,知道他会专注于他的乐趣,没有时间和精力胡猜乱想。张成栋见群狼环伺,个个目光锐利,忙着帮女朋友拉扯衣服,尽可能遮盖走光部位。赵梦琪则浑不在意,谁愿意看谁看,反正你们看得见,摸不到,白着急,本美女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从黄美丽家出来,综大三匹狼一时沉默无语,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好。狐狸精小美女赵梦琪是他们最挂心的,可是每个人都有难言之隐,说出来都是泪水,不提也罢。女主人黄美丽,花痴男不想提,凉风不好提,处长没兴趣提。张成栋就更别提了,傻*有傻福,气死聪明人。唯一能提的,只有黄公公,还是只能提一部分。凉风咬文嚼字地总结道:“中国人中最优秀的头脑,都跑到美国来给洋人送知识当走狗,最有钱的富翁,都移民美国来给洋人送资金当寓公。”花痴男心情很不爽:“不就是美国绿卡吗?谁在乎?”凉风反驳:“谁都在乎!这就是公开的秘密。中国人有钱的、有权的、有名的、有才的,谁不以有美国绿卡为荣?谁又没有美国绿卡?”花痴男一般不跟别人硬扛,今天却很坚定地说:“我就不在乎。我就不办美国绿卡!我一定会回国!”要是以前,凉风非说他几句难听的不可,你是有钱、有权、有名、还是有才?谁又会在乎你?你就是一个酸葡萄失败者!今晚他却很乖巧地回撤:“好,向你学习!”

 

等到与花痴男分手之后,凉风才对处长说:“小三见正室,很有趣。你觉得她老公知道吗?”处长反问:“他在乎吗?”凉风点头:“是,没有人在乎。什么夫妻不夫妻?人就是畜牲,不分男女,只分公母。公的和母的在一起能干什么,不就是那么一点事?再换一头人,继续干就是。有什么可奇怪的?” 处长虽然觉得他说话太绝对,却也没有反驳。再奇葩的人,见多了也就习惯了。凉风见处长沉默不语,心想他是以为自己在影射他,很大度地挥挥手说:“你跟狐狸精的那点事,就是按劳取酬,多劳多得。换我也是一样。”其实真实情况是,那时赵梦琪是无主名花,凉风有觊觎之心,处长逼她搞援交,仿佛动了凉风的蛋糕,所以才把他气得要死要活。现在赵梦琪已经是张成栋的女朋友,凉风当然不在乎她跟处长发生关系,甚至恨不得她跟所有人上床,气死姓张的。处长深沉地说:“很多事情,看开就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才是聪明人。所以说,难得糊涂。”凉风当然要做聪明人,这些时间与狼友们的恩恩怨怨,与赵梦琪的剪不断理还乱,使他成熟许多。他不去指责处长是已婚人士,还在外面打野食,只是继续分析黄妇女俩口的情况说:“他们彼此心照不宣吧。她老公也不可能是小白兔。现在土豪聚会,连皮包公司老板都要带一个什么影视歌小明星撑门面。他那样的成功人士,不包一个知名女演员都说不过去。只要不揭穿,大家都装傻。这就是生活的艺术,艺术地生活,千万别较真!”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12-5 01:1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